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绝壁英豪(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子弹在耳边呼啸,炮弹在周围爆炸,周彬和王治国并住呼吸在陡峭的山崖壁上爬行着,这里虽然不是想象中近乎90度的绝壁,却也是80多度的崖壁陡坡。这里几乎没有很好的着力点,周彬和王治国是抓着茅草甚至忍着剧痛摸索着将手指抠在石头缝里艰难的一步一步往上爬。漫无目的的流弹,如雨点般密集,一但不幸中弹或挂彩,抓爬不牢就会摔下就是深达数百米的深渊。周彬与王治国小心缓慢的向上一步一步攀爬着,一路还得扬着头,小心观察着黑暗中敌人开枪喷出的尾焰,牢记着他们的位置,计算着自己的前进线路,计划着自己的攻击方案。

周彬同王治国应该感到幸运,因为没有流弹击中他们,也因为黑夜与雾气的掩护很好的隐蔽了他们的行迹。他们在艰难的攀爬了近15分钟,终于顺利悄悄摸到了距离无名高地山脊山路最近的两个火力点附近,而敌人显然没有发现他们。这是藏在山腰上最靠下的两个火力点,一高一低,都是利用狭窄的山崖缝隙构造的一个只能容下一人的单兵猫耳洞。周彬同王治国在黑暗里偷偷用眼神和手势交流了一下,迅速决定周彬继续向上爬接近较高的一处后,以周彬炸开的手雷为号,王治国炸掉较矮的一处。力求在敌人没有发现他们前快速清除两个,进一步相对安全采用渗透的方式向更高处的敌人发起攻击……

周彬小心的向斜上方敌人火力点爬去,为了近处使敌人没发现他,他更冒险在陡壁上横移迂回了很远;而王治国则移到最近敌人火力点的斜下方,找了处勉强能落脚的地方站定,掏出手雷来,两眼死死盯住较高处的敌人火力点,紧绷神经力求在周彬炸响敌人火力点的同时,迅速拉响火环准确炸掉敌人火力点,同时还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如果行动失败或稍有迟缓,那么敌人就会很容易发现他们,尽管有夜色和雾气的掩护,他们也不得不在悬崖峭壁间对敌人发起强攻,那样形式会十分严峻,无异于寻死。山崖上的爆破危险远远高于平地,不仅有来自敌人的危险,更有来自爆破后飞石和塌方带来的危险。这是个碎石和泥土混合构成的小山峰,土质疏松,即使小规模的爆炸也十分容易造成塌方,虽然对紧紧依附在山体上的猫耳洞没有大碍,但却足以将爬在陡坡的人砸落进下面的百米悬崖。尽管根据丰富的战斗经验周彬和王治国会谨慎的选择从敌人火力点侧下方投掷手雷,避过直接被自己炸弹炸得塌方土石的威胁,但谁也不能保证随之而来的冲击波会不会把他们头上松散的土石方震落,直接将他们砸死或砸进深渊。可以说他们这是在跟敌人赌命!

周彬顺利迂回接近到了较高处的火力点下方,寻了处相对安全的落脚处,掏出手雷来,向斜上处敌人的火力点悄悄看了看。深呼着气,紧绷着神经,竖起耳朵等待着;等待着我炮兵炮弹在距离这里更近处爆炸,因为炮弹的爆炸才能很好的掩盖手榴弹的爆炸声,使更高出的敌人在黑暗与浓雾里不能发现悄悄向他们发起攻击的周彬和王治国。才能保证行动的成功和他们的安全……

周彬没等过数息,漆黑的夜空里猛然传来几声剧烈短促的破空嘶鸣;周彬遽然心脏狂跳,猛地拉响手雷,准确向敌人的猫耳洞里投了进去!一时,炮弹和手榴弹同时炸响,地动山摇;周彬用力过猛,加之山体震动,他一脚踩滑,土石滚落,下面就是百米深渊!周彬危机时刻从容不迫,就在失去重心倒了下去的时候一手猛抓住了长在陡坡上的茅草,一脚悬空,终于稳住了身子,千钧一发!但震落的土石依然稀里哗啦往下落,把他的头盔打得叮当作响,令周彬浑身多处撞伤擦伤,周彬咬紧牙关,忍着剧痛一手拉着茅草,一手死死卡在山石缝儿里,终于勉强撑了过去。

就在周彬的手雷炸响的同时,王治国也配合默契的炸掉了敌人低处的火力点。比起周彬的惊险万分,王治国稍稍安全了些,他是一手紧抓着茅草,一手凭着强大的臂力将手雷抛了进去的;但就在他一手轮圆了膀子将手雷仍了进去,扒在了山体上时,一手抓着的茅草松动了,他失去重心眼见着就要滑进深渊里去!情急之中王治国发疯似的两手在山体上猛扒着,终于在将要跌下山崖的前一刻抓住了块深陷在泥土的大石头,终于勉强稳住了身形。王治国一颗心狂跳着,长吸了口气,暗叹总算是老天有眼,捡回了条命;再抬头看了看山崖更高处依然有序喷发出枪口尾焰的敌人火力点,总算放下心来。但随之而来高处震落的少量土石依然如周彬一样把王治国弄了个擦伤。但总算有惊无险,便继续向山崖的更高处爬去。

就这样,周彬同王治国借着黑夜和雾色敌人视线受阻,借着我方炮火打击产生的巨大声浪。在流弹横飞中;在悬崖峭壁上,机智灵活,勇猛顽强;时而相互配合,时而单独行动;如庖丁解牛、抽丝剥茧,时上时下,时左时右,大范围在峭壁上迂回着,偷偷敲掉了敌人设在悬崖壁上的8个火力点;极大的保障了在山路上迟滞不前的剩下的北路敢死队成员安全。此时周彬同王治国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继续打还是不打……

剩下的5个火力点建在山崖较为坚固的石壁上,相互离不到20米,相互支援,只要一处受到近距离攻击,剩下的火力点变会立即反应过来。5个火力点,上3下2,勉强成一个‘M’形;上面是估摸着和他们炸毁的其他8个火力点一样,是个单兵的猫耳洞;下面三个则估摸着至少是一个两人以上的火力点,机枪和冲锋枪一起在洞口喷射着,跟据他们不久前近距离迂回过去,偷偷观察,下面3个洞口估计空间较大,敌人为加强洞口开口处的防御能力,更用山石砌了一道留有射击孔的石墙,只在一侧留了个一人多宽的通道以供人员通行和输送物资弹药,防御力极强。而这个成‘M’形,密集的火力群也是阻碍北路敢死队前进的主要障碍,虽然借着夜色和浓雾,现在北路敢死队能够冒着敌人的弹雨摸过去,但相对准确又密集的流弹打在狭窄的山路上也一定可能会让北路敢死队付出生命的代价。怎么办?不能让战友们冒险!刚爬上峭壁顶的周彬和王治国相互简短交流后作出了决定。随后他们在黑暗中不到200平米的山头搜索着,敌人建在陡坡峭壁上的暗堡,火力点补给是很困难的,根据推理和兄弟部队的战斗经验,敌人一定在山崖上建有简易的吊篮,或设有固定的绳索,周彬同王治国就是要利用敌人的吊篮或绳索,给敌人来一个神兵天降。周彬和王治国两人分散开来小心在山头上摸索着。就在这个时候,王治国在黑暗中佝偻着身子小心黑暗中摸索前进着的时候,突然,他脚下一滑!

(PS:大战开始,不是啰嗦,只在展现全面山地基础攻防作战。大概1、20万字。希望铁血各位战友发发言吧,我以前不是扛枪的,而是扫地的,有什么有失偏颇的地方发个言吧。大家敬请指正,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