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这篇帖子是我曾经参与的一次真实的抓捕行动,因为涉及一些人和地名,不想惹太多麻烦,所以人名和地名都用虚拟的代替。

小猪被大队长叫到办公室的时候眼皮直跳,根据经验判断,这不是什么好事,果然,带突击中队本组人员连小猪自己共4人,配合刑大的3人,由刑大副大队长李哥带队到XX县的X村抓捕潜逃回家的一名涉黑嫌疑人,某帮老大---刘忍。

XX县X村,小猪听到地名就头皮发麻,这个村在我们公安局可是如雷贯耳的地方,全村一半以上的男人要么坐过牢,要么正在坐牢,民风彪悍至极,对执法人员恨之入骨。执法人员到该村执法往往被数百人围攻,光去年就出动县武警中队解救被围攻的法院执行人员和警察两次之多,这些年到该村执法的工作人员被打伤无数,那里简直就成了公安局谈之色变的龙潭虎穴。

一行七人,两辆车驱车几百公里,来到了XX县,县公安局的同志听说是去X村抓人,都摇起了头,难啊。刘忍这人都听说过,土生土长的X村人,心狠手辣,别看他在外面杀人放火坏事干尽,对X村人确很好,仗义疏财,人缘极好。把窝藏在X村的刘忍抓出来,必然会面对数百村民围攻的局面,到时候人没抓到,很可能伤亡民警。出动警力多的话就会打草惊蛇,出动的少的话自己反而会陷进去。案情陷入了僵局。“诸葛亮会”开了一晚上,最后刑大的飞哥提出一个办法:刘忍其人好色如命,逃回X村时并没有带其情妇,躲藏久了,这小子肯定会按奈不住欲火出来嫖妓,我们可以在村外埋伏,等他出来,这比冒着危险进村抢人稳妥的多。经过现场勘察,我们选择了一个绝好的埋伏地点,村外一个废弃的菜棚,出村的必经之路,只有走过这里才能到公路上坐车。七个人分成两组,飞哥和我,猴子三人专门负责晚上埋伏,李大队带剩下三人白天埋伏。局长也打来电话,下了死命令,不抓到人七个人就不要回来了。

第九日。小猪呆呆的看着清晨的小村,薄雾下的小村那么的安详,那么的宁静。这就是哪个“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小村?转头看看靠着菜棚壁熟睡的飞哥,还有满地收集着什么的猴子“猴子,你在找什么?”

“想找找还有没有长点的烟头,MD,下半夜就断粮了,你们两个就不能省点抽啊,半条烟都过不了一夜,比赛呢?”

“农村的夜又冷又黑,不抽点烟提神,我早挂了,看看我的胡子,都那么长了,好几天没刮过了,我觉得我现在造型特艺术家”

“都九天了,刘忍那小子还没出来,我求他了,出来吧,我快抗不住了”

小猪转过头,又呆呆的看着出村的路,再坚持一小时就可以和李队他们交班了,终于可以睡觉了,想到温暖的床,小猪心情愉快了一些,连那个一瘸一拐走在路上的村民都格外的顺眼。等等,一瘸一拐。刘忍几年前与另一黑帮火拼被砍伤了腿,走路就是一瘸一拐的,难道是他?该死,他是伤那条腿的,我怎么记不起来了?“猴子,快叫醒飞哥,看看哪个农民是不是刘忍那王八蛋!”

飞哥凝神看了一下:“没错,就是他,左腿有些瘸,高瘦,等下抓住看下他的左手,手臂上有没有纹一条龙”飞哥马上分配抓捕行动方案,“小猪正面过去,猴子饶背后堵住,我去把车开到公路边来,抓住了马上带上车跑,一定要快,惊动了村里的人我们就走不了了”

三人马上分头行动,小猪看见猴子已经悄悄绕到了刘忍后方,马上一个箭步冲上了小路,刘忍反映极快,转身就往村子方向跑,结果被猴子一脚踢倒,小猪也冲了上去,背拷,拉起左臂的衣袖,不错一条黑龙,就是他。拉起人正准备走,突然背后有人大喊:快来人啊,刘忍被抓了。倒霉,被发现了,“猴子,快带人跑”小猪和猴子拼命拉起在地上拼命挣扎的刘忍,刘忍也知道,多拖延一秒钟,他就多一分逃脱的希望“快来救我啊!”刘忍绝望的喊着。小猪和猴子连拉带拽着刘忍,也不管是谁家的地,种的是什么,一路趟过,踩的乱七八遭,这那里是警察抓贼啊,简直就是鬼子进村。后面的人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小猪偷空回头一看,我的妈啊,黑鸦鸦的人,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拿着锄头,板凳,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追了过来。只有不到一百米了。嗖嗖的几片土块也丢在了身边。“MD,老子拼了!”小猪咬牙切齿的把出5•4手枪。猴子惊恐万分“你疯了啊!”“猴子你拖着人先走,我挡一下!”

小猪转身站定,“啪”一声把枪上膛,对天就是一枪“都给老子站住,我们XX帮办事,不想死的就别动!”

追击的人群一下就停住了,人们犹豫了起来,交头接耳的观望着。猴子拉着人乘机又跑了几十米。小猪正心里得意,人群里一个声音吼到:“大家别怕,他们是警察,不敢开枪,打死他!”人群又冲了上来,小猪只好转身就跑,下次一定先买张纹身纸粘条龙什么的在脸上。拖着已经被拖的半死不活的刘忍终于跑上了公路,飞哥发着车,吼:“快上来,跑路!”连拉带拽把刘忍塞进了车,车已经开动了, 小猪跳上车的时候脑袋又撞了个大包。车窗玻璃被石头砸的稀烂,围攻的人群已经不足十米了,飞哥狠狠的踩下油门,车跑的飞快,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围猎之鹿。终于安全了,小猪长舒了一口气,心脏还在不争气的急剧跳动。命总算保住了,任务终于完成了,可以回家了。猴子还在剧烈的喘息“弟兄们,我怎么觉得,我们那么像地道战里面的鬼子兵啊!”

身下压着的刘忍呻咛了一下:“哥们,松下拷子吧,手要断掉了”我才注意到刘忍的双手已经被拷子拉得鲜血直流,松开拷子胡乱拿了张布给他包了一下,改成前拷。刘忍坐直了身子说:“行,哥们,把我抓到了,算你们厉害,我就是没有管住自己的老二,不然你们根本抓不住我,我认栽了!这次被你们抓回去多半死定了,下辈子老子投胎老子再TM不好色了。”

哎,要怎么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呢!

回到县城,李队不敢迟延,怕人家追到县城来抢人,马上出发回城,气都没喘一口,开车就跑,终于回家了,回家好好的洗个澡,美美的睡一觉,家里还有可口的饭菜和温柔的妻子,家,我回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