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9年末,我刚从学校毕业,因为我是学计算机的,所以不想在家里呆着,我要出去。我来到了吉林市,一个朋友的网吧,虽然那时候条件不好,一共才10台机器,但也可以让我学习到一些知识,学校里的电脑都是什么386、486,只有几台586还不是随便用的。


刚到网吧,真有点不习惯,不习惯这种生活,不习惯这种环境。每天都看不到太阳,上午十二点起床,洗脸、刷牙然后就上班,一晃天就黑了。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我来吉林几个月,太阳从哪边升起来都不知道。在网吧里,我练就了两种功夫。一个是抵抗噪音的功夫,因为那时候没有定点睡的,没事就睡呗,不管屋里有多少人,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喊些什么,反正倒头就是睡,到最后,没人吵的话还睡不着了。再一个就是一身熬夜的功夫,我估计一般人是不行地。春节的时候,同学回家了,只有我一个人看网吧,没办法只能白天连黑夜,一天睡不上两个小时的觉,从三十到初八,我要崩溃了。最后找了一个朋友帮我看了一会,我去睡了,结果睡了十四个小时,早上八点睡到晚上十点。那时候的我整个生物钟都乱了,反正困了就睡会,醒了就工作。这样维持了半年吧,我服了,我到别的网吧发展吧,我受不了。


2000年年中吧,我找到一个刚开业的网吧,那时候40台机器也不少了,我主要负责维修,收钱什么的我都不管,还轻松了许多,最起码晚上我可以定时睡觉了。可是好景不长,管收钱的二舅家里有事走了,又是我一个人。我又重操旧业,网吧所有的事一人担,打扫卫生、维护机器、招呼客人、计帐收钱。而且在这个网吧里,让我感受了一次蠕虫病毒,所有机器全部瘫痪,来吧,一台一台的做,那时候还没什么ghost硬盘克隆软件,只能单台做。如果做不好,上去又中,可能是我的手法不好,40多台机器,我弄了四天三夜才全部解决,又一次的挑战了我的熬夜纪录。那时候白天还好,晚上就不行了,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十二点以后,大铁门一关,上锁;你们玩,我睡觉。不过也是好累,我又想走,可是老板对我特好,一个女的,比我大两岁,没结婚(但我没有其它想法),抽烟、喝酒她全包了,老板的母亲也对我不错,给我织毛衣、毛裤。看着她们这样,我也不好意思走(估计她们对我好,可能也是怕我走),就这样,维持了一年,最终,我把网吧靠黄了,那时候正好五一,吉林市突然起来了好多网吧,机器又多又新,我们这里不想投入了,所以兑出去了,我也就解放了。


2001年年中,我的网吧生活开始转变了,我的一个朋友在铁东开网吧,缺人手,正好我也没工作,我就过去了。他这里60多台机器,三个人管理,我这回真是只负责维护了,机器不坏,我就没事。因为我这个朋友也是玩千年认识的,所以我们没事就是玩,练级、打装备。人少的时候,几个人就出去吃个烧烤,喝点酒。天天无忧无虑的,感觉挺美。不过好的事情总是不能长时间陪着你,不知道是我太衰了,还是朋友的经营管理问题,又是五一,这家也倒闭关门了。朋友都走了,有的回家,有的找新工作,无奈的我,也只能另寻他家了。


2002年,五一过后,我经朋友的介绍,到另外的一家网吧上班。这是我朋友原来上班的地方,因为他要结婚,所以走了,让我来帮忙顶。这个网吧的老板都是年轻人,夫妻两个,相处十年了,没结婚,我感觉都晕。都是年轻,相处也比较容易,很快我就适应这里了,120多台机器,我主维修,另有四个小网管,负责打扫卫生和招呼客人。这里是我感觉最舒服的网吧,环境也好,工作也轻松,我真想长期在这里做下去。


在这个网吧,有件很逗的事,让我现在都难忘。那时候正是语音聊天的高潮期,一些少男少女都爱语聊,上去很少说正事,就是骂,一个小姑娘骂人脸都不红,骂的那个脏,我一个大男人听了都感觉不好意思,可是她们就像是平常人一样,服了。有一位小胖妞,大概也就是十五六吧,人挺胖,就爱语聊骂人,但她又是大舌头,好像还有点鼻炎,一说话就呼嗤呼嗤地;来我这里语聊,骂了半天,我也没听懂骂什么,不一会就喊我,小哥,我的麦不好用,我过去调了一下。过了一会又喊,小哥,麦不好用,给我换一个,我过去试了一下,好的啊,但没办法,换个新的吧,顾客是上帝啊。又过了一会,又喊,小哥,新麦也不好用,他们说我说话他们听不清楚。我刚要过去解释,老板娘看着生气了,上来就一句,那个小胖妞不说话了。老板娘说:“是你说话不清楚啊,还是麦克风说不清楚啊,挺大舌头还骂人,不玩滚蛋。”我们老板原来是派出所的,后来又混黑社会,所以附近的人都挺怕他,这小胖妞也知道怎么回事,就没吱声。


每次想起来,我都感觉好笑,自己说话不清楚,还怪麦克风。在这个网吧里,每天无事,上网、听歌、看电影、打游戏,逍遥自在。转眼年底了,突然又来了什么非典,好家伙,这下更轻松了,每天就一件正事,就是先到区里报表,然后回网吧消毒,其它时间就是玩游戏,我的传奇帐号也一下子练到39级。


虽然工作挺顺心,但也其它不如意的地方,感情方面的挫折,让我想离开网吧。毕竟年龄不断增长,我不能长期在这种地方生活,我要有自己的事业。2003年,又是五一,非典基本结束,我决定回家。我要离开网络,我要重新找自己的事业,我不能在网吧里过一辈子吧,那也太没发展了。网吧是年轻人的天堂,过了二十二岁,我只能做个网吧过客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