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铁血警察公社原创]第一次“嫖妓”

那还是在防暴突击中队工作的日子,这天被叫到大队长办公室接任务:突击队出8个人,我带队到治安大队去协助个任务。

安排好人员,我就到了治安大队,进门直接到副大队办公室找到以前的老领导:“海哥,什么任务啊,要我们出那么多人给你扎场子,可说好了,要管饭的哟。”

海哥以前是我在防暴队的中队长,调到治安大队当副大队才半年,和我们也随意惯了:“那儿那么多话呢,我们这儿接了个线索,有个鸡窝,堂子很大,人有点多,我们治安队才几个人啊,不把你们叫过来怕弄不动。”

海哥简单介绍了下情况:一个位于城郊结合部的一个淫窝,据掌握的情况上看,那地方还不只一个淫窝,有好几家,这次根据线报打掉最大的一家,顺便敲山镇虎杀鸡给猴看,让其他还没有发现的几个点收敛起来,最好自己乖乖关门倒闭。所以想把动静搞大点,海哥凭着老关系找我们大队借几个人用,把什么防弹衣,冲锋枪,头盔都戴上。

我吩咐几个队员回去领八套装备,海哥摆摆手:“领七套就行了,你小子便衣跟我先进去摸摸底。”

“啊,海哥,我装过乞丐,装过流氓可没装过嫖客啊,你们大队那么多经验丰富的怎么不去啊!”

“你以为我想啊,我们大队就我一个生面孔,其他人进去碰到以前打击处理过的不爆机了啊!”


带队员换好装备,两把79微冲,两把防暴枪,三把54手枪。集合队伍叮嘱一下,这群队员基本都是前年招的新警察,进了大队就挑选到突击中队,又是送到武警指挥学院封训,又是送到特警基地训练,结果个个练的三五人等闲近不了身了,又怕他们下手没个轻重,每次出去都要唠叨一下:“这次是抓嫖,不是持枪歹徒不是悍匪,别下手没个轻重,谁都不准乱开枪,回来小心头儿收拾你们。”

“队副,我到是想开也开不了啊,发把空的防暴枪干什么啊。”

“这枪不是口径大嘛,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啥枪,主要是吓唬一下,拿着这个别人还以为是门炮呢,多牛B啊!”


带着一群“菜鸟”汇合了治安大队的几个同志,登上了一辆民用牌照的“依维可”,治安大队已经先出发了几个人去现场布控去了。车开到城郊结合部某地,在一大片农田里有个小树林子,里面有几户人家,我们的目标就隐藏在其中。简单的布置了一下,约定了暗号后我和海哥就走了过去。


一个外表普普通通的农家乐,大白天铁门紧紧的关着,敲了一会儿门,出来一个男的:“你们找谁?”这男的就是南方人喊的龟公,我们这里叫X保。

“来耍的,朋友介绍的。”

那个X保闪身让我们进去,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关上了门。边往里边带路边摸我们的底:“两位哥第一次来吧,谁介绍的啊。”

海哥装出一付老江湖,老嫖客的派头:“XX说你们这里不错,以前我都是在前面那几家耍的,都耍烦了,这次想看看你们这里怎么样,我们这个小弟娃都二毛几了还没有尝过肉味,这次带他出来开开荤。”

X保看了看我一付紧张又努力想装出老手的样子(其实是因为第一次装嫖客,不知道该怎么装所以有点紧张又有点作做),点了点头,彻底放下心来:“两个哥,放心,我们这里安逸的很,保证让你们耍舒服。”

走过一条小径,来到一个小院子,三排整齐的房子成凹型分布。X保把我们带近左边的大厅里,眼前一片豁然开朗,二十几个小姐或坐或卧,可谓“莺莺燕燕红红翠翠蓉蓉恰恰”,有的在打麻将,有的在看电视,还有个正用笔记本电脑打劲舞团,我走近一看还用的是“戴尔”的。看见我们三个走进大厅,小姐们只是瞄了一眼就懒懒的做自己的事,X保把我们让到沙发上坐好,看到小姐们懒洋洋的样子,就喉道:“没看到有生意啊,都站过来,让两个哥佬官好生看下,一个二个都不做生意了唆!”

小姐们懒洋洋的走到我们两面前站成一排,像水果摊上的水果一样任人挑选。我不好意思的偷看了一下,有的穿的很清纯,有的很性感风骚,有的穿套职业套装,有的短裙抹胸就上阵了。

X保如同保险推销员,热情的给我们推销他的“产品”:“两位哥喜欢啥子类型的嘛,我们这里都有,比如这个,(指了指一个外表很清纯的小姐)才出来做不到一个月,嫩的很(鬼才信),还有这个,以前是当老师的(鬼都不信),都是多纯的。”

看见我和海哥没什么反应,X保又介绍起了其他小姐:“这几个也不错哈,年纪也不大,工夫好的很,很会伺候人,技术算我们这里最好的了。”

海哥点了根烟,装做老江湖状:“就这些啊,还有没有?”

X保答:“还有几个都在做着,要不你们只有等一下了。”

海哥又问:“你们这里是什么价位啊?”

X保答:“全套200,其他服务另算,自己和小姐商量。”

海哥说:“我们看看房间吧,你们这里安全方面怎么样?”

X保带路让我们进里面看房间:“我们这里环境好啊,有空调有热水,安全更没问题,我们老板和治安队的李队熟的很,是哥们,这场子就是李队罩的,放心好啦!”

我用眼神问海哥:你罩的场子?

海哥用眼神回答:放屁!

进去看了看房间,听到几个房间里传出若有若无的呻咛声,海哥给我打了个眼色,摸底摸的差不多了,可以行动了。

我装做不在意的把手放进裤兜里,按下早已拨好的手机号码。打个手势,OK啦。

海哥对X保说:“我这个小兄弟还满意,等下你把哪个才出来做的哪个小姐安排了嘛,我没喜欢的,先去前面那家看看有没有安逸点的。”

X保说:“好嘛哥,你去看嘛,到时候没满意的你还回来嘛。”


我装做送海哥,和X保一起陪着海哥走到门口,X保用钥匙打开铁门的一瞬间,我冲背后扑了上去,一个锁喉按倒在地,海哥用力拉开门,打了个手势,外面埋伏的兄弟们一涌而入,冲了进去控制场面。兄弟们冲了进去把小姐们和另外几个正在小屋里打麻将的X保带了出来,蹲在小院子里,其他人还在继续搜索和取证。我和海哥和几名同志站在小院子里监视着,海哥把最先接待我们的哪个X保拎了出来,正反就是两巴掌:“老子就是治安大的李队,你小子居然敢打我的招牌,坏老子名声。”我也在旁边狐假虎威:“臭小子不想活了,等下就在院子里刨个坑把你给埋了。”那小子一个劲的求饶:“对不起,对不起,我就只听过您的名字,不认识啊,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误会啊!”


过了一会儿,其他兄弟们把真正的嫖客和正在“营业”的小姐取证后带了出来,我们押着三十几个人上了车,回到分局,我的第一次“嫖妓”就这样结束了,以后也和治安大队配合抓过几次嫖,确再也没有冒充过嫖客去“卧底”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