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战争——法兰西骑兵英雄小传:智勇双全,名将之后——克莱曼 ZT

有这样一个人,他作风低调,却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屡立奇功;他貌不惊人,却在外交场上维护了国家的荣誉;他不受重用,却一直忠心耿耿为皇帝战到了最后;他的骑兵指挥艺术在法国数一数二,却甘愿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下。他就是克莱曼,瓦尔米大捷胜利者之子,一个不被人注意的优秀骑兵将领。他和拉撒勒,缪拉等人不同,作为骑兵将领,他没有拉撒勒的无畏,缪拉的威名,但是他多了一分冷静,少了一分冲动,而且他也不缺乏勇敢。如果只有勇敢而缺乏思考,只适合冲锋陷阵。相反,如果只知道深思熟虑而不懂用险,那就不是一个优秀的骑兵领袖。克莱曼既能快速判断战况,并相应作出反应,又能亲自带兵冲锋,在枪林弹雨中面不改色,在法军骑兵将领中,他是唯一一个具有这两种优点的人。我简单的在网上做了个搜索,发现关于小克莱曼的资料少的可怜。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一个指挥能力相对高超,又具有一定外交能力的统帅怎么会那么默默无闻。我决定写一写关于他的故事,毕竟,在所有法国骑兵将领中,他排名第三。


他1770年出生,1791年曾经退出军队而投身美国外交界,1793年又回到了军队。他也参见了意大利远征,但没有被任命为战地指挥官,所以无任何突出贡献。他的才能还是被皇帝发现,在27岁时升至准将。


关于克莱曼的早期经历,我并没有什么详细的资料,我感到很抱歉。图书馆里也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既然如此,我只能直接跳到马仑哥的那次完美的冲锋。


1800年是决定性的一年,皇帝一跃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官。欧洲其他国家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奥地利,它早就想重新夺回意大利的土地。第2次反法同盟成立了,奥地利马上令70多岁的老将梅拉斯率兵攻向意大利。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一方面,皇帝组建了莱茵河军团,并令莫罗担任军团长。另一方面,他在意大利北暗地组建了一支所谓的“预备队”,这支预备队其实就是法军的正规军。整个奥地利上下都认为法军会走1796年的老路线,皇帝也算准了这一点,他决定通过阿尔卑斯山奇袭奥地利军的后方。法军意大利军团则奉命向法国边境撤退,但是奥地利军切断了法军的退路。军团长马塞纳带着兵力占绝对弱势的法军死守热那亚,奥军久攻不下,就采取了包围的战术。法军食物早就断了,但并不投降,一直拖了一个半月。而此时,皇帝已经率法军主力出现在奥地利军背后,并攻下了米兰。梅拉斯刚开始并不相信这是真的,后来清楚自己交通线已经被断,决定奋力突围。法军名将拉纳在蒙特贝罗率领法军先锋军打退了梅拉斯的所有攻击,皇帝自统大军随后赶来。梅拉斯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他迅速集中了所有奥军部队与法军决战。皇帝本人却对奥地利人的动向没有任何掌握,他认为奥地利军士气已经垮了,只要知道奥军的具体方位,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所以他向不同方向派遣了支队“寻找”奥地利军。他并没有料到在这种情况下梅拉斯竟然决定进攻。1800年6月14日,奥军将军奥瑞利对法军卡尔当师发动了进攻。奥军总人数在33000人以上,法军不过2万人,更重要的是,奥军有将近100门炮,法军只有12门左右。奥瑞利的头次进攻被法军打退,但在100门炮的威力下,卡尔当师开始后退。梅拉斯又对拉纳进行了连续性的正面攻击,后者在人数占劣势下打退了奥军的6次攻击。梅拉斯被法军的顽抗惹火了,他令皮罗提带着奥军骑兵包抄拉纳左翼,谁知他的部队被一队法国龙骑兵赶跑,没能向法军阵地再前进一步,而指挥这队龙骑兵的就是克莱曼。梅拉斯看见无法在拉纳军上占得任何便宜,就把主力集中攻击卡尔当和维克多。奥军强大的火力使得法军连战连退,终于,维克多下令全军暂时撤退。维克多一退,拉纳可以说是四面受敌,他命令部队和维克多军一起撤退。皇帝本人很快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他给分出的德塞支队写了封信,上面说:看在上帝的份上,赶紧赶回来,如果你还能这么做的话。梅拉斯看见了法军这次撤退,他却认为胜局已定,命令所有骑兵对撤退中的法军发动冲锋。但是,这次奥军骑兵的冲锋又被克莱曼赶了回去,他再一次粉碎了奥军骑兵的进攻。为了掩护拉纳和维克多,皇帝令第一执政护卫队出发援助,却无法扭转局势。梅拉斯认为战斗已经赢了,就把指挥权交给了扎克将军。后者认为法军正在溃退,下令全军追击。皇帝本人也认为这场战斗输定了,正当他准备下令撤退的时候,一朵乌云从远方飘来,那是德塞,带着6000生力军赶到了战场。

扎克本人也犯了个大错误,他下令全军追击,但各个攻击纵队却没有同时到达,也就是说,每个纵队都分散着追击法军,这就便于各个击破。第一个赶到的奥军部队正是由扎克亲自指挥的纵队,他固执的认为法军正在混乱状况,所以毫无顾忌的向法军前进。德塞的到来扭转了战局。炮兵专家马尔蒙马上集中了十几门大炮,并按照他发明的“马尔蒙系统”把大炮分布在各个战术位置,然后一起对奥军的步兵纵队进行猛轰。没有任何准备的奥军遭到了迎头痛击,第一排马上倒了下去,后几排开始撤退,队型已经混乱,德塞的步兵也同时对奥军发起了攻击。扎克的部队被打的四分五裂,决定性的时刻到了。


克莱曼看到了所有的这一切:德塞的赶到,法军的反攻,奥军的散乱,只在这一秒钟内,克莱曼已经明白了他该做的事情。他快速召集了包括龙骑兵,彪骑兵和猎骑兵在内的500名混杂骑兵,然后把这500骑编成一个纵队,掉头向北狂飙,横跨了整个奥军战斗正面。他的500骑兵很快就移动到奥军左翼,克莱曼拔刀大吼一声:“全体向左!“就带头向奥军左翼步兵队直插过去。奥军部队刚被法军打的无还手之力,步兵根本无法组成方阵,大部分人都还没来得及上子弹,克莱曼的冲锋对他们犹如晴天霹雳,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就被打了七零八落。克莱曼用高超的战术把握能力使这500骑兵一直保持着队型,然后他忽然带头向奥军中部横插过去,围在中间的6000奥军全部成了俘虏。克莱曼这次冲锋全歼奥军三个营,一个团,第2龙骑兵团的勇士瑞切还单枪匹马的俘虏了奥军主帅扎克,胜利属于法国。


马尔蒙后来在他的回忆录里写到:“从来没有一个将领,在那种情况下,能有那么强的判断力和那么准的慧眼。”克莱曼这次突击打了巧妙,精彩而漂亮。德塞的到来使得的法军有了胜利的把握,马尔蒙的炮群轰击给了奥军当头一棒,使得奥军无法组成方阵,这个机会实在太难得了,克莱曼一眼就看清了整个形势,可以说很了不起。并且,他的突击也极为巧妙,先是从横跨战场的快速移动,再是对奥军左翼的有力突破,最后是一直突进到奥军中央,画了一个半圆,把6000奥军都围在里面当了俘虏。当时法军也有不少骑兵将领,如贝西埃,欧仁,但最先采取行动的确实克莱曼。约米尼在《战争艺术》里说过:“骑兵的作战,成败的关键往往在于接触时的一瞬间,太早或太迟都会导致效力的丧失。所以骑兵指挥官一定要具有锐利的眼光,健全的判断力和冷静的头脑。”我敢说,这三点克莱曼全部具有,称他为“智勇双全”应该不过分。他以锐利的眼光看到了奥军的动摇与混乱,快速判断出此时正是骑兵突击的最佳时刻,头脑冷静中途突然变向,杀的敌人措手不及。


克莱曼也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也非常善于应变。约米尼也曾说过,骑兵的突击一定要有炮兵和步兵的辅助,否则无法成功。可克莱曼的一次大胜明显违反了这些规律,但他照样取得了胜利,这也可以证明他的“智”。那是1809年11月18日,在阿尔巴战役,克莱曼率领骑兵部队在河岸忽然发现了西班牙整装军队。这时,克莱曼手上并没有任何步兵和炮兵。怎么办?是等其他兵种到达再做决断,还是马上进攻。克莱曼选择了第2条路。在半岛作战也有一段时间了,他深知西班牙军士气不足,没有接受过良好训练。他也判断如果这个时候进攻,会令西班牙军来不及摆出战斗队型就被打垮,更何况他的突然袭击也会令西班牙军受到惊吓而无法抵抗。他决定进攻,他令轻骑兵在左,龙骑兵在右,形成两个突击纵队,沿着河岸向西班牙军奇袭。一切都如他所料,西班牙军在惊吓中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克莱曼以仅18人死亡,57人受伤的代价俘虏了3000西班牙人。


克莱曼还很有外交手腕,精通多国语言。在1808年,朱诺的军队被英军打的一败涂地,处于进退不能的状况。他代表法军去和英军谈判,其中他的巧妙周旋,竟然为法军获得一个非常“平等”的和约。英国不仅派舰队运载法军回国,而且归还所有武器和俘虏,这就是辛特拉协定。值得一提的是,克莱曼故意提出应该由同等军衔的人来签定协议,点名要威灵顿签字,尽管这个协定非他所愿,但他还是签了字。后来在英国引起轩然大波,威灵顿和他的上级都受到政府严厉指责和社会舆论的批评,法军却完好无损,甚至凯旋式的回到法国。


克莱曼完全有资格得到一根元帅棒,可皇帝一直没有把他封为元帅。尽管如此,他对皇帝非常忠心,皇帝下台后,他并没主动去投靠波旁阵营,但鉴于他和那些皇帝死党不一样,波旁势力没有对他进行革职或加害。皇帝回来后他马上去投奔,接受了第3骑兵军团的指挥权,在四臂村和滑铁卢带领骑兵冲锋。在四臂村,他身先士卒,战马被打倒后从容不迫的步行回到阵中。在滑铁卢,他又一次显示出独特的判断力,反对内伊下午3点的骑兵总攻,可惜后者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克莱曼为了保存一下法军骑兵最后的一点实力,保留了卡宾枪骑兵团,但被内伊发现,全部调上了战场。皇帝第2次被流放后,他也继续过着安定的生活,并支持1830年的革命,直到他父亲死去,他完全退出军政事业,他的儿子克莱曼从政,竞选为图卢斯的议员,他在1835年死去。 克莱曼的一生不被太多人所知,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是一位伟大而有才能的骑兵将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