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温。隆美尔

在纳粹德国,隆美尔是法西斯军人的偶像。隆美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是一位营指挥官,这个典型的普鲁士军人对希特勒佩服得五体投地。1936年9月,隆美尔被任命为希特勒警卫部队的指挥官。1939年3月,希特勒两次派他去指挥元首流动司令部,指挥德军侵占布拉格和武力监督立陶宛“自愿归属”德国。1939年9月,隆美尔又作为元首战时司令部的指挥官直接指挥德军入侵波兰,从而正式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1940年夏他指挥被誉为“魔鬼之师”的装甲师,以闪电般的速度一举突破“马奇诺防线”,打得英法联军晕头转向。1942年初,他率非洲军团登陆北非,多次重创英军。鉴于他的赫赫战功,希特勒亲自授予他陆军元帅的权杖。


丘吉尔把隆美尔在非洲战场的出现,说成是“一位新人物跃登历史舞台”。然而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第三帝国元帅之死,却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悲剧。1944年6月6日是隆美尔妻子露西50岁生日。隆美尔早早地从巴黎为她购买了一双新鞋,作为生日礼物。此时西线军事形势万分紧张,但身为司令官的隆美尔还是从诺曼底前线驱车赶回德国老家。6月6日,正当隆美尔喜气洋洋地在家里为妻子举行生日宴会之际,突然接到前线电话,告知盟军已于是日凌晨开始在诺曼底登陆。他连夜赶回前线指挥部。此时隆美尔任西线“B”集团军司令,而西线总司令是伦斯德元帅。7月17日下午,在隆美尔从诺曼底前线返回总部途中,他的座车遭两架盟军飞机袭击,急驶中的汽车撞上路旁的一棵大树,隆美尔被抛出汽车。经急救发现他头部有四块碎骨,但他却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在隆美尔挨炸受伤两天之后,发生了谋刺希特勒的“七·二○”政变。案件牵连到隆美尔和他的参谋长斯派达尔。隆美尔的顶头上司——新任西线总司令才十多天的克鲁格元帅也被卷入此案。


受伤后的隆美尔请求希特勒准许他回德国老家就医。希特勒马上同意,因为他正准备对其下手。9月7日,希特勒下令逮捕隆美尔的参谋长斯派达尔中将,悲剧的最后一幕拉开了。隆美尔原来的参谋长是高斯中将,然而元帅夫人认为,高斯将军的夫人搞得她心烦意乱,要求丈夫撤销高斯职务。隆美尔照办了,他挑选了同乡斯派达尔中将作参谋长。而斯派达尔正是参与推翻希特勒密谋活动的重要人物,他赴任新职前曾与密谋集团的首脑人物商讨如何争取隆美尔的参与,并商定借用隆美尔在军队里的威望,一旦密谋成功,让隆美尔出来取代希特勒。“七·二○”政变失败后,斯派达尔等人在供词中把隆美尔元帅、克鲁格元帅牵涉进去,加上在希特勒大本营会议室放置定时炸弹的施道芬堡上校原先是隆美尔的老部下。所有这一切都使隆美尔有口难辩。


10月13日,隆美尔接到一个长途电话,说明天有两位将军前来晋谒元帅,商量他的“新职安排”问题。隆美尔意识到会有重大事件发生,他对在空军服役的儿子说:“今天有两种可能:要么平安无事,要么今晚我就不在这儿了。”但他万万没有料到,他说话的当儿,希特勒送给他的一只巨大花圈已从柏林运抵乌尔门车站。他的“丧礼小组”已草拟好一份“隆美尔国葬安排”的详尽计划。陆军人事署长布格道夫和希特勒的侍卫长迈赛尔同元帅单独谈了一会,隆美尔走出书房时脸色灰白。他对妻子、儿子说:“我在一刻钟之内就要死了……遵照元首的命令,我必须在服毒和面对人民法庭这两者之间作出抉择。如果我接受自杀,他们不会株连我的家属,也不会加害于我的僚属。只要有一点风声泄露出去,他们就认为已无尊重协议的必要。……在一刻钟之内,你们就会接到从乌尔门华格纳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我在途中因中风死去了。”隆美尔最后拥抱了妻子,跟随两个将军一起进了汽车。在车上他服毒自尽,得以保全家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