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与思考 猪肉迷离 猪肉迷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79/

猪年,所有国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伴随我们民族走过数千年历史,虽早已视而不见,却又至关重要的一种食物--猪肉。

猪年的猪肉迷离

猪,自古与牛羊一起并称为世界三大家畜。几千年来,猪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抚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类的成长,可自古及今,人类却常常把猪遗忘在角落……

在四大文明古国中,古巴比伦和古埃及都以羊为主要家畜。这是因为中东地区气候炎热干燥,且多为沙漠,适合牧羊却不利于猪的生长,因而猪的传染病很多并被视为“不洁和厌恶之物”,这也导致穆罕默德创立***教时规定穆斯林禁止吃猪肉;而在古印度,牛的地位则达到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步,直到今天印度依然处处可见“敬牛”传统,印度人因为崇拜牛而禁止吃牛肉,这和***教因为厌恶猪而禁止吃猪肉可谓有着天壤之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进入了科技昌明的现代社会,猪依然没能获得科学的亲睐。猪肉脂肪含量高,胆固醇含量高,营养价值低……这些帽子纷纷扣在猪肉头上……

虽然全世界都对猪肉没有好印象,却偏偏有一群东方人几千年前来都对猪肉偏爱有加。

然而在2007年这个百年一遇的“金猪年”里,普通的猪肉突然变得“金贵”起来,价格像坐了火箭似的飞一般地涨了上去,而且一涨再涨,望不到尽头。国人看待猪肉的眼神由欢喜变成了无奈甚至恐惧……

再过几个月盘点大陆2007年十大流行词汇的时候,有两大“牛市”定会成为最热门的候选词汇--股市的大牛市在2006年就已初见端倪,而猪肉价格的“大牛市”则好似一阵疾风骤雨突如其来。

2007年4月前后,伴随着股市的连日暴涨,各地市场的猪肉价格也从春节前后的小幅上扬骤变为大幅飙升,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猪肉涨价风潮由点及面,迅速铺开,全国各地的猪肉价格先后上浮超过30%,由于猪肉占大陆肉类消费量的65%左右,牵一发而动全身,因而在猪肉价格强势上攻的带动下,牛肉、鸡肉、鸭肉等其他肉禽类食品的价格也随之不同程度的抬升,而食品在大陆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中的权重又高达34%,从而导致3、4两月CPI指数纷纷突破了3%的警戒线。

当人们还没回过神时,5月的猪肉价格却继续和股市一起高歌猛进--沪指突破4000点大关的同时,上海等部分大城市的猪肉(精瘦肉)价格也突破了10元/斤的心理关口。一方面,不满和抵触情绪在城市居民中迅速蔓延,另一方面,肉价的快速上涨也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一系列农业紧急补助措施迅速出台。然而当上调印花税政策的出台对股市产生了立竿见影的降温效果时,国家对猪肉市场的宏观调控却犹如杯水车薪,对已经失控的肉价上涨起不到明显的制约作用--各地肉价经过了6月中上旬短暂的小幅平稳回落后,6月下旬再创新高,到了6月底,全国猪肉平均价格已经从去年同期的5元/500克上涨到了11元,进而直接带动6月CPI指数攀上了令人乍舌的4.4%!

进入盛夏高温季节,向来是猪肉销售的淡季,然而城市居民日思夜盼的肉价回落预期不但再次落空,肉价反而进一步上涨,到了8月,猪肉平均攀上了15元/500克的史无前例的新高地,同比上涨150%!

***近几个月已经几次三番就猪肉涨价发布重要指示,而街头巷尾的招呼声也从熟悉的“饭吃了没”变成了“今天猪肉多少钱一斤”,而且猪肉涨价还引发了盗窃、凶杀、抢购、白领辞职养猪等等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社会问题,可为什么一块小小猪肉的涨价会引起自上而下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呢?

在全世界都将猪遗弃的时候,中国人却慢慢地和猪之间形成了一种“不离不弃”、“相依为命”的深厚情感,这种情感发展到今天便形成了中国人独特的“猪肉情结”。

这其实还是地理环境决定的。在原始社会,人们的狩猎和捕捞活动往往就在居住地周围进行,周围有什么动物就捕食什么动物。在当时的中国北方,野猪是数量较多、分布较广的一种动物,因而中国的先民最早就开始了对野猪的狩猎。随着原始农业的发展,中国先民逐渐在黄河中下游的肥沃土地上定居并种植农作物,由于无法继续游牧狩猎,他们只能把捕捞到的野猪控制起来,并人工喂食和繁殖,演变成了今天的家猪。随后,人类又逐渐驯服了牛、羊、马等其他野生生物,可在饲养过程中,中国人发现还是猪最容易饲养,因为猪和中国人的食物链紧密相连,无论是人们吃剩下的泔脚还是谷物褪下的表壳都来者不拒。而牛、羊等动物则需要放牧吃草维生,可黄河和长江流域缺乏内蒙新疆那般“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辽阔草原,难以大规模繁殖,因此性温驯、易饲养、繁殖快、适应力强的猪就成为了中国人最重要的家畜。

“猪肉情结”并不只反映在中国人的饮食上,更渗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进一步形成了中国独特的猪肉文化。

《尔雅 释兽》有云:“彘,猪也。其子曰豚。”猪最先在中国的地位从以象形文字著称的汉字中就可见一斑:“家”就是在宝盖头(屋子)下养了个“豕”(猪),正所谓“无猪不成家”。旧时农村取媳妇,男方家中养猪的多少,也成了能否获得女方芳心的重要爱情指标。人活着离不开猪,死后一样要有猪相伴--“冢”(坟墓)便是秃宝盖(阴间的屋子)下养了一个“豕”(猪)。可见在中国人看来,就算到了阴间,家里没几头猪撑场面,这日子也是过不安稳的。也难怪猪能荣登中国古代祭祀三牲之首的宝座了。

从此以后,历朝历代,无数文人墨客、社会名流都对猪肉偏爱有加,制造了一出出“人猪情未了”的千古佳话。从千古书圣王羲之的“右军扣肉”,到文坛才子苏东坡的“东坡肉”,从风流人物毛泽东的“多吃猪肉无害论”到漫画顽童丁聪的新版“竹肉论”……

由此可见,对中国人来说,猪肉早已不仅仅是一种食物那么简单,而是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早已融入了中华文化的骨髓,形影不离,难舍难分。

由于猪肉早已不仅是一块肉,因而猪肉的涨价便成了关系到民生之本、文化之根的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事件。在对猪肉涨价怨声载道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国家人口控制得好好的,怎么肉却开始缺了呢?养猪的人都哪里去了?为什么会毫无先兆突然涨价而且涨得这么厉害呢?

尽管政府部门、各大媒体、业内人士甚至普通民众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但记者以为,猪肉今日的高价绝非一两个表面原因促成的,其背后蕴藏着更为隐蔽的成因。

说起猪肉涨价的原因,无论是官方表态还是媒体分析,几乎无一例外地把矛头指向了饲料价格的上涨。

近年来世界经济持续向好,面对石油的需求持续上升使得国际原油价格持续攀升,对成品油市场的大幅涨价,石油的主要替代品--工业植物油(乙醇)越来越被重用,因而全世界最大的两个农业国美国和巴西相继加大了提炼乙醇的幅度,使其主要农产品玉米从生猪饲料盆逐渐流向那些炼制乙醇的工厂,进而导致玉米需求量激增,使国际玉米价格一涨再涨。以全球最大的玉米生产和出口国美国为例,芝家哥期货交易所(CBOT)今年7月的玉米期货价格同比上涨了40%以上。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中国大陆也不得不进口大量的玉米、豆粕以弥补因大陆玉米种植无法满足饲料需求而造成的供应缺口,一方面玉米进口价格快速上涨,另一方面在东北等重工业基地同样也有大型的乙醇生产企业,玉米大量流入工业企业则进一步加大了饲料的成本压力。资料显示,自2004年以来,由于饲料价格持续上涨,大陆猪粮比长期低于5.5:1的盈亏平衡点,也就是说从饲料成本角度看,大陆猪农这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特别是2007年以来,饲料价格同比上涨近25%,而饲料成本又是养猪成本中最主要的支出,饲料涨价也成了猪肉涨价最显而易见的原因了。

Tips:猪粮比

在生猪生产过程中,饲料成本占养猪成本的60%以上, 而猪的饲料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粮食。因此,粮食的产量和价格直接影响生猪生产的数量和价格。生猪生产的实践表明,猪价与粮价之间存在一种必然的、相互适应的规律,即“猪粮比价规律”。合乎这一规律,就可以实现产销的宽松平衡,否则就必然出现产大于销或产不足销的被动局面。猪粮比越高,说明养殖利润情况越好,反之,则亏损越严重。

除了饲料涨价这一直接原因外,许多自然原因和人为原因也直接或间接地为肉价飞天提供了强有力的“助推器”。

洪涝灾害频发。今年夏天大陆部分地区洪涝灾害频发,造成房屋被毁,道路中断。许多灾区农民养的猪直接被洪水冲走,有的农民为了减少损失而让猪提前出栏,很小就给卖了,这直接影响了生猪的供应量。更严重的是,洪水造成产销区之间的交通中断,给生猪和猪肉的区域调剂造成巨大困难,尤其是广州等部分猪肉高消耗地区由于缺乏外省市猪肉供应。

零星成本提升。除了饲料涨价因素,生猪养殖的其他零星成本也不断提升,比如兽药投入需40~50元/头,比去年上涨了近20元;人工和环保费用也大幅上扬;最让养猪户头苦恼的是,养猪要交的税也在增加,一位湖南养猪户表示,一头猪从刚一出生到送去屠宰,这一路上前后交纳费税超过了100元,而一般一头成年肉猪的收购价也才1000元上下,苛税之重,可想而知。这些成本的提升连同饲料涨价一起把生猪饲养整体成本抬高了将近30%。

优秀种猪缺失。在遇到全国性猪荒的时候,如果有大量的母猪存栏、特别是大量优秀种猪存栏的话,生猪数量就能有较快的回升。然而由于2006年猪肉价格大幅下跌,严重挫伤养猪户的养殖积极性,许多人选择宰杀种猪,放弃养猪,从而导致现在全国各地都缺乏品种优秀的种猪。然而猪出生后要经过半年到一年的生长才可以配种,优秀种猪的缺失使大陆难以实现猪肉的紧急扩大再生产。

社会需求增长。随着大陆内地居民生活水平的逐年提高,对猪肉的需求量也逐年上升,尤其是2007年春节期间,为了满足节日市场需求,大量肉猪提前出栏,造成猪肉“透支消费”严重,这也为4月以来的“猪荒”埋下了伏笔。

运输成本增长。同样受到国际油价上涨的影响,大陆汽油价格随之增长,进而带动了汽车运输成本的提高,另外今年夏季大陆许多地区的持续高温也对猪肉运输过程中的冷冻条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间接提高了猪肉的运输成本。

媒体火上浇油,市场趁机哄抬。猪肉价格最初只是在少部分地区偷偷摸摸的小幅上涨,然而在媒体的不断曝光和反复信息轰炸下,给买猪的和卖猪的都传递了“全国到处都在涨价”、“肉价不涨才怪”的心理暗示,此后肉价上涨迅速呈现“星火燎原”之势,全国各大中城市争先恐后光明正大地扯起了涨价大旗。然而大陆地域广阔,地区间市场差异巨大,而猪肉在某个特定地区的价格受到运输成本、储藏成本、气候环境、当地消费水平和供求关系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可由于媒体关于猪肉涨价的疯狂报道,使得成本压力并不显著、疫情并不严重的的部分地区的养猪户故意不让成年肉猪出栏,等待肉价进一步上涨后再伺机卖出,而更多的肉贩也跟风炒作,故意囤积猪肉,不予批发销售,从而人为制造市场猪肉严重短缺的现象,乘机进一步抬高肉价。

无论是饲料涨价的直接原因,还是其他诱发原因,都是受到市场经济自身的价值规律调节机制的作用或者是季节性气候灾害的影响而产生的,两种原因都具有很强的时效性和波动性,一段时间内的周期性价格波动并不会对整个养猪行业造成难以挽救的致命伤害。然而有一种恶魔却比“通货膨胀”还要可恶,比“滔天洪魔”还要恐怖,那便是家畜的传染病。

继宰牛千万的“疯牛病”和杀鸡无数的“禽流感”之后,2007年,又一种新的可怕传染病向猪袭来……

从去年9月份开始,在大陆部分地区监测到了一种从未遇过的疫情。今年1月份,大陆农业部确定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正式命名为“高致病性猪蓝耳病”,民间俗称“猪高热病”。

当大陆猪肉正受到猪蓝耳病的袭击时,台湾猪肉也受到了瘦肉精的困扰,并且和美国闹出了一场不小的贸易争端。从而引发了与大陆猪肉不同的两处伤疤。

近日台湾“卫生署”公布在一批美国进口猪肉中查出含有残留瘦肉精成分,导致这批猪肉遭到退运。但随后美国要求台湾对猪肉全面检验,若验出自产猪肉也残留瘦肉精,就应该允许美国猪肉进口。在美方压力下,台“卫生署”随即函文各县市卫生局全面抽检自产猪肉,并在7月29日查出本地产猪肉疑似含有“瘦肉精”成份。然而这一举动却引起了台湾猪农们的强烈不满--难道查出1%的本地猪肉含有瘦肉精,就能允许100%含有瘦肉精的美国猪肉堂而皇之地进入台湾吗?于是7月30日,台湾养猪协会动员七千人走上街头,反对台湾当局允许含有瘦肉精的美国猪肉肉品进入岛内市场。

早在年初,就有台湾媒体连日揭露有不法业者大量贩卖不卫生、不安全的毙死猪肉,台“环保署”官员估计,每年至少有2600吨毙死猪肉流入市场,这些新闻已经引起岛内消费者的恐慌,猪肉销量急剧下滑,养猪户损失惨重。可谁知祸不单行,此次“瘦肉精事件”的爆发等于给本已摇摇欲坠的台湾猪肉市场雪上加霜,公众对猪肉安全的信心降到了谷底。

大陆的猪蓝耳病疫情对养猪业造成巨大伤害而对人体健康无害,因而造成市场供不应求,肉价猛涨的局面;而台湾情况则恰好相反,毙死猪肉和含瘦肉精成分的猪肉流入市场对猪本身没有伤害却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人人闻“猪”色变,因而造成市场供大于求,肉价下跌的局面。7月份台湾的猪肉价格已经下跌到了77元新台币/台斤(1元人民币≈4.2元新台币,1台斤=1.2市斤),换算成大陆物价相当于15元人民币/斤,单从数字上看似乎和猛涨后的大陆肉价差不多,但如果考虑到台湾民众的收入水平和购买力远高于大陆水平而经过加权计算的话,则台湾的价格相当于大陆的4元/斤!

猪蓝耳病和瘦肉精虽然是两种疾病,两处“伤口”,但给两岸造成的“痛楚”却是一样的,大陆猪农血本无归,叫苦连天;台湾猪农同样损失惨重,怨声载道,大陆民众想吃猪肉吃不起,台湾民众想吃猪肉却又不敢吃。真可谓两岸猪肉本无异,两处伤疤,一种痛楚。

从市场经济的本质来看,人们的生产行为都是为追逐利润而生的。通过逆向思维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逻辑:肉价上涨是因为猪肉少了,猪肉少了是因为生猪少了,生猪少了是因为养猪的人少了,养猪的人少了是因为养猪不赚钱,而养猪不赚钱是因为最迫切需要保护其利益的养猪户在产品定价中几乎没有任何主导权和发言权。

他们不但承担了主要的上涨成本和疫情损失,全部的市场波动风险也会通过层层转接最终落到他们的头上,与此同时他们又得不到政策上的扶植和补偿,因此从猪肉生产到销售的整条产业链的不合理格局是猪肉涨价的根本原因。无论是玉米涨价还是大豆涨价,也不管是猪蓝耳病还是口蹄疫,只要不合理的产业链继续存在,养猪户利益得不到保证,猪肉涨价问题就得不到根本解决。

以猪肉涨价为契机,三农问题和食品安全问题这两大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再次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促使政府不得不痛下决心,大力推进肉类食品产业链的变革。事实上,这一变革需求也已经引起了管理层的关注,因为享用安全、健康的肉类食品是消费者享有的基本权利,提高种植和养殖农户的收入水平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核心。***总理反复强调不仅要让养殖户享受涨价的最大好处,更要特别提防伪劣产品乘势而上,最近台湾的“瘦肉精事件”无疑给大陆敲响了警钟,纵然“有肉吃不起”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有肉不敢吃”则会激起全社会的信任危机和民愤。在此背景下,从2003年禽流感的爆发到2007年猪蓝耳病的流行,大陆政府连续4个“一号文件”的出台成为推动肉类食品产业链变革的最重要外力。最低收购价政策、母猪保险制度、产业链垂直一体化整合等一系列措施相继出台,尤其是今年的猪肉涨价促使大陆肉类食品产业链开始了一场大变革,并体现出四个鲜明的特征:首先,终端产品质量显著改善,优质产品和品牌产品占有份额大幅度提升,终端消费品按质论价;其次,流通领域占有产业链利润比例显著降低,养殖户享有更多的市场供需信息,在交易中的定价权显著上升;第三,由于定价权上升,养殖户基本不再承担终端产品价格波动的风险,收入显著提升;最后,出现若干家市场份额显著领先、产业链垂直一体化整合取得明显效果的龙头企业。

通过以上抽丝剥茧的层层分析,我们发现猪肉涨价绝非偶尔,而猪肉价格的回落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近日国家发改委、农业部、商务部三部委在分析当前生猪供需形势时的联合表态也无奈地认为今年下半年猪肉价格还要上涨,供应偏紧状况预计要到明年春天才有可能缓解。

猪肉涨价不仅影响到了老百姓的餐桌,还牵涉到了三农问题和食品安全问题,然而猪肉涨价后还可能会引起更严重的问题。

猪的全身都是宝,除了猪肝猪肾这些众所皆知的宝贝外,猪的身上还有两个具有国防战略意义的宝贝。

其一是毫不起眼的猪鬃;其二就是人们早就习以为常、视而不见的猪肉。

Tips 猪鬃

猪鬃主要指猪脊背部长而硬的鬃毛,在军事工业中,从油漆兵舰、飞机和各种军用车辆到清刷机枪、大炮的枪管、炮筒,一样也离不开猪鬃。二战期间,美国政府就把猪鬃列入了战略物资A类,价值与军火相当。而全世界惟有中国猪鬃产量大、质量高,当时全世界供给量每年约6000吨左右,中国即占75%以上。抗战期间,中国急需大量的军火,可外汇又紧缺,中国政府依靠出口猪鬃,换回了大量苏联和英美等国援华军火物资。

近日新闻里时常出现这样的报道: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大陆政府将动用国家战略储备肉缓解猪肉供求矛盾。许多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猪肉也是国家战略储备物资。

由于猪肉是东方人最主要的肉食产品,其对中国具有极为重要的食用价值,因而也就具有了战略储备意义,战时可发放给军民食用,平时则作为应对突发事件、平抑肉价波动的重要手段。国家通过局部收储和市场投放,达到维护社会稳定的效果。

Tips:国家战略储备肉

对国计民生和国防具有重要作用的物质资料都称为国家战略物资,国家需要在和平时期大量储备,从而在战争时期迅速调配使用。主要包括工业产品、农产品和矿产品。按加工深度,可分为原料、材料、半成品和制成品。最重要的有国家储备粮、国家储备煤和国家储备石油等。

国家储备肉分中央储备和地方储备两部分。根据大陆《全国生活必需品市场供应应急预案》的规定,商务部负责中央储备肉的行政管理,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商务主管部门支持和配合中央储备肉管理工作,择优推荐中央储备肉代储企业、储存库、活畜储备基地场和加工企业。华商储备商品管理中心受商务部委托负责中央储备肉入库、在库、出库的日常管理和具体操作。

大陆中央储备肉(主要是活体储备)以4个月为一储备周期,即4个月完成一次轮换。储备肉包括活猪和冻肉,但这些活猪和冻肉并非常期在一地养殖或冰冻,而是不停地流动更替,保证肉质新鲜,但在储备数量上有一定要求。

然而自从今年5月国家宣布即将动用战略储备肉以来,肉价依然高歌猛进,以致部分民众对闻所未闻的“战略储备肉”一说产生质疑,认为是政府为了安抚民心而无中生有故意捏造的,然而根据上文我们可知,肉价上涨成因复杂,绝非短时间内投入部分战略储备肉就能迅速解决,更重要的是,国家战略储备肉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国防战略,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台海局势仍不明朗,国际局势依然动荡的大背景下,国家战略物资岂可轻易动用?然而猪肉涨价却迫使国家不得不动用战略储备肉来缓解社会压力,这无形之中等于给国家战略安全造成了威胁,此言绝非危言耸听。

如果说猪肉涨价威胁到了国家战略安全还属于“远虑”,那么由猪肉引起的连锁涨价反应则可以说是威胁民生的“近忧”。

今年上半年的涨价潮还是猪肉一支独秀,可7月以来,越来越多的农副产品加入了这一行列:牛肉、鸡肉、鸡蛋、肯德基、方便面、豆制品、大米、中式快餐、食用油、酱油、牛奶……一连串的食品好似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追随猪肉扛起了涨价大旗,于是人们开始惊慌:难道猪肉涨价不是一个单独现象而是通胀时代来临的先兆?

我们不得而知,我们拭目以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