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痛新伤:“日寇”与“韩奸”(转帖)

我们在忘记“旧痛”!


昨日,南京大屠杀70周年,南京举行纪念活动,鸣响警钟。百味杂陈,但我们能做的最切实的举动,就是不能忘记,不能忘记所谓的"大和民族"曾经对我们做了些什么!清晰地知道它曾经做了什么,才会更清晰地看清它现在做的和以后将要做的。如果忘记就是背叛,那么,我们忘记的太多了。“日寇”带来的几令中华民族泯灭的巨大伤痛,还有多少人记起?12月13日,可以看到,南京市民在祭奠,除此之外,CCTV新闻联播用了十几秒客观报道了一下,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官方和国家的行为。


我们国家的“官道”就是“世道”,几千年遗留的“官本位”思想一时难以消除,官道如何,世道就如何。政府不作为,怎能总指望百姓、指望网友出头?总有一天百姓也会忘记那曾经的屈辱,“后事之师”就变成了历史的重演。人家可以集体参拜所谓“靖国神社”,我们为什么不能集体向人民英雄献花圈?“南京大屠杀”成了南京人自己的事,我们的忘性真是大!上海语文教科书删除《狼牙山五壮士》,人民教育出版社把《狼牙山五壮士》列为课外阅读,北京语文教科书删除“鲁迅”。有点血性的东西都自觉地用所谓“文学性”替换了。那边修改教科书美化侵略,我们这边以政府行为跟着改,删除寥寥的英雄和“中国的脊梁”。请问,这么多妙笔的网友,有谁单靠几本有着“文学性”的中学语文书,出来闯荡江湖?


忘了旧痛,准会增添新伤。忘了“日寇”,接着就出“韩奸”!有文称:南韩要对汉字进行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因为汉字是韩国发明的。近年来,韩国开展了一连串争夺中华文化的举措:向联合国申报“活字印刷术”是韩国发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明就里,竟同意了;抢注江陵端午祭为韩国文化遗产,也成功了;论证孔子是韩国人,美女西施,神医李时珍也早被划入“韩国籍”;把中医说成是韩国发明的,连同《本草纲目》、人参、针灸一起收入囊中;急匆匆向联合国提交汉服申遗书;指称汉字是由韩国人发明的;准备在2008年前完成了“整体风水地理”项目的准备工作。


且不说韩国人进行无耻的“文化掠夺”,问题还要想想我们自己在干什么。国家设有各级社会科学院,有211、985各种奇形怪状的大学,可是,我们小民很少能发现这些食百姓税、拿国家津贴的人出来保护自己的文化。没有任何主体性,一点儿都没有。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可这些爷,尸位素餐,不知都在忙活什么。中国也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处,为什么不作工作?怎么就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明就里,竟同意了”?看来,还得大家”越俎代庖”,继续“越位”思考。(农民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