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时代 第二卷 创建根据地 第二十三章 善用百姓的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79/




人们开始津津乐道地回味着昨天晚上的发明创造表彰大会,都没想到以前自己如此轻贱的工匠在首长他们的眼里居然是个宝,首长们既是给予荣誉,又是给予表彰和奖励,表彰过后,还有专门的各种表演。获奖的工匠比考上状元还要有脸面,首长的亲自接见和颁发勋章奖品,那可是光耀门楣的事。中间虽然有一些酸秀才强词夺理地胡搅蛮缠,可是除了他们那些所谓的君子小人的诡辩之外,与民生和秩序的建立都是一无是处,还不时的什么刁民愚民张嘴胡来,惹得天怒人怨。最后居然要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剧,倒是给群众们表演了一场并不好笑的小丑剧。

这不,第二天早上,匆忙的人群在碰上熟人时,打完招呼,便开始打听地问道:“老哥,首长他们要建工厂了,要招工人了,你报名了么?”问话之间除了期待之外,还有喜滋滋的心情,特意对刚学到的“工厂”、“招工人”这两个新名词加了重音,带着微微的炫耀。


“这事咋能不报?挣钱不说,要是那一天我也能象曹师傅那样发明什么的,首长们又是表彰,又是和我们一起搞演出。这不比考上状元爷风光?!”


“那是,首长们每做一样决定都让我们有奔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也加入了招呼声中。


“就是,周三爹,你看首长们在开什么会?等他们会一结束,说不准又有好事让我们一起去做呢。”


“你猴崽子急什么?还怕没你做的?老实给我等待首长们作出决定吧。首长作出的决定还会少了我们老百姓的?!”


会场外纷纷议论和推测,会场内则热烈讨论,细拟规则。


“同志们,我们为什么要让政府与经济实体分开?不分开行吗?”高一峰站在圆桌会议的讲台上,开始回答相应的质疑,“不分开不行!最少有一个最现实的问题迫使我们这样做。如果我们由政府直接管理各个经济实体,显然政府需要设立许多管理的职能部门,政府的编制立刻臃肿数十倍甚至百倍以上,仅靠现在这点存钱和我们制定的税率根本无法养活这样臃肿的政府。一旦亏空,我们怎么办?现在纸币流通根本不普遍,也没有效力,政府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来立刻发行一套得到百姓认可的纸币。靠印发纸币来补足赤字的方法根本不通。”


“以后发展了,这套行不行?还是不行。在座的绝大多数都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我只把其中要点说说,就不详细回答了。”高一峰开始一一列举政府直接管理经济实体的弊端和优点,最后通过对比,导出了政府直接管理经济实体的方法弊多于利的论断。


“既然不能让政府直接管理经济实体,可是诸如军工、开矿等经济实体甚至关系到民生的企业没有政府的投资行不行?我们认为不行,为什么?原因有两个:一,我们现在私人资本没有那么雄厚,无法支持军工、开矿的等经济实体建立和运营的需要,特别无法满足当前的战争时期的需要。二,我们要防止政府宏观调控的无效性(如果没有足够的国有企业,政府的宏观调控将变成无效性或说收效极微,这是当前东西方都要面临的经济问题,也是西方经济理论要突破的难题,不过解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作者注)。如果我们不解决好这两个问题,我们的企业将无法持续发展。从更深远的角度看,我们使社会改变形态的道路将会遇上重大的挫折。”


“应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工人通过政权来掌握的生产资料将会奉送给社会中分化的某一小部分人,本来属于社会共有的财产变成了私人财产,我们建立的政权将会失去固有的基础而导致完全变质。”伍子房看到高一峰停顿,向众人征求补充意见时,补充说道,“回到了造就一小撮骑在人民头上的官僚资产阶级,这既不是我们希望的,也不是老百姓的意愿。”


“既然此路不通,那我们如何做?我们应该在政府与经济实体之间加入两个环节——所有权层和经营权层。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所有权掌握在资产委员会上,由资产委员会来物色经营者和监督经营者的经营行为。资产委员会除了这两项权力之外,必须履行保障政府委托的公共资产升值和宏观调控的高效性的责任,仅仅保值就说明该委员会不合格。资产委员会对政府负责,向政府报告,其的成员可由政府提请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委会审批之后任命,必须接受人民代表大会的审计委员会的审计,如果发现问题,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立刻终止其职权,责成司法机关进入司法程序,这是体制内监督。体制外监督就是社会舆论。建立工会之后,工会必须有代表进入资产委员会。相关的条文应有人大制订并加以确认。”


高一峰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讲述草案中的问题,主要是理清政企关系,规范政府的行为:“这样一来,我们的政府变成了提供高效公共服务和社会宏观调控的机构,能够有效防止机构臃肿和贪污腐败的行为。请同志们补充指正。”


“如何界定政府与资产管理委员会的行为?”有人问道。


“前面已经说过,资产管理委员会是政府管理社会公共财产的,使之升值的委员会,但是是不是一切以政府指令为行动准绳?不是,政府的行政指令不能直接指派管理委员会,政府对管理委员有人士安排与调动权,但是必须得到同级的人大常委会的审议与批准。政府对资产管理委员会的管理行为是通过财政预算与拨款来实现的,资产管理委员会必须在相应的法律和政策框架内进行经济活动,监管社会公共资产的流动和使用。显然这里牵引出了三大财政机构,财政预算委员会、财政委员会和资产管理委员会。财政预算委员会主要是进行政府财政预算,由政府领导,但是所有的预算必须得到人大代表大会审批通过之后才有效。财政委员会是根据财政预算委员会的预算方案进行财政拨款。”高一峰继续娓娓说道,把现阶段政府构架的雏形一一描述出来,最后提请伍子房在法律方面的描述。


伍子房走到讲台开始描述他所领导的立法委员会所做的工作:“刚才高一峰同志已经描述了政府的框架,为了能够使这些框架能够确立起来,我们必须建立一种制度,必须使这种制度明文化和法律化。我们为什么要把以前的财政委员会分开成财政预算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又为什么要成立人民代表大会下的审计委员会?这是因为我们必须使权力在集中的情况下进行分散,利用制度来保证权力受到约束和监督。预算委员会必须做好政府的每一项预算,预算方案必须在实施前的两个月拿出来,否则无法由代表大会审议。她履行政府用钱的预算与预先监督,审计委员会是执行政府用钱过程中的监督和审计。财政委员会是根据预算来执行财政分配和拨款……这些都在我们立法委员会的草案描述。我们建立这些法律条文的目的就是让政府珍惜和用好每一分百姓的血汗钱,彻底在制度上斩断贪污腐败,从制度上建立一个高效的政府,建立一个精简的政府,建立一个服务于人民的人民政府。希望各位批判指正。”


********************************************


会议结束之后,江元凯怀着兴奋的心情迈出了会场,感觉到周边的花草树木都变得异常可爱了似的,脚步异常轻松,嘴里还不时地回味着这次代表大会的核心词汇:“制度、监督、制约、预算、审计。”


诸葛明看到自己的副手如此兴奋,也凑了上来,道:“江元凯同志好兴致啊,好象捡了好宝贝似的。”


“哎哟,这可比捡到什么捞什子宝贝强多了。”江元凯依然兴奋地叫嚷道,“诸葛明同志,难道你不想想,我们以前想了一辈子都无法想通的东西,可是经过首长们和高伍等人一点拨和制定相关的制度,全都豁然开朗了。你说我能不兴奋吗?天才啊,真是天才啊。”


诸葛明微笑地点了点头,道:“是啊,可是首长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是天才。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这些石破天惊的制度的。以后一定还有令我们更加兴奋的东西出现。江元凯同志,我先回去跟伍子房学习了。你忙你的。”


“参谋长走好,不送了。”江元凯与诸葛明拱手道别,信步走向一家小酒店,要了一碟抄花生米和一份辣子鸡和二两白酒,便自斟自酌起来。这顿酒他喝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分配给自己的家中。


江元凯刚到门口,一直跟随他的管家匆忙地迎了出来,叫道:“老爷……”


“住嘴!”江元凯一听到管家叫老爷,立刻喝止,“江海天同志,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同志,同志,是志同道合的人!不是老爷和奴才!”


“可是老奴我,我,我……”江海天哆嗦了一下,讷讷道。


“什么老奴,老奴!是同志,同志!”江元凯怒道,“我们是平等的!你再说一声,我就不认你这个兄长。”


江海天被当头棒喝,呆了一下才喘过气来,嘴唇动了动,可是就没说出话来。江元凯脸色缓来下来,沉声道:“江海天同志,由于我是人民解放军的副参谋长,因此我不得不严格要求自己,不得不严格要求身边的人。我不想再出现象韩铁礁那样的罪人,希望你能理解我。刚才我是严厉点了,向你道歉。以后你可以多去听听邓鹏飞、伍子房等人的课,好好改造自己。你和士兵一样叫我首长也行。”


“是,首长同志。李守时团长在屋里等候首长已有半个时辰了。”江海天第一次异常艰难地说出“首长”和“同志”这些词,总觉得别扭,忖道:“老祖宗定下的称呼不知多少年了,为什么要改?这不是上下不分吗?”


江元凯没有再理会江海天,径直地奔向屋里,看到瘦长的李守时后,主动道:“让李守时同志等候多时了。”


李守时连忙道:“首长好。我是来向首长汇报自己的学习心得的。”两人开始探讨各自的心得和这次会议的成果。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一谈就谈了近一个小时。最后,江元凯道:“李守时同志,我们一定要紧紧把握住‘制约’这个核心。权力一定要制约才行。你回去好好思考思考。”


**************************************


“嘿嘿,制约,制约,崔大人如何看待逆匪的这些条文?”处在成都的王维章得到了相关的公开条文之后,敲了敲案桌,眯着眼睛笑问道。


“哈哈,不就是分权和制衡嘛。对逆匪的限制多了,对我们有利。愚民连饭都吃不饱,还能支持他们?再这样限制这限制那的,到时候要钱没钱,要粮没粮的,看他如何作战。”


“崔大人一语中的。高明!”王维章哈哈笑道,“他们这样只能导致互相争权夺利。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要在他们的旋涡里加一把力。皇上得到我们呈送的逆匪党章后,震怒异常,已经亲旨天下的仕子口诛笔伐这些乱大伦的逆匪。”


“好极了。如果我们从中在加上军事打击,一定能够更加奏效。”


“且慢,且慢。”王维章嘿嘿笑着,摇了摇头,道:“当今天下之中最为棘手的不是青城山的逆匪,是闯贼和东虏。我们只要保持军事高压,辅以高官利诱,让刘邓逆匪无法北上与闯贼汇合,闯贼伏诛就是近在眼前的事。东虏由杨嗣昌和高起渐等人对付。”


“各个击破!大人高明!下官立刻安排。”


**************************************


王林(原二排三班长)自从被任命为兵器生产第一厂的厂长之后,夜以继日地与曹师傅(副厂长)、正副总设计师(张平原和杜方程)、军代表黄克坚以及相应的技术工人一起制定标准,为批量制造被命名为1638式的弓弩做好前期的准备。他们把整个弓弩分成弓体成型、弩臂成型、扳机制造、三箭挂靠机构制造、上弦传动机构制造、弦制造、箭簇成型、箭杆制造和抛磨、尾翼制造和弩总装等十道工序,以及设立成品抽样检测。


当标准制订好之后,就是对工人进行技术和流程培训。工人们开始并不理解为什么让每个人只做一件活,即使是王林等人费尽的许多口舌也只能是到达半解不解状态。当开工之后,各自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完自己的一件活时,处于流程下一级的工人也按要求把他们的工件递上来,又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整个流程配合紧密,如同流水似的不断流动。同一流水上的工人们环环相扣,缺一不可,效率之高令他们感到惊讶。工作满八小时之后,下班换班。


“周三爹,我能理解为什么要分开工序了。整个生产简直就是流水帐。各自干各自的,要是谁干不好,这个产品肯定是废品。”


“你猴崽子挺会看的,还不止呢。”周三爹感慨道,“厂长不是常说分工提高效率,以前不知道,现在在生产上一应用,全明白了。以前看曹师傅他们做一把弩都要一年两年的。就是不按选材,做完也要一个多月呢,工序又复杂,没有做好几年的学徒跟班,想都不用想。如今我们培训不到十天,也能一天做好自己的两个工件。”


“三爹,你只看到分工,我啊,就不同了。如果各个工人之间不能按纪律配合,做都别想做。这不是厂长连连强调的纪律和配合么?我看,以后我们之间配合得比一家人还好。”


“王五叔说得对。”


“以后还有招工的事,我一定要让我儿子和兄弟都来报名。工资比外面的小买卖还高,以后也不愁吃穿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