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网友原创--中国抗击美航母的利器(5)

海基中段拦截系统的作战过程如下:



1、敌方的弹道导弹放射后,美国首先利用预警卫星探测弹道导弹的发射,并将所获取的目标信息传送到地面站,经融合处理后大致判定导弹的发射点与落点,并将这些预警信息传送给宙斯盾军舰上的作战管理与指挥、控制系统。



2、宙斯盾军舰上的作战管理与指挥、控制系统利用预警卫星提供的预警信息,引导AN/SPY-1E雷达搜索、捕获和跟踪目标。



3、SPY-1雷达探测、跟踪来袭的弹道导弹目标,并将所探测到的信息发送给作战管理系统,由其制定交战计划,为SM-3拦截弹装订目标数据和下达发射拦截弹的命令。



4、SM-3拦截弹的第一级助推火箭点火,从“宙斯盾”军舰上垂直发射升空;第一级助推火箭工作大约9秒钟后关机并分离,第二级助推火箭点火,工作大约40秒后关机并分离,把拦截弹推进到大气层外,并达到预定的速度;然后,第三级火箭启动。



5、三级助推火箭是双脉冲工作的固体火箭,首先进行第一次脉冲点火,工作时间大约为10秒,然后,抛掉头锥;接着进行第二次脉冲点火,工作时间也大约为10秒,并对LEAP动能弹头上的导引头进行校准。



6、第三级助推火箭分离后,LEAP动能弹头立即用长波红外导引头探测、跟踪、识别目标,确定瞄准点;在制导系统的控制下,自主寻的,最后通过直接碰撞拦截并摧毁目标。



武器不是展览品,静态介绍某一系统的能力并不足以判断其战斗力,只有在战争中与敌人进行铁与血的对抗,才能体现特定武器系统真实的水平。假定在2010年,台湾地区陷入混乱,我国政府派遣军队恢复当地秩序,台湾军队负隅顽抗试图固守待援。美军以一个三航母战斗群对我前出警戒舰队进行打击,一个双航母战斗群掩护四艘俄亥俄级巡航导弹核潜艇对我登陆部队发动攻击,我远程侦察系统和警戒舰队均发出美军攻击报警,于是战区指挥部命令二炮导弹部队打掉敌人的前沿作战平台,摧毁敌人的战争意志。



我军于2009年开始部署反舰弹道导弹系统,已装备两个导弹旅6个发射营,共计17辆机动发射车。经过战前紧急发射,现有24颗在轨侦察卫星,包括6颗光学侦察卫星、10颗雷达侦察卫星、2颗海洋卫星、6颗电子侦察卫星,对同一地区重复访问时间间隔40分钟,对地面电子信号可实现连续侦察定位。美军海基中段拦截计划已完成block2010规划,18艘宙斯盾巡洋舰/驱逐舰装备AN/SPY-1E雷达完成部署,配备标准-3导弹57枚;西太平洋地区现有12艘军舰具备SMD探测/拦截能力,携带40枚拦截弹。美国天基红外系统已部署2颗大椭圆轨道预警卫星、3颗同步轨道预警卫星、9颗空间跟踪与监视系统卫星,对于战术弹道导弹能实现对重要地区的持续监视。



双方态势如下:美国A航母群包含3艘航母、16艘驱逐舰,位置在东经132度、北纬18度,菲律宾巴布延群岛以东800千米,距我海岸线直线距离1300千米,8艘驱逐舰在舰队前方防御,其中4艘雷达开机,3艘装备AN/SPY-1E雷达;B航母群包含2艘航母、12艘驱逐舰,位置在东经133度、北纬26度,琉球群岛以东600千米,距我海岸线直线距离1200千米。两个航母群各有6艘具备弹道导弹拦截能力的驱逐舰,部署在航母前方100-200千米处。美国在韩国、琉球的移动式X波段导弹跟踪雷达提供导弹中段信息,驻日美军只提供情报支持,不直接参与导弹拦截。我军2个导弹旅部署在赣州,我警戒舰队包括1艘航母7艘驱逐舰3艘攻击核潜艇,位于高雄以东150-300千米,距离美国A航母群前方驱逐舰500千米。



当美国航母群进入战区之后,我军即开始利用侦察卫星、天波雷达、地面监听站等设备对其进行连续跟踪,以保证对战场态势的掌握和反击作战的及时进行。



针对我光学侦察卫星和天波雷达,美军舰队可利用云层掩护来阻断侦察,但是除台湾近海地区外,西太平洋其他海域在一年内出现大范围云层的天数仅为个位数,在我军主导台海战争何时发起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避开这种天气,使美军无所遁形。合成孔径雷达侦察卫星可在任何气象条件下对目标进行侦察,对海面舰艇的侦察任务不需要对目标成像,只需要判明舰艇位置和类型,美军即使释放干扰也难以影响卫星定位。而且当美军释放干扰时,其干扰信号正为电子侦察卫星、地面监听站提供了目标;美军水面舰艇为了掌握战场态势,需要不间断地从卫星、预警机那里获得情报,使用16号数据链进行通讯时发射无线电信号被电子侦察卫星接收;美军舰艇使用对空搜索雷达、航空管制雷达、飞机进场引导雷达时也会辐射信号,从而确定舰船位置,而且后两种雷达在驱逐舰上没有装备,一旦信号被截获就可确认是航母。海洋卫星使用多光谱成像仪、合成孔径雷达、微波散射计、辐射计、雷达高度计等多种遥感仪器,具备被动分辨水面大型舰艇的能力,其成像机理与雷达不同,不易受到人为干扰。



目前美军已放弃使用空天导弹杀伤卫星的研究计划,而大功率激光武器拦截卫星在未来几年内还无法进入实战阶段,所以卫星不会受到直接的杀伤,最有可能的是干扰卫星通讯链路,阻断侦察信息传送。干扰与反干扰历来是保密的重点,民用通讯卫星被干扰的案例对于军用卫星能否保持通讯不足以提供判断的依据,但我军通讯卫星可以通过方向性天线将信号传递给通讯中继卫星,并通过它转发到我国内陆,避开美军在西太平洋方向的干扰。所以在此假定我侦察卫星可以及时传递信号,实现对美国航母舰队的跟踪。



天波雷达通过电离层反射雷达信号,其探测效果受电离层波动的影响极大,从理论上讲美军可以通过阿拉斯加的高频主动极光研究计划(HARP,即“竖琴”)干扰我国天波雷达,使其无法跟踪航母舰队。HAARP高频有源极光装置的天线阵网共有180根天线,每根几十米高,发射功率3.6兆瓦。它可以向电离层发射短波电磁波束,能够使地球大气中间层和电离层变热,引发大气层气候的变化和混乱,进而在某些地点改变地球大气中间层和电离层的结构,从而扰乱通讯与探测。竖琴装置位于北纬62度,东经145度,与航母群所在海域距离超过7000千米,与我天波雷达的距离可能超过9000千米。要对我天波雷达和航母群之间的电离层进行干扰,需要将微波发射到距离超过8000千米、高度150-500千米的F层电离层,这超过了地球表面对500千米高度目标2900千米的通视距离,不足以形成直接干扰。另外短波电台对天波雷达的干扰效果在某些情况下也十分严重,但这在平时就可以积累大量资料进行修正,不至于出现突然间受到强烈未知干扰的情况。所以判定我国天波雷达可以正常工作,但定位精度受限制,偶尔出现丢失目标的情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