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三)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打破,结论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上接: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一)引言,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建立

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二)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维持

三 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地打破

国际秩序既由暴力均势为基础建立并维持,所以当要求建立新的国际秩序时用暴力均势说话当然是最为有利的。这一点德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作为即可以作为最有力的证明,只是德国最终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建立起新的国际秩序而且还为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只能归因为功德国及其盟国无法在战争中取得战后足以建立自己权威的暴力优势。也就无从建立起暴力军事基础上的新秩序。战争中的双方都会谋求暴利上的优势,均势只是战争结束后的态势,之后由胜利者来加以确认。即国际秩序的重建者只能是取得最终胜利的暴力上占有优势的国家或国家集团。

这样有人就要提出雅塔体系的打破与暴力均势的打破无关这样的命题。但是这仅仅是一种基于表面的命题而已,实际上雅尔塔体系最终被打破正是由于为维护暴力均势而进行的军备竞赛所导致。

苏美在冷战开始后一直互相较劲,双方为此而不断进行的军事战略的调整,但是他们根本的目的始终没有变化即以暴力均势维持既得利益、攫取新的利益。围绕这一主题双方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军备竞赛。双方为此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对社会经济带来了巨大负担,双方均为此而被拖得精疲力竭,其中苏联尤为严重。

从1945年起至1953年苏联在经济的恢复和重建期,但由于美国的遏制战略和核讹诈,为维护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得的成果,苏联维持相当数量的常备军并发展核武器,在经济上优先发展重工业以期打破战后初期的战略劣势并取得最终成功。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9月赫鲁晓夫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在这个时期苏联继续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方针是苏联国富增加,军事建设取得迅速进展。1954年苏军开始装备核武器并开始核战略的研究,之后对应于美国的“大规模报复”战略,苏方开始了核武库的建设。给国民经济背负了沉重的负担。60年代初美国实力相对下降苏联势力相对上升。美国开始执行“灵活反应”战略。而苏联则为维持这种暂时的核均势而大力进行军事建设。尤其在勃列日涅夫时期主张全面发展各种军事力量要求对美国德全面的军事优势,并扩大军队的对外职能和活动范围,国民经济负担进一步加重。70年代初,美苏战略均势形成,苏联谋求对美国军事优势意图一度表露,从而导致了美国“现实威慑”战略的出台。80年代初,最终因为国内经济的原因而放弃了寻求对美国军事优势的目标。见于此,美国再次提出“灵活反应战略”以应对之。但是由于对争霸全球及维护既得利益的考虑苏联并未放弃扩充军备的努力并最终应轻重工业失衡,国内经济恶化而形成积重难返之势。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以此为标志雅尔塔体系寿终正寝。二战后建立起的国际秩序终于被打破。

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苏联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为维持暴力均势甚至寻求军备的优势而严重恶化了国民经济,从而使军事实力建设的基础失衡所致。其核心因素仍与暴力均势有关,而且暴力均势是核心。因此可以断言,以暴力均势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也必然会因为暴力均势的打破而解体,也只能以暴力均势的打破来改变!

美国是世界上利用暴力均势逐渐取得全世界霸权的最佳例子,其发展史我们不再多说。只是需要说明,美国的国际地位的最终取得和历史上所有强国历史地位的取得一样是以国家的综合国力为基础,在适当的时候以暴力一举获取对国际秩序的主导权的翻版!我们在这一点上需要学习美国人的隐忍——名义上的孤立主义,再加上地理上的相对独立,地缘政治的相对优势,在所有对手的不知不觉中,以弱势形象最终取得了成功——当然,这种假装的弱势不是真的弱势,在很多时候,为自己的国家利益美国即使在孤立主义最盛行的时候也绝不会轻易在自己的国家利益问题上让步!

四 结论

国际秩序的建立以国际战略平衡的建立为基础,国际战略的平衡以暴力的均势为基础。暴力均势是对各方武装实力对比的承认及对各方武装部队接触态势的确认。国际战略平衡是以暴力均势为基础结合参与建立新秩序的各方在政治上的战略利益互相妥协的产物。国际秩序是通过对以暴力均势建立起来的国际战略平衡得法律确认及调整所形成的利益分配机制。

以暴力均势为核心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必须以暴力均势为核心建立起来的合法权威来维持,它服务于国际秩序的建立者。没有暴力基础的合法权威,对国际秩序的维护不会起到任何实质的作用。没有合法权威节制下的暴力行动是世界不稳定的根本原因。

国际秩序是强国制定的游戏规则,这个规则当然是为维持强国的利益而确定。此后游戏规则即是“合法”的,则“合法性”也是服务于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不管有没有合法权威的授权,强国总是会出于对于维护游戏规则的有效性的需要来使用暴力手段维护其战略利益。维持和调整国际战略平衡其基础与目标仍旧是暴力的均势。

国际间的战略平衡依靠暴力均势来维持,而武装实力的提升却来源于国内经济的支持。战争期间武装力量当然成为首要的建设项目,必须倾国民经济全力以支持。以便在战争期间有效取得战略成果。和平时期军队建设只是在做战争准备。因此,如果希望在战争中取得巨大的战略利益必须加强经济基础的建设,并使军队建设与经济建设成正比例关系。

国际秩序是战争的胜利者者对战胜国集团间战略平衡的法律五确认。战败国无权参与战后国际秩序的建立。暴力均势是在战后形成并加以确认的。战争不承认暴力均势。

国际旧秩序地打破以暴均势地打破位根本手段、标志。国际旧秩序打破不应也不可能依靠“合法”途径来实现。

苏联解体后国际秩序重新安排正在经历着激烈的斗争。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当然要求美国全面主导世界事务。中国、俄罗斯、西欧、日本等国家或国家集团则提倡建立多极化世界,为此双方都在为各自的目标而努力。美国借助其军事优势,在全球进行了一系列旨在迫使世界各国承认起领导权并经一部以美国为主导建立世界新秩序的军事行动。如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以及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军事部署。新干涉主义全面抬头,单极化世界的确立步伐正在加快。其他国家及国家集团则展开积极的外交活动,希望以和平方式建立新秩序。中国作为其中的倡导者之一当然在进行的一系列有利于中国发展的经济技术合作与外交努力。

但是历史的经验证明新秩序的建立必然要经过激烈的军事斗争。千百年来人类已经形成了这样一种思维定势,即只承认在暴力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权威。马基雅维利说:“一切武装的预言成功了,非武装的失败了”。我们必须正视单极化和多极化新秩序的矛盾,加强军事建设及经济基础的建设。“任何一个民族,如果不直截了当地宣布他要武装,就不可能指望强大的桂冠回落在自己的头上”!

我国目前的军事建设定位在“打赢高科技局部战争”并没有错,但是形势的逼迫我们,我国的海权正在受到蚕食,我们的边疆并不稳定,建立新的国际秩序的斗争日趋激烈,如果这些矛盾同时爆发呢?这就不是一场局部战争的问题了。所以,在经济发展水平达到一定的程度时,我们就必须改变军事定位,以积极的姿态来要求我们在新的国际秩序中的地位。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必须毫不掩饰的告诉世界:我们要成为世界强国!所以,我们将建设强大的国防!

主要参考书目:

《权力论》(美)丹尼斯-朗/著,陆震纶、郑命哲/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

《美国军事战略与政策史》(美)拉塞尔-F-韦格利/著,彭光谦、张孝林、赵汉生/译,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

《美国档案》常冬为/编,中国城市出版社,1998年

《海军战略》(美)艾-塞-马汉/著,蔡鸿,田常吉/译,商务印书馆,1994年

《大国军事战略》叶章蓉,韩文彬/著,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年

《20世纪军事回眸丛书》解放军出版社,2000年

《世界史-现代史编》吴于廑,齐世荣/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

《明天我们安全吗》张召忠,周碧松/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年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21:28:40 被napin8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