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天王"----一个以讹传讹的大笑话





作者:冬初阳


有一个关于纪晓岚的传说,说他曾为和坤别园题了一块"竹苞"的匾额,暗讽和门"个个草包"。

纪连海先生在百家讲坛说纪晓岚时引用多方史料,力证此事子虚乌有。而一位老者告诉他,实际上要证明"竹苞"乃是讹传,根本不必如此麻烦。清代尚没有简化字,"竹"字拆开根本不成两"个",繁体"个"应写作单"人"加"固","竹苞"乃后人讹传,就这样简单。

而"天王"就是一个类似"竹苞"的大笑话。

周朝最高统治者可称"王",亦可称"天子",对最高统治者的专称是不能随意变更的。

汉字在我国历史上也是随着时代变迁与时俱变的。熟悉汉字变迁历史的网友应该对李斯以秦文字为主,统一文字,创制"小篆"之事不陌生。在秦统一文字之前,周朝各诸侯国文字并不统一,书写繁杂,而"子"字和"王"字字形却多颇为相近,演变至今仍有些形似。

"天王"起自周代的说法多因现存先秦典籍<<尚书>>、<<左传>>等有"天王"字样,称周王为天王,但是前文我已点明,最高统治者的专称是不能随意变更的,如"天王"成为周王的专称,则相关典籍之中对这一事件应有专门记载,而实际上没有。因此退一步来说,即使"天王"一词确实源于周代,"天王"也不是一个正式的官方称呼,更加不是一个"职务"。

虽说周代授予当时边远的南蛮"楚"、东夷"吴""越""王"号,用"王"指代周王确有不便,但既有"天子"之称,完全没必要另造"天王"专称。

<<尚书>>、<<左传>>等先秦古籍原本在纸张还没有发明的时代,都载于竹简、木牍之上,不同版本字体多采用诸侯国本国文字。传至汉代,隶书、楷书等更加简洁和便于书写的字体随着时代的需要应运而生,逐步发展成熟。原先繁杂难懂的先秦典籍在这个时期,都被重新以新字体抄写保存,"天子"被讹传为"天王"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文化背景下。

在两晋十六国时期,第一个因"天王"闹笑话的是匈汉大将靳准。<<资治通鉴>>晋纪十二记载公元三一八年,靳准灭刘粲以后,"自号大将军、汉天王,称制,置百官,谓安定胡嵩曰:"自古无胡人为天子者,今以传国玺付汝,还如晋家。""

这个笑话已经不小,"天王"本是"天子"的讹传,靳准称"汉天王"却还要用臣下的"大将军"官职,还说"自古无胡人为天子者。",那这个"汉天王"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到了后赵时期,这个笑话继续闹大。

石勒灭刘曜之后,为示谦虚,死活不称皇帝,"称"大赵天王",行皇帝事"。这实在多此一举,"天王"乃"天子"讹称,"皇帝"就是天子,称天子自然要行天子事,"行皇帝事"四字不是废话么?他给父祖的谥号又是"王",好么,天子父祖谥号居然降一格,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过也情有可原,至少石勒还不把"天王"当作最高统治者称号,父祖也只有委屈一下了,另外也觉得有些不对了,天王如果真是自古已有的名号,怎么没见谁用"天王"为谥号呢?

石虎废石勒之子石弘自立,群臣已下劝其称尊号。<<晋书>>和<<资治通鉴>>都记载"石虎下书曰:"王室多难,海阳自弃,四海业重,故免从推逼。朕闻道合乾坤者称皇,德协人神者称帝,皇帝之号非所敢闻,且可称居摄赵天王,以副天人之望。""听起来很谦虚,但仔细品评却又是笑话。皇帝是秦始皇创制的尊号,秦始皇是非功过姑且不论,但"道合乾坤者称皇,德协人神者称帝"根本不沾边,称皇帝是因为秦始皇自以为功过三皇五帝,换言之是因为实力,而不是道德,石虎这一番谦辞实在文不对题。"称居摄赵天王"就更是笑话,"天王"乃"天子"之讹,既然已是天子,还称什么"居摄"?

等到两年后石虎正式称"天王",玩笑又进一步开大。这回把"居摄"两字去了,但据<<晋书.石虎载记>>记载,"于是依殷周之制,以咸康三年僭称大赵天王,即位于南郊,大赦殊死已下。追尊祖浑邪为武皇帝,父寇觅为太宗孝皇帝。""天王"之讹始于相关周代的先秦史书,不知谁给石大天王出的主意,说什么殷商年间已有了"天王"称号。石虎自称天王,给父祖加谥号却加"皇帝"尊号,也是觉得不对劲,如果"天王"是殷周尊号,可周代诸王谁用"天王"为谥?那就给父祖皇帝谥号吧,但是怎么就不想想"天王"既然不是个牢靠的名号,干么不索性改了它呢?没办法诏命已下,再改就下不来台了,干脆就从我石虎大天王开始,"天王"就成为正式的君主名号了。

实际上,无论是传抄先秦典籍发生错讹,还是靳准自称"天王",都没将"天王"作为君主的正式名号,石勒好歹还在后面多此一举拖了个"行皇帝事"的尾巴,就到了石虎手里,尾巴也不拖了,"天王"成为正式的君主名号,实在是在继承"先讹"基础上的伟大错讹性发明。

但这笑话还没完,冉魏灭后赵两年,前燕灭冉魏。前燕皇帝慕容俊在和冉魏皇帝冉闵暴发户对骂之后不久,把冉闵送遏陉山砍了。又过了不久,遏陉山周边蝗旱成灾,人都说是冉闵鬼魂作祟,那个时代人迷信哪!慕容俊只好派人去祭拜,希望这恶鬼消停。(史书如此记载,但本人一贯视迷信为骗傻瓜的鬼话,对此事真实性十分怀疑)不管是不是为了让鬼魂安份,给了冉闵一个不知"武悼"还是"悼武"(晋书与通鉴记载不一)的"天王"谥号,将"天王"这个大玩笑推向高潮。

冉闵生前是否称过"天王"史书记载并不一致,晋书帝纪记载他称过天王,但载记和通鉴都没有记载。不过他做十辈子梦都想不到,古今第一个以"天王"为谥的人居然是他,而且是他的对手慕容俊追谥的。估计慕容俊也没想到"天王"是"天子"的讹称,否则未必会给冉闵这个谥号。但是从慕容俊对冉闵的一贯态度来看,慕容俊很明显不会因为敬畏给他这么一谥,反而是在揶揄这位临死嘴硬,自称中土英雄的冉闵是个羯赵石虎"大天王"教养出来的下一代"天王"。

如果仿照二战后的两次大审判搞个两晋十六国大审判,石虎这家伙一定会被列为甲级战犯。不过这家伙还有那么点可取之处,说好听点志气大,说难听点野心大,年富力强的时候一副不一统天下不称"皇帝",只称"天王"的架势,直到临死前感到来日无多,才过把"皇帝"瘾就死。因此姓苻的和姓吕的人等为显示自己的雄心,都称过"天王",笑话一场接一场。

而让"天王"笑话闹出第二个高潮的又是慕容氏。资治通鉴记载后燕第三代君主慕容盛大概因为地盘太小,觉得再称帝名不符实,于是"自贬号为庶人天王。" 天哪! "天子"讹为"天王"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居然要与"庶人"合号!慕容盛的搞笑功夫还在二太爷慕容俊之上,又为搞笑艺术自我献身,卓别林之辈与之相比,何足道哉!

经过这个最高潮,"天王"这个大笑话日趋平淡,随着十六国大乱世的结束,这个大笑话也终于结束。

单以史籍考证,"天王"名号似乎煞有介事,然而换一个角度思考,其实是个以讹传讹的大笑话。"尽信书不如无书",果真如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