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五章挺进太平洋 第六节冒充鬼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夜幕中一串黑影向岛内的丛林里走去,远处日军军营内的灯火清晰可见,美军陆战队的侦察兵小心的提着M-1卡宾枪往前走,他们的枪可是好东西,全带着消音器,伯特中尉在前边带路,张学义现在成了普通的一名侦察兵,跟英军已经无多大关系,他现在已经身不在东南亚战区,蒙巴顿管不着他,至于能管着他的麦克阿瑟司令张学义只是听说有这么个人,这个人负责指挥西南太平洋战区,年轻时候曾经是西点学习做好的学生,曾经是最年轻的西点军校校长,曾经美国录事上最年轻的总参谋长,不知道这个人指挥水平如何,什么不登陆台湾而是来这个破小岛呢?

他为什么不先从菲律宾以南的棉兰老岛登陆?他指挥的风格实在太难以琢磨,至少目前张学义是这样认为的。在夜里行军张学义本不该想这么多,不过比其他美军他还是善于动脑子的,伯特忽然停下来,小声向后说:“就在此地休息。”

张学义摸黑找地方坐下,伯特说:“如果运气好可以得到其他友军的援助,美军的不少特别任务部队来菲律宾帮助当地游击队打日本人。”

“我已经习惯孤军战斗,有没有人帮都一样。”张学义喘了会气打开水壶喝了几口水,伯特问:“我听说你有十几年地面战的经验,你可以告诉我点什么经验么”

“没什么经验可谈,都是随机应变,如果你想看我打我可以发动一次对日军的奇袭,我就带我的两个帮手,其他人都不带,不过我需要人帮忙。”张学义早想跟鬼子大干一场呢,一直找不到机会,在驱逐舰上指挥那不过瘾,因为在船上他打不死几个鬼子。

“你需要谁帮你?“伯特似乎对这事很感兴趣。

“让卡特别边衣服,就穿美国海军制服,我和我的帮手穿着日本水兵制服拿着武器押送他到一处日本陆军的营地,日本陆海军不是一个指挥系统,我们容易蒙混过去,我日语说的还可以,以前可以亲自审问日本俘虏的。

“你可真胆大,好吧我批准。”伯特回头跟卡特说:“你跟着他们去执行一次奇袭任务,我想看看他们的能力,需要你冒充战俘,你可以在身上藏武器,等他们混进日本军营里可以跟他们一起战斗。”

“好吧,我愿意去,不过他们可不能真的把我交给日本人。”卡特有点担心把手枪子弹顶上膛,伯特也是有但担心的,把自己的M1911手枪递给他,又从其他士兵那又要来一支手枪给他。

张学义看伯特真的很认真准备他也认真准备,他也开始准备,他拿着装了大弹鼓的M1928冲锋枪,这东西比轻机枪都过瘾,张顺钱瑞虽然听不懂他们用英语说什么,可也猜出来大概,伯特把还多枚手榴弹都挂在张学义身上,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会接应你的。”


准备完了张学义就和卡特一起出发,他边走边问,“你相信我可以把日军阵地拿下来么?”

“当然相信,你是个英雄。”

张学义提着枪边走边说:“天马上就要亮了,你可要准备好,你走最前边,我们三个穿着日本海军制服走在后便,你举着双手,等靠近日军阵地的时候你就趴下活蹲下,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我知道,那你怎么跟日本陆军说我是在那抓的,然后你怎么报告你的身份呢?”卡特有点担心欺骗不了鬼子,鬼子都是很精的,战场上的人即使再傻也会提高警惕,很容易识破他们的。

“我日语说的很好,我说你是被抓的美国海军军官,你的船被我们击沉,我们的船受伤搁浅,只能先上陆地把俘虏先交给他们。”张学义给卡特讲好了希望他别演戏演砸。

“好吧,他们派懂英语的兵问我,我就这么回答。”

走着走着天也亮了,日军的滩头前沿阵地也到了,鬼子的哨兵看到三个海军押着一个美军军官,哨兵立即端起步枪问:“你们是什么人,不许往前走,站住。”

张学义说:“都停下,我去说。”他说完提着美制冲锋枪喊:“我们是联合舰队的,我们的武装运输船被美军偷袭,搁浅在附近,我们消灭了一艘美军驱逐舰,抓住一个军官需要立即交给当地指挥官,可以把战俘先送到你们这里么,可以由你们交给最高指挥官,希望你们审讯出一些情报,我们还要立即回去修理船只,没人手看管战俘,我们可以把缴获美国人的自动武器送给你们。”

日军一听还有纪念品,哨兵立即跑回去一个报告,时间不大一个中队长走了出来,鬼子很贼自己不敢出来,大声喊:“你们把战俘送过来吧。”

“好。”张学义踢了一脚卡特,看似踢的重其实没什么威力,卡特很自觉的往前一走也基本没踢着,张顺和钱瑞懂点日语知道张学义把日本人给忽悠住了,他们俩也端着枪用日语喊:“快走,别磨蹭,别耍花招。”

卡特两手抱着脑袋走到日军第一道战壕前,张学义轻轻蹬了一脚就把卡特瞪到战壕里,卡特假装摔倒在战壕内,伸手撑地准备站起来,几个端着九九式步枪的鬼子笑着就靠近他,卡特立即从后腰里摸出两支陆战队官兵借给自己的M1911手枪,他立即两手举起来,左右手的枪指向战壕的两边,几个端着上刺刀的步枪的鬼子立即吓的脸色都惨白,有人想立即来个突刺就把鬼子刺倒在地,可刺刀远没有半自动手枪快。

清脆的枪声立即就连续响了起来,站在战壕边的日军中队长以及几个军曹和士兵都惊讶的看着战壕里的一幕,事情发展的太突然鬼子都没叫出声来,中队长就感觉嗓子眼儿里堵了什么似的,他想喊来人可怎么也喊不出来,军官嗓子没反应过来可手挺快,戴着白手套的一支手已经打枪套,想摸出南部式手枪还击,军曹们也正摸手枪还低头看战壕里的战俘手里的M1911手枪不停的冒出淡淡的白烟,冒着热气的子弹壳一个又一个的从枪膛里跳了出来。

就在鬼子们低头看的时候,几个军官旁边的步兵以闪电般的速度就把肩上挂着的步枪摘下来,迅速端枪并子弹上膛,枪口迅速下降高度准备射击战壕里抵抗的战俘,可战壕边上站的一排日军都感觉有三个黑洞洞的东西正对着他们,他们低头时候目光迅速落在战壕里,可眼睛不自觉的往上一抬就见战壕对面的三支冲锋枪已经对着他们,还没等鬼子的手反应过来,三支冲锋枪立即喷出火来,M1928冲锋枪疯狂的喷射出十一点四三毫米的大口径手枪子弹,左右两边的斯登冲锋枪也连续开火,鬼子的中队长手都摸的枪了可十一点四三毫米的子弹也打到他的胸口处,身边两个军曹也感觉自己的胸部和小腹部热乎乎的,他们身手一摸,又热又粘稠的血像自来水一样流出来,军曹们来不计拔出自己的九五式士官军刀就倒下去,他们感觉身体发软,被一重动能轻轻的推到在地。

六个鬼子步兵没等开枪,两支斯登枪连续射出的六十发九毫米子弹就打重他们的胸口、脖子、脸部,六个士兵也没感觉到什么痛苦所以也叫不出声来就倒在地上,随着鬼子兵倒下去张顺和钱瑞也迅速卧倒,他们俩看到面前的战壕里至少有五十来号人,顺着战壕向卡特跑了过来,卡特两支手枪几乎同时开火,十四发子弹已经全打完,两只没子弹的的M1911手枪丢在地上,他拿着自己的M1911手枪向最近的鬼子开火,战壕里已经有十四个鬼子倒下,卡特枪法也是一枪一个弹无虚发,加上十一点四三毫米子弹威力巨大,即使鬼子没死也痛苦难忍不能开枪。

钱瑞和张顺知道战壕里的鬼子多,立即摸出英制M36手榴弹使劲往战壕里,俩人腰上挂了许多手榴弹,每人向战壕左右两头扔了四枚,连续的爆炸把成群结队的鬼子炸翻在地,浓烟立即充满战壕,即使没死的鬼子也暂时看不到美军军官卡特少尉,借助手榴弹爆炸的掩护钱瑞张顺立即换好子弹,卧倒在战壕边继续扫射战壕两头的鬼子,卡特把自己身上的备用弹匣给三支手枪换上,他跟西部牛仔似的手拿双枪帮助钱瑞张顺对付战壕里的一个鬼子小队,张学义蹲在战壕外向远处跑来的鬼子步兵开火,中队部里的执行官带着个军曹跑向出事地点,中队部的十九名鬼子步兵、四个卫生兵、两个勤务兵以及司号员和八个通讯兵都往过赶,其他几个小队知道出了事多数人进入阵地少数人从战壕里向外看。

张学义手里的冲锋枪有一百发子弹,鬼子中队部的官兵见军官出事了他们立即赶过来救援,十九个中队部的步兵叫喊着扑过来,M1928冲锋枪像机枪一样哒哒哒的扫射着,队部里的鬼子只跑到出事地点一百米的地方就全被扫倒在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