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5节 残忍SB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扶桑“纵火船”队的办法显然奏效了,拦住神州军一个驱逐舰分队的去路。

神州军并没有打算让这些“纵火船”的诡计得逞。反而向“纵火船”迎头对进,双方距离很快由八百多米接近到只有三百余米的距离。

扶桑“纵火船”上射来乱糟糟的炮弹,看来扶桑人的确是心底里就存在着一种小民族的狭窄气量。他们根本不顾自己人的死活,唯一需要的就是胜利,一如当年二战的“神风敢死队”一样。

“纵火船”不但在船头安装着一门铁炮,甚至那些水手们也者配备着火枪及刀剑、长枪。当“纵火船”船头处的铁矛插入对方船体后,全体水手和炮手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他们会跃上敌船与敌撕杀,直至双方同归于尽。

驱逐舰上的长身管的60毫米火炮喷射着火舌。60毫米火炮的炮弹有些像陆军使用的迫击炮的炮弹。枣核形的炮弹尾部是圆环形尾翼,后部是柱形的生丝药包最后是底火。与100毫米不同的时药包与炮弹是联在一起的,所以它的发射速度比100毫米炮快得多。

从四百米的最佳轰击距离开始,60毫米炮就展开一轮轮连续不断的齐射,一枚枚炮弹呼啸着扑向扶桑军的纵火船,十多艘“纵火船”在接近途中就被击毁六艘之多。然而,这种密集的弹雨居然激起了这些扶桑鬼子的兴奋,他们大叫着拼命援长浆继续向驱逐舰队接近。

只是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了,这里由他们同袍所组成的“救世军”搭乘着“梭鱼级”快艇自驱逐舰庞大的身后闪了出来,从“纵火船”队的侧面扑了过来。

身体极为轻巧的“梭鱼级”在“救世军”士兵的拼命努力下,速度极快的从“纵火船”没有炮火发出的侧翼发出了冲击。十艘“梭鱼级”分成五组,如同一组组的铁钳,分别夹住自己的出对手。

面神州军的驱逐舰分舰队突然加速,绕过这个小战场从另一侧向扶桑水军大队扑去。

已经和“纵火船”完成配合的扶桑水军船队几乎同时又在另一支驱逐舰队炮火中载沉载浮,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一队似乎被拦住的驱逐舰队会从另一侧扑了过来。几乎丝毫没有抵抗的情况下,再有十余艘扶桑战船被驱逐舰队的炮火撕了个粉碎。

这时,“梭鱼级”与“纵火船”的教量同样进入尾声,顺风情况下最高速能达到十节的“纵火船”根本没法各巡航速度为十二节的“梭鱼级”相比。两侧“梭鱼级”上射来的大批箭支和50毫米榴弹不但瞬间杀伤了几乎舱面上的所有人,甚至榴弹的爆炸引燃了船上满载的易燃物,“纵火船”纷纷冒着黑烟燃烧起来。

击毁了“纵火船”行动能力的神州军的士兵们停下了手中的“效飞神弩”和弹弓式“榴弹发射器”的扳机,看着那些从“纵火船”上跳下的士兵,心里还在想是不是该救他们上来,最少在打海匪的时,得胜的神州军最后都会救人的。

然而令他们吃惊的情况出现了。“梭鱼级”密封的舱室突然打开来,大批的“十字架”钻了出来。“十字架”这是神州军和外籍佣兵们给“救世军”起得绰号,这些钻出船舱的家伙,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手上端着七连发火枪。仿佛打靶一样,端枪瞄准,把那些在海中奋力流动的水手一个个打死在海中。

当“纵火船”上水手们,被那些穿着古怪衣甲的士兵嘴里喊出的扶桑话惊呆了。

“你们这些扶桑杂种,敢挡我们天使大人的路,你们都得死。”他们嘶喊着,七连发火枪上的枪刺闪动着寒光,刺进了这些自己同袍的身体。喷涌而出的鲜血淋了“救世军”士兵满头满脸,他们咧着嘴,兴奋的双眼通红。

“救世军”士兵们脸上的表情狰狞,眼睛如同精神病人一样睁得溜圆,嘴里发出渗人的呐喊。这一切都让“梭鱼级”的驾驶员以及“效飞神弩”和“弹弓式榴弹发射器”的操作手看得呆了。

他们并非是为了那血腥而吃惊,他们只是吃惊这些扶桑人对于自己同胞下的毒手,他们居然还表现的那么兴奋。

这一点,神州军的士兵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在神州城的生活里,他们被告知,所有的汉人,除了那些为非作歹和帮助外族欺负自己同胞的那些汉人以外,所有的汉人及团结在汉人周围的少数民族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可是这些人呢?他们为何是这样。

中国人的善良的,在没有吃过被这些野兽民族侵略的苦头之前,这些善良如何能够理解。

对于扶桑这样的野兽民族,兽性就是他们民族的本性。仿佛一只狼,给他肉吃的时候他就会变成狗,会摇尾巴,可是一但没有肉吃的时候,那种天生的残酷立即爆发无疑,无论对付自己的同胞还是对付有恩于他的其他人,他们都会毫不迟疑的伸出他们的爪子。

于胡子骄傲的捋捋胡子,放下望远镜,嘴里满意的说:“这些扶桑鬼子真不经打,连头带尾两个小时,他们就完了。把驾驶室升上甲板,命令驱逐舰队成巡航队形,战场让那些救世军去打扫吧!”

于胡子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一道简单的命令,竟会致始如此惨烈的事件发生。

显然这些“救世军”对于屠杀这种勾当是被训练的极为熟练。“梭鱼级”上的救世军在屠杀完那些“纵火船”上的船员之后,按照命令驾驶“梭鱼级”迅速来到驱逐舰队与扶桑水军交战的战场之上。

他们并不急于攻击那些船已经被打沉一个个站在战船残体上的水手,而是优先照顾那些已经投降的战船上的扶桑人。

此时的大海之中,四处漂浮着扶桑水军如果还没有脱离水面的话,那么他已经停止了划水的运作,落水后很快由于过低的水温很快淘尽他们身上的热量,被活活冻死而死亡的士兵在海水的冰冷之中咽下他们最后一口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