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李宇天是反击被突破的阵地时负伤的。当时的情形格外危急,如果12连阵地被捅开,韩堡用不了一个上午就陷落了。李宇天命令迫击炮连急速射击隔断敌人后续部队,果断地动用一直掌握在手里的2个机动排,拼死反击。士兵们被副团长的勇气所鼓舞,嗷嗷叫着冲上去用激烈的白刃格斗将突入阵地的20多个敌兵全部击毙,士兵的勇气来自长官,如果在激烈的战斗中长官能够做到镇定勇敢,士兵一般不会慌乱,相反,他们往往会表现得更加镇定,更加勇敢。

李宇天是在残酷的肉搏战中被刺刀捅伤大腿的。周峰,他昔日军校的学生及时赶到用工兵锹将刺伤李宇天的敌人砍死,用急救包将李宇天的伤口扎住。李宇天认识这个沉默寡言的学生,“谢谢你,否则,刚才我就交待了。”他立即下令撤掉12连连长,任命其1排长接任连长,周峰则担任1排长。周峰不知道,经过两个小时的血战,他和龙行健几乎同时担任了排长。

“李副校长,”周峰习惯了昔日的称呼,“龙行健他好吧?”李宇天摇摇头,“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去前面设伏了,后来我没见过他。”他看着周峰满身汗水血污的脸孔,“不要分心想别人了,只有自己活下来才能看到别人。懂吗!”周峰用力点点头。

他在警卫员的搀扶下回到自己的指挥所,用无线电话机向后面的界口镇292团主阵地汇报了情况。团长乔森已经知道李宇天负伤的消息,让他将指挥权交给4营长,自己撤回主阵地来。上午韩堡激烈的战斗在界口镇看得很清楚,正是由于韩堡的战斗延缓了兰斯人向界口镇的进攻,让乔森凭空多了半天的时间。用一支“菜鸟”部队在如此猛烈的炮火攻击下支撑了半天,在乔森眼里已经是奇迹了,所以他给师长的电话报告里说了李宇天不少好话。师长命令乔森支援韩堡,并命令将负伤的李宇天接回来,“这个人不错,别可惜了。”乔森立即派让副参谋长带一个连上去,命令他务必将李宇天带下阵地。

292团副参谋长到韩堡指挥所时,李宇天不在。坐着担架检查阵地去了。一个上午,4营伤亡了200多人,近800人的一个加强营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当他得知获得一个连的支援时不仅喜出望外,立即调整防御部署。抽调了3个排作为机动反击力量。李宇天坚决不回界口镇,他在电话里向乔森保证,“只要主阵地炮兵支援及时,再守半天没有问题。”乔森坚持让他回来,“这是师长的命令!”李宇天最终没有回界口,倒不是他敢于违抗赵师长的军令,而是就在他们通话之时,兰斯人的进攻又开始了。

兰斯人在下午开始的进攻更加犀利,而且是在两个方向上同时展开的。显然,兰斯军的主力已经到达。

在通向界口镇的东、南、西三个方向上,距离界口镇4里路的韩堡挡在了正面,像一把门闩锁住了南方;左翼(东)是小猿山,右翼(西)是更加险峻的大猿山,小猿山有现成的公路可以通行,大猿山只能徒步攀登。当初98师接防界口,师参谋主任李涛拟定防御方案时,就是主要从地形上考虑的,将战力最强的292团摆在了界口镇,用293团守卫小猿山,而将临时配备给98师的111团放在了最易防守的大猿山。111团所在的37师在齐宗会战中已经覆灭,该团是唯一突出包围的成建制团队,师部及其他两个步兵团、师属炮兵团、工兵营、侦察营、警卫营和他们的后勤部队几乎都沦殁在齐宗城附近的大包围圈中。震怒的帝国大本营已经撤销了37师的番号,这个如孤魂野鬼般的111团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所以王庸将111团配给了担当自杀性任务的98师。残破的111团实际战力不及292团一半,只能防御地势有利的大猿山了。98师的另一个团——294团被列为师的预备队,准备在想定的界口镇争夺战中逐步投入,尽可能多将兰斯人拖在界口镇方向,为集团军主力的北上转进争取更多的时间。五天,王庸上将为98师规定的时间是——至少五天。

就像98师是集团军的弃子一样,韩堡的4营是292团的弃子。赵天和乔森都没把那个新组建的营当回事。既然指望不上,那就放在韩堡这个进攻界口镇必经的咽喉上吧,哪怕挡上二个小时呢。乔森知道李宇天的身份,让这个“弃将”带着这些“弃子”为292团赢得更多的时间吧!良心不安的乔森将自己的想法跟师长说了,所以才有赵天那道直接下达的命令。

但李宇天和4营打得非常好!一个上午,在没有重炮支援的情况下依据几百新丁牢牢地钉在韩堡阵地上。到中午时,赵天便决定支援韩堡,而且怀着歉意力主将李宇天接回来,还要怎样呢,人家已经尽力了,而且还负了伤。

但骤然而来的大进攻将李宇天留在了韩堡,那个带1个连增援上去顺便实地了解韩堡守军情况的副参谋长也留在了韩堡,而且是永远。兰斯人俗称“黑寡妇”的99型轰炸机的第一轮投弹中,一枚125公斤的重型炸弹直接命中了李宇天的指挥所,指挥所顿时灰飞烟灭。和292团的联络从此彻底中断。躲在指挥所里的副参谋长被撕成了碎片。李宇天因为视察阵地来不及返回指挥所逃过一劫。有时候苍天就是这样爱作弄人,以为安全的地方实际上最不安全。

形势立即变得危急万分!不仅兰斯人的空军光顾守军,而且,坦克,在这次战争中将这种重型进攻武器运用的出神入化的兰斯人的坦克部队终于上来了,大约一个坦克营,30多辆谢尔坦3型坦克朝着韩堡这个弹丸之地碾压过来。

在韩堡遭遇立体化攻击的同时,界口镇受到了兰斯空军的饱和轰炸,小猿山防线也遭受了精锐山地步兵的攻击。只有大猿山方向暂时平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