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与饮品

发现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情绪的变化永远可以那么的快,那么无声无息的渗透到我们的骨子里,然后反应在行为上。就像现在的我,本来好好的周末却因为友人的离去而顿显伤感,虽然理智告诉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一种徒劳,可我还是耍着小孩子脾气去掩饰内心的无助与失落,只因为我习惯不了突然而至的寂寞,哪怕是有满屋子的阳光,哪怕是有美味的红酒,哪怕是有芳香的咖啡,哪怕整个房间漂忽着曼妙的音乐,我也不想一个人渡过,真的不想。


可是,我只能选择承受,所以我准备用睡眠打发自己,可当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一个个朋友的片断,关于他的,也关于她的,用手触摸自己跳动的心,发现他们都早已存在于我的灵魂深处,于是,借此机会来梳理一下我对他们的情感。








有一种朋友是红酒,和他呆在一起的感觉干净、舒服,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世上绝没有两支一模一样的红酒。每一个酒庄的红酒各有特色,同一个酒庄的红酒不同的品牌也有不同的味道,同一品牌的红酒因着年份的不同也有差异之处,而即使是同一品牌同一年份的红酒,因开启的时间不同,口感也不尽相同。世上也不会有两个如红酒的朋友,如红酒的朋友外表儒雅,内涵深厚,有质感,有思想,能倾诉我的苦恼,分离我的快乐,也能以最快捷的方式舒展我的苦恼,能以最恰当的表达调动我的快乐,他的独有贵在内心而不在其表。如红酒朋友就如天上的太阳,有万丈的光芒,我们可以享受其中的温暖,却不可靠得太近,以免灼伤,红酒朋友是用来品的,而不是用来醉的,他需要时间去沉淀,去萃取,去磨砺,他是朋友中的极品。


有一种朋友是咖啡,和她在一起,是一种享受,充满执着温情的感动,友情于此变得宁静和宽容。


咖啡是一颗多味果,酸甜苦辣都静静的包裹在那黝黑的小巧果实中,它从不排斥任何人,也不对任何情感抵触,只是静静的泡在水中,翻滚、盘旋,有如一个冷静细心的朋友,我品味着她的幽雅与落寂,也感受她的美丽与灵性,她有巴西咖啡的柔软,有哥伦比亚咖啡的浓郁,有牙买加咖啡的甘醇,有摩卡独特的清香,当然,有时她也好比印尼的曼特宁,让我咀嚼它的苦,叹息她的倔强和忧伤。咖啡朋友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不婉转、不含蓄,用最直接最客观的言语和行动表达自己,她是朋友中的精品。


有一种朋友是绿茶,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平实而耐久,淡定而悠长,有交流时默契、有倾诉时的自然、有争吵时的谦让,友情于此变成了一种境界得到升华。


从高尔基的《童年》到托翁的《安娜卡列尼娜》;从爱尔兰风笛的幽怨到菲尔的Walking in the Green Field;从古典文学的诗词经典到现代文学的小说散文;从迪斯尼《猫和老鼠》到自然守衡定律的思考;从一部动画片联想到健全人格的培养;从一个措词的变化感觉到双方心情的变化......我和他总是用信件、电话、网络继续着一个又一个的话题,书本、电影、生活中一切大小事情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的谈资,他在我心里有一种感觉十几年不变,是因为他承受住了纷繁尘世的侵蚀,保持着眼明心清、无欲无求的天赋本色,他是朋友中收藏品。


有一种朋友是果汁,泡沫丰富、口感清爽,这样的人我们身边有很多,我真诚的与他们交流,但我无力给他们一个承诺,也不可能给他们一个永远,他们只是我人生过程中的偶遇,是在一段时间中的相处,是即榨即饮型,他们随着我年龄的变化,工作的变化,生活的变化而不断的更新调整,他们是朋友中的赝品。


还有一种朋友,我对他的比喻是会被很多人忽视,但我们一生都不可能舍弃的一类饮品,没错,就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但在我的心里,那是一种可遇不求的感觉,他是与我相依相伴、相知相守,共同经营下半辈子生活的那个男人,当然,遇到他时,我也变成了一杯白开水。白开水的特性就在于它的简单,这就好比刚刚开始的爱情,但是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在无色无味的水里添加各种染济,让它呈现出我们喜欢的缤纷颜色,红的、黄的、蓝的、绿的.....那是爱情的颜色,我们也可以根据自己不同的喜好把它变成甜的、酸的、苦的、辣的......那是爱情的味道。与其说我喜欢白开水,不如说我追求一种由白开水调制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饮品,不同瞬间的感动和思考,会出现红酒的味道,咖啡的味道,绿茶的味道,果汁的味道。也许我们的相识会存在性格的差异、兴趣的差异和价值观的差异,组成一个家庭会有矛盾,会有争吵,但最终我们会平心静气的沟通、交流,两个人手拉手的搀扶着,在理解、信任、尊重的基础上,在白开水的生活里创造、演绎属于我们的,流光异彩的世界。他是我沉默而又偏执的守候、执着而又专著等待的奢侈品。


不管是红酒、咖啡、绿茶、果汁还是白开水,都让我们一起举杯吧,为了曾经的烟花浪漫、为了醇酒般的年轻岁月,也为了匆匆而过的几十载余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