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再回首,……却在灯光阑珊处



30年前太宗拨乱反正,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让被边缘化的知识分子进入到权力分配游戏的拉练中,享受着由此带来的经济利益,于是广大知识分子力挺其政策,埋头苦干,以求上进。但立木为样,为了调动更广大人民的积极性、创造性,一批没有信用亦是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迅速崛起,获得了很高的经济利益,于是排队等待升迁的知识分子不愿意了,以一部《人到中年》为标志,没有进入干部序列又以吃草喂奶自诩的灵魂判官教师和生命判官医生们率先表达不满,高谈民主,以求在权力和经济利益的嘉年华中占一席之地。朱三太子的教育产业化、医改适时地把这部分被权力和利益边缘化的群体拉入到游戏的拉练中,教师和医生的待遇得到显著改善,加之今上对农民和城镇低保的优抚政策,曾经被边缘化的群体似乎都得到了眷顾,天下大吉。但是平衡的打破带来了新的被权力和利益边缘化的人,某称之为小吏:会有(被剥削的)工作有(被压迫的)地位,但没资格参与权力和利益分配的游戏。他们亦希望改变命运。不可否认,国家确实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自主创业来帮助他们,但或许是官本位的束缚,或许是官僚体制给创业增加的成本和风险,政改仍然是绕不过的坎。某以为应该改变目前的升迁模式,严禁吏升官(实职);提前目前公务员考试层级,凡处一级及以下干部、吏均由考试选取,一年试用,三年一考核;处以上干部采取目前的差额选举。之所以要禁止吏升官是因为,吏升官很容易衍变为近亲繁殖,武大郎选伙计,并且助长谄媚、朋党,坏风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