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6节 残忍SB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扶桑水军战船之上的将官、兵士、水手们已经完完全全从心底里害怕这样的军队。在他们的脑海之中,这些人是绝对的主人,是摇尾乞怜的对像。俘虏们一个个睁着恐怖的眼睛,在相当寒冷的扶桑近海的寒风之中哆嗦不已。

当“救世军”士兵登船的时候,无论将官、军士还是水手,全都跪在船舷边上,不住的磕头。只是他们永远也无法料到,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善良。

“巴嘎……”打扮的和十字架一样的“救世军”士兵嘴里喝骂着,手中挥舞着装了刺刀的“连发火枪”,用枪托发出命令,要俘虏们把他们所有的粮食,武器物资全部搬上一旁等候的梭鱼级小艇。

俘虏们在劳动的时候,心里稍稍安定一些。虽然这些身穿古怪护甲的士兵态度极为恶劣,好在口里讲的总是他们听得懂的扶桑语。这使他们产生了错觉,以为他们碰到的是另一个大名的私军。

按照常规,大名之间在平时很有可能因为私利而进行战斗。这样的仗,即使战败无非是充做奴隶或者补进对方的军队为他效力罢了。

所以俘虏们满心欢喜的卖力的干活,希望能很快工作完毕。

一艘艘从后面“梭鱼级”搭载着粮食,物资向“鲸级”两栖登陆舰那儿移动,由于搭载的物资,此刻它们已经不再航行的飞快,仿佛一个个臃肿的胖子在海面上蹒跚而行。

每搬空一艘船,“救世军”的士兵就把扶桑船上的俘虏们向船舱里驱赶,那儿已经为他们预备好了大餐。

俘虏们惊惧的挤在一起,任由“救世军”士兵把他们用指拷将手指连在一起,然后再用绳子他们串成一串。伴随着一声声怒喝声,向船舱里面移动。

然后按照救世军的要求蹲在船舱中间,两头的人又被固定在船内支撑的柱子上面。此时他们以为对方只是担心他们反抗,因为一个个内心虽然惊惧,但脸上表现得还是异常顺服,甚至连动也不敢去一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余下的五六艘扶桑水军战船上的物资被搬运一空,“救世军”的“十字架”们互相发出信号。

在俘虏们惊恐的眼中,“十字架”们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把一桶桶取自“纵火船”上的,冰冷的火油倒在俘虏们的头上脸上。

死亡发出的那股难闻的气味站在了俘虏群之中,它身上的冰冷、无情,残酷几乎一瞬间随着那披头盖脸倒下的火油一齐浇下。俘虏们嘴里发出了无奈之中,向生命告别时那的那种惨呼。

尖锐、的完全不顾一切的凄历惨叫声冲天而起,在海面上扩散开来。这种叫声不是在战场之上那种失去兄弟时那种撕心裂肺的呼喊,也不是那种因为伤痛而发出的对于生的渴望的呼喊。

这种声音是面对那种毁天灭地的灾难时,无望、绝望、恐惧、凄凉等等所有最为悲伤的词语的组合。

它们尖锐的,刺破一切屏障,遮挡,直接传致战场上每一个人的耳中。驱逐舰舰上的船员们向着发出喊声的地方张望,因为这种凄厉的使人毛骨竦然的呼叫声,刺激着他们每一个人的耳鼓,告诉他们那儿发生了令人恐怖的情况,几乎每只驱逐舰上的都向于胡子那儿发出了询问信号。

于胡子作为军官,当然看过当时江南时北仑附近的杜家庄,那种惨景依然历历在目。虽然心中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可是就在他命令向其他驱逐舰发出“不予理会”的命令时,依然大大的灌了一口酒,用那团火热压住心头的寒冷。

喝了一口酒之后,他看了看手中的酒壶,心里思量着够不够用,据他的估计,这样的情景在未来的扶桑之战中,仅仅是个开始。

“救世军”的船员们已经抱着燃料油桶,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在船舷边上抖了几下,将最后一点燃料油一点不剩的倒在甲板之上。

一旁早已备好的火把,凑上去点燃火油,很快火舌顺着火油的路线向船舱里燃去。

燃烧起来的火头,顺着油迹如同一条噬人的毒蛇,在甲板上游走。经过门户舷梯,一路吞噬着所有物品,赶致那些身上被浇满火油的俘虏身上。

凄惨的叫声之中,炽热滚烫的火苗从一个人身上跳向另一人身上,头发、眉毛几乎在一瞬间被烧了个精光。被火舌灼伤的俘虏们一个个从长长的被烧断的绳子上脱了出来,满身是火的跑向舱门,那儿,就在那儿的外面就是大海,有无穷无尽的水可以浇熄身上的火焰。

一个个火人从中式帆船上较为宽大的门中冲了甲板,他们想要一头扎进冰冷的海水之中,只有那样才能解除他们身上火烫的痛苦。冰冷,苦咸的海水在灭去身上伤人的火业焰时,给他们造成了更大的痛苦。一具具皮肤脱落的身体在海水之中翻滚,嘴里发出非人的惨叫声音。

如同长满长满“十字架”一样的“梭鱼级”快艇开始慢慢加速离开这儿,站在外面的“救世军”士兵们一个个指着在海水中拼命挣扎,身体如同一条条怪模怪样的鱼儿一舰的身体“哈哈”大笑,在他们的眼中那不是一条条即将痛苦结束的生命,那些只是一些海里用来观赏的游鱼。

不远处,是慢慢驶来的“鲸级”两栖攻击舰,为首在就是军部搭乘的“指挥舰”。岳效飞手中的望远镜没有放下,实际他并没有用心去观看那些悲惨的场景,他也不愿意看。只是他不能放下永远镜,他几乎感觉得到,身后那些目光当中的不解、疑惑、愤怒。

不解、疑惑的大多是那些看过北仑杜家庄惨案的军官。而那些“愤怒”的目光虽然不会直接投向他岳效飞,然而那目光当只的“愤怒”何尝不是一种质问!所以这些“愤怒”他能理解,因为没有看过《南京梦魇》的善良的中国人,他们不能理解,如此残酷有没有必要?

友情推荐:九世平安大大的《我的岳父是吕布》海君大大的《甘露英雄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