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1944年7月,莱特岛日军阵地,清晨七点

枪成响成一片以后阵地的日本兵已经明白过来八九分,刚才说话的根本不是联合舰队的水兵,他们肯定是盟军派的特种部队,日本兵感觉美国人为了对付他们也没少下辛苦,不知道是那里制造的日本海军制服做的那么真,也不知道从那弄来的亚裔士兵,居然这些人说日语说的如此流利,中队长都被他们欺骗,现在中队长已经重伤,中队部的官兵集体去救,执行官已经和队部里的大多数官兵阵亡,几个小队长急了,带着本队的军曹举着指挥刀就顺战壕往过跑。

鬼子的阵地内是四通八达,四个小队两百多人就向卡特所在的地方扑过来,卡特早把三支手枪里的子弹和备用子弹用完,他看鬼子如潮水般的冲来已经有点惊慌,他从鬼子军官的尸体上收来三支南部式手枪,这很难用的手枪也成了救命的宝贝,张学义换弹鼓的时候连甩出十几枚手榴弹可还是没遏止鬼子的冲锋,日本陆军太爱冲锋了,可惜他们的长处是步炮协同,这招把国军打的一溃几千里,不过现在没了炮火小鬼子的也威风不起来,张学义边打边喊:“卡特,有挺机枪你拿上,别用手枪。”

钱瑞连续打空了十个弹匣,三十多个鬼子倒在他的枪口下,他掏出手枪丢掉斯登冲锋枪就喊:“兄弟我没子弹了,该撤了这不能呆。”

“知道了,我掩护,你们收集鬼子的武器弹药用。”张学义自己有三个弹鼓,现在还有一百来大子弹,他用冲锋枪把敌人挡的远远的,鬼子步兵支起掷弹筒向他们连续轰击,卡特看到战壕里立着一支九九式狙击步枪,他背在身后,从几个尸体上把武装带解下然后斜挂在肩膀上,帆布子弹包里有一百多发子弹,足够给狙击枪用的,地上歪倒着的九九式机枪还在那,卡特端起机枪对着距离最近的鬼子开火,鬼子在密集的子弹前东倒西歪的倒了一大片,他又伸手把鬼子的弹匣包挂在自己身上,钱瑞伸手拿过一支九九式步枪,“兄弟,准备撤,我们的火力中断了。”

张顺把两支左轮枪拿出来,像个真正的西部牛仔一样打距离最近的人,张学义喊:“卡特退后五十米用机枪阻挡住敌人。”

张顺背上两支缴获的九九式步枪,又端着枪边打边找子弹包,缴获三包子弹已经他也跟卡特撤离,张学义自己端着冲锋枪左躲右闪的来回跟鬼子周旋,三百发冲锋枪子弹也基本用光,他看其他几个人已经脱离鬼子阵地,他从身上把所有的手榴弹都摸出来扔给鬼子,还冲鬼子身上拿走不少手榴弹,然后迅速猫着腰往后跑。

钱瑞张顺已经撤到一个树丛里,趴在地上用难用的九九式步枪当狙击步枪用,鬼子的九九式步枪威力还可以精度射程也不错,再说打近距离的目标那更没问题,两支步枪精确的火力就压制住鬼子左右两翼的迂回部队,卡特第一次用九九式机枪感觉还不错,已经由十几个鬼子倒在机枪前边,张学义跑回临时阵地,从张顺身边拿过一支步枪,张顺一个人缴获了好几支,足够他们用一阵。

卡特边换子弹边问“舰长我们怎么办。”

“我们三个掩护,你再撤后一百多米然后拿机枪压制敌人,我们三个拿着步枪向你所在的阵地撤,然后就这样滚动撤离一直找到伯特中尉。”

“OK!”卡特拿着机枪就先撤离。

张学义把九九式手榴弹使劲往前扔,炸出一道烟墙来,机枪在他们身后一响就知道卡特撤到后边可以掩护他们,张学义说:“一起撤,边跑边换子弹。”

三个人拿着鼻腔边跑边把一排子弹压进枪里,张顺说:“鬼子的枪真他妈难用,我还是怀念在缅甸的日子,那卡宾枪半自动步枪多好使。”

钱瑞第一个跑到卡特身边,继续阻击日军,伯特中尉带着八个士兵也赶了过来,BAR机枪忽然开火把几个没察觉到美军的鬼子给击倒在地,七支带着消音器的M-1卡宾枪不停的打冷枪,鬼子每秒都有几个人倒下去,步兵伤亡巨大,机枪手和掷弹筒手停下来用火力压制对手可茂密的树丛档着视线也不知道敌人是否被打死。


伯特端着M1冲锋枪,他的青蛙迷彩服让鬼子看不清楚他,他打一个点射就说:“有你这么侦察的么,要你这么侦察下去等三个月以后美军登陆还干什么?不过你还是个合格的侦察兵,陆战队会欢迎你的。”(青蛙迷彩服《风语者》里有,上身为迷彩下身为陆战队军裤,原来本是为欧洲战区设计的,因为与德军迷彩相似转而装备太平洋战区)

“这是没办法呀,鬼子有个规矩,军官死了士兵必须拼命打,如果打胜可以没事,打败了活下多少士兵都要处决,我们把鬼子军官骗出来打死所以他们急了。”张学义解释完把冲锋枪扔一边去,端着九九式步枪继续狙击敌人。

“这也好,可以消耗我们的弹药,省的把它们背回去。”伯特迅速向鬼子扫射,几个向前跑的掷弹筒手被打倒在地,“第十六师团的混蛋不过如此,实在太好打了。”

“可以脱下这张兽皮了。”张学义把日军制服扔了,又把自己已经没子弹的左轮枪也扔掉,战壕边上激战的时候他们手里的英制手枪全打光子弹,反正没地方补给去扔就扔了。

九九步枪清脆的射击声吓的鬼子不敢前进,去阵地上闹事的只有四个人,鬼子兵死了一百多还是没抓住这四个人,敌人用精确的射击技术击败日军,日军的步枪射击技术可是全亚洲战区最高的,但这次他们知道什么叫玩步枪,敌人可以拿着帝国的武器熟练射杀帝国的军人,这简直是天大的羞辱,日军各小队的步枪手有三分之一是优秀射手,步枪手不甘心失败,有的拿出九九式狙击枪想打黑枪,张顺拿过卡特缴获的狙击步枪很快的把几百米外的鬼子狙击组给压制住,想活的狙击手只有装死。

“全干掉,把战场清空。”张学义把一个日军的子弹包扔给张顺,张顺好久没打猎了,他把日本鬼子当动物去打,他从小打猎但是还是感觉打人过瘾,人是最危险的动物。

伯特中尉在日军被击退后带着侦察组前往海滩,他用照相机详细的拍摄海滩附近的地形,后边的参谋军官等着用这些照片研究机械化部队从那个方向登陆,详细的地图比不上一张照片跟更直观。


侦察组在岛上夜间行进白天潜伏好了照相侦察,用了不到一周时间就把上级交代的侦察地带全照了一遍,伯特用电台向后方的指挥部联系,上级指定了一个频率让陆战队与海军联系。

卡特拿着自己的电台跟附近的军舰联系,英国人驾驶的美制驱逐舰早就因为补给消耗完返回马里亚纳进行补给,海面上已经没有驱逐舰,只有一艘路过的潜艇收到电报。

夜晚陆战队的侦察兵游泳到潜艇上浮的海面上,张学义跟着侦察组回到潜艇上,张学义可以算是中国人里见多识广的,他第一次上空间如此狭窄的潜艇,艇长向大家介绍,“欢迎来到潜艇里,你们是要去马里亚纳吧,我的潜艇可不方便送你们去一千海里外的地方,路上我们要与补给舰汇合然后继续对付日本人的舰队,我们把你们送到日本飞机作战半径外,那会有有船或者水上飞机把你们送走。”

“谢谢。”伯特带潜艇水手的安排下住进潜艇的一个空舱内,本舱的其他美军士兵只好跟其他水兵住一起,反正每人值班时间都不一样,值班的人走了不值班的可以用床铺。

伯特坐在床铺上,“总算安全回来了,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结素,我想最近几个月不会有什么事了,大战役要过段时间才开始。”

“八月不能发动登陆战么?”张学义认为美军打的很顺利应该快点夺回失地,伯特笑了笑,“具体时间是机密,不过要调动十几万军队以及几个月内要用的武器、弹药、其他补给品至少要三个月,部队上船然后编队开进也需要时间。”

“那我们至少能休息三个月?”

伯特点点头,“那要看长官是否喜欢你,我们会回去向麦克阿瑟司令汇报工作,你也跟我们一起去,你的英语怎么这么好,我印象中的中国军人似乎都没上过学。”

“那是当然,中国军队的最高统帅就没从军校毕业过,先是在保定军校混一年,去日本留学以后日本人什么也不教,把他派到炮兵联队去当兵,这也就是等于上学了,他才是文盲。”

伯特听了就笑,“我说他怎么打不过日本军队呢。”

潜艇航行了一天就离开日军的航空兵作战半径,潜艇已经跟后方联系过,一架卡塔林纳水上飞机前来接应,在如铁罐里呆了一天的张学义可算可以离开这个铁棺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