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七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整整工作了一夜的廖括中校,伸展一番手脚的筋骨之后,抬头瞅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再过十分钟就是五点。他走到窗边,先揉扭着脖子来回转动,随后才将目光朝窗外望去,如今外面的天色还特别黑暗,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再过半小时,东方的天空就要出现鱼肚般的白色。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喝上浅浅的一口,立即感觉到嘴中的苦味特别地浓,赶紧将嘴中的液体吞进肚里去。放下手中的杯子,一大壶的咖啡已经被他全喝完了,口腔难免不会不感到特别的苦涩。

现在,他拿起办公桌面上的日程安排表,看了一眼随后放下。根据周密计划里的日程安排,再过三小时,他将乘飞机前往欧洲,去解决另一件大事情。这件看起来并不在主行动计划之中的注明事项,经过昨晚一夜的研究,最终认定该件事情的解决如何,它将关系到整个行动的成败。这时候再一次抬头望了望钟,到五点钟还得朝曲靖去一个已约定的电话,现在还有十分钟,他可以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

仰靠在大椅里闭目养起神来,可是大脑里的思维,没有停顿下来,它仍然在高速地运行。对于即将实施的欧洲之行,作好了两手方案。昨天下午很晚的时候,接到辽阔送来的资料。从上个月开始,受命去负责欧洲情报信息的比尔·怀特先生提供了确切的情报。并且给他汇报来了,有关欧洲方面情报人员的联络方式。

尽管在多年前,国家对欧洲方面的事务,还并不怎么去积极地介入,许多的重点全都放在亚太地区。但是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积极介入欧洲事务是必然的趋势。

作为负责情报收集的部门,自然是先行者。

西尼·闶阆特!是他这趟欧洲之行特别要去关照的一个人物。可以说,关照她的性质实际上是为她获得有限的自由。有时间限制的自由!过去一晚的工作就是起草递交给德国有关部门的文件。希望德国司法部门给予必要的协助。外交会照的正式文件,已经由驻德大使馆递交了过去。

这时候,一声清脆、短暂的嘀响声响起来,它是由设置的定时器发出来的。响声标志着十分钟的休息正式结束了。

廖括中校立即睁开双眼,探身于桌面,伸手拨动朝曲靖打去的电话。话筒里很快传来了回答的说语声,他知道对方也是整夜没有睡。曲靖负责处理的事项也很多,相对来说,在某些方面上更复杂一些。

“目前情况怎么样?”他问道。

“暂时还没有偏离原先的计划部署。”曲靖回答。

如今,他正处在南方军部未来战事指挥基地里。同那些指挥及参谋人员密切地注视着大屏幕上出现的各种信息。

自从发现台湾的一艘V型导弹核潜艇之后,海军司令部立即按临时制订出的计划,在它回程的路线上展开了实弹军事演习。从现在反馈回来的信息获知,那艘V型导弹核潜艇的确犯上指挥判断上的错误,它驶入了海底夹沟之中,并在那里一直呆着不动。显然是想等待演习结束后,再从海沟里溜出来,驶回到高雄的军港去。

尽管目前这一切的做法,都仅仅只是暂时的迷惑战术所取得的结果。但是用不了多久,或许只要一天,或者两天的时间,一切都会清楚大白。

现在那艘V型导弹潜艇与岸基通讯的无线电波飞满了天。而且,演习不可能永无休止地进行下去。再一个,从截获的密码经破译部门进行了破译之后,从中初步得知,他们的岸基经过各种探测器将探测到的信息综合处理之后,向V型导弹核潜艇发出的各种指令,从这些指令上去分析。该艘潜艇上的指挥官已经明白地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及目的,他所指挥的潜艇为何被困在海沟里。

现在到了最忙、最紧张、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演习部队的舰船和布雷艇早已接到指示,在指定的海域里,布满了水雷,严防有协助的水面舰只开过来,协助V型导弹潜艇脱离被困的处境。

海军遵照最新传达来的指示,又在海沟的两头放置了反潜水雷,也就是说,现在这条海沟的两头被严实地堵了起来。而在这艘潜艇上面海域的水面上,各种类型的水面舰只,早已奉命集中到那片海域里。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失,危险的系数自然也在开始增大。新的不可预料的事情正等着他们去预料,去遏制不确定的因素,让它往设计的方向去发展。现在所有的一切重任都压在情报部门的身上,他们必须尽快高速地运转起来。

“再过两个多小时,”廖括告知道,“我将乘国际航班飞往德国汉堡!”

“情报部门确定了这个方案了吗?”

“已经获得该部门的审核确定!”

“情报部门……。”

“是的!”廖括说道,他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比尔·怀特领导下的情报部门!”

“如果这次行动成功了的话,我是这么地推测,因为这次行动不可能失败,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不论从公事的角度,还是从私下的友谊角度上,我们都欠了他一个人情。”

“我认为应该破例,是国家安全局欠了国家情报局一份人情。”

“我没有附议!”曲靖道。相隔了一秒钟的停顿之后,急着问道:

“有关印尼方面的情况安排得怎么样,现在的情况进展如何?”

“昨天下午,外交部的李参赞已经到达了印尼,也许再过几小时,如何与印尼方面合作的事项及行动的计划方案,就会传送回来。”

“好!看来,全都按精心设计的计划,正在稳步地进行当中。”曲靖说道,“那么有关辽阔负责方面的事务,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呢?”

辽阔负责与情报部门行信息交换,与司法部门和代表国家政府,即将去与海盗进行交涉,及有关人质方面等事务。如果不出任何意外的话,廖括心想,就会在自己到达德国后的几个小时里,此人将随同谈判代表团,一起程到达新加坡,到达海盗在信函里明确指定的地方,与海盗的代表会面,然后就中方人质事项与海盗进行谈判,有可能还会前往海盗的老巢去看望人质。但是现在可以想象,他目前正忙得不可开交。

“有关这次行动,其中对印尼方面的行动事项,我敢猜想,情报部门的比尔·怀特对此可能有绝对的怨言。”

“我也估计到了这个事实。”

“对情报部门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你说得一点也没错!”虽使曲靖不说,他也能感到这一点。“这次行动,的确可以说,情报部门将要面对最大的损失。由于行动不得不与印尼的情报部门合作,自然而然地将印尼的情报网暴露了出来。当行动结束之后,原先设置在印尼的情报机构就再也无法继续工作了,大批的情报人员必须调离原来的工作岗位。在印尼苦心建立起来的情报网,也可以这样去说,在印尼的整个情报网将彻底地瘫痪,今后将必须重新建立起新的情报网!”

就在曲靖与廖括相互进行通电话的时候。在未来战事指挥系统的基地里,军情勤务工作人员汇报的情况让雷延平上将的心房,陡然间里紧缩了起来。他本来是想走到另一控制台边去的,听到报告的内容之后,立即折返了回来。

“情况有了新的变化,上将!”一旁的操作台边,一位正操着仪器的中尉朝他汇报道,他在键盘上狂敲猛打了一阵,把接收到的信息指令输送给计算器,让它进行运算处理。

“外围水下声纳数据传送而来。”一名操作员说道。

“没有任何反应。”信息归总员总结道。

“空中探测数据传来了。”

“没有任何反应。”

“V型导弹核潜艇有了反应?”上将向汇报最新信息的中尉问道。

“是的,现在正在设法弄清意图。”

上将加快脚步,朝室内另一边不远的一个显示平台走去。

刚才中尉汇报的内容是:七个小时后重新捕捉到V型导弹核潜艇的信息。在已经过去的那段时间里,该艘潜艇一直静静地沉睡在海沟里,它什么也不做,但是现在的反应是,它从沉睡中醒了过来,突然活动了起来。

在另一排操作控制柜台前的设备操作员们,他们顿时来了干劲,很快地拼就出一幅完整的目标声纳图。大型高性能的计算器,已经将接收到的所有信息,经过精确的计算之后,计算出来的数据正在编就目标猎物:那艘V型导弹潜艇的特性资料。

这份经过运算的准确资料,将会很快地传输给静候在潜艇水面上的众多舰只,及守候在海沟两头沟口处的攻击潜艇。因为V型导弹潜艇的再一次启动,证实了先前的数据是十分正确的。自从蓝盾号核潜艇发现它以来,经过跟踪与各方面的探测,现在已知道V型导弹核潜艇的推进器的噪音特征模式。

它的这次起动与缓慢地行驶起来,暴露出潜艇各方面的重要参数,连同发电机的规格也包括在其中。

在控制室另一头可控监视器边,围站着舰船方面的专家,从那台噪声分析仪上,得出了潜艇的发电机,经过了一些技术上的改进,从而降低了原来的噪音。从技术上讲,以及其特性上来看,有些表现实际上是一样的。现在想知道该潜艇怎样在这个狭窄的海沟里,如何去转弯。根据声音上判断,螺旋桨一定是被隐蔽了起来,有可能装置在一个套筒管里,或许是在定向螺旋桨的外面增加了一个环形的挡板,要么就是一种轴隧式的传动装置。

国防部的那位专员是潜艇方面的专家,他把所有的资料经过大脑运算之后,说道:“我们在东海里做过这种试验,只是没有取得成功,技术方面专家最终认定,不管是什么样的装置,尽管能给潜艇降低动力的噪音,但是那种隆隆作响,较为和谐的音声,仍是能被声纳探测器探测到。”

他扭头来看曲靖,从说话的姿势中能看出,他们快谈完事情了。

“谢谢!”廖括道。

“好!我祝你顺利。”曲靖与廖括结束通话。朝他们走来。

一位工程军官正朝众人说:“我认为是这样的,我的同事曾这样地说过,信号处理机往往把这种噪声过滤掉,就像美国人知道信号算法的处理系统那样,因此又发明了对付的办法,在这方面上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所有人对此都点了点头,在场的技术工程人员都知道信号算法系统的工作原理。

“大家都一致认定它是一艘导弹核潜艇!”雷延平中将道。

“也许是一艘改进型的V型导弹核潜艇!”曲靖插入话发表自己的看法。

工程军官很认可:“攻击型潜艇里根本装不下这种发电机的,除非是改进型,只能从这上面去判断。从情报部门提供来的确切情报,台湾在今年里并没有从他国购买过潜艇。更一个确定的因素是:它行动起来不像是一艘一般的导弹核潜艇。”

“可能是一艘‘奥斯卡’级的核潜艇!”一位技术军官道:“从情报部门得到的情报证实,台湾在前年从美国人那里购买了两艘‘奥斯卡’级核潜艇,最新接到的情报上显示,有一艘目前正停泊在军港里,而另一艘就不见了。”

“也许它就是那艘不见的潜艇。”另一位军官道。

“为什么要派这一级型的潜艇去远航南方呢?”工程军士长对此感到质疑,“如果真是这一级型的潜艇,把它当成反潜的平台那可是最好不过了。”说完此话,巡视众人,想从他们的脸上得到一种绝对的认可。

中将与曲靖的神态很明显,从神态上揣摩出,他俩希望将这个话题延续下去。

于是,他彻底地阐述想法,“存在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搞这种活动是想干嘛?是想去窥探我们的潜艇,试试有没有这种能力?这种事以前曾多次发生过。”

不能否认的一点:这种把戏双方都发生过。最近一次是在去年,大陆方面派出一艘Y级型导弹潜艇靠近台湾海岸,其明显的意图是想看看他们能不能发现它。结果发现了。情报部门的情报最终得到确实,台湾当局从美国人那里购买了新的侦探探测系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