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紧政策压顶 A股市场面临拐点

由于美国次级债影响不断显现,全球各大银行和投行都大幅增加资产减值准备,导致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进一步收紧。目前危机还在逐步放大,房价下跌拖累美国经济增长,消费放缓,必将影响中国出口;2008 年是中国史无前例的奥运年和五年一次的地方政府换届年,消费和投资需求能否抵御走弱的外需?由于外贸顺差增幅放慢,将降低外汇储备增速,从而也降低基础货币增速;货币政策从紧,银行信贷控制力度也将加强。正在走弱的A股市场将何以应对?


2008年货币政策从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一定调,敏感的市场应声下跌。面对国内宏观调控的预期和境外市场的危机,A股市场何去何从?本报记者采访了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卢文伟、申万巴黎投资总经理常永涛、华富基金研究总监陈茹、理柏中国区研究主管周良、汇丰晋信2016生命周期基金经理万文俊。


明年市场将面临政策高压


《中国经营报》: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对货币政策“从紧”,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提出这样的字眼,是否意味着国家宏观调控力度在明年将更严厉?


陈茹:最近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正是采取的从紧措施之一。但是考虑到近期1500亿元央票将到期集中释放,以及年初财政放宽数量,资金面供给依然比较充足,因此流动性过剩的基调没有改变。


尽管明年仍会加息,但是空间已经很小。因为随着美国不断下调利率,中美之间利差已经缩到很小,因此国内升息的空间不大了,否则将导致更多的热钱流入。预计政府将更多地运用行政手段来调控宏观经济,比如汇率方面,人民币升值加快,加强对银行的窗口指导力度,控制放贷冲动。但是根据历史经验看,银行有很强烈的放贷冲动,因此紧缩政策未必能如期实现效果。


常永涛:明年的政策压力将比今年大得多,但是本币升值和资产重估仍在进行之中,这是推动本轮牛市的两大基本动力,目前这一趋势并没有改变,当然其中会有波动,这是正常的。流动性过剩的拐点还看不到,至少目前实际利率仍是负的。


借助这一轮的宏观调控,国家将完成产业结构的调整,实现从粗放型的发展到集约型发展的转变,因为目前我国经济本身的内生性发展动力很强,资金有很强的投资冲动。


卢文伟: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提出货币政策“从紧”,将对明年经济运行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比如银行信贷扩张将会受到很大限制,很多银行已经从年度考核改为按半年甚至季度来考核放贷情况。同时调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是我们一直在关注的问题,比如房地产公司在宏观调控的压力下受到的负面影响就会比较大。


我认为,明年仍将会有几次加息,现在距离消除实际负利率还有空间,人民币升值会加速,但是考虑到热钱流入的问题,二者都需要综合平衡,所以使用频繁行政性手段的可能性比较大,比如窗口指导等。


估计明年通货膨胀的形势会更加严重,各方面的压力将会很大。除了国内的通胀因素外,还要注意到输入性通胀的影响,尤其目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而这些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将会不可避免地传导到下游。现在是结构性通胀,可能会演变为全面通胀的局面。


公司业绩放缓


《中国经营报》:随着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调控压顶,将对股市产生哪些影响呢?


陈茹:由于宏观调控的压制,明年上市公司利润将会减少,业绩增速放缓,这无疑对股市走牛的持续性提出挑战。由于调控将不可避免地对部分行业有所侧重,因此他们受到的影响将更大,比如房地产行业,没有了银行信贷的支撑,发展将受到限制。


但是我们判断,宏观经济高速增长肯定没问题,明年GDP增长至少会在10%以上。经济发展就像一列火车,一旦上了轨道不会轻易停下,即使会有加息等影响,也只是对股市造成短期冲击,趋势不会改变。


从我们的投资布局来讲,将主要集中在内需这条线上,外需则已经放弃。因为随着人民币升值,美国经济放缓,外需型企业的发展将受到很大影响,如成本提高,出口不稳定等。而内需型企业则可能更有机会,比如医药行业。


周良:宏观调控政策从紧,将对股市有较明显的影响。我们看到货币政策从紧刚一提出,央行就马上落实,而且明年的高压态势将持续。这对股市资金来源将有负面影响。此外,随着市场的赚钱效应减弱,对资金的吸引力也在减弱。


从证监会的角度看,为了抑制股市的过快发展,会进一步地加大股票供应,以及鼓励“大小非”减持,增加市场筹码。很多人认为明年有奥运会,流动性过剩仍在,因此比较乐观,但是市场往往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因此我个人认为明年不能太乐观。


常永涛:明年股市操作难度将比今年大,收益率也没有今年高了。可以肯定市场将受到宏观调控的不利影响,上市公司业绩将出现下滑,影响了股市的基础。目前还不好判断具体业绩情况,要看年初的经济数据。


我们可以判断明年上半年上市公司业绩能够保持较好增速,但是下半年的就看不清了,需要观察届时的经济数据和公司数据,以及调控政策的效果。我们将随着相关政策的逐步到位来观测有关情况。


周期性行业将受到影响,我们的投资偏好转向真正具有垄断要素的上市公司。比如这家公司具有规模优势,或者技术壁垒,或者掌握了独家资源的,都是我们比较喜欢的。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在调控中保持较好的发展。


卢文伟: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速将受到影响。在紧缩的货币政策下,银行收缩信贷,企业的资金供应不足,经营成本提高,投资扩张也会被抑制。因此除了银行业的业绩增长比较确定之外,其他行业都不好确定。内需拉动型企业业绩也未必能有很好的增长,因为虽然国家要扩大内需,但是国人多年的消费习惯一时难以改变,各种消费性需求还没有真正激发,这需要时间。


我最担心的有这么几条:首先是美国经济增速情况,这将影响到我国出口情况。由于美国经济下滑,出口需求将会被压抑;第二是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紧缩政策下的信贷收缩将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累计效应需要关注;第三是“大小非”减持情况,明年是限售股解禁的一个高潮,减持情况值得担忧;还有企业盈利的下降,这是最重要的,将影响到市场的预期以及信心、可接受的估值水平等等。企业的盈利能力、成长性是基础,而投资者的情绪则往往会放大这些因素,影响到市场的涨跌。


万文俊:对于市场,由于目前处于初步企稳的阶段,投资者信心还会有所波动,因此,我们在坚定看好长期趋势的前提下,仍然要防范一段时间内因为心理影响而带来的市场波动。短期而言,存款准备金率调整会对银行信贷发放产生一定影响;但长期来说,我们还是认为在中国经济持续向好的背景下,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板块仍大有可为。


中国经营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