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5年日本战败,蒋介石曾想留下日本驻在中国的装备完整和精良的部队100多万人,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作为驻中国的百万日军的总司令,冈村宁次在中国犯下的罪行馨竹难书。1928年,在济南惨案中,他一天就下令屠杀中国军民3600令人;1932年,他策划并轰炸了上海,造成数万名中国人死亡……他的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可是他不仅没有被送上断头台,还“无罪释放”了。这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日本投降后不久,冈村宁次知道自己罪行难逃,便想出了一个利用国民党保全自己的主意。他通过特使送给蒋介石一个口信:“中国对日抗战确实是以中国获胜而结束了。但国民党面临的问题和困难并不少。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剿共问题。我愿意忠实地为蒋主席效劳!”“我们驻在中国的装备完整和精良的部队还有100多万人,趁这些部队尚未遣散,用来打共产党当能发挥相当的作用。我希望这个建议能得到蒋主席采纳。”


蒋介石接到冈村宁次的建议,正中下怀,大喜过望。他决定立即采纳这个计划。美国情报机关得知了这一消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美国坚决反对这个计划,对外公开宜称的理由是这样做违背盟国之间的协定,日本也会因此保留下来大批武装力量,这对世界和平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同时认为蒋介石这样做有违国际道义。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也就只好暂时罢手。


随着解放战争的进行,蒋介石越来越感到压力巨大。他又一次想起了冈村宁次的建议,立即派何应钦面见冈村宁次。


何应钦对冈村宁次说:“从最近中国东北战场和华北战场的情况看,你的计划是非实行不可了!蒋主席经再三分析和考虑,最后决心采用你的计划。我今天来,是想再听听你的高见!”


“好!用你们中国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冈村宁次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第二天,冈村宁次立即与日本东京总部进行电报联系。双方协商妥当,由冈村宁次派驻华日军总司令部冈野参谋作为密使,前去东京办理此事。由于盟军破译了冈村宁次的密码,冈野刚踏上长崎的车站,就被盟军总司令部驻长崎代表带走。冈村无法,只得又将此事暂时悬了起来。



然而,蒋介石保护冈村宁次的行动却始终没有停止。在1946年4月22日国民政府的军事会议上,何应钦第一次正式在会议上提出:冈村宁次无罪。蒋介石未置可否,表示不能马上宣布冈村宁次无罪,这样很可能引起中共和全国的严重抗议。6月25日,在国防部举行的战犯审理会上,国防部二厅王处长说:国际舆论目前要将各级战犯交国际法庭公审。但若将冈村宁次送回国内,肯定凶多吉少,因而建议将冈村宁次任命为日本军总联络组组长,留驻南京。会上,很多人坚决反对。但是,由于国防部长白崇禧表态支持,会议最终任命冈村宁次为南京联络组组长。


7月1日,遣返200万名日本俘虏和日本移民的工作基本结束。但冈村宁次还是被留了下来,理由是c还要留下不少部队成立一个南京联络小组,以备联络工作之需要。冈村宁次不仅自己留了下来,还暗地通过许多其他渠道为国民党留用和征用了很多日本俘虏和日本移民中高层次的军事技术和其他方面的技术人员。





“立功”





8月8日,中国解放区战犯调查委员会主任委员吴玉章给蒋介石写来一封信,要求逮捕冈村宁次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他在信中附有《冈村宁次在华犯罪事实调查材料》。


蒋介石立即召见何应钦、白崇禧共同商议。蒋介石说“冈村宁次我们是一定要保的。日本投降后,据我们情报机关截获日本大本营作为正式指令发给冈村宁次的密电称:‘此际莫如将红色势力引进中国本土,使之与美方势力发生冲突,引起东亚之混乱,从而日本可坐收渔翁之利。’这封密电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日本大本营要求冈村宁次放手让中共接收日本在华军队、军备,使其实力进一步增强,与我们国民党争夺天下。但是,冈村宁次想方设法拒绝了大本营这一要求,采取了与我们国民政府紧密结成一体、断然对付中共、日军全部向我投降的方针。因而,冈村宁次对我们说来是一个有功之臣,一定要全力保他。”


何应钦听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冈村宁次给他的信。信中冈村宁次表达了很想写篇《消灭共产党军队之战略战术》的文章,献给蒋介石以表达谢忱。



20多天后,冈村宁次将文章写完。文章的核心是:“消灭共产党军队宜早动手,小蛇易打,大蛇难灭,以800万人的雄师对付不足300万人的敌军,全军上下必须牢树猛虎捕羊的必胜信念。”冈村宁次同时还在文章中提出很多消灭共产党军队的具体战术和作战方案。


蒋介石读后连连点头,说“冈村宁次实际上已成了我们的最高军事顾问。我建议,让冈村宁次替我们指挥一次国军与共军的作战,一方面可以完善他的反共战略理论,一方面可以让他立功赎罪。”几天以后,何应钦亲自驱车前往冈村宁次的住所,兴奋地告诉他:“蒋主席决定请你亲自指挥一次我们与共军的作战。我请你指挥即将开始的鲁南战役。倘若这一仗打好了,蒋主席一定会聘你当国军的正式军事顾问。”


于是,历史的奇特一幕在中国发生了:日本侵华头号战犯冈村宁次身穿国民党高级将领制服,佩戴国民党上将胸章和领章,出现在中国鲁南战役的总指挥部。


可是,冈村宁次低估了解放军的力量。在陈毅指挥下,华东野战军运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彻底击败了冈村宁次指挥的全部国民党军队,其主力部队李仙洲所辖之23个旅全部被歼,李仙洲本人也被俘。


冈村宁次惊恐万状。何应钦挖空心思想出了一条保护冈村宁次的妙计。他把责任都推到李仙洲身上,说李仙洲不执行冈村宁次的命令才导致失败,另一方面则虚报按照冈村宁次的部署消灭了多少共军。


冈村宁次就这样又逃过一劫。从此,他便成了蒋介石的正式高级军事顾问。






审判





从此,当国内外知名人士和中外记者问及冈村宁次的情况时,政府发言人便十分狡猾地答复冈村宁次目前仍在华担任联络组组长。当前,遣返俘虏和遣返移民工作尚未结束。何时对其进行拘留审查,委员会正在研究。


冈村宁次的审判问题也一拖再拖。在国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1947年5月蒋介石被迫宣布将冈村宁次交付法庭审判。冈村宁次十分紧张,似乎他的末日就要到来。


白崇禧担心冈村宁次一时想不开而自杀,派人向他转达了中国最高官方的信息和指示:“根据当前的国际局势,你回国十分不安全,建议仍坚持留在中国。为了对付国内外舆论,我们有可能将你移交军事法庭审判。但请放心,这种审判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就这样,蒋介石又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拖了半年。1948年3月19日,冈村宁次被从南京押到上海,准备交付军事法庭审判。国民党政府向外发布新闻称:战犯冈村宁次被囚于上海监狱。其实,他根本未进监狱,却被白崇禧安置在虹口附近一个十分安静的小院里,有专门的厨师、佣人,医师为其服务。


1948年7月7日,其他战犯已经审理完毕。国民党当局碍于舆论压力,不得不对冈村宁次发出传票,责令冈村宁次必须于7月20日上午10时到国防部军事法庭受审。



这次预审完全是走形式。只有—位检察官对冈村宁次提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仅叫、时,便预审完毕。


在舆论压力下,冈村宁次被移押上海战犯监狱,在战犯监狱,冈村宁次可以栽花、种草、娱乐,完全是住在一个世外桃源。


1948年8月14日,军事法庭对冈村宁次进行第二次预审。整个预审竟只用了半个小时!


8月23日,军事法庭对冈村宁次进行首次公开审理。上午9时,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宣布开庭,然后由检察官宣读起诉书,接着对被告人和证人进行法庭调查。12时,法庭宣告休庭。冈村宁次被引入高雅的小餐厅。酒足饭饱之后,“公审”继续进行。检察官宣读罪证后,进入法庭辩论阶段。上海3位颇为著名的律师江一平、杨鹏、钱龙生被聘为冈村宁次的辩护人。他们在辩护中恬不知耻地编造了冈村宁次任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时期采取的所谓大力打击奸商为民供应棉布等“利民”、“爱民”措施,为其大作歌功颂德的辩论,引起会场一片蔑视气愤的耻笑。下午6时30分,庭审宣布结束。


可判决书却迟迟没有下达,半年过去了,仍然杳无音讯。人们到处打听消息。可善良的人们哪里知道:蒋介石和他的高级幕僚正在背后紧锣密鼓地为冈村宁次做着各种手脚,以争取最为宽大之处理。





结局





即将召开战犯处理委员会会议前夜,蒋介石召见了汤恩伯,要求他出面搭救冈村宁次。汤恩伯一口应允。在随后的战犯处理委员会会议上,虽然行政院和司法部的代表认为冈村宁次应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汤恩伯却带着从蒋介石那儿得到的“尚方宝剑”,毫无顾忌地为冈村宁次辩护。他说:“我军缺乏总揽全局之帅才。为了挽回东北、华北战场之败局,冈村宁次正好为我所用。我建议宣判冈村宁次无罪。”与会人员都知道:汤恩伯这番话是有来头的,谁也不敢反驳。


何应钦抓住时机说:“纵观大局,权衡利弊,我赞同汤恩伯司令官之意见。但是……”顿了顿,他接着说:“不可立即宣判冈村宁次无罪,可以徐图善策,以待时机。而且此事一定要放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全部工作结束之后。”


最后,会议通过决议,同意宣判冈村宁次无罪,时间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撤销之后。


会议决议由何应钦、汤恩伯亲自呈送到蒋介石那里。蒋介石十分满意。


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得知这一消息后左右为难:作为军事法庭庭长,若果真遵照蒋介石的旨意,判冈村宁次无罪,无论从法律上、道义上、舆论上都说不过去,自己肯定会受到子孙万代的唾骂:若不判冈村宁次无罪,心狠手辣的蒋介石岂能轻饶于他?


思来想去,他决心来个“金蝉脱壳”,请求调离工作。最终,他的上司带来了他的委任状。他被升任为国防部检察局处长。随同委托状接过来的还有一个蒋介石的手谕:“国防部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将军:根据司令官汤恩伯将军呈请,拟将冈村宁次宣判无罪,应予照准。蒋中正。”



石美瑜哪敢违背蒋介石的密令。他硬着头皮违心地写了一份全力为冈村宁次开脱罪责的判决书。1949年1月26日,国防部军事法庭对冈村宁次进行第二次公开审理。为了避免与群众发生冲突,这次所谓“公审”日期对外严格保密。因此群众和社会各界人士都被蒙在鼓里,但有些消息特别灵通的记者还是从各种渠道探听到了这个重要消息,因而仍有20多位新闻记者参加了这次不是公审的“公审’。


“公审”会上,石美瑜宣读了经蒋介石亲自批准的冈村宁次无罪的判决书。审判厅的新闻记者立刻大哗,个个义愤填膺。有的记者举着拳头高呼:“可耻!”有的记者舞着手中的速记本,愤怒地喊着:“石美瑜比汉奸还可耻!石美瑜你和冈村宁次是一丘之貉!”石美瑜吓得脸色苍白,马上宣布退庭,匆匆躲进休息室。


冈村宁次被宣判无罪,随后逃往日本。全国乃至全世界舆论大哗。抗议电报从全国、全世界各地雪片似的飞向南京。


中国共产党就此重大事件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强烈谴责对冈村宁次的无罪判决,要求从日本引渡冈村宁次,重新进行审判,并以此作为维护国内和平的重要条件之一。


其时,解放战争节节胜利,蒋介石宣布下野,李宗仁代理总统。李宗仁收到中国共产党措词严厉的抗议电报后,权衡再三,最后考虑到为使国共之和谈成功,遂下令重新逮捕冈村宁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