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否玩转加息的艺术

如果经营货币这种特殊商品是一种高度的艺术,那么它一定属于大师的工作范畴,而其所背负的,是国家的命运。

尽管通过升值或是加息等单一手段很难解决中国经济面临的诸多问题,尽管采取货币政策、经济结构调整以及外汇储备管理创新等综合手段已被视为所谓多层次、全方位的"组合拳",但新近公布的CPI指数显示了通胀的压力仍然很大,也使加息仍然为市场所期待。

然而面对全球普遍出现的通胀上升趋势,面对美联储的再次降息,中国的货币政策面临两难:若跟随降息,则通胀压力将继续加大,流动性问题更难解决;若为应对通胀而加息,则可能面临本币升值、出口受制等难题。

而决策者也已意识到,影响货币政策的任何变量都无法固化,需要在高度不确定性中寻找平衡。

于是在第三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上,中国政府高官明确告诉了美国人,中国反对把减少中国对美国的顺差寄托在人民币快速升值上,并明确要求美国做一些事情让美元坚挺。

舆论普遍认为,中国正在向针对人民币的攻势采取反击行动。

事实上,全面开放的中国经济,其迅猛发展的势头,的确已经到了一个非常的时刻。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刻,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如何充分运用好人民币利率和汇率工具,维护好国家的经济主权,增加国家利益和国民福利,正考验着管理层的智慧。

如果我们能够深刻理解人民币的时间价值--利率和空间价值--汇率的未来变化趋势,必然看到,美联储的连续降息,对中国经济来说绝对是个坏消息。中美之间的利差将随之进一步收窄,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冲动"亦将随之升温,从而加剧了中国的流动性泛滥和人民币升值压力,也加剧了中国经济的不平衡。

因此,除了主张采取包括提高内需,特别是消费内需和农民消费,还包括扩大服务业增长等一揽子的多项政策组合对中国经济不平衡方面进行系统性纠正,中国还坚定要求美国促使本国消费者提高储蓄率,减少消费,以促进其经济的平衡。

毫无疑问,中国的货币政策作为其经济体系运行的重要工具,理应服务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既不能对西方强势资本做简单的妥协,也不能被国内特殊利益集团所胁迫;既不能受中外经济学家的误导,也不能存在过度的行政主导。

市场连续两个月的加息预期落空,反映出加息的确受到一些因素制约。而央行比较审慎的态度,也反映出目前有多方面的加息效应还不能明确。

继续加息会否带来经济增长的"硬着陆"?美国突发的次贷危机,即缘于美联储式连续小幅频繁加息。类似的风险,中国必须回避,否则损失将难于估量。而中国银行(601988)业刚刚开始的艰难改革所取得的一点成果,也决不能因一场坏账风暴而付之东流。

明年世界经济增长和贸易顺差等预期的不确定性究竟有多大?加息对其影响之严重,使央行决不愿贸然行事。

中美利差缩小甚至逆转造成热钱涌入的风险有多大?这始终都是个不能不直面对待的问题。从美联储今年9月18日的4年来首次降息到现在,中国央行就再没加过息。

而加息预期对股市房市的影响仍在显现。

种种因素使央行又一次选择了存款准备金率这一工具。

但值得注意的是,货币政策"功夫在诗外"。

所以格林斯潘说:"在半个多世纪来目睹无数价格泡沫的形成和破灭之后,我很不情愿地得出这样的结论:在投机热潮自行消退之前,无法通过货币政策或是其他政策措施来安全地消除泡沫。"

这是不是意味着美国人已经不得不承认,加息的艺术他们没玩好?

那么,中国人能玩得好吗?

我们还会因为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扩张而低估了投资的风险吗?所幸决策者已经看到了潜在的危机,也看到了资产价格泡沫和商品价格补贴,是人为扭曲要素价格的结果,是对劳动者和资源、环境残酷压榨的结果。

所以,为了有效地应对当前经济发展中的难题,为了避免重蹈美国人的覆辙,对于加息的艺术,看来我们只能谨慎从之,只能小心玩好,也必须玩好。(商 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