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亿万富翁“大白糕”被妻杀死在别墅(图)

重庆亿万富翁“大白糕”被妻杀死在别墅(图)


身高1.4米,背驼腿残的农村青年汪显东(外号“大白糕”),白手起家,创下亿万家产,却在人生、事业最辉煌的时候,却忽然死于非命,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凶手竟是结发之妻刘祖芬。


昨日(13日),该案在市五中院审理。庭审结束时,刘祖芬“扑通”跪在汪显东的三姐面前:“姐姐,对不起啊。”


富翁忽死家中


今年3月21日早上9时多,重庆同晖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汪显东还没起床。


家里的保姆弄好早餐,叫了好几声,汪显东都没有答应。女主人开车送孩子上学了,保姆只好推开房门去叫他。见汪显东朝窗户侧卧着,保姆去推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也许是太疲倦了,想再睡一会儿。”保姆这样想着离开了。


不久,汪显东的司机也来了,听说汪显东没有起床,便在楼下等。大约上午10时,他的妻子刘祖芬回家,拉司机一起上楼,让司机去叫汪显东起床。司机掀开被子,却发现汪显东已经死亡。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忽然死了?”他们报警,刘祖芬也显得悲痛欲绝。


凶手竟是发妻


警方赶到现场,发现汪显东是被人谋杀的,遂展开调查。


警方多次进行尸检,发现他的胃里有不正常的物质。通过现场勘查,警方分析,凶手是和平进入房间,在汪显东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捂住他的口、鼻,令其窒息而死。


警方最终将嫌疑目标锁定在他的妻子刘祖芬身上。4月12日,刘祖芬交待了杀死丈夫的全过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汪显东的三姐拿出汪显东与妻子刘祖芬的近照。



供认杀夫经过


据刘祖芬最初的供诉,她在3月4日就有了要杀死汪显东的想法,便到医院买了安眠药。3月20日,汪显东与集团副总包静等开会。晚上这些人还到汪显东家里打牌。当晚21时许,刘祖芬开始准备药。23时许,汪显东要吃夜宵,刘祖芬将药放进稀饭里,端给汪显东。之后,汪显东便睡着了。次日凌晨1时,见汪显东睡得很熟,刘祖芬用事先准备的不干胶去捆他,用枕头去捂他的嘴。由于药力作用,汪显东恍惚中觉得口渴,要水喝,刘祖芬趁机将兑了药的水给汪显东喝下。凌晨3时许,汪显东再次昏睡过去。刘祖芬将他捆绑,用被子捂住汪显东的嘴、鼻,致其死亡。


之后,刘祖芬用剪刀将汪显东身上的衣服剪开,另换了一套睡衣,然后将剩下的药和衣物扔到渝北区童家院子高速路旁边,接着到常去的美容店洗头。该美容店老板证实,当天,刘祖芬看起来很疲倦,洗头期间就睡着了。


事后,警方找到刘祖芬扔掉的那包物品,上面的指纹与刘祖芬的一样。5月18日,刘祖芬被批准逮捕。


昨日上午,该案开庭时,刘祖芬被法警押到法庭。她一出现,汪显东的一个姐姐就扑过去打她,被法警及时拉开。刘祖芬哭了起来,说她不是想要他的命。


公诉机关在法庭上与被告方展开了智慧的较量。


曾经闹过离婚


公诉机关指控,刘祖芬因家庭琐事对丈夫产生不满,蓄意将其杀害。夫妻二人曾在2005年闹过一次离婚,汪显东拟定了一份离婚协议,别墅等归刘祖芬,还另给她800万元。由于种种原因,两人没有离婚,后来双方关系逐渐改善。


刘祖芬称,她与汪显东结婚17年,当时汪显东并不是很有钱,但是她愿意嫁给他,且她还多次表白:她不嫌他丑,不贪他的钱。


之前,他们住在渝北区两路,8年前搬到锦绣山庄别墅。不久,她的父母也搬来和他们一起住,加上他们的一对儿女、汪显东的姨妈给他们当保姆,一共常住7人。


保姆称,这对夫妻常吵架,特别是刘祖芬外出打牌回家晚了的时候。刘祖芬的父母也称,刘祖芬个性强,脾气不好。


妻子遭遇虐待?


刘祖芬称,汪显东不把她当人看,不顺心就骂她、打她,还当着她的父母辱骂她,说她在外面“偷人”。由于平时积怨,打不赢汪显东,于是想收拾他,出口气。


公诉机关称,刘祖芬身高近1.60米,汪显东比她矮20厘米,如果打架,应该是刘祖芬占上风。如果刘祖芬仅仅是想出口气,就不会第二次在水里放药。作为一个成年人,明知捂住人的口鼻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刘祖芬却两次这样做,其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致汪显东死亡。


公诉机关最后称,夫妻间吵架、刘祖芬说的辱骂,不足以证明汪显东对刘祖芬有精神上的虐待;从身体条件上来看,汪显东不可能对刘祖芬进行身体上的虐待;汪显东每月至少给刘祖芬两万多元的生活费,这点刘祖芬也认可,所以经济上也不存在虐待。


签名要价30万


在公诉机关的证人证言中,同晖集团的一位领导称,2004年6月,由于公司需要周转资金,汪显东决定将别墅拿去抵押贷款,需要作为妻子的刘祖芬签字,于是,公司人员来到汪显东家里。刘祖芬却说:“我的字这么好签呀?签个字30万元。”汪显东很生气,骂了一句:“妈的,一天都想钱。”两人遂吵了起来。刘祖芬当场搧了汪显东一耳光,还把他的眼镜打落在地。后来,汪显东拿了20万元,刘祖芬才签了字。


对此,刘祖芬称,她生气是因为汪显东事先没有跟她商量,不是钱的问题。


孩子写信求情


刘祖芬的代理人举示了7个人的证人证言,称汪显东在外面有外遇,还令其中一女人做过人流。


公诉机关指出,其中两个证人是曾经因违规被汪显东开除的人,同时这7份证据都没有体现出律师取证时,询问证人是否愿意作证这一程序,根据我国法律,取证程序不合法。


刘祖芬的代理人拿出她的两个孩子写给法官的信。知情人透露,信的内容是他们请求法官从轻处罚妈妈。


由于案情复杂,法官宣布择日宣判。


立遗嘱“只给妻子100万”


同晖集团的法律顾问陈昊称,2003年,他认识汪显东,并成为该集团的法律顾问。2005年,汪显东向他透露出妻子刘祖芬可能有外遇,他怕刘祖芬与外人勾结,谋财害命,想先立下遗嘱。陈昊透露,遗嘱中关于刘祖芬的内容是:如果他死于非命,刘祖芬只得100万元。


这一次,陈昊为他们尚未成年的一对儿女,向刘祖芬提出了民事赔偿,要求刘祖芬支付死亡赔偿金、抚养费等共40多万元。


曾找私家侦探调查刘祖芬


同晖集团的副总包静还称,由于怀疑妻子有外遇,汪显东曾找私人侦探公司调查刘祖芬,但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刘祖芬有外遇。但之后,汪显东让刘祖芬写保证书,有“刘芬(刘祖芬的常用名)自己对不三不四的人不予往来。”“刘芬应对丈夫生活上多加关心理解,工作上支持帮助,相互多沟通。”等内容。


亿万富翁卖大白糕养家


包静是同晖集团的副总,也是一名残疾人,认识汪显东23年,是汪显东的朋友和创业伙伴。昨日他告诉记者,汪显东从15岁开始卖白糕养家。


1.4米身躯担起生活重担


据包静回忆,他1984年就认识汪显东了。“那时我在原江北五交化公司上班,办公室就面对街道。每天早上,汪显东就从两三公里远的家里挑着白糕到城里来卖,无论下雨刮风。他很矮,还驼背,挑着担子就更加费力。为了让白糕卖得好,他就一直挑着担子在街道上来回晃荡。他走得很慢,遇到要买白糕的人,他就很艰难地从肩上卸下担子,吃力地夹白糕给顾客。有很多人很同情他,就经常买他的白糕。


“上班时间一过,白糕就不好卖了,他把卖剩的白糕放到一边,在地上铺起一块破布,放上钉子、刀、牛皮准备修鞋。饿了,他就坐在梯坎上吃卖剩的白糕,从不花钱买其他吃的。我问他,如果早上白糕卖完了,中午吃什么?他乐呵呵地看着我说,卖完了最好,可以多挣一点钱,自己不吃饭没关系。”


“后来,卖完白糕他就到学校和街上去卖明信片、割皮带。学校门口很拥挤,他经常被挤得东倒西歪,好几次摔倒后,差点被人踩着。晚上回到家,他又要帮父母蒸白糕。一天到晚,他基本上就没歇过。”


游戏机生意挖到第一桶金


“他这个人很有经济头脑,很有冲劲和毅力。”包静说:“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台球比较流行,他找到我,说他不想再卖白糕、修鞋了,想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买一张台球桌。当时我还劝他要考虑一下,可是第二天他就托人买了。这样两年下来,他的台球室就成为两路最出名的了。”


“后来听说卖衣服挣钱,他就在两路支起了一个三四平方米的摊子,每个星期要到朝天门去进一次货。他个子矮、背驼,装满了衣服的袋子差不多和他一般高。我每次都劝他少背一点,他却说背少了不划算,对不起来回的车费。但这次他亏了。”


“他把衣摊以1.6万元抵给别人。”包静说,汪显东把这1.6万元全部买了电子游戏机。结果证明,汪显东是对的。“做游戏机生意,是他所挖到的第一桶金。”包静回忆说。有了资金后,汪显东便在商场活跃了起来。2002年,汪做起了房地产生意,2004年,又开起了自己的公司。在去世前不久,他已经是重庆同晖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他没有后台,没有靠山,这一路,直到有现在这样的成就,他都是靠着自己的勇气和毅力。”包静说。如今,汪的个人资产达到1.8亿元,集团下有9个子公司。


包静介绍说,汪显东在个人取得成就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回馈社会,他热衷于公益事业,还非常关心残疾人,多次受到政府表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