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美说用航母吸引解放军 让核潜艇从背后偷袭 ?

台海--美国人的打算(已公开的兰德公司绝密文件)(三)

当中国登陆舰队接近海峡中线时,航母的舰载机起飞并进行编队。中国侦察到后必然受到很大震动。但他们刚针对航母采取补救措施,我们的真正的重打击力量冲绳空军起飞,使他们的计划又被打乱。舰载机发射完远程对舰飞弹后立即离去。等到发射的远程对舰飞弹击中中国舰队后,我们的攻击潜艇可趁机突然发动攻击。中国舰队的精力全放在应付空中打击与海上救援上,出乎意料的潜基打击将使他们的指挥更加混乱。等他们开始准备反潜,从冲绳起飞的空军又接近打击位置,给中国舰队最后致命的一击。如果需要,舰载机与冲绳基地的飞机在完成打击后,可以选择在台湾降落或补充油料。这样可以把我们的航母可驶离中国的打击半径之外。如有必要可考虑对冲绳飞机进行空中加油以延长制空时间。 这个计划范例的设计思想是针对中国的弱点。首先,中国的反潜能力极为不足。由于我们比较有远见地没有卖给台湾潜艇,中国以台湾为假想敌的对应策略也忽视了反潜,可以说是缺乏对现代化攻击核潜艇的对抗能力。其次,立体战争的指挥是我们胜出中国的一大优势所在,中国缺乏这方面的指挥能力,在潜空联合交替打击将难顾首尾,损失巨大。 第三,这个计划利用航母吸引住主要主意力,中国的一些准备与预期都是针对航母的,但我们的主要打击力量并不是航母。

AC-15 北方打击的绞索战略 (摘录)

在AC-14中所提出的北方打击战略是根据我们已有的经验对敌方的通信指挥,机场,军事集结等发动打击。本篇主要考虑这样一个战略问题,对中国这样一个比较大的国家怎样才能实行有效地,致命地打击。在AC-14 中我们阐述了,必须要准备1500架飞机以上的空中力量才能形成对中国的有效压制,以及先集中全力打击北方,等北方被打垮后,再转场700架飞机到台湾打击南方,形成南北夹攻的思想。但是即使我们能投入两千架飞机,我们也难以取得在伊拉克和科索沃那样的战果。请注意:我们建议象那两次战争那样花巨大精力对中国陆军进行跟踪与打击,因为我们的战略不同了:在中国我们不准备地面战争。我们的空军就象我们手中的一根绳索,如果我们套在对方的手上,脚上或肚子上。

虽然对方的行动受到限制,但难免在挣脱后给我们一击。我们必须以最大的智慧使用这根绳索,使它成为绞索,套在对方的咽喉之上,使之失去反击能力。 绞索战略的核心就在此。通过对中国的全面研究我们提出四套核心战略与十一种软打击方式。这些打击可同时或先后实施。在实行这些战略时,打击的目的不是目标本身,而是通过打击实现某一种战略目的。这正象绞索的收紧并不是为了损伤脖子处的肌肉,而是彻底使人窒息。只有这样才能扼杀巨人。

核心战略:

这个战略的设计是从中国的原油基地位置以及中国的原油储备的研究。 与其他大国不同,中国的主要几个原油基地并不是在纵深,而是分布在我们的北方打击半径内。由于近年中国南方沿海经济的发展使中国过高估计了台湾的战略价值, 而忽略了中国真正的战略地理弱点,我们将用利用这种失误以实际给他们上一课。证明真正的致命打击是从北方发动的。我们之所以要在北方集结打击兵力的部份原因也在此。由于中国的忽视,中国的几个主要原油基地都缺乏防空。相比之下北京等城市有一定防空能力。因此我们建议在完成第一轮空中打击并取得初步空优后,集中力量突袭中国大庆,胜利等主要原油基地,彻底催毁中国的原油生产。由于中国原油储备极少,通向西亚的石油管道尚未铺成,海上交通又控制在我们手中,中国将陷入能源危机。随着时间延伸,中国的各种油料越用越少,即使勉强保住军需,其他经济活动也不得不停止,社会陷入困境。中国是很大,人口众多。这是他们用来对付我们打击的优势。但我们的战略就是要让地大人多反变为他们的缺点。利用巨大的原油需求将他们逼入困境。

软杀伤战略1:中国的分离势力

中国的新疆与西藏有很强的分离势力。在取得初步制空权后我们认为有必要派B2进入中国的西部,袭击飞机/导弹及特殊零件生产工厂。同时花少量精力打击中国在重要边疆城市如拉萨的驻军。这种打击是少量和象征性的,但它将摧毁中国政府的威信,导致分离运动的蓬勃发展,牵引住中国的军事力量。

软杀伤战略2:中国的流民

桥梁隧道是我们打击的重点目标。但这种打击出于与伊拉克与科索沃战争不同的战略目的。 中国的沿海城市有几千万流民。这些人被称为民工,外来人口等。一旦进入全面战争,外资会撤离,南方沿海本地的生产也会急剧萎缩,这些流民将失去工作无以为生,只能返回家乡。我们的战略就是要阻止他们返回家乡。因为一旦他们返回,将被中国的县乡等政府组织控制,成为一种有序力量。我们的战略目的就是要摧毁中国的交通,特别是铁路交通。让他们留在原地,成为几千万内乱力量,而且是一种失去谋生手段的无序力量。中国历史上的内乱基本都诞生于流民。由于没有具体模型,我们无法会预言发生什么,但也许就是这些少量的对准特定梁隧道的制导炸弹,会带来一个我们难以估算出的战略格局。

(待续)

AC-22 俄国和北韩的态度分析(摘录)

俄国对中国是一种奇怪的心态。俄国从没有希望过看到一个军事上强大的中国。即使在中国与前苏联关系最密切的时刻,俄国也不愿武装中国。俄国对中国的军事支援与军火买卖一直是慎重和保留的态度。在第一批苏凯战机卖给中国时,俄中间还有一个协议即这批战机只能布置在中国南方对付台湾。俄国对中国的军售审查最为严格,因为俄国始终把中国作为一个潜在威胁。即使这两个国家在具有相同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时,双方也陈兵百万互相威胁,甚至发生局部小规模战争。目前,俄国对华的军售主要是从经济上的考虑。对此俄国国内有强烈的批评声音,特别在军界。但俄国出于经济,不得已为之。核心问题是,虽然中俄间有时很亲密,但俄国希望与中国的联盟只是一种政治上的联盟,而不是军事上的联盟。因为中国与俄国相临,却与美国远隔万里。对中国的先进武器感到威胁的不是美国,而恰恰是俄国。一句话:俄国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政治上强大,与美国对抗的中国。而不愿看到一个军事上强大的中国。我们能体会俄国看到中美冲突时的高兴。俄国卖给中国的武器被毁于一旦,这样俄国既得到了钱,也免除了未来的威胁,也许中国因消耗又有需要了,又给俄国带来发财的机会。从某种角度来说,俄国和日本是最不希望看到中国占领台湾的国家,这种情绪甚至比美国更甚,只是不象我们那样表达出来。目前中国是以台湾为假想敌的,中国军队的训练也是针对台湾的。当中国军队占领台湾后,中国军队特别是庞大的中国陆军的训练假想对象又会是谁呢? 我们可以预料到俄国对我们的行动只是口头上的政治反应。因为我们的战略目的是打击与压制中国,使之不可能成为一支具有威胁性的挑战力量。这是符合俄国人的利益的。我们的战略目的并不是在中国大陆获取新的基地,只要我们不占领中国,俄国人会乐得我们打击。所以占领是个关键,这是我们反对登陆的原因之一。俄国的中心在欧洲,它的亚洲广阔地带是未经开发的冻土。如果我们从欧洲,地中海,中东向东亚调集飞机和陆军,俄国感到的不是压力,而是轻松。目前俄国人无暇东顾。在重新插手太平洋事务前,俄对远东的最大希望是几支势力对抗,而不愿意看到一支新崛起的势力打破平衡。在这个远东战略上,俄国人与我们的追求是相同的。而我们能调集兵力也是因为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等潜在威胁力量被彻底铲平。目前伊拉克的军力极弱,南斯拉夫由我们的部分盟友控制也绰绰有余。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打击潜在的威胁是多么重要。如果我们放任中国扩张,也许我们在将来就没有能力去应付两个战场。五十年前,斯大林宁可让他的中国盟友只占领长江以北的中国,宁可美国支持的国民党政府占领另一半,也不愿看到他的中国盟友肃清美国势力,统一中国。斯大林懂得只要中国不统一,中国的主要战略敌人永远就是另一半中国人而不会对周围产生威胁。今天,我们帮助俄国人实现他们的这个愿望,只不过不是划江而治,而是划海而治了。但只要是不同属的中国人,他们就会相互敌视,直到消灭掉其中的一个为止。对此,中国有一句谚语来说明这个原则,叫作:“攘外必先安内”。

北韩的态度

北韩是一个疯狂的国家,但并不是一个愚蠢的国家。北韩之所以在韩战中攻击南韩,是因为那时南韩兵力极弱,国内除了一些顾问团外无其他强作战力的美军。北韩自认为其经过苏联武装过的大军能轻易攻下南韩。北韩清楚其目前与我们的实力差别。北韩有可能再次进攻南韩,但必然在其国内形势剧变,或驻韩美军空虚之时。让北韩选在我们大幅度加强驻韩和驻日兵力的时候进攻南韩,只是一厢情愿的中国人才能作出的梦想。虽然如此,但我们的军力主要集中在北方,因为我们考虑到另一个可能:北韩的独裁统治者虽然不愿为中国火中取栗,但他却不一定会反对中国为他火中取栗。北韩有可能让中国的军队通过其境内来打击南韩和驻韩美军。因此我们在对中国发动进攻前,要集结足够的陆军与武装直升机在南韩。在发动第一次对中国的空中打击时,可以用巡航导弹和制导炸弹摧毁鸭绿江上的桥梁,以阻止中国军队向北韩运动。如果有再一次的韩战,将与五十年前截然不同。

中国军队的弱点还在,他们仍然缺乏制空权。他们的运输与补给还是难以保证。但这次是现代化战争了,缺乏弹药与油料的装甲力量将变为一堆废铁。在中国之外的领土作战对当代问题重重的中国军队将是一个灾难。中国与越南的冲突中已经充分暴露出这一点,但他们仍没有本质上的改变。上一次韩战后期当时优秀的中国军队对我们已相对乏力,这次退化了的中国军队面对吸取了韩战越战经验的美国军队将更加困窘。在强有力侦察,引导和多层次空中打击下,他们甚至很难冲到我们陆军的面前。上一次他们多靠黑夜运动,这一次他们将发现黑夜也变成了我们的朋友,黑夜给他们带去的不再是安全,而是流血和死亡。

AC-23 战后的亚太格局(摘录)

中国被严重削弱后,亚太格局将发生积极改变 。北方的日本将有更大的发言权。南方台湾和东盟的关系将加强,可以共同抵制住中国在南方的扩张。亚太将是这三大力量互相牵制平衡。 相对于目前的格局,这将是一个使各方包括俄国都更满意的改变。当然,这里面必然还会有一个很不满意的国家,那就是中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