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size=10]找到一篇关于二战坦克杀手的文章,非常精彩,非常解渴,大家分享一下.


关于 “斐迪南”的诞生, 世界坦克和战斗车辆百科全书》的主编克里斯托弗 ·F 福斯曾有过一段很有意思的评论:“德国人在坦克设计上无效劳动的一个表现,就是有的制造厂常常生产出不符合部队需要的车辆”,虽然多少有些嘲笑德国人的意思,但事实的确如此。在 l 942年9月 “虎”式重型坦克样车的竞争试验结束以前,非常自信的波尔合博士就确定自己的VK4501(P)能够获胜,而奥地利圣瓦伦丁市尼伯龙根工厂已经开始在生产这种底盘了。但最后亨合尔公司的胜出令波尔合颜面扫地。不过希特勒最后还是于1942年9月26日命令将VK45O1P的底盘全部改成自行反坦克炮,并责成柏林的阿尔凯特公司共同参与开发,厂家编号为波尔合l0l工程——后来威名赫赫的 “斐迪南”式坦克歼击车的问世竟是如此的惊险和富有戏剧色彩1 1942年l2月30日,阿尔凯特公司紧赶慢赶,终于在新年前夕交付了l辆供试验的原型车。由于时间紧迫,这辆原型车甚至没有安装出入口处的舱盖,就连火炮防护板和侧挡泥板这些不太重要的部件也被忽略了。随后希特勒批准了新式歼击车的生产,并以波尔合的名字命名为 “斐迪南”式,正式名称是安装PAK43/2 71倍口径88毫米火炮的 “虎 (P )”式突击炮,制式编号Sd.Kfz.184。全面改装工作从1943年3月16日正式开始,当时尼伯龙根工厂共有92~N-VK4501的底盘,其中8 9辆改成了 “斐迪南”歼击车,剩下的3辆改装成了 “斐迪南”装甲抢救车。算上3月份阿尔凯特组装的那辆样车,“斐迪南”歼击车总共生产了90辆 (底盘号 l50010~l50100)。l943年月8日,最后l辆 “斐迪南”出厂,并立即被运往法国战场交付部队使用。


“斐迪南”歼击车的总体布局和传统的装甲车辆完全不同,从前到后依次是驾驶室、动力室和战斗一动力室,各舱室之间有隔板分

开。这种布局是为了适应它极富创新性的电传动装置而设计的。“斐迪南”战斗全重68吨,在 “虎王坦克服役前,是当时德军中最重的战斗车辆。车长8,l4米,车宽338米,车高2.97米,车底距地距离0.48米,履带中心距2.68米履带接地长4.175米。车体前部有

2名乘员,驾驶员在左,无线电员在右。驾驶员通过舱盖上的3具潜望镜向外观察,无线电员则操作台Fu2和l台Fu5电台。可拆卸的战斗室内有4名乘员:车长、炮长和两名装填手。炮长在左,车长在右,两个装填手的岗位在战斗室后部。战斗室后壁上有一个很大的圆形哑弹速抛安全门,舱门上还有个弹药补充舱口。“斐迪南”的主要武器是1『]多特蒙德·赫尔特公司的PAK43/2 71倍身管的88毫米火炮,重2200千克,方向射界2度,高低射界一6度~+14度。该炮是当时穿甲威力最强的坦克炮之一, 发射22.8千克的PzGr39/43穿甲弹时,初速 l000米/秒,可以在1000米距离上击穿886毫米的垂直钢装甲板;发射 1 9.9千克的 PzGr1 0/43硬芯穿甲弹时初速达

l130米/秒,可以在相同的距离击 穿233毫米厚的装甲;弹药基数55 发。凭借这门性能优异的火炮,“斐迪南”成为当时德军威力最大 的战车,可以在1000米距离上击穿 几乎所有的盟军坦克。另外,“斐 迪南”还携带有重1 8.6千克,最大表尺射程10千米SprGr43榴 弹。炮塔顶部装有 1挺备弹600发 的MG一34型7.92毫米机枪,但没有固定的机枪座,只能由乘员探出身子射击。命里不是坦克的突击虎 关于 “斐迪南”的诞生, 世界坦克和战斗车辆百科全书》的主编克里斯托弗 ·F 福斯曾有过一段很有意思的评论:“德国人在坦克设计上无效劳动的一个表现,就是有的制造厂常常生产出不符合部队需要的车辆”,虽然多少有些嘲笑德国人的意思,但事实的确如此。在 l 942年9月 “虎”式重型坦克样车的竞争试验结束以前,非常自信的波尔合博士就确定自己的VK4501(P)能够获胜,而奥地利圣瓦伦丁市尼伯龙根工厂已经开始在生产这种底盘了。但最后亨合尔公司的胜出令波尔合颜面扫地。不过希特勒最后还是于1942年9月26日命令将VK45O1P的底盘全部改成自行反坦克炮,并责成柏林的阿尔凯特公司共同参与开发,厂家编号为波尔合l0l工程——后来威名赫赫的 “斐迪南”式坦克歼击车的问世竟是如此的惊险和富有戏剧色彩1 1942年l2月30日,阿尔凯特公司紧赶慢赶,终于在新年前夕交付了l辆供试验的原型车。由于时间紧迫,这辆原型车甚至没有安装出入口处的舱盖,就连火炮防护板和侧挡泥板这些不太重要的部件也被忽略了。随后希特勒批准了新式歼击车的生产,并以波尔合的名字命名为 “斐迪南”式,正式名称是安装PAK43/2 71倍口径88毫米火炮的 “虎 (P )”式突击炮,制式编号Sd.Kfz.184。全面改装工作从1943年3月16日正式开始,当时尼伯龙根工厂共有92~N-VK4501的底盘,其中8 9辆改成了 “斐迪南”歼击车,剩下的3辆改装成了 “斐迪南”装甲抢救车。算上3月份阿尔凯特组装的那辆样车,“斐迪南”歼击车总共生产了90辆 (底盘号 l50010~l50100)。l943年月8日,最后l辆 “斐迪南”出厂,并立即被运往法国战线交付部队使用。 禧军最重威力最大的战车“斐迪南”歼击车的总体布局和传统的装甲车辆完全不同,从前到后依次是驾驶室、动力室和战斗一动力室,各舱室之间有隔板分开。这种布局是为了适应它极富创新性的电传动装置而设计的。“斐迪南”战斗全重68吨,在 “虎王坦克服役前,是当时德军中最重的战斗车辆。车长8,l4米,车宽338米,车高2.97米,车底距地距离0.48米,履带中心距2.68米履带接地长4.175米。车体前部有2名乘员,驾驶员在左,无线电员在右。驾驶员通过舱盖上的3具潜望镜向外观察,无线电员则操作台Fu2和l台Fu5电台。可拆卸的战斗室内有4名乘员:车长、炮长和两名装填手。炮长在左,车长在右,两个装填手的岗位在战斗室后

部。战斗室后壁上有一个很大的圆形哑弹速抛安全门,舱门上还有个弹药补充舱口。“斐迪南”的主要武器是1『]多特蒙德 ·赫尔特公司的PAK43/2 71倍身管的88毫米火炮,重2200千克,方向射界2度,高低射界一6度~+14度。该炮是当时穿甲威力最强的坦克炮之

一, 发射22.8千克的PzGr39/43穿甲弹时,初速 l000米/秒,可以在1000米距离上击穿886毫米的垂直钢装甲板;发射 1 9.9千克的 PzGr1 0/43硬芯穿甲弹时初速达 l130米/秒,可以在相同的距离击 穿233毫米厚的装甲;弹药基数55 发。凭借这门性能优异的火炮, “斐迪南”成为当时德军威力最大 的战车,可以在1000米距离上击穿几乎所有的盟军坦克。另外,“斐 迪南”还携带有重1 8.6千克,最 大表尺射程10千米的SprGr43榴 弹。炮塔顶部装有 1挺备弹600发的MG一34型7.92毫米机枪,但没有固定的机枪座,只能由乘员探出身 子射击。


“斐迪南”的防护性能非常突出:炮塔前装甲厚200毫米/20~25度,车体前上装甲厚lo0毫米/9~12度,前下装甲厚100毫米/30~35度,另有1层lo0毫米的附加装甲,这在当时战车上使用的最厚的装甲板。这个厚度保证了 “斐迪南”在正面不会被任何盟军的坦克炮击穿。直到二战结束,没有1辆“斐迪南”被从正面击穿过。它的侧身和后部装甲虽然仅厚60~80毫米,即使这样,T一34也要抵近到500米以内才能勉强击穿。战斗室顶部装甲30毫米,车体顶部装甲25~30毫米;车底装甲30毫米, 另有20毫米附加装甲,具有较强的防护板 ,其作用是防止一些小口径弹丸和炮弹破片卡住球形防盾 。过去 ,许多资料认为“斐迪南”因未装机枪遭受步兵反无线电遥控 尔斯克会战, 坦克武器的严重打击而损失惨重的。现在已经证明这是一个误解:其实没有1辆 “斐迪南”是被步兵轻型反坦克武器摧毁的。


蹩脚的动力和悬挂系统

最初 “斐迪南”计划采用两台新式的波尔合1叭/1型气冷发动机,但是由于技术尚不成熟,最终还是选择了两台Ⅳ号坦克的梅巴赫HLlZrrRMN_zk冷汽油机。HL1 M的排气量为l1867毫升,2600转/分下的功率为265马力,各驱动1台西门子230千瓦发电机。离合器和

刹车装置是先进的电磁式,主动轮处的电动传动机构是波尔合/西门子式,采用电传动的优点是提高了传动系统的可*性,也便于动力传动装置的合理布局,驾驶员的操作 也极为方便和省力。但是 “斐迪南”的动力系统功率严重不足,发动机常常处于过载状态,容易过热导致动力室起火;发电机的电刷设不合理,在潮湿炎热的环境里经 常短路。本来电传动可以比较容易的实现无级变速和中枢导向,但是为了简化设计难度,“斐迪南”还是采用了3个前进挡和3个倒档的档位传动设置。“斐迪南”的最小转向半径为2.15米,但是如此小半径的转向阻力太大,只能在高质量硬水泥路面才能完成。由于发动机功率偏小,“斐迪南”式歼击车的最大公路速度只有30千米/小时,最 大公路持续速度20千米/小时;越野速度更是降至8~10千米/小时布置在动力室两侧车体内的主油箱容积为540升,总燃料储量达到了 惊人的 1 080升。但 “斐迪南”发动机的油耗实在太大,最大公路和越野行程只有1 50和90千米。“斐迪南”的悬挂系统是波尔合博士发 明的纵向带状扭杆平衡式悬挂装置,共有6个悬挂总成。这种悬挂系统最早是为流产的30吨中型坦克准备的,将其配备在68吨的 “斐迪南”上效果就可想而知了。外置式的悬挂装置拆卸方便,更换全部部件只需要3~4个小时;而采用普通内置扭杆悬挂的 “虎”式坦克则需要 3~4天时间。但是 “斐迪南的每组悬挂件要承受约10.5吨的静负荷,在越野行使时的减震效果相

当差。车辆的行走装置每侧有6个内挂胶负重轮,无托带轮,诱导轮在前,主动轮在后。“斐迪南”的带齿诱导轮可以有效地防止车辆在转弯时履带脱落,但是却增加了履带上的功率消耗。“斐迪南”的履带板是KGS62型全钢单销式,宽640毫米,节距 1 30毫米,每条履带由109块履带板连接而成。同样,由于履带板太窄,致使单位压强达到了1.23千克/平方厘米。野战条件下,1辆 “斐迪南”需要多达 5辆 1 8 吨牵引车才能顺利回收(“虎”式坦克需要3辆)。“斐迪南”的过垂直墙高为0.78米,涉水深 1米。


迟来的战绩

“斐迪南”只装备了653和654重装甲歼击营这两支独立部队。653营的前身是装备Ⅲ型突击炮的197坦克歼击营,而654营在换装前装备的是75毫米牵引反坦克炮。为了让不熟悉装甲车辆的654营尽快形成战斗力,他们甚至比653营先获得了 “斐迪南”式歼击车。1943年5月24~25日,装甲兵总监古德里安上将视察了653营。骑士十字勋章得主谢皮曼上尉的1连为古德里安做了精彩的射击表演,3连演示了如何在BⅣ遥控爆破车的伴随下在雷场中实施机动的科目。随后该营的全部战车进行了 1次42千米的履带行军,没有 1辆 “斐迪南因机械故障掉队。带着对653营的良好印象,古德里安又于6月初观看了了654营和第2 4装甲师的协同演练。古德里安最后得出结论“斐迪南”应该集中在敌坚固防御地带使用,为大量的后续坦克打开突破口。6月8日,第656重装甲歼击团在奥地利圣波恩成立,它的

指挥部是以第35装甲团团部为基础组建的,下辖3个新编营:第65营、第654营和装备 “灰熊”1 5毫米突击炮的第216突击炮营,还

装备有72辆BⅣ遥控爆破车的第313和314无线电遥控坦克连。1943年6月9~12日,653营分乘1 1节军列抵达俄罗斯奥廖尔随后12节重型军列又将654营从遥远的法国运抵奥廖尔集结地。德国野战工兵专门加固了从驻地到出发地的桥梁,每座桥上都用白漆刷了个大大的字母 F,表示 “斐迪南”可以通过。本来,两个营各装备了45辆歼击车,但是654营的1辆被陆军兵器局用作在库默斯道夫试验场进行跑车和射击试验。因此最终参加战斗的 “斐迪南”一共有8 9辆。1943年7月5日,第656团开始沿奥廖尔一库尔斯克铁路向南进攻。301和313无线遥控坦克连分别协同653和654营的行动。653营于日落时完成了任务,突破苏军第1道防线的代价是6辆“斐迪南”,主要是被苏军地雷和重炮摧毁的,另 有2辆因起火被放弃。还有1辆的损失极富戏剧性:1辆被炸飞的Ⅲ 型坦克不偏不倚正落到了1辆 “斐迪南的车体上,结果战车的炮管 和动力室被彻底摧毁,乘员全部负 伤。654营则出师不利,其2连和313连的各1个排径直驶入1个在地图上没有标注的自家反坦克雷场, 剧烈的爆炸顿时笼罩了2连的进攻 队形。几分钟后,2连的10辆 “斐迪南”因履带被炸断不得不退出战

斗。剩下的4辆在战斗工兵的掩护下才拼死撤了出来。654营的其他战车在击退了苏军反坦克手的燃烧瓶攻击后,突破了苏军的第1道堑

壕。后来,654营作为突击先锋参加了向苏军坚固防御枢纽波内里车站 的强攻,同时653营在外围做策应。 6日,苏军SU一152自行火炮的大口径穿甲弹从800米距离上击穿了1 辆 “斐迪南”的侧装甲,代价是己方l3辆坦克被击毁。7月l1日,苏军第3坦克集团军发起反击,653营被紧急调往支援伦杜里克上将的第35步兵军,并于13日夜占领了伏击阵地。14日,德军车长特里特少尉的 “斐迪南”迎头痛击了苏军进攻部队。在战损了22辆坦克后,苏军被迫放弃从德军36装甲掷弹兵团突破的计划,特里特少尉也于此获得骑士十字勋章。此时,陷入波内里苦战的654营却无力自拔,在丢掉了21辆 “斐迪南”后,该营不得不后撤,向653营*拢。尽管8月初,654营还陆续击毁了三十余辆苏军坦克,但自身也遭到了重创其建制结构已经被打乱。为保持653营的战斗力,654营忍痛将其仅剩的19辆 “斐迪南”及其乘员组连同营修理连一同转交给653营,返回法国准备接受新的 “猎豹”歼击车。尽管2个重装甲营拼死战斗,但仍然不能挽回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彻底失败的命运。疲惫不堪的653营撤到了第涅伯河区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市,随急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了保卫第涅伯河桥头堡的保卫战,在l1月24~26日战斗中,3辆 “斐迪南”顶住了70余辆苏军坦克的猛烈冲击,并击毁了其中的47辆。但是到此为止653营车辆的机械磨损和人员体力消耗都已经接近极限。 蹒蹰的大 “象” 尽管前线的形势不断恶化,德军最高统帅部还是不得不将 “斐迪南”调回国内休整。653营的“斐迪南”们全体回到了尼伯龙根工厂舒适的老家,另有4辆送至维也纳兵工厂大修。经过彻底翻修的 “斐迪南”歼击车焕然一新,并做了一些改动:加装了车体前机枪和动力舱防火隔板,并加强了动力舱顶板; 由于老 “斐迪南”车长的观察视野不好,工厂特意为车长安装了Ⅲ型突击炮的指挥塔;战斗室内加装了1个9发弹容的新弹仓;履带改为KGS64式;车体敷设了称为“水泥”的防磁装甲。德国最高统帅部随即命令改装后的“斐迪南”改名为“象”式歼击车。在大部分“斐迪南”还在工厂接受大修时,从意大利传来了坏消息,英美盟军在几乎无设防的安齐奥登陆了。德最高统帅部要653营火速派出1个连赶往盟军登陆地点。2月16日,第1连带着刚完工的全部11辆 “象”出发了。但是安齐奥附近的丘陵灌木地形完全适合这种重型战车的机动,盟军牢固的制空权也使得 “象”根本无法施展自己的战斗活力。1辆 “象”曾消灭了4辆盟军的 “谢尔曼”坦克但旋即被己方误击摧毁。其余的战车没有l辆是被敌坦克击毁,全部是因为地雷、空袭和糟糕的路况损失掉的。653营的情况也很不妙,194年4月7日,他们的30辆 “象”乘

火车抵达西乌克兰利沃夫地区的波列扎内,准备迎击苏军乌克兰第1方面军的进攻。拼杀至7月底,653营损失了19辆 “象”式,剩下的12辆甚至连1个连也编不满了。好在德国的另一怪兽—— “猎虎”歼击车已经完成,653营的大部准备回国换装。2连在接受了从意大利撤回的辆“象”式后继续留在东线战斗,并于12月15日改编为国防军独立第614重装甲歼击连。奈何大势已去614连最后的4辆“象”紧急驰援柏林。在那里,它们经历并见证了第三帝国的最后灭亡。曾经不可一世的“象”如今只有2辆珍贵的幸存者被完好保存下采 l辆在俄罗斯的库宾卡战车军博馆养老,另外1辆在美国的阿伯丁陆军战车试验场找到了最终归宿。[/size]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