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决定命运的战争中国篇之十二:刘裕灭后秦之战

东晋头号军方人物刘裕灭了南燕以后,声望大增,在朝中更是权势熏天,刘裕在收拾了四川的割据军阀谯纵,广东的卢循,直捣襄阳,赶跑了割据者司马休之后,东晋境内,全由刘裕势力统治了,他离皇帝宝座只差一步之遥了。他将目光锁定北方的劲敌-后秦。

羌族人姚苌所建立的后秦政权长期以来对南方虎视眈眈,一直以来是东晋的心腹大患,上次刘裕攻打南燕都城广固的时候,后秦还派兵威胁过刘裕,刘裕当时正忙

着围攻广固,没工夫大搭理后秦,现在南燕已灭,山东,河南南部一带已经在刘裕的控制掌握之中,加上江南已经全部在刘裕的掌控之下,刘裕决定顺势灭掉后秦,为

自己登上皇位再添加一个重要的砝码。刚好在公元416年,刘裕灭南燕6年以后,后秦国内发生了剧变,后秦国皇帝姚兴因病去世,其子姚泓即位,他的几个兄弟不服为

争夺皇位发动叛乱,导致后秦的京畿地区-关中陷入大乱,后秦的外面周边也不太平,傍边的割据军阀西秦乞伏炽磐于416年4月侵犯后秦边境,大夏国的赫连勃勃(刘勃勃)

也趁此机会闹事,后秦陷入了内外交困,穷于应付的地步。

刘裕一看这正是天赐良机,此时不出兵灭后秦,更待何时。于是马上下令留其儿子刘义符和心腹亲信刘穆之驻守建康,帮其看家做好大后方的后勤管理工作,亲率大军分成五路

人马北上伐秦。刘裕将名将王镇恶、檀道济摆在前锋先遣队的位置上为第一路,由他们打前站,从淮河,合肥一带向洛阳,许昌一带攻击前进,刘遵考率领水军,先到石门(今河南荥阳北),

从汴水进入黄河,以水路方向兵指洛阳,此为第二路,起策应洛阳前锋的作用。朱超石、胡藩(上次灭南燕时的提出建议的那个)率部由襄阳赴阳城(今河南登封东南),从陆地策应洛阳前锋主力,

从南面正面进攻洛阳,此为第三路。沈田子、傅弘之率部由襄阳奔武关(今陕西商南西南),牵制关中的后秦军主力,王仲德统领一部,经泗水到巨野(今山东巨野北)进入黄河,此为

第四路。刘裕同志亲率一路到彭城经陆路直逼洛阳。当时后秦在潼关以东方向兵力配置薄弱,并且疏于防备,所以王镇恶、檀道济部一路势如破竹,连战告捷,沿途各地后秦将领纷纷投降

王镇恶、檀道济,檀道济穷追猛打很快攻克许昌,其他各路进展也比较顺利,公元416年10月,王镇恶与檀道济在成皋(今河南荥阳西北)胜利会师,洛阳已经在望。后秦驻守洛阳的姚洸一看

形势不妙,急忙向后秦京城长安告急要求增援,后秦皇帝姚泓派阎生,姚益男带领步骑2万余人前往洛阳增援,另外命令姚懿从蒲坂(今山西水济西南)进驻陕津(即茅津,今河南三门峡市西黄河上)

为机动后援部队。姚洸手下大将赵玄向姚洸建议:利用手头兵力,集中坚守洛阳东北方向的要地金墉,等待援军到来后再适时发起三面反攻,姚洸没听,将手中兵力分散配置在各个要地,导致

被王镇恶、檀道济、沈林子等军各个击破,大将赵玄战死,洛阳被包围。在洛阳全面被包围的形势下,姚洸最后率众投降。前来救援的后秦阎生,姚益男部听闻洛阳失陷,就不敢往洛阳方向而去。


檀道济不亏为一代名将,不仅作战指挥很有一套,搞占领区老百姓的政治思想工作也有一手,他要求自己所属的部队绝对不能扰民,对待后秦军俘虏也采取了宽大的政策,全部释放回家,这一招极大

的打击了后秦军的士气,王镇恶、檀道济、沈林子等一路所向披靡,一直攻到长安的东边门户-潼关,潼关守将姚绍也是个厉害人物,王镇恶、檀道济在潼关城下吃亏了,久攻不下,没过多久,王镇恶、檀道济

的军粮告急,不得已刘裕急忙沿黄河往上游送粮,无奈逆水行舟比爬还慢,由于黄河北岸为当时北魏所控制,北魏对南方来的刘裕军显然不这么欢迎,时不时派军队骚扰刘裕的运粮船队,刘裕被搞火了,

拿出了看家本领-却月阵,顾名思义,却月阵就是一种月牙形的弧形阵势,此阵由长矛步兵,战车兵,弓箭兵联合组成,是一种多兵种合成作战的阵势,刘裕在距黄河边上一百米处布下弧形阵,此阵共有

战车一百辆,每辆车上配备25名带强弩的弓箭兵,背后配备长矛兵,魏军见刘裕军人少,就抢先发起进攻,刘裕命令弓箭兵先以威力小的小箭射击魏军,引诱魏军上当,魏军果然中计,认为晋军人少兵弱,

就从三个方向而来,这时共有5万名魏军蜂拥而至,刘裕见状,马上命令弓箭兵改换大弩猛射,并选神箭手用箭集束发射,给魏军以重大杀伤,不料魏军越来越多,随着双方距离的缩短,刘裕军的弓弩逐渐失去作用,

刘裕又命将士将所携带的千余张槊,截断为三、四尺长,用大锤锤击进行杀敌,一根断槊便能洞穿三、四名魏军。由于弧形的迎击面小,所以魏军越向前,所受到的杀伤也就越大。魏军逐渐抵挡不住,纷纷向后

溃退,刘裕趁机挥军掩杀,魏军大败,从此不敢与刘裕为敌了。潼关城在得到军需补充的刘裕军全面攻击下终于被攻克了。

沈林子率领先遣队快速插到长安城东南,由于前突太快,不幸被由后秦皇帝姚泓亲自率领的后秦军包围,后秦军人数比沈林子多出10倍以上,沈林子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对手下官兵说:“我们辛辛苦苦打了

差不多一年,今天终于打到了长安城下,此时不拼,更待何时。”说完带头冲向后秦军,手下官兵受其感召,纷纷以一当十,个个争先,竟奇迹般地冲出包围圈,与随后赶到的王镇恶、檀道济部队主力会合,长安

陷入刘裕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王镇恶首先发起攻城战斗,马上就攻破平朔门(长安北门),后秦皇帝姚泓无奈,只得率妻子数人步行至城门的刘裕大营投降。姚泓之弟姚赞也带着宗室一百多人来降。此时,刘裕显现

出其本性中残忍横暴的一面,立刻把除姚泓以外的所有后秦宗室、妇女全部就地处决,血满营盘。接着,他又用囚车押送姚泓于建康,斩于闹市之中,以彰功名。姚泓死时年仅三十,在位两年。从姚苌算起,后秦共历三世,

三十二年。

此战的胜利使得刘裕的声望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他被封为宋王,两年后,黄袍加身,登基为帝,就是我国南朝宋朝的开国皇帝宋武帝,时年刘裕57岁。后世著名的抗金名将兼大文豪辛弃疾先生对他仰慕万分,特地写了

一首词: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本文内容于 2007-12-15 19:43:29 被XUXU200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