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刀之血狼突击队 军人磨练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8/


班长叠被子的技术机密在几天时间我们几个真还理解不少,每个都是先从最少的水开始浇被子,不行在加一点;虽然我知道一点机密,可我们还是会很早起床来摆弄被子,虽然从最早俩个小时都叠不好的被子,到用一个小时能整理出一个样子来,在当时全部新兵训练班算是最厉害,最好的班。

第一个星期新兵内务优秀的红旗就挂到我们班里,班长很高兴,我们也很开心。我们的努力埋怨白费,我们的努力得到了认可;在全班欢笑声里,我第一感受到军人真的是为荣誉而生的群体,荣誉是可以超越自己生命的特有的东西;

第一次得到荣誉是兴奋的,当我们都承庆在荣誉里的时候。班长只对我们说了句:“荣誉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我们要继续努力争取新的荣誉;”

班长在对待荣誉这样的事情是能拿也能放的老兵,为了实现军人的梦,我们在军营里训练在紧张有序的开始进行,我们在第一个星期里从不认识的东西到认识。从很多不会的东西到知道而不熟悉。

军人在军营里的最早在场地上训练的就是吼,你有多大的声音就吼多大的声音。吼能表现出军人特有的精神风貌,吼能体现军人的钢铁气节。

从小小的叠被子开始到回答:到。在到吼,看起来很简单,其实都是很有内涵。

在过了半个月后,我们班出了一件事情,让班长很生气,也让他在不足中开始检讨自己。

浙江的石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串到他老乡那里的班排,有时候还悄悄的喝酒。就是在半个月后的一天,石军和他几个有钱的老乡被新兵训练团的团车给逮住了。

班长从团部领回石军后,在班务会上首先做了检讨:“今天,我们班出了不该出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是我们班的石军喝酒的事情。作为班长我负全部的责任,因为我自己没有把自己的兵管好,带好。我受到团里的处分是应该的,但我还是你们的班长如果我把你们都带不成一个真正的优秀士兵,那我愧对自己身上的军服;”

班长易风那天讲了很多,我知道他心里很难受。因为他是全团最优秀的士兵,也是101突击师师长最欣赏的士兵;班里出现这么大的事情,对他自己在军队生涯里打击很大。

班长在会上再次强调我们必须遵守新兵训练团的全部规定,特别要记住俩点:

第一:不允许不假外出,包括出自己的班的范围;

第二:不允许私自会老乡,拉关系。这里是军队,军队是个大家庭;

“上面这俩点在规定里早有,你们也早已经背熟,知道。我希望大家在以后的日子一切向我看,因为只有我和你在有他才能组成一个钢铁集体。”在最后的时候,班长还是平时训练那样吼出了一句:“大家能不能做到。”

“能。”

也是从那次起军人的纪律,军人的规定不在是班长重复不断讲的问题,新兵团领导也开始重视起我们这批新一代的士兵思想活动,行为操守等等事项,而且把主要注意的点放在那些从比较富裕地区来的新兵。

在后后来的军人生涯里,我才知道严厉加强对新兵的管理是军队领导保护新兵必须做的重要事情;他们知道军队的生活环境和地方差距很大,只有普通人真正走进了这个集体的时候,才知道部队生活原来和自己想的几乎完全不一样。

虽然石军的事件很快过去了,虽然对我们新兵的影响很大,但训练还是在继续;军人的队列训练如果用艰苦辛酸来形容几乎都不为过,这比那些学生只是简单的军训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如果在军人生涯里,班长或者领导罚你站军姿那比自己去跑五公里都还辛苦。

训练军姿是对军人威严形象的训练;军姿三挺俩收的要点,那就是军人和地方普通老百姓最根本的区别。军人如果想要自己象一颗钉子一样的钉在那里纹丝不动,没有过硬的军姿基础,让人看起来不但没有军人的威严,反而看起来十分别扭。

军姿训练在大操场里开始的,第一次我站了不到五分钟就开始坚持不住,满身冒汗。在训练的大操场上,我几天里都看见很多新兵在班长的监视下艰苦的挺立自己的身板;

我是很好强的人,我没有偷懒。我按照班长说的全部要领去做,品尝到军姿训练的艰苦后,我才知道成为一个军人不是想的那样容易。可结果在前面俩天里自己的身体在晚上的时候全身酸疼,我们班的石军居然在几天的训练都站倒地上,马二宝来自西北身体很好,很结实,但在晚上的时候也在悄悄的喊疼。

很多班长为了让自己带的兵都能过军姿这一关,都把他们以前班长训练他们的法子也都用在我们身上,不是新兵的腰不直,累了要扭曲摇晃吗。他们就用木头棍做了很多结实的十字架俩头绑在我们的腰上,就是这样残酷的训练方式让我从忍受不住君姿五分钟逐渐开始到十分钟。。。。。四十分钟。。。到俩个小时。可石军在以后的训练不管班长用什么方法,还是不行;这可能他家本就在浙江一带很富裕,从小没有经受过这样的艰苦磨难。但他每次都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坚持,还是坚持不住军姿及格最低标准,在后面的训练中拖住了全班的先进后腿。

新兵训练是艰苦的,而且在最初的时间里。我有好多时候差点都受不了有过想当逃兵。如果我们新兵训练团不是在深山里,四面只有一条进出军营的公路,我想肯定在自己前面早有人有想逃兵的想法了,而且早就实施了。这是很真实的心理话,但我在军队的继续生活,我对自己曾经有过这样愚蠢的想法很多次骂过自己。

有一个休息的星期天里,我翻看日历的时候,我数了一下。

“时间怎么过得这样快呀,自己离开自己父母和家乡已经20天了;我已经在外面生活的20天。”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给自己的父母写过一封家信;是训练太艰苦吗?当时还是有过休息的时间;

军人生活就是很奇特的生活,在新兵训练的时候里如果不是特意的想起或者注意,写家书是很多人都会忘记的事情,那时候总想到能收到家里的书信。可自己都不先写封回去告诉家里,家里怎么会知道自己现在的地址呢。

没有写过一封家书,愧疚呀。在新兵训练时间好象已经忘记父母的存在,在这20天时间居然连父母样子一次都没有想起过;这对我第一次离家的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我们就做到了,而且很多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