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酒旅”生涯!!

在铁血论坛里,发了一些爱情和感情方面的贴子。都是些很沉重的故事,每次写完之后,都要有一两天的调整才缓过神来,不是我多情,而是身边感人的故事太多,所以控制不了地写下来,呈现给大家,反映一点人间真情罢了。今天我不想写那些了,今天恰逢周末,大家在家免不了喝两口酒,所以今天只想和大家谈谈我和酒的故事。


提到喝酒,我是十多岁就开始和酒打交道了。算下来有近二十多年的历史了。记得第一次喝酒,是在上初中的时候(在此之前喝的全是糯米酒,每次也就只允许喝一小杯),家里的一个远房亲戚过五十岁,论辈份同我是兄弟辈的。那次我父亲带着我和我哥去赴宴,因为辈份大,父子三人坐的是主桌,和寿星一桌。主人倒酒,我爸帮我们哥俩挡酒,称我们哥俩不会喝酒,就喝点饮料吧。但寿星坚决不肯,说好歹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哥哥过大寿,兄弟咋能不喝酒,于是为我们斟上白酒。我爸很犹豫地看看我们哥俩,我们哥俩偷偷一乐。心里明白,其实在家经常偷喝佐料酒的,只不过公开场合才第一次。想解释一下,倒不是咱哥俩嘴谗,主要是受当时战争题材影片的影响很大,经常看见“国军”或“土匪”手提酒瓶,一饮而尽的那种痛快劲,吸引力可大了,回来偷偷跑进厨房,见四下没人抓住酒瓶来上一口,妈呀,那个烧辣味,把泪都流出来了。但过了会儿,肚子里热呼呼的,挺舒服的。


闲话不说了。席间,老爸被几个亲戚左哄右劝的,喝得有点招架不住了。我们哥俩坐那儿,哪有开口说话的份啊。老爸就让我哥敬各位一杯,我哥开心地站起来一饮而尽,众亲戚见了,马上和我哥喝起酒来,我见了连忙端起杯子,也不管老爷子同意不同意,也给大家敬酒,这下可好,成了我们哥俩的轮番大战了,我那时年少气傲,再加上老爷子的默许,还不狂喝一气,最后哥俩把一桌的亲戚都喝趴下了,从那时起,老爷子知道我们哥俩能喝酒了,家里来个亲朋好友,出去聚会赴宴啥的,都会轮流带上哥俩去做酒保。我也算开始了“酒旅”生涯。


参加工作后,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少不了了推杯送盏的,但咱从来没含糊过。记得上班的第一天,我师傅就很认真地对我说,咱们这工作性质是社交工作,酒品如人品。从小角度讲为了个人形象,从大角度讲是企业形象,在酒席桌上喝得再多别趴下,别装熊,出去抠了,吐了,回到酒席桌上还得喝。师傅这样说,也这样做的。我喝酒到今天,始终记着师傅的话,从来没在酒席桌上“熊”过一次,但论醉已经有N次了,每一次都是席散之后,回家路上,或者到了家里,酒劲上涌,支撑不住,呕吐不止。每一次,酒醉后咬牙发誓以后不再喝酒,但每一次酒席桌上又会力战群雄,一拼高下,那种豪情壮志,那种痛快淋漓,只有喝过酒的,懂喝酒,会喝酒的人才会体会。


在我二十多年的喝酒生涯里,真正的醉过只有两次。一次是在二十多岁,在师傅家里,那次他乔迁新居请我们弟子几个帮他搬家,我那天休息,早饭没吃就去了,一直忙碌到中午,在他家老房子的地窖里找到几瓶连标签都腐烂光了,是木塞的,一瓶酒只剩了大半瓶,师傅估算了一下最起码有三十年的历史了,提到老酒,大家都想尝个滋味。中午就开了一瓶,开瓶之后倒入杯中,醇香无比,满而不溢,大家忍不住端杯细品,绵辣中带着微甜,回味清香。虽不能与国酒茅台,剑南春相比,倒也称得上酒中精品。大家一时高兴,畅饮起来,不一会儿一瓶酒就没了,于是大家闹着又开了第二瓶,第三瓶,我那天喝了有半斤多白酒,后又喝了两瓶啤酒。席间,大家开心叙谈,倒也无恙。谁知,酒足饭饱,出去小解,在回到他老房子的路上,解释一下,那路是乱砖铺就,凹凸不平,一不小心,栽倒下来,这一跤人无大碍,只觉得天旋地转,顿时眼前一切都在旋转,我都搞不清地和墙的区别了,好不容易爬起来,顺着墙根摸到他家,众人见了,忙着抬头抬脚,叫车把我护送回家。


第二次是在几年前,那次是父亲的一个老属下,来找父亲叙旧,当时我工作不顺,心情很郁闷,在家赋闲,父亲让我作陪,席间,就我陪那人喝酒,这人酒品很差,席间耍滑。我喝酒有个原则,你能喝咱舍命相陪,只到尽兴,以尽地主之宜,不能喝你可以明讲,咱决不劝你喝一口。而他先是一口不喝,以茶代酒,和我干杯,通常这种情况我会以茶回敬,但考虑是父亲旧友,咱算小辈,只好自己委屈,和他干杯。待我几杯酒喝完,他却换喝白酒,当时我心里就火气上涌,强压住自己,再和他喝白酒,喝到七成左右,他突然倚老卖老(其实也就五十刚过),仗着是父亲的旧友,端起酒杯(三两白酒的杯子),和我干杯,并称自己喝一半,让我全干了,我想既然你是前辈,咱吃点亏也没啥,就一干而尽,我端着空杯,看他喝,谁知道这位仁兄只抿了一小口,说啥也不喝了。我当时酒劲上涌,要夺过酒杯硬灌他下去。被我母亲拦住。要知道这种喝法是绝对让人看不起的。我本就心情郁闷,再加上此人耍滑,我一瓶白酒喝了近八两,几次要掀桌骂他,被我父母硬是拦住,那人见状,连忙告退。他刚走,我就呕吐不止,那次醉得我边吐边骂,老爸老妈心痛不已。事后我劝父亲少于他来往,此人酒席桌上如此奸诈,想必平时也不是啥好人。果不所料,前段时间,因为经济问题琅铛入狱,是巧合,也是必然。


随着年龄和身体的关系,现在我越来越少喝酒了,即便喝也适可而止,只是偶尔同学聚会,老友相逢,才会开怀一把,但也恰到好处,决不多喝。只是提到酒时,心中就有了那份冲动,那份豪情。曾经有人说酒是快乐的饮料,逢年过节,朋友相聚它是不可缺少的调节剂。有的时候它所产生的微妙作用是无法估量的,尤其象我们搞商品流通领域的人来讲,它是我们社交和谈判时经常使用的秘密武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