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的新闻主播——新西兰人埃德温•马尔

新西兰人埃德温•马尔4年来一直担任中国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的新闻主播,这令他受到某些所谓的西方新闻专家的非议。他们把“新闻叛徒”、“喉舌”等脏帽子一顶接一顶地扣在了他头上。《洛杉矶时报》12月4日发表了有关马尔的长篇报道,对于西方某些人士的无理攻击,马尔坦然应对,他对《洛杉矶时报》记者说:“我根本不在乎”。而熟悉马尔的中国媒体人士对西方某些人士偏执无理的指责,更是感到十分愤怒。


无理攻击近似偏执 引起央视同事强烈愤怒


《洛杉矶时报》的报道称,“马尔受雇于2003年,当时电视台(央视)想要引入西方人的面孔,甩掉自己是政府喉舌的形象”,马尔每天向全世界万千观众播报四次新闻,美国的批评者说,马尔根本不算记者,而是一个对政府唯唯诺诺的无耻小人,他给所有西方记者丢了脸。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新闻学教授尼尔•亨利也批评马尔,他说马尔到中国播新闻,其实就是“在他们(中国)的新闻操作中添点西方新闻可信性的气味,这很肤浅”。亨利称马尔是一个“宣传份子”。该校新闻学高级讲师比德说,“大多数美国人都会认为他是个叛徒”。而《今日美国》报也以《这个中国喉舌竟有新西兰口音》为题,表达了该媒体对马尔的讽刺。


据记者了解,这些所谓的西方媒体人士根本就不了解马尔,他们也从来没有就此事询问过央视。他们完全是戴着一付有色眼镜在看中国新闻,他们的作法近乎于偏执。“马尔绝对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人”,熟悉马尔的央视资深媒体人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对这篇报道中提到的某些西方人士的无理攻击,表示了强烈的愤怒。这位人士认为马尔在人品以及业务能力上都是应该值得尊敬的媒体人。对于这些所谓的西方媒体专家的批评,这位媒体人嗤之以鼻,“他们了解马尔吗?他们知道事实吗?”


马尔的工作有助于世界了解真实的中国


《环球时报》记者同时采访了有关媒体专家。专家指出,改革开放以来,大批外国专家来到中国,新闻行业也是如此。据了解,除央视以外,很多大型媒体都有外国媒体专家的身影。这些媒体专家为中国带来了不同的新闻工作方式,推动了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也使得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对中国有更全面的了解。记者不久前接触到的加拿大的记者凯恩斯就表示,他看了央视9套的节目后,觉得制作水平很高,有助于他更全面地了解中国,也和他在中国看到的情况相符合。


参与和帮助中国媒体工作的一些外国媒体工作者由于在中国生活的时间较长,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中国的真情实况,他们在对比中体会到了西方有色眼镜背后对中国的误解与误读,有的人就主动站出来向西方讲述真实的中国。他们的工作既有助于中国了解世界,也有助于世界了解中国。正像马尔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所说的,中国的新闻报道“正在变好,门开得比以前大了”,同时,他惊讶于中国30年的发展,“我很骄傲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别人看法可能和我不同,但我不在乎”。


某些西方专家不经意间暴露了丑陋的一面


央视的资深媒体专家还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西方某些媒体总是高高在上地把以一种“道德审判者”的面目出现,似乎只有他们才真正“懂新闻”,才是真正的新闻专家;似乎只有他们报道的新闻才是最客观的。然而,他们却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自己是在戴着有色眼镜在看中国。有些外国专家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而指责他们的所谓的西方新闻专家则根本不了解中国,不了解中国媒体,或者只是看到了一个皮毛,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发言权?究竟是谁是新闻界的叛徒呢?西方某些所谓的新闻学专家不经意间暴露出了自己丑陋的一面。


一位中国资深记者说,西方媒体胡乱猜测中国近年来已经到了十分荒唐的地步,一些西方记者捕风捉影,一味揣测,从“三八博客门”事件就能看出这种定势思维有多么的可悲,堂堂的老牌西方通讯社发稿前居然都不查证新闻的真伪。最近发生的所谓奥运村禁带圣经的消息,结果证明也是西方记者编造出来的。可是那些指责马尔的所谓新闻专家至今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在那里,教新闻的人居然不能按照最基本的新闻学规则来讲话,他们如此污蔑马尔,其实也就是对新闻学的污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