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随着华南虎作假事件的风波愈来愈变成为一个闹剧的时候,“周老虎”和所谓“纸老虎”已经代替了本来应该是华南虎的这个词,而就是这个明显是某些政府职能部门缺心眼和不作为的做法和态度,让本来是这个事件的主角华南虎坐不住了。


昨天深夜,本刊“华南虎专题”值班室的24小时热线电话响起了,一个明显不太像是人类正常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求真周刊》吗?我就是你们现在要找的周正龙拍的华南虎,我要告诉你们,他拍是照片是真的,我叫彬彬,不过他拍的是我老婆,叫维维……


我们一听全部傻了眼,但是这电话可是真的呀,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不定真的是华南虎给我们打了电话呢?于是,我们记者部有个胆子大的叫大熊的马上开始了和它的对话:


“华南虎先生,我们怎么才能够相信你讲的话呢?另外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电话呀?”


“这个你们就不需要怀疑了,说实在的,我已经不是普通的华南虎,我是华南虎精,所以才有这个本领,我随便和你们说点事情你们就多少明白了的,你们有没有发现目前周正龙拍的那张老虎的照片颜色有点失真?出现与周围环境不协调的暗红?”


我们拿起其他媒体刊发的图片一看,那确实如此。


“其实这不是失真,是我老婆害羞,因为她一直和我隐居在深山老林,也没有做过模特,又害怕见到你们人类,所以就脸红的”


“可是不至于她的身体都是红的吧?”


“那是她皮肤过敏的反应!不信的话你趴在野外的草丛里试试看?你的牙齿都会是红的。不过你们人类的脸不会红,因为脸皮比我们的虎皮厚!”


“华南虎先生,请不要无端攻击我们呀?你这样说我们多少还是相信你的,你能不能就这个照片是怎么出来的,和我们交代一下?,我们也好实事求是的向各界公布事情的真相呀,的确现在这样无休止的瞎胡闹也不是个办法。”


“好吧,我也就是相信你们媒体的公正,我才告诉你们的,这可是独家的哟,不过,你们放心,我不要你们的钱,你们主要是要想恢复我们华南虎的名誉,另外也要给那个农民恢复名誉,山里都穷,这些年,农民不容易呀,他也是为了生活所迫。另外不要再叫我们什么周老虎、纸老虎的,很难听,知道吗?做人要厚道嘛”


“好的,华南虎先生,我们会尊重你的条件。”


“事情是这样子的,因为当地的经济的确是很不活跃,政府也很想搞点大项目来从中央蒙点钱来,一来煞有介事保护我们,二来也改善工作和生活环境,现在到处都在大兴土木搞豪华办公楼,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行的。为了名正言顺,就想到了我们,因为我们是国家的宝贝,加上现在人们习惯于不肯正视存在的现实,出这点子的都是政府的高级顾问,具体这些我就不方便透露,这个东西领导打了招呼的。其实许多年前我们的兄弟姐妹早都已经成了标本,只是存在于你们的记忆中,但是我那时小,但是蛮灵范的,虽然年轻就已经和青梅竹马的维维在五台山找了一个仙家修练,终于得道成精,才能躲过无情的战火和灾难的岁月,一个字,难呀,二个字,真难,三个字,不容易呀……”


“华南虎先生,我觉得你应该就我们的问题如实回答,不要扯太远了,你这不是从南非打来的国际长途吧?”


“不是,我也是被周正龙多年的执着感动,他当年为了套我们,自己没有吃,也给了我们不少吃的。另外也觉得地方政府也是用心良苦,一心为私。所以我就在一个夜里托了个梦给周正龙,告诉了他我的手机号码,准备让他拍一组我们的照片来改善一下他的生活。”


“你还有手机呀?华南虎先生”我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奇怪?我不是普通的华南虎,我是虎精!现在拣垃圾的都有手机呢!”华南虎先生有点不高兴,“我不给他打电话让他拍,他怎么敢去借相机?整个镇坪县才一台呢,8000多元,你以为人家领导脑袋锈了吧?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随便就给一个农民拿去呀?”


“那是,那是,华南虎先生,你别生气,接着说”


“另外他找了几十年,虎毛都没有见到一根,拿来相机后几天就拍到了,不是我亲自通知安排,世界上能有这么好和这么巧的的事情吗?,拜托你们也动动脑筋好不好?”


“那也是,华南虎先生,那你的意思这些照片就是真的罗?那为什么他拍的看起来就是个平面的?另外为什么你老婆的姿势能够保持那么久不变呢?”


“当然是真的,关于平面的解释是这样的,因为我照顾得好,所以我老婆维维的身体一直比较胖,根本不像有些关在动物园的那些骨瘦如柴的动物,只是在拍是时候,为了让她显得苗条一点,我就要她变化一下曼妙的身材,但是她的法术还没有到火喉,一下变猛了,收不住,就变成平面的了,至于姿势不变,那太简单,我给她施了个定身法。不要说十几分钟她不动,让她变成望夫石,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真的利害,华南虎先生。”


“所以说这些照片都是千真万确的,我当时也提醒过他,现在的高科技发达,在处理照片的时候要尽量细致和完善一点,但是他们没有经验,另外当时在喷绘店的时候,为了不让太多人知道,把那些有技术和经验的员工全部放了假,自己人就在那里乱搞,所以搞出来的东西不是很让我满意,唉,我就是自己不懂电脑呀,我要是会电脑,你们人类现在那里能看得出来?”


“可是华南虎先生,现在许多人怀疑那个照片其实是一张年画呀?”


“年画也是我老婆呀,想当年我是华南虎界的一颗明星,在那年的一次我们自己组织的华南虎界魅力先生小姐选举大赛里,我就是第一名的华南虎先生,我老婆就是华南虎小姐,后来你们人类有许多年画和挂历商不知道怎么就把我们的照片搞去了,用我们的形象卖钱,一点好处也没有给我们,你还别说,我现在想起来就来气的!我顶你个叶!你们人类太不讲商业道德了!”


“对不起,华南虎先生,我们也不知道还有这事,按照逻辑,那个农民应该不是很会操作高档的相机,他又怎么能够拍那么多照片呢?”大熊想起来自己做了几年记者还不是很会操作单位的那台尼康200D。


“这个当时是有人现场指导的,有好几个呢,我不认识,我只是告诉了他一个人,他当时有点害怕,虽然我说了保证不会吃他的,所以还叫了其他人的,这些你们以后问他去吧。我只能告诉你们的是,这些照片是真的就是这样拍出来的!我以我的虎格担保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用脑袋担保呢?”


“你当我真傻呀?脑袋没有了,还有命吗?我才没有像你们人类这么傻瓜!”


“呵呵!华南虎先生,谢谢你的来电,你还有什么需要和我们的广大读者和关心这个事件的网民说的吗?”


“我希望,在这个事情上你们不要再高谈什么科学与诚信了,因为我很生气,后果也很严重,你们侮辱了我们华南虎的智慧!”


“另外我想送你们一句话:摆自己的谱,让你们照去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