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王治国一头栽了下去,一时间以为自己要光荣了。但瞬间而来的疼痛又将他拉回到了人间。就在王治国脑袋戴着钢盔一触地的瞬间,一股子毕生难忘的猫耳洞里的黑暗与泥土的气息涌了上来,令他猛然惊醒过来,他感觉两只脚挂到了什么,有些凉,肉乎乎的……敌人!王治国心头一紧,瞬即两腿狠狠蹬在敌人身上,一扭身从腰间拔出59军刺,收回腿,又一蹬,将军刺递进了敌人身体里!没有预想中的敌人惨叫,王治国平静着心头剧烈的心跳,从胯侧掏出手电来照了照,见敌人早七窍流血,气绝身亡,不由得猛点着头,兀自道:“得,得……棺材里画老虎——吓死人;MD,狗日的炮兵又立功了!”随即拿着手电在猫耳洞里照了照;这是个不到两平米,深约2米的洞穴;除了那被我炮兵震死的敌人,里面除了敌人贮存的必要弹药和粮食外还有一打收拾妥贴的粗绳。王治国先将粗绳同自己的枪、子弹袋、干粮袋、水壶扔了上去;这才戴上从敌人那里缴获的ЛABP_1夜视仪,绑好从敌人缴获的手榴弹和急救包,狙击枪,勃朗宁自动手枪(PS:应该是对美缴获。),哈哈笑着吃力爬了上去;这回王治国鸟枪换炮了。

应该承认越南人不仅凶悍而且狡猾,他们为了保障这个峭壁间暗藏的火力点绝对安全,在山顶偷偷埋伏了三名装备精良的越南特工。他们中两人配备了ЛABP_1夜视仪和CBД狙击步枪和自卫手枪。另一个侧配有一支PПK74班用机枪和ЛABP_2夜视仪。如果不是夜里下大雾,我配属炮兵部队又用高超的炮击技术鬼使神差的将他们全部都给震死了,这个突起的山头几乎就是向无名高地发起进攻几乎不可逾越的屏障。那天似乎天真的站在了我们一方……

王治国爬上了地面,叫来了周彬相互交流了经验。这回吃过一堑,长了一智的王治国和周彬,都匍匐着小心在光秃秃的山头上摸索着,很快他们又摸到了敌人剩下的两个洞口。随即他们又从敌人那儿缴获到了又一支CBД狙击步枪和两个夜视仪;这回王治国和周彬可是都发财了。不仅托着炮兵的福又立了大功,更补充了不少手雷,还为北路敢死队缴获来了急需的夜视装备和武器。这样,北路敢死队战友的生命就会有更多的保障。来不及王治国和周彬更多的庆贺,他们迅速收拾起装具,又要开始行动了。这回他们要面对的是敌人设在崖壁上的那5个成‘M’形的火力点群,情况更加严峻,王治国同周彬心情沉重的看了看对方,他们明白最危险的一刻即将来临,也许……

利用从敌人那里缴获的两股粗绳,周彬同王治国偷偷下到了‘M’形火力点群两个单兵火力点的上方。夜色与雾气使敌人没法发现就垂在他们火力点不远处,在夜风中轻轻飘荡的绳索。虽然炮声依然在轰鸣,子弹依然在呼啸,周彬同王治国却感觉夜空却是如此沉寂,空气中密布着凝重的杀机,夜凉如水,他们就在敌人藏身的两个洞口上方不到5米的地方,敌人只要一抬头,就会轻松发现他们!已经没有偷偷摸摸的必要了,只要攻击一但发起,密集在一起的敌人就会很快发现他们,他们必须在悬崖峭壁上做到迅猛、准确,在攻击后敌人做出还击的一瞬间保证摧毁最上方2个单兵火力点,再搏命去强攻剩下的三个;这样才能在如果他们发生不幸,也能最大程度减轻战友的压力和负担。

峭壁上紧攀着绳索的周彬拧紧了眉头,他在敌人一个单兵火力点上方,沉重喘息着;浓重的雾气和夜色掩护了他们的秘密行动,同样也阻碍了他们和敌人的视线。是时候了!估摸着王治国已经到达了另一个敌人单兵火力点上方并做好了准备,周彬深吸了口气,平静平静异常紧张的情绪,随即大喝一声:“打!”,王治国几乎在同一时间和周彬一起拉响手雷就顺着绳索急速落下去!

两侧高处的敌人听见了周彬的叫声,惊骇间举枪一抬头,就见周彬同王治国顺着绳索急速落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见一砣黑乎乎冒着青烟的从他们头顶飞了过去,落在猫耳洞里,眨眼间飞速下落的周彬同王治国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炸弹!”两的敌人瞬间明白了过来,几乎同声惊叫一声,一个悍勇的敌人回身意图将集束手雷扔了出去,但瞬间被手雷炸没了!另一个头脑清醒些的敌人,顾不得安危跳出了洞窟,从陡峭的崖壁上滚下了几百米深的悬崖下,在漆黑的夜空里留下一线尖细凄厉的惨叫……“轰隆!”两颗集束手榴弹炸响,剩下的敌人惊醒了!爆破产生的飞石和塌方也如泰山压顶一般坠落下来!

剩下三个火力点的敌人飞快反应了过来,疯狂的敌人毫无畏惧被落石击中的危险,伸出头,抬起AK47、79微冲就向顺着绳索高速向他们坠来的周彬和王治国狂射出子弹!就在敌人伸出头来向他们射击的同时,周彬同王治国在手雷扔进敌人单兵火力点的一瞬间在腋下拔出了缴获了的敌人自卫手枪,敌人一露头,周彬同王治国就在下坠的情况下同敌人展开惨烈对射!周彬狂射出的8弹3枪击中了其中一个火力点露头的敌人,露头的敌人惨叫着滚落到山崖下;王治国打出的7枪数发子弹打在了敌人身旁,吓得敌人缩了回去;速降中,数十发子弹从周彬和王治国的身边窜了过去,周彬挂彩,王治国大腿、右肋中枪!

就在敌人掉下悬崖的一瞬间,周彬落到了火力点洞窟口敌人筑起的石壁旁;避过了下落的土石,他一面快速拔出刺刀割断缠在腰间的绳索,一面小心着肩旁不到10cm旁洞窟入口黑洞洞的通道,也许敌人就与他一墙之隔,而他小半个脚板悬空着,下面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深渊!紧张的气氛,凝重的杀机,压抑的令人窒息……

周彬割开了绳子,迅速收好刺刀,换好手枪弹夹,戴好夜视镜,一颗手雷拉响就扔进了黑洞洞洞窟里!“轰!”手雷爆炸,敌人一声惨叫,周彬不等下落的飞石,土块打在身上,一个侧扑倒在狭窄的通道口上,与此同时他透过绿油油的夜视仪,他看见黑洞洞的洞窟里一个倒在洞窟深处趴在地上重伤呻吟的敌人;再环视,一个藏在石壁后黑暗里距离自己不到3米的敌人正悄悄抽出了设在射击孔处的班用机枪,他抬起了枪——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