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二)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维持

上接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一)引言,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建立

二 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维持

暴力的均势在法律上得到了确认,国际战略平衡得以确立,新的国际秩序建立了。这一切都似乎在告诉我们:和平来到了!但是,“历史不赞成这种观点,即坚信和平就是保证战争不会发生”。并不是任何人都赞成现有的国际秩序,国际秩序从它建立的那一天起本身就是不稳定的,对国际秩序重建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积累到一定的量,必然导致暴力解决,即诉诸战争。因此秩序的建立者必须正视国际秩序维持这一命题。

如和维持国际秩序呢?第一种考虑,在强制性的权威转变为合法的权利之后,由合法权利赋予对试图冲破现有国际战略平衡束缚的国家采取强制性措施(如经济制裁,政治施压等方式)。但从历史的发展过程来看这种机制是徒有虚名,根本起不了任何有效的约束作用。如二战前德国的重新武装,意大利侵占埃塞俄比亚,日本侵略中国,国联均无能为力,这一切都证明这样的设计没有任何意义。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暴制暴又是一种考虑。即在国际秩序建立后,互相紧盯着潜在敌人的武装实力状况,水涨船高,彼此竞争彼此牵制,始终维持一种在战略态势上的均势。从而达到谁也不敢轻易打破现有国际战略平衡的状态,借以维持现有国际秩序。这种方式似乎较为可取,但其弊端在于势必导致军备竞赛,给参与国带来负担不说,世界局势也会因此而出现紧张进而引发动荡甚至冲突。如美苏在二战之后即进入长期的冷战状态,后又演变为美苏争霸,直至苏联被军备竞赛拖垮。而且在这种竞争状态与不信任的氛围之中,地区紧张甚至局部冲突此起彼伏。这样做绝对不是万全之策。

历史告诉我们,必须以暴力军事作为核辅助以合法权威才能保证国际秩序维持的有效性。

从二战结束后到1991年苏联解体以打破和维持国际均势为核心,美苏展开了一系列斗争。1946年2月美国驻苏联使馆代办乔治-凯南五世向美国国务院提出了遏制苏联的长篇报告,1946年3月5日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富尔敦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以此为标志分别以苏美为中心得社会主义阵营与帝国主义阵营之间拉开了冷战序幕。1942年3月杜鲁门政府拟定了军事上的遏制战略。1950年4月7日美国国防部签署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68号文件”(即NSC-68号文件)。文件认为对苏联就必须使用包括军事实力在内(实际上是以军事实力为核心)的实力进行对抗。艾奇逊在一次讲话中说:“……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创造实力地位;我们必须建设起实力;而一旦我们造就了那个实力,我认为整个世界的形势就会开始改变”。由此可以看出美国此时选择了“建设美国自己的和盟国的军事实力和一般实力,以矫正力量平衡”,“用这种政策无需进行战争就既可以遏制苏联扩张主义,又可以通过以持久的实力与苏联相对抗……”,“这种军事均势将不把军事实力用于战斗,而是借用军事实力去慑止战斗,然而只又将使美国的政策目标得以实现”。此后以68号文件为基础,对苏联及社会主义阵营的遏制战略法律化为美国的国家政策。其核心是以维持暴力的军事为基础维持国际战略平衡,但要避免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以稳定现有国际秩序,在有机会是再进行有利于自己的调整,迫使苏联承认。1953年5月美国有通过NSC-162/2号文件,提出了威慑战略,即依靠战略核力量对苏联可能发现主动进攻进行“大规模报复”,期冀以此来威慑苏联。之后由于进入美苏争霸状态,其战略也以国家实力基础进行了多次调整。

针对这些,苏联方面首先采取了积极的战略以应对美国的“遏制”。苏联发展核力量以打破美国的核垄断。“对于加强苏联的国防力量来说,制造自己的导弹核武器具有重大意义。这是对美帝国主义挥舞“原子大棒”地回答,是被迫采取的措施”。1949年8月29日苏联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1953年8月12日氢弹爆炸成功,从而有力地回应了美国的核威慑。但是1953年之前由于国家在战后恢复中,所以苏联是以积极的战略防御为主。赫鲁晓夫当政后,自1956年苏共20大以后,苏联认为自己在军事上与美国已经势均力敌,可以迫使美国承认其有资格与美国平起平坐。也就是从这一刻起苏联的政策也转向争霸全球,并长期维持着与美国的军备竞赛状态。

在整个过程中双方围绕着一时的既定政策与实力对比,进行了一系列交锋。例如柏林危机、北约组织与华约组织的建立、朝鲜战争、古巴导弹危机的;为了保证自己的势力范围双方又各自在势力范围之内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例如波兹南事件、匈牙利事件、苏军侵捷事件、猪湾入侵、美国入侵格林纳达等。

朝鲜战争作为冷战时期较大的军事冲突,发生于遏制战略提出后不久决不是偶然的。这对于研究美苏双方当时的战略均势极具典型意义。可以断言朝鲜战争是苏联对美国遏制战略进行的回应与对打破当时均势可能性的试探及对美国军事实力的侦查。具体而言1950年6月25日拂晓北朝鲜军队跨过38线,6月28日占领汉城,8月初南朝鲜军队已被压缩与大丘、釜山一隅。在美国遏制战略出台后不久北朝鲜即发动了这场攻势。这并不是北朝鲜对美国政策的无知也不是对美国介入这场战争可能性的低估。作为一个刚刚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而言,对帝国主义势力的实际状况的了解必然是全面的。即北朝鲜方面如果不是受到苏联方面的唆使也决不会如此妄为。朝鲜战争前金日成多次访苏应该是寻求苏方承诺的兑现。而在朝鲜战争爆发后苏联不出席讨论朝鲜问题的联合国会议本身就告诉人们:一、希望战争继续并能扩大。以期对打破现有均势的可能性做出侦查,甚至侥幸造成均势地打破,借以对东亚的秩序做出新的调整并对美国军事实力做出判断,作为苏军发展的坐标;二、避免与美国直接冲突;三、摸清美国战略的“底牌”。之后近一个月苏联不参加任何联合国会议,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把戏而已。在北朝鲜军队节节败退时,苏联又要求中国出兵,目的无非有二:一、没有想到北朝鲜军队溃败如此之快,所要求得到的情报并未系统化。推出中国以求得对美国战略情报的系统化;二、激化中美矛盾,使中国彻底的与美国决裂,进而牢固地将中国纳入苏联的战略势力范围,从而使东亚战略平衡的变化有利于苏联。朝鲜战争历时三年,直接参与战争的四方均未能改变原有的均势。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双方均接受了在38线的战略平衡,即暴力的均势维持了旧有的秩序。

在这场战争中直接参与战争的各方并没有胜利者,当然也没有失败者。作为幕后主使的苏联可以说是唯一的胜利者,一、苏联有一场不直接参战的战争来回敬了美国的遏制战略,并使遏制战略最终归于失败。但是苏联未直接参战,从侧面反映了苏联当时在军事战略上的劣势;二、苏联系统地掌握了美国对战争的反应能力、反应程度。对美国军事实力、军事战略的底牌有了了解,从而为发展军事平衡提供了参数;三、将中国、朝鲜完全的纳入了苏联的战略利益体系。当然中国参加朝鲜战争也并不是一无所得,与美国在战争中打成平手对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确有裨益。另外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有效的利用了合法权利为自己的军事行动提供了正义的外衣,从而达到了以暴力为核心对世界秩序的合法维持。这场战争之后,世界范围内暂时又归于表面的平静,美苏双方只是立足于现有势力范围进行巩固并一直将这种表面的和平带入了美苏争霸的时期。在长期的美苏争霸中双方为了维持各自的利益又各自发动了越南战争与阿富汗战争,试图改变原有的均势,但均归于失败。不过双方在巩固已有势力范围的军事行动中却各有所得。其中比较典型的是苏联侵捷和美军侵入格林纳达事件。

20世纪6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经济停滞,社会矛盾激化。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领导层的意见分歧暴露,1968年1月捷共中央会议上改革派占了上风。的968年4月5日,改组后的捷共中央召开全会,通过了政治经济体制全面改革的《行动纲领》,宣布它将“创维一个新的、符合捷克斯洛伐克国情的、富有人情味儿的社会主义社会”。《行动纲领》的主要内容有:实行党政分离;加强民族阵线的作用,广泛发扬民主;执行独立的对外政策;实行有计划的市场经济;取消外贸国家垄断;企业和农业合作社完全独立经营。一时间民主空气、“自由化”气氛弥漫全国。西方称之为“布拉格之春”。这些都明显表现出的捷克斯洛伐克要求摆脱苏联控制和苏联模式,争取独立发展的倾向。苏联明白,如果任其发展,苏联的势力范围必将发生连锁反应从而全面失控,导致苏美在欧洲的战略失衡,甚至引发全世界范围内的战略平衡调整,这必然不利于苏联的战略利益。1968年5月8日苏联、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民主德国五国领导人在莫斯科会晤。苏联提出应对捷克斯洛伐克采取强硬措施。8月3日苏联、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六党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不允许任何人离间社会主义国家,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保卫苏联和东欧各国的成果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主义义务”。8月20日深夜,苏联空军开进并控制布拉格各战略要地,同时55五国地面部队共约50万人分别各自越过与捷克斯洛伐克的边境,不到24小时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之后挟持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签订了《苏捷会谈公报》和《苏军暂驻捷境条约》,将捷克斯洛伐克至于苏联的武装监视之下并扶持了听命于苏联的新政权。从而将捷克斯洛伐克重新置于苏联的牢固控制之下保证了苏联的势力范围及战略利益。

对捷克斯洛伐克的武装入侵,是在以苏联为中心的华沙条约体系内,由苏联、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民主德国五个国家作出的,是在“保卫苏联和东欧各国的成果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主义义务”的“合法”外衣下进行的。加上苏联及四国的武装优势,从而保证了这一行动的有效性和达到最终目的(即保证了苏联的势力范围不发生不利于苏联的变化)所需要的效率。

1979年3月13日格林纳达“新宝石运动”发动政变成立了以毕晓普为首的“人民革命委员会”,宣称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大力加强同苏联和古巴的社会主义兄弟关系”。1980年以后苏联、古巴向格林纳达派出了大量军事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开始修建机场、军事基地和防御工事。这是美国感到格林纳达已经落入苏联和古巴手中,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石油运输线、国家利益、全球战略均受到了威胁。但由于格林纳达的经济困境,毕晓普1984年6月率团访美,寻求美国的谅解与援助。但是苏联古巴认为这是“对社会主义事业的背叛”。继而支持与政府军司令奥斯汀为首的一批军官于1983年10月13日发动军事政变。10月19日毕晓普被政变军人枪杀。形势的发展已严重影响的美国“后院”的完全,美国为其全球战略考虑决不会坐视不管。恰在此时东加勒比海六国发表声明,不承认军事政变政府,同时要求美国出兵干涉。这给了急于出兵但没有“合法”借口的美国以救命稻草。里根甚至说:“为了使出兵在政治上具有合法性,敦请美国干预的加勒比六国也应该派出军队协同美国作战,哪怕是几名警察”。这有力地证明了美国对苏联势力的渗透及对美国势力范围稳定的重视。也同时道出了“合法性”的真实面目。1983年10月25日美国已垂直登陆的方式入侵格林纳达,10月29日美军俘虏和格林纳达副总理科尔德及政变首领奥斯汀。在短短的五天之内即完全控制了格林纳达。此后美军又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格林纳达树立起亲美政权,完成了军事行动的真正目的——维持美国的势力范围的稳定。

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美国入侵格林纳达的军事行动五都是未经联合国(二战后树立的合法国际权威机构)授权。这就告诉我们:国际秩序的维持必及起暴力施加对象的实力强弱。归根结底,暴力均势是维持国际秩序的根本因素。

国际秩序是强国的游戏规则,这个规则自然也是为维持强国的利益而确立、而修正的。也就是只有强国才一心想要将它维护。但是我们应该明白,国际战略平衡决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一个不断调整过程,只要不引起国际秩序的全面变动,这种调整仍然是允许的。强国所不允许的指只是他自已的地位的改变。

世界政治经济的发展总是不平衡的。当然也总会有新的壮大起来的国家。为了寻求利益的最大化,新崛起的国家必然要求调整甚至重新确立国际秩序。

下接: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三)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打破,结论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21:27:40 被napin8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