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2)误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狼头山区,当湖东游击队分兵四处作战之后,我带着特务排留守在雁过岭鹰愁谷,坚守并维持着根据地的日常工作。也成了各连之间信息中传站,分发弹药,看护各处送来的伤员。最伤脑筋的是,我们没有医护人员,都是战士们在照顾,请几个乡下的土郎中治伤看病,始终不是办法,得想什么办法找来一两个医生才好。每天都为这事忙得焦头烂额的,大家又都不懂。就是湖东城里面,也还没有西医,只有几个老郎中撑门面。要找懂行的,除非上省城,但一一六师团驻守在那里,谈何容易?这事就一天天拖了下来。

这天,浮山根据地的陈介然方根发正副大队长带来了三十多浮山中学的学生来了,说是要参军,打小鬼子。我看看这些初中学生,瘦弱无力,年龄最大的不过十七,小的才刚刚十五,这不是胡闹吗?就不同意,说还是些娃娃,读书要紧,等长大了学到本事了再打小鬼子。有个小不点当场就哭了,说,等我长大了,小鬼子都被你们杀光了,我们到哪里找小鬼子去?

我说,那不正好吗,你们学好知识,将来可以参加新中国的建设,作的贡献不更大吗?

但不论我怎么说,磨破嘴皮,也没有说服任何人,几个女生蹲在地上直哭。

我问陈大队,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娃娃突然弃书不念闹着要参军呢?

陈大队长说,浮山中学被小鬼子的飞机炸毁了,你要这些娃娃到哪里念书去?

原来,1940年5月28日,驻守安庆的一一六师团派出六架飞机轮番轰炸浮山中学,炸毁中学大门楼、钟楼和24间教室和师生宿舍。哪能惨呀,就甭提了。日本鬼子的飞机漫山遍野地扔炸弹,炸得昏天黑地,火光冲天,浮山连同浮山中学,都没有一颗站立的树了。哎呀,小日本,太狠了,连一块完整的石头都没有了。到处都是巨大的炸弹坑,一个挨着一个。没法形容了。幸好浮山师生够机警的,一听到飞机声,就躲藏进浮山九曲十八弯的天然溶洞,只有几人受伤。这样,课无法上了,只得发假,校长带着老师四处筹款,准备重建学校。这三十多学生坚决不走,在女生陈润梧带领下,找到了陈介然部。但浮山根据地太小,一下子增加这么多不谙作战的学生,确实没有办法安排,就带到我这里来了。

方根发说,这些学生虽然年龄小,但革命热情高,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磨练之后,一定会成为合格的新四军战士的。这些人年轻,不怕摔打,肯吃苦,又是自愿参加革命的,你就收下吧,身边也多几个跑腿的。

“我可不做跑腿的!我要上战场!”

那个为头的女生陈润梧一脸的认真。

“这可不行!你恐怕十五岁还没到吧?只怕连一杆三八大盖也扛不动,还上战场,打鬼子?”

听了我的话后,陈润梧又立刻哭将起来。

陈队长严肃地说:

“小陈,这可不行,部队可不作兴哭!要撒娇回家去。”

“谁撤娇了啊?这不是这位大哥哥瞧不起人。”

“不准叫大哥哥,要叫副司令。”

“是,副司令大哥!”

一句话,说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我想了想,叫来了特务排排长周正东,当着这群学生介绍道:

“这位是周排长,神枪手,百发百中;武艺又高,当过教士,四五个大汉近不了他的身。以后周排长就担任你们的军事教官。加入了革命队伍,可要一切命令听指挥。你们就编成娃娃连,一个连长,三个排长,都有周排长任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三十几个娃娃挺直了身子,昂然答道。

见我要走,周排长拉拉我的袖子,搓着手,低声地说,这怎么教?这些小秀才只怕吃不了苦。

我说,你看着办吧,能教多少算多少。将来也不致于让他们上战场吧。

“得令!”周排长敬了个礼,方才转身乐呵呵地带着这帮娃娃找住处去了。

这边,我拉着陈介然大队长的手,有说有笑地朝办公室走去。副大队长方根发却走上前来,与我耳语了几句,我一笑,也没说什么,就三人一道来到司令部。

陈介然看了看桌子上的花名册,吃了一惊,说,有这么厚?

“是啊,你知道吗,湖东人民抗日热情多高。年初,当游强国司令将湖东新四军进行整编带到皖南以后,只给我留下一个排,我真担心革命工作不好开展呢。不料,只七八个月,一个排就扩充成四个连了,有四五百人了吧。依我估计呀,这一次张司令把四个连全拉出去,不扩个一千人是不会回来的。”

方根发说,还是你们发展快些,看样子狼头山发人啦。我们浮山就始终发展不起来。

我说,浮山那地方太偏僻了,日本鬼子杀不进去,可你们也难出来。那里山多林密,水广人稀,就是想扩充,也招不到兵啦。要不然,咱们合兵一处,怎么样?

陈介然说,你们部队扩大了之后,如果上面命令你们开拨,像上次游强国纵队一样,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就走吗,一切命令听指挥,可不是说着玩儿的。再说,到哪里还不是干革命打小鬼子?

方根发说,你们有四个连,这么强的实力,为什么不直接干掉湖东城的小鬼子?要跑出去打,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是啊。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没考虑过。打湖东城,我们早就想干了。可是,我们后来一想不行,为什么呢?你们该记得今年发生的皖中花山抗日革命根据地的事吧?新四军一量展开强势面貌,不但小鬼子要来扫你的荡,我们周边可是驻着日军一一六和十五两个师团;而且国民党桂系李品仙军也是虎视眈眈,皖中根据地不是被桂系占领了吗?难道说皖江根据地还要重复他们的错误?我们之所以化整为零,就是想示敌以弱,麻痹敌人,好保存我们的根据地。如果只图眼前,痛痛快快地打一战,那倒是很容易。湖东的百八十个小鬼子,还不够我们吃的。

陈方二人听了之后,若有所思,不住的点头。

临了,方根发问不无疑虑地问,如果放任湖东小日本不打,不怕日本鬼子祸害乡亲吗?乡亲们还会支持我们吗?老乡能理解我们的苦衷吗?

我点点头,说,也不是绝对不打,像前几天,李小顺的一连不就在石几集消灭了十几个下乡抢粮的小鬼子吗?也就是说,一次只消灭鬼子少数,留着鬼子零打碎敲,始终不让小鬼子摸清我们的真正实力。让鬼子始终相信是小股游击队所为。这样,小鬼子也就下不了大决心,进行大规模的围剿和扫荡了。

他两人当日就留在了司令部,我们在一起畅谈着打完了小鬼子之后,各自准备干什么。谈到半夜,方准备睡觉,突然听到了前山哨位上发出了清脆的枪声。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们住在鹰愁谷,非常隐秘,当地老乡也没有几人能找到入口,今天来了什么不速之客?

我们三人急忙穿上刚脱了的衣服,顺着枪声的方向跑去。

只见前面,影影绰绰的,十来个人,正是周正东排长带着特务排向前冲去。

我叫住周正东,叫战士们不要急着开枪,先弄清来者的身份再说。

我们跑到哨位上,只看见站岗两个战士正不断地向外射击,而对方不还一枪,这不是怪事吗。我就问哨兵怎么回事,哨兵说,刚才谷口感觉有人过来,拉了枪弦,喝问口令,对方却说出了我们以前的口令。肯定是敌人,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以前的口令,所以我们就射击了。

我点点头,让他们把枪声停下来,看看情况再说。我回顾一下,见周排长已经带着战士摆好了阵式,就冲着黑暗中喊了一嗓子,“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那边顿时传出了一个脆嫩的声音,说道:

“高副司令,我是周小九。”

周小九?不是与胡老爹梅姑一道送张家明书记到皖南新四军总部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说,“梅姑在不在?请梅姑说话。”

“副司令,我在!你听不懂我的话音吗?”

对了!是梅姑的声音,没错!

又听见一声苍老的声音:

“好小子!你敢用枪来迎接我。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想不到一条老命小日本不敢要,险些送在你的手里。你待我进谷,不扒了你的皮才怪。”

是他们,没错。

失踪了两个月的胡老爹他们回来了,谢天谢地,没有出什么意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