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债血偿:二战后处决日本战犯秘闻

东条英机被盟军司令部指控为头号战犯,1948年11月12日,东条英机被判“绞首刑”。12月23日凌晨,日本东京巢鸭监狱内,行刑时间到,东条英机从单间牢房由看守带到特设的佛坛前,宗教仪式后,他被带上了高高的绞刑架。东条英机不由得泪流满面。

是这恶魔忏悔了吗?不是的,他是在后悔自己当初自杀未遂。

原来,东条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想到将被作为战争罪犯押上法庭,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命呜呼。他选择了自杀。在那段日子里,他天天枪不离身,并让保健医生在他的心脏部位画了个圆圈,以保证子弹能击中心脏。1945年9月11日下午4时,东条英机将子弹射向了自己的胸部。使他遗憾的是,这一枪擦心脏而过。

东条英机的重大罪状之一,就是在东南亚推行一条残害战俘的野蛮政策。1942年在巴丹,对被俘人员搞了一次死亡行军,结果使大批战俘死亡。更为恶劣的是,在泰国和缅甸,仅强制修筑泰缅铁路。1942年11月至1943年10月间,这一暴行中,战俘“像苍蝇一般大批死去”,415公里的铁路,死亡战俘1.2万人,被称作“死亡的铁路”。这桩暴行,是在东条英机直接授意下发生的。

东条英机最终未能逃脱正义的审判。在施以绞刑后,东条的尸体被火化,骨灰由美军军舰抛进波涛汹涌的太平洋。

步着东条的后尘,有“满洲劳伦斯”之称的土肥原贤二被送上了绞刑架。此刻,这个个子矮小、留着一撮仁丹胡子的日本间谍头子面如土色。他曾多次扬言,称他自己如何如何不怕死,可真当死神向他招手之时,他的双腿还是在发抖……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正义的绞索勒住了土肥原的脖子。也许是身不由己的挣扎,土肥原喉咙里发出一阵难听的呻吟,双腿使劲蹬了几下,然后,就无可奈何地直了双腿。

“将板垣征四郎押进来?”随着监刑官的命令,被盟军司令部列为首批甲级战犯的板垣被两名宪兵推到了绞刑架前。

日本投降后,板垣征四郎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命运。为了躲避死神,他决定脱逃。他在这些年里,已经搜刮了价值百万美元以上的黄金和稀世珍宝,足够他挥霍到死。

他决定向英军指挥官史密斯行贿,把一件价值30万美元的黄金“椰子”饰品奉送。没想到史密斯表面上答应考虑考虑,实际上连夜给中国政府发报,询问为何至今没有逮捕板垣。

蒋介石接到史密斯电报,感到这是一个失误,怎么把这个欠下中国人民累累血债的家伙给忘掉了,立即命令有关方面整理了一份板垣对中国犯下战争罪行的材料,指派专人飞赴东京,向盟军总部提出逮捕板垣的要求。

1948年12月23日凌晨零点2分,板垣被吊上绞架,零点32分30秒宣布死亡。

下一个被押上绞刑架的是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松井石根。面无人色的他被两名宪兵扶在行刑前坐的靠椅上。绞索套上了他的脖子,他的喘气立时粗起来。两分十一秒后,松井石根终于断气。

额头上冒着虚汗被押上刑场的日本前内阁首相、外相广田弘毅显得十分苍老。对国际军事法庭的死刑判决,他无话可说。

广田是发动“七·七”事变、全面进行侵华战争的主谋者之一。他配合日本的军事进攻,为占领全中国,进行了积极的外交活动。广田提出的所谓和平谈判,实质上是灭亡中国的另一种手段。

广田的双腿在颤抖着。踏板开启了,颤抖的广田落入无尽的黑暗之中,他的腿像放了血的鸡似的,死命蹬了几下,就咽了气。

至零点37分,7名战犯全部被绞死,只有武藤章临刑前狂呼“天皇万岁?”

曾血洗中国香港的刽子手酒井隆在南京偿还了他欠下的血债。

1941年,日本军队在偷袭珍珠港的同时,向香港发起了进攻。驻港英军司令莫尔特和港督打着白旗,乖乖地举手投降。但有一点酒井隆没有料到,防守香港西半部的英军,由于和总部失去了联系,拼死抵抗。日军损失惨重。酒井隆恼羞成怒,他指挥部队在阵地外的圣斯蒂劳学院,极其残暴地杀死那里的170名伤员及手无寸铁的俘虏,七名女护士遭强奸后,全部用刺刀捅死。

不仅如此,日本兵还在香港肆意奸淫,民宅里和街梯上,到处可见赤身裸体、血肉模糊的女尸。曾以《驸马艳史》等影片驰名中外的影星梅绮正值新婚燕尔,兽兵竟当着他丈夫的面,强奸了这位女影星。为了掠夺香港人民的财富,酒井隆还宣布“在香港以日军的军用手票为合法货币”,据不完全统计,在酒井隆部队占领香港的3年时间内,日军掠夺的财富相当于现在的数百亿港元。

1946年9月13日,酒井隆被一枪毙命。

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也是在南京雨花台被枪决的。

1937年底及1948年初的南京,遭到旷古未有的浩劫。谷寿夫所率领的侵华日军第六师团是最早攻陷南京城的侵略者,谷寿夫师团驻扎在包括雨花台在内的中华门内外一带,是当时日军杀人最多暴行最惨的地区之一。

1946年8月谷寿夫被武装押解到南京后,南京国民政府第一绥靖区司令部军事法庭侦察室立即对他进行了讯问。谷寿夫对南京大屠杀的情况避而不谈。他傲慢地说:“什么叫‘南京大屠杀’我不知道?打仗嘛,死人是无所谓的,日本人也死了不少啊?”

预审军法官当即对谷寿夫的谬论提出反驳,并对他的傲慢态度予以严厉警告。1946年10月19日,军事法庭第二次对谷寿夫进行侦询。谷寿夫仍然否认在南京进行大屠杀的事实。

1947年2月6日至8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谷寿夫进行为期三天的公开审判。公诉人陈光虞宣读了长达两小时的起诉书,历陈谷寿夫在南京大屠杀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宣读过程中,庭内外旁听者大多痛哭失声,公诉人读完起诉书时,亦已泪流满面。法庭还当庭放映了南京大屠杀时日军自己拍摄的新街口屠杀现场的纪录片,以及美国驻华使馆新闻处实地拍摄的记录有谷寿夫部队暴行的影片。并出示了被谷寿夫师团杀害的中国民众的遗骨。面对铁一般的事实,谷寿夫只好承认了纵容和唆使部队屠杀南京平民和俘虏的犯罪事实。

4月26日上午11时,谷寿夫被从国防部法庭看守所提出,押赴雨花台刑场。囚车抵达刑场时,谷寿夫已经吓瘫了,连站都站不稳。行刑宪兵将他架下囚车,面对中华门方向跪下。正义的枪声响了,谷寿夫倒在血泊中。

1947年12月18日,是侵华日军在南京草鞋峡集体屠杀5万多中国军民10周年祭日。10年前在南京大屠杀时以杀人取乐,甚至进行杀人比赛的两个魔鬼——日军十六师团片桐部队大队副官野田岩和富山大队炮兵小队长向井敏明被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当日执行枪决。

当囚车将战犯押赴刑场时,马路两旁挤满了人。两个魔鬼哭丧着脸,连正眼瞧一下南京的勇气都没有。在他们当年杀人的地方,罪犯蜷在地上。正义的枪声响了,污血从他们的头上淌出来,稍稍挣扎了一下,就一动不动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20:43:34 被忠诚与背叛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