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男女,都怕入错行的背后……

眼下又到了大学毕业生们找工作的时候了,不同行业所受的“待遇”冷热两重天。像银行、电力、电信等行业,很多人挤破头皮都想进,根本无惧“数千人抢一个职位”的竞争压力,而像运输、纺织、采矿等行业,相形之下就冷清得多。原因何在?不少年轻人坦言,行业不同,收入差距太大。在招聘会上,一位女生更这样说:“现在不论男女,都怕入错行呀。”


所处行业不同,收入差距太大,这在当前已成为大家高度关注的现象。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杨宜勇说,2000年,我国行业最高人均工资水平是行业最低人均工资水平的2.63倍,到2005年,这一比例已惊人地增加到4.88倍,并呈现出进一步拉大的趋势。而国际上公认行业间收入差距的合理水平在3倍左右,超过3倍则需要加以调控。


尽管谁都知道,行业之间的收入水平不可能没有差距,而且这种差距如果处于正常水平,还会起到促进产业更新、加快人才流动、激励人们上进的作用。但是在我们这个社会,不仅4.88倍的行业差距令人咋舌,而且这一数据背后的综合成因,更是令人备感沉重。


行业收入差距过大是一种严重的社会不公,而从表现形式来看,又大致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资源垄断形成的竞争起点不公。垄断行业大多是历史沿革而来的“行政赋权”、外人难以分享经营利益,不仅其行业收入成了旱涝保收的“铁杆庄稼”,而且当前垄断的体制基础还相当牢固。一个最明显的事实,是中国公用事业现行的行业监管法,大多是先由本行业自己起草,或者是立法机关主要征求了“行业老大”的意见。这种情况下的行业立法,不可避免地会保护垄断企业、以及占市场支配地位企业的自身利益。


二是工作内容与行业关联不大的社会通用性职业,与社会平均工资水平拉开了较大差距。比如财务、行政管理等岗位,其工作特点、技术含量等与其它行业同类工种并没有多大不同,但是如果进入了垄断性高收入行业,他们的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从社会整体范围来看,这同样是一种不公平。


毫不夸张地说,目前行业收入差距过大问题,有的现象已不能用“工资”这样的分配概念来解读。电业员工用电不花钱,电信员工免费打电话……这些利益,很大程度上已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福利腐败”。而福利腐败,又无一例外是以国家财力做靠山的垄断行业,基本可以不受约束地列支成本,用花样繁多的“垄断福利”来侵吞国资。虽然表现形式不太一样,但是带给社会公众的“负激励”效果,却和吏治腐败没有根本上的不同。


行业收入差距过大引发社会不公,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维护公平的公共服务尚有欠缺。而从制度上解决这一问题,切入点又在哪里呢?笔者以为,制度改革的主导者和推动者,都应该是政府本身,而不能过多让“行业老大”的意志左右政府部门。此外,制度改革的着眼点,应该致力于两个方面:一是提高对垄断行业的控制力,尤其是与分配相关的制度创新力的加强;二是参照社会平均水平,对与行业特点无关的财务、行政等社会通用性岗位薪酬进行调控,破除因“单位制”带来的同工不同酬现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