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直军迷的反思

我从不反对激烈的辩论和怀疑,但大家有没有想过,许多时候在我们作出判断


之前是否经过足够的考量。


前段时间“听”百家讲坛,孔庆东教授在讲鲁迅生平时曾经插入了这样一个小


故事,让我颇多感触。


人们最早笃信地心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哪怕时最聪明、最富有智慧的人都


对此深信不疑。直到有一天,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被整个社会指为异端,指为邪说。


最贫贱的人也要对他吐口水,要求烧死他。然后布鲁诺理所当然地被烧死了。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地球其实真的是围着太阳转的,于是,经过一个足够


漫长的时期,人们终于接受了我们所在的星球并不是宇宙中心的现实。布鲁诺也成


了烈士,为万众敬仰。


但是,假设现在又有人提出来说:其实你们都错了,太阳是饶着地球转的。


我们该如何对待提出这样说法的人?难道要像先人们一样把他绕死?


这就是需要我们思考的部分:我们如何看待思想。


没必要因为小问题就进行人身攻击,其实,按照现在的科技进步速度,几百年之


后人们可能会发现,16世纪与21世纪相比,人类的科技并没有前进多少;但是我还是


希望,我们的后人能够发现,他们的祖先用这500年的时间学会了宽容和思考。

本文内容于 2007-12-14 13:45:14 被湍涛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