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83 右峰游击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你不要把猎人玩死了。”

“为什么?”黄道日看住凯阅。

“老虎总是要找他,我们就还有一个线索,如果你把线掐断了!我唯你是问!”凯阅上校的面孔严肃起来。

黄道日就笑了起来:“好吧,好吧!”

扭头就走,走了几步,突然又折了回来:“哈哈,有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说,回回是一见你,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

凯阅上校盯着这个他葫芦一样的头,不知这个古怪的家伙又有什么想法。

“哥哥我想啦!这个杨克尔为什么老是欺负我,就是他人多。所以,我决定要多收点儿小弟!”

凯阅上校皱皱眉,接着笑了起来:“要我帮你的忙吗?”

黄道日笑得一个脸都在动:“还不是司令你料道啊!这个部队一扩,就要枪啊!你们这个东西多啊!”

凯阅上校轻笑一声:“你别把越共招进来了!”

黄道日顿时愤怒起来:“杨克尔背后捅我的刀子,是因为哥哥我比他厉害。司令你看到了,我的人除力了喜欢女人、酒,搞点英雄故事,有什么问题啊?那胡客家,我是一直在审查。如果听我的,早就干掉了他!这怪得上我吗?”

凯阅上校耐心地听他讲完,点点头:“只要你和美军好好合作,女人、美酒不用愁,兴许今后这会山就你是老大!”

黄道日顿时裂开了嘴,凑过来:“司令,我什么时候没听你的话?”

凯阅上校点点头。

黄道日一瞪眼,一挥拳:“好,既然司令看得起我黄道日,今后你就是我大哥了。我定把那老虎带给你做见面礼!”


杨克尔回到他会山左峰的部队驻地平山镇。

就见那黄道日的混混,已经到处都是了。

别看黄道日也就一百多人,但这些混混就象撵山的狗一样,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有用不完的惹事热情有用不完的惹事精力有别人想不出惹事办法,总之,他的人才去半天,已经有一半的村长来找杨克尔诉苦。

特别是那狗日的混混是个自来熟的,就这么半天,很多村庄那跳得高不听话的,就已经拜在了黄道日手下做小弟。

这黄道日的小弟,别说村长和警察,就是那杨克尔也得小心应付,不然,这黄道日撒起泼来,杨克尔脑袋也得长大的!

这时节,凯阅上校传来命令,要杨克尔带一部分人去会山右峰。杨克尔眼不见为静,带了两个中队,向右峰而来。


千里眼在猎人一回到猎人山庄就来了。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战斗小组的特别游击队战士。

猎人不能下地,千里眼一把按住他:“老虎叫我先来看你,你受苦了!我们特别游击队连累了你!”

猎人顿时热泪横流:“可惜了阿庆,一个多好的小伙子!”

千里眼轻声道:“民族的解放,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紧紧地篡住猎人的手:“老虎让我带人在你生病期间,保护猎人山庄的安全。你的伤也由我们的医生治疗。”

猎人长叹有口气,点点头:“危难见真情!”


杨克尔的两个中队除了没有直升机和装甲战车,其余配置和凯阅的突击队是差不多的。

三百多人浩浩荡荡的朝会山右峰开来。

会山的左右峰是两块丛林覆盖的地面,杨克尔带着他的部队,是把这些地方跑熟透了。

尽管他一听到右峰的枪声,便断定是胡客家的游击队开始闹事了。

说实话,他看不起黄道日,是因为黄道日的出生是混混,是因为黄道日太嚣张。看不起胡客家那就是从骨子里。

一个失败者,而且失败了又苟且偷生的男人。

他投降过来后,他几乎从来没给他与自己说话的机会。

他居然再次拉起了游击队,这就引起了杨克尔的兴趣。

他学过中国越王勾溅的故事,他知道这样做是要有超强的毅力和智慧。

但是,他还是看不起胡客家。

你有老虎厉害吗?他也就顶多偷鸡摸狗的干几把。

美军的强大是深入了杨克尔的骨髓里去了的。

他真的不相信,凭人的肉体,能够抵挡美军的天上、地下的武器,更不用说空气弹、化学武器,还有那原子弹。

每每带着美军的武器出征时,他就觉得自己非常强大。强大到他的身体仿佛也象皮球在充气。

走入右峰地面时,正是夕阳黄灿灿若遍地生金,秋风徐徐。军队过处,人、牛争相躲避。

不觉心情大爽,早忘了与黄道日的不快。

从吉普车里走下来,高声命令道:“二中队快速前进,三个小队分三个方向,对河边村实行控制。遇抵抗一律格杀勿论!”

立刻,二中队全部上了车,一律向前急速开进。

三中队,以他的吉普车为中心,簇拥着,慢慢地朝河边村而来。

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中,共产党是属猴子的,见他的正规军来了,早就撤退了。

他来到村里,二中队长陈道德,早就把原来的警备队驻地收拾好了。

他命令二中队和三中队在村子四周点上火把,防止游击队的夜间袭击。

又命令自己的卫队,对全镇的户口进行重新登记。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当然也有让他生气的事情,那河边村原来黄道日的联防队员,竟然全部走了。他知道是参加了游击队,可是一时也没证据。只得把人数记下来,竟然高达八十来人。

夜里让杨克尔心上心下的安静。

他实在放心不下,九点钟时,亲自开车出去查看。

只见各个出村路,都设置了路障,两个中队征集了出村口的房屋,机枪和迫击炮对着村外,一时节,只怕没有大部队,靠几个游击队也真是不敢前来进攻。

杨克尔一路走回来,决定明天就派部队对周围村庄实施清剿和占领。

第二天,二中队和三中队各留下一个小队守卫河边村,其余四个小队,一个小队进一个村子。

没想到,没到中午,各小队都派人回来了。杨克尔还没听到一声枪响。

各小队回馈的消息几乎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村子里空无一人。

杨克尔知道胡客家开始给自己叫阵了。

不由冷笑一声:“各小队即刻撤回河边村。”

右峰地面宽,地势复杂,这一撤回来。已是黄昏十分。

杨克尔命令马上吃晚饭。

晚饭后,他命令二中队守卫河边村,亲自带领三中队,连夜向会仙村而来。

会仙村三面与右峰相连,一面是开阔的稻田,一条路通向会山。

杨克尔命令三个小队从右峰插进去,分三个方向围困会仙村,独留了向会山方向。

进入会仙村地面时,会仙村一片安静。

三个小队完成了穿插,发出了从三面向会仙村压迫前进的信号弹。

杨克尔才一声令下,把照明弹向会仙村打去。

霎时间,整个会仙村亮如白昼。

然而除了几声狗叫,会仙村还是一片安静。

杨克尔知道,原来胡客家就是驻防会仙村,难道这里的老百姓都搬走了?

突然,他冷笑起来,亲自操起通话器命令道:“离村子二百米时,所有部队停下来,对村子实施二十分钟迫击炮攻击,然后急速进村!”

炮击五分钟后开始了。

三个小队的迫击炮从三个方向,把炮弹送入了安静的村庄。

杨克尔举起望远镜,只见炮弹不断地在村中炸开,炸起的碎片升腾而起。

可是一切还是那么安静。

杨克尔坚信自己的判断:“各小队进村时,一律保持进攻状态!”

他命令再一次打出了照明弹。举着望远镜,静静地观察着。

炮击停止了,队伍从三个方向一步步地进入了村子。

杨克尔觉得自己仿佛在看一场无声电影。

第七小队报告:“长官,我们已经到达村里。未发现一个村民。”

第八小队报告:“长官,我们进入了村中晒谷场。未发现有村民迹象。”

第九小队报告:“长官,我们进入了村子右面的加工房。周围很安静。”

杨克尔沉声道:“三个小队,从各自的方向,挨家挨户搜索!”


胡客家非常兴奋,因为他的游击队已经有了两百多人。更因为他的身边有老虎。

老虎的名字,他早就听说了。老虎从芒昌开始的故事,也早在游击队中流传。

这都只是传说,但今晚老虎要做的事,却让他心情动荡。说实话,他也是胆大的了,可是,他想都不敢想。

他如今集中了自己的二百多游击队,一声不吭地埋伏在河边村外,等着老虎的动静。

老虎呢?

老虎带着特别游击队的一个排,进入了从河边村中间穿过的会龙河。

奉命跟随老虎行动的会山游击队副队长惠河山,紧紧地跟着老虎和特别游击队二排副排长黎道德。

因为排长和一些队员被阴阳无常带着进入了他的混混队伍,这个排其实只有原来的一半,四十八人。

黎强是他的哥哥,右峰暴动时,他就进入河边村作为内应。因为他和哥哥太象,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黎强。

惠山河是一个老游击队员了,不过他也是第一次见识特别游击队。

四周一片漆黑,这些人仿佛长着夜眼,尽管他对这一带地形熟悉,但是也禁不住,跌跌撞撞。

幸好黎道德几乎是提着他在行走,而且不断地告诉他: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高抬腿,轻轻放,保持节奏。

但是惠山河还是做不到。

大家来到的会龙河上游,离河边村也就一百多米。可以清楚地看到燃烧的火堆边杨克尔第二中队士兵的面目。

队员们是一个个地下水的,进入水里,就消失不见了。

最后他才跟着黎道德下了水。

夜晚的河水很凉,尽管黎道德给他讲了特别游击队那来自水蛇的潜水方法。

然而,他还是呛了几口水。

幸亏黎道德一直在水里也提着他。

在水里可以看见水面上,来自河边村的灯光,显得很亮很亮。

还能听到杨克尔士兵的说话声。

但一切都仿若来自隔世,要不是黎道德提着他,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他们是在河底抓着河里底面,慢慢地向前爬行。

喘急的河流的下面,却很平静。只是,越看到灯光越是听到声音,惠山河的身子就越是难以控制,几次都差点身子一下子浮上去。

黎道德按着他,仍旧不慌不忙地向前爬。

惠山河慢慢地心情也安静下来了。

不是他技术好了,也不是他胆子比原来大了。而是越来越佩服这些人了,跟着他们,他的心渐渐地放宽了,也开始有节奏地通过浮出水面的气管吐纳着空气。

突然,眼前一黑。

他吃了一惊,黎道德紧紧地抓着他,他也禁不住呛了一口水,头一昏,手猛地一阵爬拉,身子一下子冒出了水面。

黎道德跟着起来了,一下子蒙住他的嘴,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们已经进入村庄里了,现在我们必须继续潜水。”

一队巡逻的士兵走过来了。

两人再一次潜入水底。


杨克尔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有什么事要发生?

果然,一声爆炸从村子里响起。

又一声,又是一声。

地雷,游击队最喜欢用的,具有巨大威力的地雷。

接着通话器里响起了第七小队队长杨朋的声音:“每家竹楼门口都是地雷。我们进屋搜索的士兵有了伤亡。”

杨克尔大声地命令道:“各个小队都有,凡是有地雷的竹楼,用火焰喷火器烧毁,用手雷轰炸。把老百姓全赶出来!”

他带着卫队从村前的大路,向村里开进。


爆炸声一起,老虎和特别游击队就上了岸。

上了岸,就一声不吭地,向警备小队的砖房扑去。

黎道德已经丢开了他。

惠山河也不是孬种,他也想加入进去。

可是,哪些特别游击队员,就象鬼魅一样,一刹时就没了踪迹。

而摆在惠山河面前的是警备小队前面呵枪实弹的哨兵,那门楼两边的岗楼上,机枪枪口明晃晃的。

他不得不停下来,观察着。

终于,他看见了,那四周的高墙上,房顶上,突然都有了特别游击队的身影。

他张大的嘴还没有闭拢。

手榴弹的爆炸声、枪声就遽然响起了。

岗楼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垮塌了。

从警备小队试图冲出来的士兵,几乎无一例外的在一出门,就倒下了。仿佛警备小队那门是一道魔咒似的。

他看见了,二楼的窗户被人撞开了。

他甚至可以肯定那穿窗而入的是老虎。

一切象一场风暴似的。

不一刻,枪声和手榴弹声音就消失了。

一支听到枪声赶来的巡逻队,赶到时,奇怪地看着警备小队被炸毁的景象。探头探脑的刚要进去。

突然,三发信号弹从警备小队里升起来。

接着,从警备小队的门里,突然闪出特别游击队员。

“黎道德!”惠山河叫一声,身子一蹦而起。

不过一切都没他什么事了。

就在他的眼前,哪些特别游击队一下子和巡逻队纠缠在一起。

待他赶到,地下已经全是尸体。

而他游目四处找寻,只见几十名特别游击队员,已经化着四十几只箭头,向河边村四处射去。

“冲啊!”胡客家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子向敌人内发动冲锋了。

他一马当先,手中端着美军发给他的M16步兵通用机枪,向着敌人扑去。

紧紧围绕着他的是老游击队员们。

那第一次真正上战场的新游击队员们,一时节有摔倒的,有跑不动的。

不过二百来人向一个小队守卫的村口冲去,那气势也够吓人的。

而且,老虎的四十多支箭头也都射向这个村口。

那手榴弹打着滚儿,象准确的迫击炮弹一样落在敌人的头上。

那子弹象是长了眼睛似的,专挑机枪手命出气。

一个小队的防线,顾头顾不了腚,一下子崩溃了。

不过,谁都跑不掉。

特别游击队员、会山游击队员。

近三百人的队伍,杀剩下的南越伪军,五个人分不到一个。

几乎是一路杀过去,就光光的了。

老虎大声地呼喊着,队伍又向着村子的另一方向扑去。

杀得性起的会山游击队象蜂子朝王一样,争先恐后的朝前涌。

惠山河这次可是跑在最前面了。

可是,那里还有敌人的踪迹。

没了指挥,面对着这么多的游击队员,他怎么会不跑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