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优秀退伍士兵的辩护词[斑竹已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先看看受害者和杀人者的简历,看看谁对祖国奉献的更多:

李志强,北京海淀区城管监察总队副队长,37岁。李出生在一个优越的家庭,父亲是信息产业部的干部,母亲是高级会计师。1983年念完高中的李没有考上大学,后来到宾馆做过服务员,还在一家公司做过宣传干事。1996年,李在中央党校获得大专文凭。第二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北京万寿路街道办市容所。2005年调至海淀区城管监察总队,次年5月正式担任城管副队长一职。李的职责是治理违规摆摊设点的小商小贩。虽然城管工作有些枯燥单调,每天坐着车子在辖区内兜圈子巡街察看,但李志强九年如一日,工作认真一丝不苟,且为人和善。


崔英杰,“名柜”KTV厅的保安,23岁。崔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一家六口人,最小的妹妹还是聋哑人。全家唯一的收入寄托在三亩农田上,日子过得比较艰辛。2003年崔以优秀士兵的身份光荣退伍回到家乡。2004年初,崔英杰到北京开始了他第一份保安工作,管吃管住月薪500元。或许是工资太低,崔换了三四份工作后,到位于科贸大厦的“名柜”KTV做保安。崔的工作是从凌晨2点到白天10天守着电梯口坐一夜,看管人员进出。收入比第一份工作翻了一倍,月薪1100元。可是,崔英杰干了三个月却连一分钱也没有拿到。起初崔以吃方便面度日,到后来连方便面也吃不起了。尽管生活拮据,崔英杰从不哭穷,能说会道的他人缘极好。崔有困难,并不富裕的同事都乐意借些钱给他。

再看看事件经过:

科贸大厦所在的街区处于李志强城管工作的辖区内。这条街人流量比较大,有很多小商贩摆摊做点小买卖,同时与李志强的城管队打“游击战”。崔英杰发现这里的商机后,迫于生活的压力,崔开始在大厦边摆摊做烤香肠生意,由于地段好,一天下来能赚两三百元。晚上上班,上午休息,下午摆摊:崔英杰对这样的工作安排非常满意,心里盘算着干个两三年攒够了钱,回家把住了30多年的砖房翻修一下,然后娶媳妇。然而崔英杰美好的设想却在2006年8月11日下午4时45分化为了泡影,一切都嘎然而止。


这一天是北京市联合整治行动的第三天,还有1小时15分钟,城管队员们便可以轻松一下,可以在周末缓解一周工作的疲倦。就在此时,崔英杰的新三轮车被发现了。就在10天,崔曾被城管队收缴过一次,连同他的三轮车、烤具、香肠一起消失的还有放在钱包里刚刚发的一个月工资。崔不清楚当时钱包放哪儿了。崔英杰专注地烤着香肠,对在不远处下车的李志强及其他城管队员毫无察觉。当城管队员走到崔面前时,崔有点措手不及,顿时慌了,不断挥舞着双手呐喊:车子留给我,其他的都拿去。呐喊没有任何作用,车子开始被抬上城管的卡车上。崔英杰开始央求:把车子留给我,我靠这个吃饭。然而没有人理会崔,周围开始有人群围观。崔英杰眼睁睁看着才用了10天的新车被收缴了。崔有点愤怒了,口气由央求变得强硬起来:我再说一遍,把车留下,其他你们拿走。而此时城管队员准备收队,围观的人群也将散去。悲剧却在这一刻上演。


不清楚崔英杰什么时候手里握着一把刀。当失望的崔握着刀走过李志强,走向城管分队副队长宋成栋时,李看到了崔手上的刀,李喊了一句:老宋,小心背后。(就在刹那间,崔突然转身,将刀子狠狠扎在了李志强锁骨和咽喉之间,11厘米长的刀片插进了李的身体里,血柱喷射而出。)(关于这段有很多不同的表诉,暂且存疑)一个多月后,李志强被北京市政府批准为革命烈士,而等待崔英杰的将是涉嫌故意杀人罪的公诉。受到打击最大的是双方的父母,李家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崔英杰的父母旧病复发。

再看看杀人者律师的辩护词:

崔英杰辩护词2007/04/12 01:25 P.M.崔英杰辩护词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及合议庭诸位法官:


我们受本案被告崔英杰的委托,承担法律援助义务,担任崔英杰的辩护人。在发表辩词之前,请允许我们对受害人李志强的不幸遇难表示哀悼。无论现行的城市管理制度是多么的不近情理,李志强都不应该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李志强的家属今天在场,也请您们能够接受我们作为辩方律师的诚恳致意。

针对起诉书和公诉人方才发表的公诉词,结合今天的法庭调查,我们发表以下意见,为崔英杰辩护。


一、 关于起诉书指控的妨害公务

妨害公务是指以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或履行职责的行为。行为人必须明知自己阻碍的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明知阻碍之人是在依法履行职务或职责;客观上该人员也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事业编制人员,该机关必须是依法设立的、拥有合法授权的适格的国家机关。我们认为,本案中崔英杰实施了妨害的行为,但其妨害的并非公务。理由如下:

(一)现行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没有规定城管类组织具有行政处罚权。

崔英杰经营的烤肠摊违法之处在于无照经营。按《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有权查处之行政机关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行政处罚涉及到公民的财产甚至自由,国家对于行政处罚权的授予是相当严格的,具有行政处罚权的机构必须是依法设立的行政机关,机关须具有熟悉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和业务的公务人员。国家之所以把查处无照经营的权力交给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还因为其是营业执照的颁发机关,具有营业执照的原始登记凭证,而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是无从得知经营者是否具有营业执照的。尤其是这种街头巷尾的现场执法,城管何能当场查证经营者是否具有营业执照而作出行政处罚。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条之规定,法律对违法行为已经作出行政处罚规定,行政法规需要作出具体规定的,必须在法律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的范围内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八条对行政处罚种类的规定,行政处罚种类只有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行政拘留。并没有所谓查封、扣押和暂扣工具的行政处罚种类。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管理局超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规定的行政处罚的种类执法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二)控方未能证明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的设立已经法定程序报请国务院批准并在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未能证明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是适格的行政机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政府的厅、局、委员会等工作部门的设立、增加、减少或者合并,由本级人民政府报请国务院批准,并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辩护人已经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出两份提请收集、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调取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是否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备案之证据和申请调取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之设立是否由北京市人民政府报请国务院批准之证据,以确认其是否是合法设立的行政机关。在此之前,经辩护人的调查,并没有证据显示该机关具备法律规定的合法成立所要求的程序性要件。作为控方,要指控被告崔英杰妨害公务,必须举证证明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是合法成立的行政机关。

(三)控方未能证明参与当天现场执法的人员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事业编制人员的身份。

妨害公务的构成要件要求行为人明知对方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事业编制人员身份。执法人员并没有在执法时向被告崔英杰出示工作证件,而且执法人员成分复杂,既有城管,又有协管,还有保安;更何况当日出现在执法现场的执法人员大多数是便装出现,怎么能要求一个普通的公民具备这种认知能力。辩护人已经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提请收集、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调取受害人李志强及案发现场参与行政执法的崔公海、狄玉美、芦富才、吕平安、赵双顺、张建国、尼玛、何兴民及卢海龙是否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事业编制人员身份。作为控方,要指控被告崔英杰妨害公务,必须举证证明参与执法的人员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或者事业编制人员身份。

(四)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执法人员缺乏执法依据并且严重违反执法程序。

首先,城管执法于法无据。城管执法人员对被告进行行政处罚的原因是被告无照经营,可是城管事先并没有确认被告的身份,也就无法在行政处罚前得到被告是否存在工商登记的相关证据。在执法现场,执法人员也并没有询问被告是否进行过工商登记,是否有营业执照。也就是说,城管并没有对被告进行行政处罚的依据。

其次,城管执法程序存在严重的瑕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三十四条及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违法事实确凿并有法定依据,对公民处以五十元以下、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或者警告的行政处罚的,可以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执法人员当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应当向当事人出示执法身份证件,填写预定格式、编有号码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照本法第三 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当事人放弃陈述或者申辩权利的除外。”也就是说,按照法律规定,执法人员应该首先向被告出示证件,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填写预定格式、编有号码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甚至包括送达所谓的扣押物品清单。执法人员没有遵守相关法律程序,当日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成立。

故而,起诉书所指控的妨害公务并不成立。

或谓,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具有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的法律依据,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授权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此规定所称“一个行政机关”显然指的是合法成立的行政机关。辩护人认为,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具有法律根据,但是没有证据证明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乃依法设立的行政机关,其所行使的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没有法律依据。


二、关于起诉书指控的故意杀人

刑法学上所说的犯罪的故意,就是指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明知其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结果发生的主观心理状态。根据我国刑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犯罪的故意,有两个特点:其一是,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其二是,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态度。这两个特点必须同时具备才能构成故意犯罪。

如何判断行为人故意的内容,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必须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既要考虑行为人的认识水平、行为能力,也要考虑案发时的客观环境,案发的全过程。在本案中,由于案件的突发性、不可重复性,要查清被告崔英杰主观故意的具体内容,必须对与案件有关的各种事实与情节进行具体、全面、客观的分析,以对被告崔英杰予以正确的定罪量刑。

(一)事件的起因

从本案来看,被告崔英杰与被害人李志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只是因为现场混乱,城管在追赶被告,被告担心不止是三轮车被没收,自己的人身也可能受到强制,急于脱身的情况下随便挥了一刀。而且从公诉人提供的视听资料来看,被告第二次进入现场时曾经经过李志强的身边,并没有对李志强实施任何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指控被告具有杀害李志强的故意,于理不通,于情不合。

(二)被告所使用的刀

必须注意到,刺中李志强的刀是用来切香肠的、一把从西苑早市上花一元钱买的刀,质量如何可想而知,这把刀并非管制刀具。而且混乱之下、情急之中刺到了什么位置,被告并不清楚。被告崔英杰身高一米七八,李志强身高一米七五,以崔李二人的身高、相对位置和被告的反手握刀姿势分析,由上而下斜划一刀就是当时被告最顺手的姿势,并非刻意为之。被害人受伤的部位并不是被告追求的结果。

(三) 被告崔英杰对受害人李志强死亡结果的态度

当被告离开案发现场到达天津之后,曾经发短信询问被害人的伤势状况,因此可以证明其确实没有预见到被害人死亡的后果,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无主观上的希望或放任态度。

(四) 典型的激情犯罪

从犯罪心理学来说,本案是典型的激情犯罪。被告崔英杰是在混乱之中,情急之下,奔逃途中,顺手一刀。其实施犯罪,完全是在一种强烈的感情支配下导致的犯罪。

故而,起诉书指控的故意杀人不能成立。


三、被告人崔英杰其情可悯

辩方向法院提交以下证据:

1.河北省阜平县各老村村民委员会、阜平县平阳镇人民政府及阜平县公安局平阳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证明内容: 崔英杰是个守法的好公民,没有干过违法乱纪的事情;

2.崔英杰曾经就读河北省阜平县中心小学出具的证明,证明内容:崔英杰是名优秀的学生;

3.崔英杰曾经就读河北省阜平县平阳中学出具的证明,证明内容:崔英杰思想品质良好,成绩优良。

4.崔英杰曾经服役71799部队给崔英杰家长的来信,证明内容:崔英杰服役期间表现良好,荣获“优秀士兵”称号;平时训练刻苦,成绩突出,多次在军人大会上作为典型被点名表扬;

5. 崔英杰所服役部队颁发的优秀士兵证书、中国人民解放军士兵登记表,证明内容:崔英杰服役期间曾荣获“优秀士兵”称号,获嘉奖一次;其所服役的部队是电子干扰部队,其所受专业训练为报务专业;

6.崔英杰在名柜娱乐城同事黄金杨调查笔录,证明内容:崔英杰在城市谋生的艰辛,吃苦耐劳,乐于助人的良好品质以及温和的性情。

7. 崔英杰在部队的战友给法官的求情信;

8.阜平县平阳镇各老村村民委员会和村民出具的求情信。

以上证明证实崔英杰一贯表现良好,无打架斗殴,也无前科,确系良民。在部队还是优秀士兵。在城市生活艰辛,为生存挣扎。另外调查还证明,崔英杰没有暴力倾向,不是天生犯罪者。


四、结辩:

综上所述,起诉书指控的罪名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

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我的当事人来到城市,被生活所迫,从事这样一份卑微贫贱的工作,生活窘困,收入微薄。但他始终善良纯朴,无论这个社会怎样伤害他,他没有偷盗没有抢劫,没有以伤害他人的方式生存。我在法庭上庄严地向各位发问,当一个人赖以谋生的饭碗被打碎,被逼上走投无路的绝境,将心比心,你们会不会比我的当事人更加冷静和忍耐?

我的当事人崔英杰,一直是孝顺的孩子,守法的良民,在部队是优秀的军人。他和他的战友们一直在为我们的国家默默付出;当他脱下军装走出军营,未被安置工作时也没有抱怨过这个社会对他的不公。这个国家像崔英杰一样在默默讨生活的复员军人何止千万,他们同样在关注崔英杰的命运,关注着本案的结果。


法谚有云:立良法于天下者,则天下治。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城市管理制度究竟是要使我们的公民更幸福还是要使他们更困苦?我们作为法律人的使命是要使这个社会更和谐还是要使它更惨烈?我们已经失去了李志强是否还要失去崔英杰



辩护人:夏 霖 律师

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再看看判决结果:“小贩杀害城管案”一审判决崔英杰死缓(南方周末)

4月10日上午10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对崔英杰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至此,备受社会关注的“小贩杀害城管案”初见分晓。

2006年12月12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崔案。此间,法律学界和社会公众呼吁对崔案慎用死刑立即执行。据崔父讲,判决结束后,崔英杰向律师表示要求上诉,崔英杰至今都不能接受对自己暴力抗法的认定,“我没有抗,就是想要回车”。法院判决认为,崔英杰是以暴力方法阻碍城市管理监察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并持刀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法院没有采纳律师及崔英杰自己提出的不具有杀人主观故意的辩护。法院调查认为,崔英杰明知持刀刺扎他人要害部位会导致他人死亡的后果,仍不计后果持刀猛刺被害人颈部,并逃离现场,对李志强(被杀城管人员)“死亡的后果采取放任的态度,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判决书并未对为何做出死缓判决做出进一步说明,“考虑崔英杰犯罪的具体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崔英杰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何兵教授认为:鉴于贩夫走卒们的生活艰辛,在执法过程中,应适度放宽执法政策,给他们留一条生路。请大家不要低估我们这些市民的容忍能力,对于小商贩,大部分市民是能够接受他们的存在的。他们的存在,不仅解决了市民生活的诸多不便,更重要的是,这一看似低微的职业,却是他们生存的依据和希望。只有让社会最低阶层人都有生活的依据和希望,社会才能获得基本的稳定。一些执法人员也坦陈,他们在执法过程中,确实很有难度,他们甚至戏言,他们的角色就像“苍蝇拍”,将小商贩们轰走就完事了,他们并没有想到要将这些小商贩消灭干净。何兵认为:第一需要调整的我们的立法政策。无论作为首都的北京还是其他城市,在政策上都必须允许小商贩们合法存在。政策的制定者不应低估小商贩们存在的价值和市民对他们的接纳程度。作为城市的次要街道,应当允许他们的合法存在。政府应当采取导引和规范的方法,使他们有一个合法和有序的存在空间,而不是让他们绝望。第二需要调整的,是城管的执法艺术。作为一线的城管人员,应当高度警惕来自底层民众的危险信号。在不影响大局的前提下,在法定的裁量空间内,应当政策放宽,不要指望“除恶务尽”,更不能突破底层民众的生活底线。执法必须控制在“适度”的范围内。

发帖注释:1.故意杀人罪犯罪构成中的主观要件“故意”有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两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的故意是指“间接故意”,间接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的心理状态。 2.何兵教授言论中涉及到了行政法的原则之一“比例原则”,是指行政机关行使行政自由裁量权时,应当在全面衡量公益与私益的基础上选择对相对人侵害最小的适当方式进行,不能超过必要限度,也被称为“最小侵害原则”、“禁止过度原则”、“平衡原则”。


看完了心里面很憋屈.曾经的优秀士兵,曾经的共和国卫士,是什么让他变成了他曾经付出三年热血青春来保护捍卫的人民的敌人?




此帖引用部分过多,不能评定为原创,希望楼主慎用原创标志!

-------叶单

本文内容于 2007-12-17 20:28:13 被叶单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