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一)引言,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建立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自古以来,国家间的关系即是建立在实力基础,尤其是军事实力基础之上的。“宣称武力是主要的,唯一的,和最终的权利形式的主张。在社会思想上历史悠久”。因此,大凡一个国家,只要是真正独立的,几乎都会毫不犹豫地建立起一支与自己所处的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军队来伸张其权利。即使是在人类历史进入现代以后,在“和平与发展”日趋成为世界各国共识之际,对军队建设与军事作用的重视不仅未被削弱,而且有所加强。这是因为每一位政治家都明白,没有军事实力的保障,即如果在军事上与其他主要潜在的敌人没有形成最基本的军事均势,自己的民族、国家连生存都受到威胁,更不用说是和平与发展了。霍布斯写道:“没有利剑的公约只是空话,连一个人也保不住”;西奥多-罗斯福宣称“说话要温和,但要带根大棒,一定会成功”都在揭示这一普遍的心态——暴力建立并维持权力与利益分配体系。

在已有的国际秩序下寻求利益的方式有两种:在现存的战略平衡条件下取得,其和平的取得手段;在现有战略平衡的条件下取得不了,即寻求建立新的战略平衡,其极端的形式即表现为战争。“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战争是伸张独立国家的权利的手段”。作为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手段,战争手段应用其根本在于暴力基础的失衡,即一方形成优势打破现有暴力均势,是另一方处于劣势。这样战争爆发,原有国际战略均势被打破。因此说国际秩序的建立、维持、打破这一过程的演变始终以暴力均势为基础。

一 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建立

国际秩序必然建立国际战略平衡之上。国际战略平衡便建立了暴力的均势之上。因此暴力均势是国际秩序建立的根本。

(一)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国际秩序的建立

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在历时四年的战争结束后,战前有的军均势已被彻底打碎。这后的首要任务——建立新的国际战略平衡——自然而然摆在了各战胜国政府的面前。1919年1月18日战后和会在巴黎凡尔赛宫正式开幕。各战胜大国(美、英、法、意、日)带着各自的目的,以德国的战后处理为核心坐在了谈判桌前,讨论对世界新秩序的安排。

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偕一战之余威,带着“十四点计划”走进会场。他要建立一个美国倡导下的和平,即建立一个美国主导下的国际新秩序。“十四点计划”对称为“世界和平的纲领”,原为1918年1月8日在国会演讲中针对苏俄的和平建议提出的应对策略。同年10月在威尔逊等顾问豪斯上校委托李普曼和科布草拟注释后正式成为美国争霸世界的总纲领。其内容为:公共的和平条约以公开的方式缔结;领海以外的绝对航行自由;消除经济障碍并建立平等的贸易条件;裁减军备;协调各国对殖民地权益的要求;撤退俄国境内的干涉军;在比利时的占领军必须撤退,恢复其主权;法国、意大利疆界调整;奥匈帝国内各民族自决;巴尔干各国的重建;土耳其的处置;建立独立的波兰国;成立国际联盟。显而易见该计划的目标在于主导当时世界的中心——欧洲——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进而主导世界秩序的重建。在同时他又宣称:“我们并不嫉妒德国的伟大,本计划也没有任何内容有损于德国的伟大;我们不嫉妒曾使德国的历史非常光辉可羡的那些在学术或和平事业上的成就和荣誉;我们不愿伤害德国,或以任何方式遏制德国的合法影响和权利;我们不愿意用武力和敌对性的贸易措施来对付德国……我们希望德国在全世界——我们现在所生存的新世界——的国家中占一平等席位……”这又说明美国希望不过分削弱德国,以此作为牵制欧洲其他主要国家的一支力量,利于美国的目标实现。从侧面反映出了美国在欧洲实力的弱势。

英国首相劳合-乔治以英国仍然保持着较广阔的国际财政金融联系,继续支配者庞大殖民地的丰富资源并保持有对欧洲盟国的债权国地位为基础,企图延续世界霸权并乘机主宰欧洲事务。他的计划是:战败国支付战争赔款以恢复战时破坏的经济;消灭对英帝国的威胁巨大的德国海军,努力保证英国的海上霸权不受到严重冲击,巩固殖民地及其在殖民地的利益;在欧洲大陆继续实行“大陆均衡”政策。在这里不妨多说一点,“大陆均衡”是英国的一种国际战略平衡政策,即目的在于使欧洲大陆国家互相牵制从而保证英国的安全。但这种“均衡”是英国的国策,而非本文所阐述的战略平衡。本文强调的战略平衡不是一种政策,而是一种在实力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对比均势,没有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去主动提出并促成这种均势的出现。他只是对既得利益的肯定。言归正传,大陆均衡政策的主要内容是:反对过分削弱德国,大力促使德国牵制法国势力的过分膨胀;利用法美矛盾同时牵制法国和美国。在保证自身安全之外又有了一层主宰欧洲大陆事务的意图;在亚太,利用英日同盟与日美矛盾保护自己在远东的利益。

法国总理克雷孟梭也带来了自己的战略总计划。他引以为基础的是战后法国在欧洲大陆占有的军事战略优势。因此争夺欧洲大陆的霸权建立法国主导下的欧洲秩序成为其第一目标。他的计划是:以保证法国安全为名义最大限度地削弱德国并一劳永逸地消灭这个在欧洲大陆的宿敌和对手,树立法国在欧洲大陆的霸权。他的具体要求是:肢解德国,收回阿尔萨斯-洛林,占领萨尔矿区。以莱茵河为法德边界,在莱茵河左岸建立一个脱离德国而受法国保护的莱茵共和国。在德国南部建立独立的巴伐利亚国家,割德国东部领土之一部分给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索取巨额赔款。战争赔款要求总共达2,090亿金法郎;彻底裁减德国军备;尽量夺取德国殖民地和土耳其在小亚细亚的一些属地;通过控制中、东欧插足巴尔干,巩固亚非殖民地的方法来确保称霸欧洲。

意大利首相奥兰多目标相对简单一些:要求英法履行1915年4月26日签订的伦敦密约,索取南斯拉夫和土耳其的大块领土,含有获得有争议的阜姆港,从而在亚得里亚海和东地中海处于支配地位。

日本前首相、元老西园寺公望也带来了日本政府的战略目标:在战时侵吞的利益合法化,并妄图独占中国称雄亚太。

德国、奥匈帝国、土耳其和保加利亚作为战败国被排除在和会之外。他们早已没有军事上的实力与战胜国抗衡,当然也就没有权力来参加确认战胜国间战略平衡的会议了。战败国只是作为战胜国间战略平衡建立时各方的刀俎而已。“在公开的实质性冲突中,以优势力量赢得权利的强制性掌权者成功的(至少部分成功的)引诱失败者承认他们统治的合法性,承认他们的法律与制度,在道德上的有效性”。这就是德国、奥匈帝国、土耳其、保加利亚不能参加和会的真实原因。而苏俄的被排除在和会之外,是因为它既非战胜国又非战败国——它仅仅是个中途退出的参战国。况且就苏俄本身而言它的军事实力在当时只能用于保卫自身不被消灭,决不可能走出国门利用占领的既成事实来要求各国承认其地位,并迫使列强邀请其他与国际战略平衡的确认。这些当然也是战胜国与上述五国之间建立的一种暴力均势。

1919年6月28日德国被迫在凡尔赛宫镜厅签订了《协约及参战各国对德和约》(即《凡尔赛和约》)。此后协约国于1919年9月11日与奥地利签订了《圣日尔曼条约》,1919年10月27日与保加利亚签订了《纳伊条约》,1920年6月4日于匈牙利签订了《特里亚农条约》,1920年以土耳其素丹政府签订了《色佛尔条约》(由于凯末尔革命1923年7月24日另订《洛桑条约》代替)。这一系列条约构成了“凡尔赛体系”。其对欧洲及世界的新秩序的确立树下:

德国及其各盟国承担战争罪责;重划德国疆界。除部分作了调整之外(莱茵河东岸未被法国占领,巴伐利亚也未划出建国),基本上实现了法国的战略目标。对德国周边各国也作了有利的安排;瓜分德国殖民地。澳大利亚、日本、英国、新西兰、法国、南非、比利时各有所得,美国全部的两手空空。在此需要指出的是,德国在山东的一切非法权益和胶州湾租借地全部移交给日本。中国虽然有反对与抗议,却没有对列强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这首先必须归因于中国没有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核心的战略实力,所以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但这种基于战略实力的待遇又是公正的、公平的!限制军备。德国陆军不得超过10万,其中军官不得超过4,000人。解散总参谋部并不得重新成立,禁止生产和输出重型武器,废除普遍兵役制等。海军限定为战斗舰和巡洋舰各6艘,驱逐舰和鱼雷艇各12艘,不得拥有主力舰和潜艇。海军兵员不得超过1.5万,其中军官不得超过1,500人,德国港口以外的德国军舰一律交协约国处置。德国不得拥有陆海军航空兵力;赔款与经济条款。赔款总额为达成协议,留待以后解决,这将有利于美国继续染指欧洲战后安排。经济上关税不得高于他国,战胜国对德国输出入货物不受限制;德国境内几条主要河流为国际河流,基尔运河对外国军舰与商船开放。对其他战败国已和德国一样进行了各方面的限制与规定。其中保加利亚和匈牙利的赔款数额和年限作了规定,《洛桑条约》则成为“凡尔赛体系”中唯一相对比较平等的条约。这样战后欧洲的新秩序基本确立起来了。

在这个新秩序中,英国、法国、日本等国追求的主要目标都已经达到,美国“十四点计划”中一些具体的内容也得到了体现,但它主导新国际秩序的计划却遭到失败,意大利也并未如愿以偿获得阜姆港。其中原因何在呢?暴力基础是然!

1917年4月6日美国对德国宣战,正式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对德国无限制潜艇战的反击中,美国海军起到了特殊的作用。到大战结束前,先后派出85艘驱逐舰参加反潜作战,制造了400余艘猎潜艇。美国海军为大量物资与军队向法国的运输作出了重大贡献。美国陆军也派出了100多万军人到达法国参加陆上作战。但是美国军队并没有独立作战,也就因此没有在欧洲大陆用暴力手段获取完全属于自己的既得。这样也就没有与欧洲列强形成最起码的暴力的均势,最终他也就无法按自己的目标建立起国际战略平衡获得世界新秩序的领导权。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会主动退出历史舞台——欧洲在走向没落但欧洲人决不会自干没落,他们会力争苟延残喘,最起码不会让欧洲事务的领导权旁落他人。英国对世界的影响力虽然减弱了,但它仍旧拥有世界海军强国的地位,战后它的殖民帝国也进一步扩大,因此也就仍然拥有对欧洲事务的较大影响力。法国在战后拥有欧洲大陆的军事战略优势,不仅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陆军,还控制有许多主要的战略基地。英法能够在欧洲大陆争霸,也就有足够的力量排挤军事实力上还不能和自己抗衡的美国。因此英法得以获得战后欧洲事务的主导权,战略目标基本实现。日本则只是要求承认自己在远东的占领既得利益,与英法矛盾冲突本身不大因此他的要求得以满足。意大利的经济军事实力本就无足轻重,因此他的要求也就不可能全部满足。

现在就比较容易理解“凡尔赛体系”安排了:任何一种战后新秩序的建立都是对战争中军事占领既成事实的合法化,都是对战争中形成的军事均势的承认,是暴力对比的必然结果。条约仅仅是对这一结果的法律化。因此美国拒绝签署“凡尔赛条约”,他现在也要利用这一原则为自己取得利益。

凡耳塞体系解决了欧洲的战后安排问题之后,对亚太地区的争夺中凸现出来。英国、美国、日本成为这个舞台的主角。为争夺对亚太地区的主导权三国展开了激烈的海军军备竞赛。

早在1893年,马汉发表《夏威夷与我们未来的战略》一文,为美国向亚太地区扩张制造舆论;1897年,又在《美国与海权的利害关系》一文中,进一步提出美国与英国联合控制海洋。西奥多-罗斯福在任美国海军部长、美国总统期间大力推行马汉的海军战略理论,使美国海军实力跃居世界第二。1911年马汉的《海军战略》出版,成为美国政府制定海洋政策的主要依据之一。1919年,美国国会正式批准了1916年海军部制定的扩充海军计划,展开了在亚太地区的争夺活动。1924年拥有38艘主力舰(超过当时英国6艘),加上其他船只的加速建造,20世纪20年代中期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海军强国。同时美国将海军主力调往太平洋,发展珍珠港基地,借以抗衡日本势力在亚太地区的迅速膨胀,排挤英帝国在亚太地区的势力。

马汉的理论也为日本、英国等国所推崇。为抗衡美国日本于1920年开始实行1907年提出的建立“八八舰队”(即建立一支舰龄不满八年的战列舰、装甲巡洋舰各8艘为最低限度的主力舰队,并配以辅助舰队的第一线舰队)的计划,并要求日本海军保持对美国海军70%的比例。英国在亚太地区的地位如此岌岌可危,于是决心与美国较量。1919年到1920年海军开支比1913年到1914年增加了三倍,1921年又通过增建四艘超级战列舰和几十艘其他舰只的决议以维护其海上优势。但是军备竞赛如此令人心力交瘁,三国都感到力不从心,于是坐在谈判桌前的要求产生了。

1921年11月12日在亚太地区有利害关系的美国、英国、日本、法国、意大利、中国、比利时、荷兰、葡萄牙九个国家齐聚华盛顿,对亚太地区的国际秩序进行安排。此时的美国事实上已经确立了在亚太地区的军事优势,英国、日本两国处于相对的劣势。此时召开会议必然会使美国将这种优势固定化,从而获得各国对这种既得和即得利益的承认,使这种态势合法化形成国际战略平衡。在此不妨说明下一方取得优势另一方处于劣势怎么会称之为战略平衡呢?是的,这样并不是战略平衡。但只要双方承认了这种现实,将这种态势法律化固定化就形成了战略平衡,即均势。美国招开会议的最终目的即在于此。会议的结果是签订了《关于太平洋区域岛屿属地和领地的条约》(即《四国条约》),《美英法意日无过关于限制海军军备条约》(即《五国海军条约》),《九国关于中国事件应适用各原则及政策之条约》(即《九国公约》)。这一系列条约及称之为“华盛顿条约体系”。其内容是:各国互相尊重在太平洋岛屿属地、领地的权益。如果权益受到威胁应当进行协商。在《四国条约》生效后英日同盟应予终止;美国、英国、日本、法国、意大利五国主力舰总吨位限制为:美国、英国52.5万吨,日本31.5万吨,法国、意大利各17.5万吨。排水量不超过3.5万吨,舰炮口径不得超过16英寸,航母限额英国、美国各13.5万吨,日本8.1万吨,法国、意大利各6万吨。规定了美国、日本、英国三国各自的非武装地带;《九国公约》“又是中国恢复到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共同支配的局面”,对亚太地区的战后安排完成了,战后新秩序得以全面确立。

华盛顿体系是美国的胜利。虽然英国、日本得到了一些利益,但这是实力对比的必然结果。美国还是最大的胜利者。通过华盛顿体系美国扫除了英日同盟这一称霸亚太的障碍;迫使英国正式承认了美英海军力量的对等原则,使英国从此丧失了海上优势。为美国称霸世界奠定了新的基础,美国长期追求在中国的“门户开放”终于成为现实。为美国争夺亚太支配权提供了条件。事实证明,这一切的取得是建立在暴力的均势基础之上的。但是,美国称霸世界的野心不会变,而这一目标也尚未实现,所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美国必然会为自己抢夺更多的利益。

(二)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国际秩序的建立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国际秩序安排仍旧体现着“强权即公理”这一确定的命题,因此我谨作一简单地介绍了对这一命题进行新的佐证。

第二次世界大战还在进行中时各大国已开始着手通过一系列会议所达成的一系列协议对战后国际秩序进行安排。这一系列协议的总和其称之为“雅尔塔体系”。其中要内容有四点:处置战败国的方案;对战后欧亚版图的重划;建立联合国;对战败国殖民地与国联委任统治地的处理。从实质上来看,雅尔塔体系事实上划分美苏的势力范围。

在巴尔干,美国英国与苏联商定了战后在巴尔干各国所占势力范围的比重;对德国进行分区占领的决定;在东欧和远东的处置上双方进行了秘密妥协。例如在波兰重建、蒙古问题、中国东北问题的问题上美国和英国作出了让步。乍看上去似乎这一系列协议都是战前达成的,与暴力占领后的法律确认无关。但实际上雅尔塔体系正是基于战时美国、英国与苏联双方的军事实力对战后所能形成的均势进行了预判后互相承认对方的军事利益线,从而提前进行了战后才应做的法律确认工作。因此与美苏为代表的双方势力范围的划定去核心仍旧是暴力的均势。

两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安排均说明了这样一点:国际战略平衡的确认、新的国际秩序的建立,必然是以暴力建立起来的均势为基础而加以确认,调整仅是小范围的。因此暴力军事就是建立国际秩序的核心因素。中国在两次世界大战后所遭遇到的不同待遇也进一步说明了这一命题——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中国均作为战胜国,却遭遇了几近于战败国的待遇——即便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得待遇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待遇好多了。

下接

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二)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维持

国际关系中的核心——暴力均势(三)暴力均势与国际秩序的打破,结论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21:26:06 被napin8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