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造反记 第一章 马甲初造反 第二节 见插队马甲出头 受教育正身思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25/


上一集说到本人的身体被自己的马甲,也就是“我”,完全所控制了,所幸听觉、触觉和其他感觉都在。本人和“我”一边“热烈”的交流着,一边穿好衣服,准备好上班所要带的东西,朝汽车站走去。看来“我”也不笨,知道“人是铁,饭是钢”的道理,也知道工作是吃饭的前提,还知道吃饭是上网做个好马甲的前提,是个明白人啊,不对,本人才是真正的人,马甲能算人吗?本人在心里暗暗的骂了马甲一句,呵呵,爽了一把。


到了车站,一条“座队”,一条“站队”(见注释),两条队伍都排成了两条长龙,场面极其壮观,对此情此景,有人感叹,多伟大的中华民族啊,哺育了多少龙的传人啊;而本人和“我”一同暗暗叹了气,这计划生育早点抓抓就好了,反正本人是家里的老大,计划不到本人的头上。这是马甲造反以来,正身和马甲第一次在某件事情上达成一致的看法。


(注:上海的公共汽车总站都设有两条队伍,“座队”和“站队”,排座队的优先上车,当车上的座位坐满了以后,排站队的再上车,所以路途远的身体吃不消的就排座队,第一辆车座位满了就等第二辆,反正总归有座位,时间等不及的就排站队,能赶上第一辆车,有一个戴红箍的大爷或大妈在维持秩序,极少有人插队。)


在这个万众瞩目的时候,一辆公共汽车脚踏七色祥云,身披金甲战衣来迎娶,不是,是迎接我们了,(众人晕,公共汽车身披金甲战衣倒也罢了,可是怎么个脚踏七色祥云法呢),人群中一片欢呼,“打雷啦,下雨啦,快上车啊。”在一小阵骚动之中,一个彪行大汉从站队悄悄插入了座队。被彪行大汉插在前面的是一位瘦小的眼睛男,眼睛男刚要表示抗议,彪行大汉冲着他一瞪眼,眼睛男嘴里的话又咽回去了。很多人也都看见了他的举动,但是这个时候大家都保持了自己神圣的权利——沉默权。本人和“我”也同时看见了,本人决定,在民主与法律之间做出一个英明的决定——民主是永恒的,法制是变化的,当然选择民主。不料,“我”却做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决定,“喂喂,那位同志,你怎么从站队插到座队去了?”本人心里咯噔了一下,马甲大哥啊,你看看那位大汉,上半身象李逵,下半身象鲁智深,人家的胳膊比你的大腿还粗啊,你怎么敢去惹他啊?


彪行大汉装作没听见。“我”正气凛然地走过去,碰了一下他,提高了八个音调:“喂,同志,说你呢,你怎么从站队插到座队去了?” 一听到这句话,刚刚还处于骚动之中的人们在1秒钟之内安静下来,连几个正要上车的人也不上车了,209只眼睛唰的一下朝我们这边看过来(其中一位是独眼龙)。如果每个人都是美女,每只眼睛能放出一度电的话,本人和“我”的身体就成电烤乳猪了。本人心里咯噔了两下,如果现在本人的身体还是由本人控制的话,本人的眼泪是一定要出来了。马甲大哥啊,不是,马甲大叔啊,人家大汉刚才不理你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怎么还敢冲到人家面前去找死啊。


彪行大汉这下再也不能装作没听见了,装死不成,干脆耍赖,“谁说我插队了,谁看见我插队了,老子我本来就排在这里。”


“我说你插队了,我看见你插队了,你本来就不是排在这里。”“我”毫不示弱。


“哼,就你一个人看见了,大家怎么没看见?”说完眼睛朝四处瞪了一圈,奇怪的是,刚才209只朝我们这边看过来的眼睛,又在0.1秒之内各看各的去了,仿佛从来都没朝我们看过,就连被大汉插队的眼睛男,也掏出一只手机打起电话来了,还是背对着我们的。人群中打电话的打电话,聊天的聊天,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反正就是没人朝我们这边看,“喂,小张啊,今天早上的夕阳真美啊。”“是啊,你看那晚霞也很漂亮。”本人心里咯噔了三下,完了完了,本人和“我”要一个人单挑彪行大汉了。(马甲加上正身,好像还是只能算一个人,是不是。)


看见大家都不敢惹自己,彪形大汉一脸的得意,“你看看,老子本来就是排在这里的,要你多管闲事。”“我”一时语塞,怎么大家都不敢出来说句话呢。本人心里咯噔了四下,真是替“我”担忧,马甲就是马甲啊,哪懂得这年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别说见义勇为,连个敢说句真话的人都没有啊。


“这个叔叔是插队的,他原来排在站队的那个阿姨后面。”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209只先转过来看我们又转过去不看我们的眼睛,在0.01秒之内又看了过来,原来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男孩,在别人眼里可能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孩,可是在本人和“我”的眼里,只见他唇红齿白,虎虎生气,真是天生一个小英雄的形象啊。


听到“小英雄”的话,大家如梦初醒,先是小声的嘀咕,“这个小孩子长的真不错啊。”“是啊,好像这孩子说的是真的哎。”“恩,这个人好像是插队的。”“好像原来他原来的确不是排在这里的。”终于有人大声的说了一句,“我也看见你插队了。”“是啊,我也看见了。”“插队的,讲点社会公德好不好。”


彪形大汉没想到自己引起了公愤,张开嘴巴想说,又不知说些什么,最后嘴里不干不净的嘀咕着什么,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那209只眼睛在“我”和“小英雄”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本人挺为自己的马甲骄傲的,这么多人都不敢出头,只有本人的马甲和一个小孩子敢讲真话,了不起啊。


“我”掩饰不住心里的成就感,走上前对“小英雄”称赞一番:“哎呀,这是谁家的孩子,真是又漂亮又聪明,就和我小时候一个样。”众人皆倒“我”独立。


上了公共汽车,本人的马甲,“我”,又和本人进行思想上的交流了,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上课。“我说正身啊,你知道我最瞧不起你什么吗?”


“你不是说了吗?每次精华都是我的,拍砖都是你的,好事都让我占了,恶人都让你当了——”


“什么什么啊,你以为我就那么小肚鸡肠,铁血上那点破事就值得我造反。实话告诉你,我最瞧不起你的,就是你那唯唯诺诺的性格,树叶子掉下来都怕砸破头,其实多大个事啊?咱们该出手时就出手——”


“得得得,你还好意思说,刚才要不是那‘小英雄’出手相助,不对,是出口相助,你被痛扁一顿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别忘了,这身体是咱们俩的公共财产,被扁坏了你也不好用了。”


“被扁死也比做缩头乌龟活着强,看到不平之事,一个字,躲;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一个字,忍;什么事都不敢出头,难怪这世道越来越坏。”


“……”


“要是世界要是都由我们马甲来控制,人人都敢讲真话,人人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人人说话做事前都不用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唉,这世界要是都由我们马甲来控制多好,想说就说,想唱就唱,要唱的漂亮——”


“……”


看到“我”那得意的样子,本人一时愤愤不平,不就是当了一回英雄,维护了一下社会公德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什么事都敢出头,将来一定有你好看的时候,马甲啊,你的社会经验太少了。不过静下心来想一想,马甲说的也有点道理,如果大家都敢坚持原则,都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世界会不会变的和谐一点;的确,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能改变社会风气的,可是如果每个人都不敢出头,那这个社会风气的改变就连一点希望都没有啊——不过咱们这个身子板太单薄了,让自己一个人出头太危险,要不,下一次等别人先出头咱再跟着上,这样安全系数大一些——唉,又被马甲说中了,我们正身做事就是瞻前顾后的,太计较个人得失了。


下了公共汽车,本人和“我”到了单位,比上班时间提前了十分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