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大学以后,天的颜色好像都变得比以前蓝了。那时她十八岁,是一个

喜欢银杏树、喜欢蓝裙子、经常坐在阳台上看小说的女孩子。

她决意要做一个散淡的人,所以过着无所事事的读书生涯,心里时常充满

莫名的忧伤。因为心里的忧伤,她便喜欢一个人。她也不知道怎么会注意

到他,只是有一段时间,她总会遇见他,看到他不经意地从她身边走过,

或是在同一个场合出现,她都会很紧张。


他那双闪亮的眼睛,不怀好意却又那么英俊,她被他的容颜征服。那眼

睛,可以看牢一个人,一眨不眨,黑眼珠的颜色深浓,白眼珠却是残酷,睫

毛更有一种羞涩的意思 ,他太奇怪了。

一天傍晚她坐在阳台上,忽然见他从下面经过,穿件黑色T恤,反戴着顶鸭

舌帽,手里抱着一个球,像个小流氓似的悠闲地走向远处的篮球场。她的蓝

裙子被风拂动,她的心惆怅地融化了。



转眼机缘又来了,开运动会时,她又看见穿黑色T恤的他,反戴的鸭舌帽,

小流氓似的走路姿势,淡漠的神情。她和一个好朋友尾随他,这才知道他是

计算机系,比她高一年级。

为了让他看到一个完美的她,她还设想很多与他相遇的方式,比如她抱着书

从教室里出来,他一下子撞到她;或者某天穿一条美丽的裙子,他注意到她;

或者,她被车撞倒,他正巧经过……


她设想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真正的相遇很简单。那天她在图书馆又看到他,

他们俩只隔着一张木桌,她便写了纸条,只写上她的名字,说想和他交往。

她不敢看他,把头低在书上。当她抬起头来,发现他已经走了,当时她真是

好后悔,被拒绝的滋味是有一刻甚至想自杀,她趴在桌上想哭又哭不出。

很晚她才走,整个人像被雨淋湿了,无比的颓丧。当走到大门口时,她看见

他正坐在台阶上,看到她笑了,说:“笨蛋!”她惊喜的差点跳起来,他牵起

她的手,把她送到宿舍门口......

约会时她特意穿上为了见他才买的新裙子,她想他一定也感觉到她这么隆重

的出场是为了什么。



没多久她们系去承德考察,她日日夜夜思念他。去到陌生的城市,看到好的

东西都想买给他,觉得每一首情歌都是在描述他们。

回来后和他一起去看电影,吃无花果,吃得两个人又快乐又难受,这也许就

是初恋的滋味吧。回来的路上,走过一棵大槐树下,他们互望对方,他的眼

神看起来又不怀好意了,但是她忽然笑起来,想到两个人满嘴无花果籽粒,

怎么能够接吻呢,便转过头去。



她问他:“欧阳梓,你爱我吗?”他说:不知道,不清楚。他只是用眼睛看着

她, 笑了笑。

后来有一天,他对她说,他原来的女朋友回来了,他和她在一起。她气得抓起

地上的石头打中了他的胸口,但他没说一句话,只是沉默地走了.......

她又恢复到散淡的读书生涯里去。她再也没见过他,是啊,还有什么见面的必

要呢?像他这样的人,一生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孩?而她需要的是温厚持久的爱

情,与他能给她的恰恰相反。那天下午她坐在阳台上看书,忽然流下眼泪来。



时间过得很快,他毕业了。

就在那个晚上,他忽然出现,寝室只剩下她一个人,他推门便进来了,一句话

也没说,就把她拎了出去。

在电影院的那棵槐树下,他一把将她推倒在树干上,然后说,秦榛,她想亲你。

她没有挣扎,只是轻轻闭上眼睛,问他一句:“欧阳梓,你爱我吗?”那时她才

发现,其实她一直很不争气地爱着他。他的呼吸喷在她脸上,近在咫尺,却忽

然远去。他放开了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对她说了一句:“笨蛋。”



这次之后她想她是死心了,她忽然会聪明地分析她和他的关系了——她只不过

是他寂寞时候的一个玩具。

毕业的时候,她也有了男朋友,是校长的儿子,他喜欢她,而他爸喜欢他,所

以他们都留了校,并且很快将要结婚。

她的生活安逸无聊,只需要每个星期一去教室点学生的名字,把没有来的学生

名下画个红线。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又一批新生来了,系里开学生大会那天,她在很多人的名

字里 ,忽然看到欧阳权三个字,当她点到他,他站起来,她惊呆了。


他当然不是欧阳梓,而是欧阳梓的一个远房亲戚,一个活泼的爱说话的孩子。

她便这样通过小权打听到欧阳梓的情况,她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她

无法控制自己。她出差的时候,她按照小权给她的地址,来到欧阳梓的单位,

他看到她,冲她笑了笑,他从办公室走出来,阳光洒了一肩,他们只是无话

可说,他带她到他家里吃饭。

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生活很好很平淡。他妻子显然不知道她与欧阳梓的

从前,待她很热情。吃完饭,她该走了,可是,多年前她想到的一句话和一

个吻,却始终未得到。

她让欧阳梓送她。走在路上,她问他,欧阳梓,你到底爱不爱我?你为什么

要变成这样?他忽然急了,说:你要我说什么呢,我大学时弄大了人家的肚

子,总不能不负责任吧。我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已经决定了!我根本不爱

你。



他们就这样很淡的分别了。

人们说,大多数人的初恋都是失败的,她也不过是个平凡的,又怎么会幸免

呢?

2000年一个春天的下午,学校大扫除,她经过教室的时候,一年级的同学把

她拉到一张旧书桌前,那是一张很旧很旧的木书桌,已经被蛀虫咬得酥散了,

可上面的字却依然清晰,是她的名字和一些歪歪扭扭的字迹:榛生,但愿你

永远也别看到,如果你看到了我就不会安心地过完下半生。我爱你!我怎么会

不爱你呢。我只是很后悔自己做错了事,它带来的惩罚就是让我永远不能去

吻我真正爱的人,也不能与她生活在一起。后面有一个大大的唇印,印在另

一张红色圆珠笔画的唇印上。

同学们鼓起掌来,她在孩子的善意里也笑了,“这是谁的恶作剧呀。”她说。

但转身却流下了眼泪。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