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与思考 普洱推手 普洱推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79/


泡沫吹到了极限,总有会破的一天。今年5月以后,普洱茶价格突然悬崖一跳,缩水50%。与价格最高的3月相比,超过300亿的资金一夜间蒸发,而将大量资金投入茶市的散户被严重套牢,顷刻间将陷入倾家荡产的绝境!一时间,一路高涨的普洱茶「崩盘」之说四起。

普洱茶的两岸推手

普洱茶 ,多年来一直默默无闻。有人指出,普洱茶本姓「普」,普通的普。然而,转瞬之间,竟黄袍加身,成了贵族才能享用的奢侈品。甚至是今年3月份一个月,价格就翻了十倍八倍。一时之间,「一刻普洱一克金」,“炒茶”之市俨然形成。在众多“炒家”眼里,普洱已经不再是茶,它具有了金融属性,茶市成了股市的难兄难弟。

第一波推手

据了解,最早踏足云南普洱茶产区的是台湾人黄传芳,那时是1999年。目前他已出品一种名叫「传芳普洱」的茶品。据黄传芳回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有香港人将自己收藏的一批老普洱茶运至台湾,自此引发了台湾的普洱茶热。当时台湾《工商时报》曾报导,全国20-50年的老茶有七成被收入台湾藏家之手。

知名台湾茶人石昆牧写道:「1999-2000年是台湾普洱茶的最盛期,但台湾普洱茶之盛是稼植在所谓减肥与保健功效,脱离本身的品饮价值,市场畸形发展,到2001年导致台湾市场崩盘。」

因过度炒作而形成的普洱茶泡沫始作俑者,正是那些大多来自台港地区省外茶商。

曾有记者对此进行采访,在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台湾茶商透露,某次成功拍卖的天价普洱茶,茶品提供者和购买者都是他本人,只是在交易中的每个环节都是委托朋友代劳而已。

接下来,普洱热就开始向大陆转移,普洱茶的特殊功能和收藏价值被大力宣传,普洱茶的价格开始一路高涨。

第二波推手——云南政府力推「普洱热」

2002年后,台湾茶人来到在思茅等普洱茶产区宣讲普洱茶文化,逐渐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欢迎。云南深山中的普洱茶终于摆脱“平民相”,地方政府开始将其视若珍宝。「政府搭台,经济唱戏」,是中国地方政府多年来通用手法。

今年以来,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活动。

4月7日,在普洱市(原思茅市)举行思茅市更名普洱市庆典、第八届中国普洱茶节、第二届全球普洱茶嘉年华会、第二届云南省普洱茶交易会。

4月12日,首届中国普洱茶战略联盟论坛峰会在西双版纳州召开。

4月20日,中国临沧首届茶文化博览会、茶之源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临沧举行。

事实上,从2004年以来,此类会议在云南省内外举行了不下十余种。

2005年和2006年,先后有马帮分别前往西藏和北京行动。今年4月,三件故宫馆藏的“百年贡茶”和歌德堡号沈船茶样,被高调迎回西双版纳。

第三波推手——媒体

媒体对于这场「炒茶」运动的报导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将普洱茶的「疯狂」以及有关它的「神话」放大到了极致。

从对马帮声势浩大的进京再现「茶马古道韵味」的报导,到关于100克「宫廷普洱茶」拍出16万天价的报导。此后,各色马帮行动和普洱茶拍卖会层出不穷,各大媒体的各色报导当然也是层出不穷。

当今年年初,被誉为「茶祖」的百年宫廷普洱荣归普洱故里,又少不了各大媒体的竞相吹捧,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无一不对此大做文章。

媒体的报导,帮助炒家让普洱茶高潮迭起。

媒体炒作盘点

2007年新年伊始,「普洱热」再度刮起,包括权威的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多家媒体纷纷报导“普洱茶现象”。一时间,普洱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蔓延开来。众多媒体对于「普洱热」现象纷纷冠以」「疯狂」二字来形容,普洱茶俨然被「妖魔化」了!

2007年1月8日、1月10日两天,央视二套《中国财经报导》栏目相继播出《疯狂的普洱茶》(上、下),立即在全国茶行业引起不小的震动。之后央视十套又在1月17日播出《能喝的古董》。更早的时候,在2006年10月,央视《东方时空》栏目就曾播出系列报导《普洱茶的故事》上下集。作为国内最权威的媒体,央视都报导了,其它各大媒体岂有不跟风之理?

记者在网上搜索「普洱茶」三个字,显示的相关信息有成千上万条。记者选取了北京、上海、广州、厦门和云南等地共十家媒体,对其关于普洱茶的报导作了一下不完全统计。

2007年1月1日至7月31日媒体对普洱茶的报导

机构名称 下属机构 报导数量 文字总量

北青报业 北京青年报 26篇 不少于26000字

中青报业 中国青年报 约40篇 不少于40000字

北京日报集团 北京日报、北京晚报、北京晨报等9家报纸 约55篇 不少于55000字

新京报业 新京报 6篇 不少于6000字

广州日报报业 广州日报 48篇 不少于48000字

解放网 解放日报、新闻晨报、新闻午报、新闻晚报、时代报、申江服务导报等13家报纸 58篇 不少于58000字

文新传媒 东方早报 12篇 不少于12000字

云南日报网 云南日报、春城晚报 约650篇 不少于650000字

厦门网 厦门商报 14篇 不少于14000字

厦门网 厦门晚报 8篇 不少于8000字


按照一位传媒资深记者对行业内潜规则的讲法,一篇500字的新闻报导通常能够收到发布方的「稿酬」300元。这样算来,仅这十家媒体对于普洱茶的报导所花去的版面资源大约就在275100元左右。

媒体=炒茶者的「帮凶」?

「普洱茶这个之前只是养在云南深山之中小家碧玉,在宣传的作用下,一下子走进了大众视野,成了闪烁霓虹灯下的明星。」

——《决策》杂志

据了解,在中国内地「普洱茶」的「疯狂」历程始于去年下半年。

在茶行业里流传着一个有名的故事:2004年年底,上海一位普通退休老人,花了10万元收购了约7吨的猛海普洱,仅过了两年,这些普洱茶的市值就超过了100万元,整整涨了10倍之多。于是普洱茶的「神话说」开始广为传播。其中当然少不了媒体的传播。在各大媒体纷纷跟风报导之下,「普洱热」愈演愈烈,巅峰时,常常是一天一个价,价格浮动之快令人咋舌,而这也正中炒茶者的下怀,媒体在无形之中扮演了炒茶者的「帮凶」这一角色。

媒体对于普洱茶的报导呈现了一种「羊群效应」,而领头羊之一就是最权威的央视。今年一月央视的名为《疯狂的普洱茶》的报导,令「普洱热」再度升温。央视以其一贯的姿态和口吻,作了典型的「央视特色」的报导。这个中国第一大媒体将「普市」以「疯狂」二字来形容。然而,纵观整个报导,央视对于普市火爆场面的采访和报导仅仅停留在看客的层面,其发言也平平无奇,谈不上什么高度和深度,但不容忽视的一点是,央视的参与,将普洱茶的「疯狂」进一步扩大化了,甚至于起到了一定的标杆作用。

继而,各大媒体又开始对普洱茶的「疯狂」广而告知。广州的《信息时报》刊出《存钱不如存普洱 茶叶价飙升千万大军疯炒》为题的报导;《郑州晚报》:《炒普洱茶就像炒股票》;金羊网:《普洱热潮「狂卷」大江南北》;《中国青年报》:《普洱茶价格疯长 摘茶如摘人民币》;《北京晨报》:《普洱茶缘何如此「疯狂」》、《千万大军疯炒普洱茶》……

很明显,媒体对于普洱茶的报导不约而同地突出了一个「狂」字。普洱泡沫越吹越大,一切都似乎失去了理性,于是众人惊呼「茶疯了」!

泡沫吹到了极限,总有会破的一天。今年5月以后,普洱茶价格突然悬崖一跳,缩水50%。与价格最高的3月相比,超过300亿的资金一夜间蒸发,而将大量资金投入茶市的散户被严重套牢,顷刻间将陷入倾家荡产的绝境!一时间,一路高涨的普洱茶「崩盘」之说四起。

2007年6月16日,中央电视台二套又隆重推出了《普洱茶泡沫破了》的报导。该报导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茶市受挫,茶商低迷,谣言四起,普市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质疑者有之,扼腕者有之,批评者有之,赞美者有之,有人说:「普洱茶真是让中央电视台弄得『疯狂』了。」

真的是「茶疯了」吗?回眸历史,类似的疯狂已不是第一次,我们似乎已惯于将某个人或某件事哄抬到离谱的程度,然后看着它轰然倒地,袖手旁观。而这幕后的哄抬者之一,往往都有我们的媒体。纵观整个「炒茶」过程,媒体在资本大佬的授意之下,无疑是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茶没疯,是「人疯」了!作为社会第四种力量的媒体也「疯了」!也许是出于追求收视率和销量的目的,媒体更在乎的是夺人眼球,「注意力经济」是媒体从业者们最关心的。媒体和炒茶者默契地达成了共识,配合得恰到好处,于是,「普洱狂潮」阵阵迭起。有着无冕之王称号的记者们在资本大佬面前一时失去了理智,为普洱茶市场作起了软文宣传。

在利益驱使下,许多媒体就不惜浪费宝贵的版面资源,为普洱之疯发表软文。而这些版面资源的灭失的最终承担者是谁呢?答案很清楚:广大的民众。

如此百般炒作之下,普洱茶早已不是简简单单的茶了,它已经不再是能让人静心净气的茶饮,而沦为了利益驱动之下的金融工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