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最后的岁月里

毛泽东在最后的岁月里

2007-11-25


在谈到毛泽东在后期,主要是1975年到1976年身体如何,脑子思考问题如何时,毛远新说,主席的思维我看非常清楚,主要是双眼白内障,两个眼睛中间有一段什么也看不见了,是脑干神经造成的,说话吞咽有困难。那个时候邓小平很放手,胆子也就大了,认为主席已经不行了,看不见,又说不清楚,还有什么用,以后不会有什么了。过了一段,做了手术以后,主席的眼睛又看见了,主席把眼睛看不见那一段文件调回来重新看。


毛远新说,后来我看毛毛写的我的父亲里边讲,邓周围的一些人,包括胡耀帮、胡乔木都跟邓说过,是不是太急了,意思是主席还在。邓当时有持无恐,他说没问题,大局一定。如果他要是不那么急,恐怕还不致于那样。

如果他要是不急,会不会让他接总理?毛远新说,完全有可能。我为什么这样说,我是1975年9月底到了北京,有一年多没看到主席了,因为1973年底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我参加了会议,会议以后我又跟主席个别谈过话,1974年中央开过一次会,大军区司令员参加,通报对总理的批评,那时我是沈阳军区政委,那次会议主席没参加(不在北京),我没去看主席。等到1975年9月我去北京,因为新疆自治区成立20周年,中央派代表团参加庆祝活动,要我去当副团长,我到北京去看主席。和我上一次见完全不一样,苍老的很,主席当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眼晴看不见了,我当时心里一下子说不出来的滋味,主席看着我就笑了,没事,眼睛做了手术又看见了,然后拿起一本大参考就给我读,就像小学生给老师念书,念什么,我都忘了,大参考都是外电的报道,念了半截,我说行了,明白了,不要再念了,主席不行,一定要念,念完了,非常得意,就像小学生在学校考试得了100分,非常高兴。

问毛远新当时见主席是不是比较容易,想去见就可以见?毛远新说,不,我也得先报告一下,原来是护士长吴旭,直接给游泳池打电话,先给她打电话,问问主席睡觉了没有?其他人我不知道,估计总理也是这样。江青也是这样,她也得打电话,主席说同意见才能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