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布罗缺口钢铁的碰撞——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首次坦克大会战

1940年5月9日21时,密语“但泽”响编德军各部队,随即,德国部队以排山倒海之势由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等国家涌入,在轰炸机和装甲部队的协同下向法国发动了“黄色方案”。其中装甲兵所向披靡,一直前突到达掩护着比利时詹布罗缺口的地贺勒蒙——羽依一带,战场范围北起大奥贺河,中央有一条名叫汉努特的小村,而一条小河杰特河横贯小村。地形大致平坦,虽然有些少起伏,极其适宜装甲部队的运用。前来增援的法国骑兵军于11日中午进抵贺勒蒙——羽依一线布防:第2轻机械化师位于汉努特——羽依一线,第3轻机械化师则位于贺勒蒙到汉努特一线;德国装甲部队向两师防线的中央攻击前进,一场恶战随即展开!


12日上午8:00,德国空军第Ⅷ航空军斯图加特式俯冲轰炸机群向法军阵地展开猛烈轰炸,装4师35团随即向前运动,搜寻出法军防线的薄弱之处。一名法军军官形容道“……一个整师的战车在3公里以外集结……,这个庞大的战车集团真是一幅叫人难忘的景象,尤其是透过望远镜中看过去更是格外可怕!”(西方战役时期的德国装甲师约拥有270——340辆战车)在这天,德军先于汉努特西南的格贺恩村进行突破,但遭到法军战车的猛烈抵抗后急速后退。傍晚,战车35团恢复对汉努特西面的第斯内村进行攻击,这里有法军2个骑兵中队和炮兵的密集炮火的反击,德军无功而返。至入黑,两军战斗呈胶着状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詹布罗缺口与汉努特战车会战5月13日——14日

这天的战斗中,战车35团第5连队共击毁法军8辆哈曲奇斯战车,大多数是连长奥勒少尉利用Ⅲ号座车的3.7cm 炮创下的战果。当时,奥勒少尉的Ⅲ号座车从开阔地接近隐蔽在树林内的3辆法军战车,直至双方距离接近80——100米时,法军战车居然毫无动静,于是奥勒少尉首先开火,将其击毁。相对于视界相当不好的法军战车,德军战车成员却能够经常保持顶盖打开,而获得良好的视界,得以确认目标,抢先开火。其次是法国战车钝重的特性,令到他们那转向装置过慢的炮塔无法跟上快速运动的德军Ⅱ号战车开炮,从而丧失攻击的机会。但德国人发现,法国战车的装甲是如此厚且坚固,甚至连Ⅲ号战车的3.7cm炮在100米距离射击时,只要以稍偏离90度夹角击中法军战车,炮弹就会弹开!一个明显的例子:当日傍晚,35团团长艾贝尔巴哈上校遭遇3辆法军战车,法军当即在近距离内击毁了他的座车,副团长及另外一辆Ⅱ号战车的2cm炮立即加入反击行列,但法军战车虽然命中数发炮弹,仍然可以从容逃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国机械化骑兵的两种主力战车索米亚S-35(左)和哈曲奇斯H-35/39战车(右)



12日战况以法军成功阻止德军的进攻而告终,同时装4师战车36团及装3师到达战场,准备与装4师一齐于第二天发动决定性攻势。5月13日上午11:30分,德国斯图卡特轰炸机群突然出现在法军阵地的上空,以雷霆之势,对法军阵地进行精确的反复轰炸;同时地面炮兵部队亦同时发起大规模的炮击,时间持续了整整1小时!12时45分,德国装甲部队以已经集结好以攻击阵形排山倒海第向法军阵地压去,紧随其后的是摩托化步兵。当战车行进到汉努特村后方中线上的梅贺德罗普村时,立刻遭到法军战车的强烈抵抗。德军Ⅲ号、Ⅳ号战车边打边进,在双方交战600米的距离上猛烈交火。虽然若干7.5cm炮炮弹直接命中法军战车正面装甲,但立刻像网球般弹开!同时法军战车攻击德军随后跟进的步兵部队,使得双方战车在更近距离内接战!被击中的战车起火燃烧,人员及车辆残骸编布地上。法军战车随时以小群小群的战斗组出现在德军战车的后方,迫使德军不得不随时转移注意力应付。

经过大量的弹药消耗及战车成员的疲惫不堪,德军已无法进一步扩大战果。入黑之后,弹药补给已经运到,于是德军重新发动新一轮的攻势。此时,装4师已经进抵汉努特村以西16公里的哈米里耶村,宣告法军地贺勒蒙—羽依防线被突破。从北部进攻的装3师也在付出巨大的代价后到达目的地。法国骑兵虽英勇奋战,仍然未能扭转大势。在两天的战斗中,德军第ⅩⅥ军的装3师、装4师战车的突破点均是指向法军骑兵军防线左翼的第3轻机械化师,而位于右翼的第2轻机械化师师长守着“连续战线”的规则,没有去支援轻3师的战斗,仅仅坚守着自己的防线,这样一来,轻3师的防线顶受不住第ⅩⅥ军的猛烈攻击而告瓦解。当晚,法军第2、第3轻机械化师连夜转移到戴尔河主阵地以东8公里的地域,利用比利时军队既设的战车障碍物,构筑了最后一道防线,期间法军第1军团6个步兵师进入阵地并进行备战。



5月14日清晨5时正,第ⅩⅥ军开始攻击这条最后的防线。经过4小时的工兵除障作业后,战车群从由工兵清理出的缺口中一举切入,向法军后方挺进。法军当即投入一切兵力、战车、火炮以阻挡德军战车的突破,才将德军的攻势遏止住。经过3日惨烈的战斗,法国骑兵军蒙受了惨重的损失:轻2、轻3师的160辆索米亚战车一共损毁30辆,而160辆哈曲斯奇战车则损失了70辆,可谓元气大伤。在德军对法军进行追击的途中,遭遇到法军最精锐的摩托化步兵第12师和第1摩洛哥师以及多达10——12个连的炮兵的顽强抵抗,在当天的下午16时,德军装甲部队突破的企图终告失败,第ⅩⅥ军停止了进攻并等待步兵35师以及摩托化步兵第20师的到来。20时45分,突然传来装3师步兵第3团已突破法军战线的消息,但随即遭到法军独立重战车第35营在强大炮兵的支援下进行包围和反击,该团的兵力于是被完全歼灭或者驱逐,联军的戴尔河阵地于是得以确保。至此,西方战役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战车会战正式宣告结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辆法军H-35索米亚战车的侧装甲被Ⅲ号战车的3.7cm炮击中至少3次,但致命的一击是车体正面右侧的直击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典型的德国战车战术:Ⅰ/Ⅱ号战车在Ⅵ中型战车支援下作战


汉努特战车会战的真正意义并不单纯在战车对战的方面,从这次会战里,体现了德国、法国对战车使用的不同方式和战车的结构、战术和日后交战所表现出来的结果。


在法国战役时期,法国骑兵军担负的是迟滞敌人进攻,为防御部队进入阵地争取宝贵时间上,并不是单纯的取得野战中的决定性胜利。就本次战役来讲,法国骑兵军的确蒙受了相当的损失,但他们将德国ⅩⅥ摩托化军阻挡在地贺勒蒙——羽依一线至少两天以上,并狠狠打击了敌人,所以说,法国骑兵军虽损失惨重,但其作战应该是成功的,任务已经完成。同时在德军企图对该战线进行突破中,迫使德军丧失突袭之便,使德军装甲兵不得不以高昂的代价采取正面强攻。从而即使德军担任攻击主力的部队击退法国骑兵军,但所遭遇的却是法国的前哨部队,消耗了相当兵力后还没有和联军的主力发生接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中左边两辆Ⅲ号战车带领Ⅱ号战车作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长达20公里的由钢轨组成、高1.8米的障碍物,是比利时军队唯一正面的防线。德军工兵不得不花大量时间进行爆破作业


在战术上,德军遵循古德林“一鼓作气,不可节约分散”的训示,将战车集结成密集队形进行攻击,因此能够将法军的小群小群战车逐一摧毁。且德军装甲师内中型战车只占全师实力的很小部分,因此这点对于德军十分重要。以德军装4师战车35团为例,开战时拥有Ⅲ和Ⅳ号战车32辆,而在攻击梅贺德罗普时,这一数字掉落到20辆!仅仅是因为法军战车以小群作战,战35团才可以集中这20辆战车的火力将法军战车击溃。不过,由于法军战车的小群战术令德军防不胜放,经常是刚刚打散了这一群,随即另外一群又马上出现,仿佛到处是永远驱不散的无休止的敌人。


另一方面,是这场战役中双方参战的中型战车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设计观念。德军战车讲求的是火力、防护和动力三者的平衡,在运用上偏重机动性;而法军战车却是以为他们专注于阵地防御和外围固守的传统战术,所以它们表现出十足的钝重,尤其以装甲厚重著称。


法军战车的特点是速度慢,装甲厚,转向不灵活,是适合于静态防御发挥威力的产物。在梅贺德罗普战役中,一辆正在攀爬斜坡的S-35战车遭到德军2CM炮、3.7CM炮以及7.5CM炮从800米处展开密集火力攻击,但该战车虽然挨上相当数量的炮弹,仍然从容消失在众人面前。后来,此车被发现遗弃在大型弹坑之内。由于德军吃够了索米亚战车的苦头,德军使用了快速机动和攻击其侧翼的方法,从侧面及后部将之击毁。在这场会战中,法军共损失S-35战车30辆,但多数是因为燃料消耗殆尽而不得不放弃的。另外由于德军对战车设计的前瞻性,在战车上装备了优良的通信器材——无线电装置,起到反应灵敏、迅速灵活的效果;而这一时期的法军战车仍然采用手旗作为战场联络手段。实在令人难以想象,在战火纷飞,烟雾弥漫,生死相关之际,谁人还会注意到远距离外的旗语呢?因此,这点也是法军战车常常陷入自我苦战和不能协同作战而被德军分别击败的原因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会战中法军损失的大量的索米亚战车是由于机械故障或者缺乏油料,而非德军战车的车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国装甲部队仍然采用原始的方式进行战场通讯和控制,是他们招致失败的直接原因之一。照片显示一辆H-39战车正以手旗伸出炮塔外向友军传递信息


但是无论如何,双方的装甲兵在这次会战中表现出的十足的决心和勇气是无庸置疑的:德军Ⅰ号战车在交战中几乎无用武之地,但其乘员却仍然以各种手段参战。一个特殊的战例是,一辆Ⅰ号战车的车长徒步手持铁锤意欲击碎法军战车的射控光学仪器,却不慎被法军战车碾毙;Ⅱ号战车在面对法军战车的厚重装甲时,仍然利用战车灵活的机动性迂回到其侧翼或后方,在近距离开火射击,然而这种英勇的举动常常造成人、车的不必要损失。至于法军方面,德军战车35团的战报还特别提到他们坚强的意志:这些精悍的胸甲骑兵在自己的战车被击毁后,还下车用手枪朝敌人射击。这样可以证明,德军遇到了一流的法军作战部队!但同时令德国人高兴的是,只有如此,此时正在阿登方面的克莱斯特装甲兵团战车部队的进袭才能不受有力的阻击。于是,就在汉努特战车会战的同一时间,南方的克莱斯特装甲兵团的战车已经穿越阿登森林,直抵并强渡马斯河。现在离联军的致命覆灭和法国的败亡已经为时不远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装4师第5战车旅旅长布莱特上校(中)以及战35团团长艾贝尔巴赫中校(左)。二人后来都成为德军精锐装甲部队的指挥官。西方战役期间,2人均因战绩彪炳获得铁十字勋章之骑士勋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车35团的坦克正通过被工兵炸毁的比利时军队的防御障碍物缺口,向前挺进


詹布罗缺口与汉努特战车会战5月13日——14日


这天的战斗中,战车35团第5连队共击毁法军8辆哈曲奇斯战车,大多数是连长奥勒少尉

利用Ⅲ号座车的3.7cm 炮创下的战果。当时,奥勒少尉的Ⅲ号座车从开阔地接近隐蔽在树林

内的3辆法军战车,直至双方距离接近80——100米时,法军战车居然毫无动静,于是奥勒少

尉首先开火,将其击毁。相对于视界相当不好的法军战车,德军战车成员却能够经常保持顶

盖打开,而获得良好的视界,得以确认目标,抢先开火。其次是法国战车钝重的特性,令到

他们那转向装置过慢的炮塔无法跟上快速运动的德军Ⅱ号战车开炮,从而丧失攻击的机会。

但德国人发现,法国战车的装甲是如此厚且坚固,甚至连Ⅲ号战车的3.7cm炮在100米距离射

击时,只要以稍偏离90度夹角击中法军战车,炮弹就会弹开!一个明显的例子:当日傍晚,

35团团长艾贝尔巴哈上校遭遇3辆法军战车,法军当即在近距离内击毁了他的座车,副团长

及另外一辆Ⅱ号战车的2cm炮立即加入反击行列,但法军战车虽然命中数发炮弹,仍然可以

从容逃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