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82 会山右峰风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凯阅上校一大早就被黄道日气极败坏的电话弄醒了。

黄道日在电话里骂着娘。

凯阅上校听了半天,才听出来,原来黄道日还没来得及收拾胡客家,胡客家已带着他的人马,劫持了黄道日抓的猎人,反出了军营,消失了。

凯阅上校一时也愣住了。

黄道日还在那里吵:“你给我的是 什么人啊!凯阅老大!”

凯阅上校愣得一愣:“你为什么抓猎人?”

黄道日就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杨克尔那杂种天天在说我没脑子,说我的人只知道喝酒搞女人。哼哼,老子的兄弟敢在世上混,没得几套早饿死了。”黄道日越说越得意:“我的兄弟,在大街上当大哥时,就知道这个小子是会山左峰的猎人,对会山左峰那还不是当家一样耍呀!嘿嘿,老子就想,捉了他来,还不问出老虎的营地。”

凯阅上校不由得干笑一声:“你小子有些脑子。”

“那是!不然我黄道日做得这各路老大的头子!”黄道日呵呵笑起来,接着又骂起人来:“胡客家这杂种坏了我的好事!哼哼,老子是那么好收拾!”

“你想怎样?”凯阅上校冷冷地道。

“我要去猎人山庄抓猎人,不说出老虎的营地!哼哼,哈哈,看老子怎么收拾他!”黄道日咬牙切齿,看来已经是红了眼了。

“不行!”凯阅上校冷冷地道。

“为什么?”

“会山左峰是杨克尔的管辖区,猎人应该由他处置!”

“又是这个杂种!”黄道日火气更大了:“老子偏要去抓人,看他能把我嚼着吃!”

凯阅上校愣了愣,他知道这个混混头子可是说得出做得出的。不由得沉疑一会儿,声音变得柔和起来:“这样,我想办法让你和杨克尔换防,那么,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左峰地区,如何?”

黄道日顿时笑起来:“哈哈,还是凯阅司令是我的好哥哥!告诉我是什么时候!”

凯阅上校愣得一愣:“这样,因为你部在右峰作战的表现,我决定犒劳你的兄弟。你今天把部队带进会山突击队营地,通宵酒会!到时,我叫上杨克尔,具体商谈!”

黄道日笑起来:“好,看老子在酒上怎么杀死杨克尔那小子!”

黄道日扔了电话,回头叫声:“来人!”

在值勤的咬卵匠和伊明过来了。

黄道日面色一板:“你们一人赶往第三营地,一人赶往会山游击队驻地。告诉他们,我们今夜全体前往会山接受凯阅的宴请。请老虎组织起事!”


没有月亮的夜晚,风在高高的天空吹过,大地一片漆黑,仿佛一切都停止了运转一样。好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上天似乎也在有意惠顾历经坎坷的会山游击队的儿郎们。

胡客家一个个盯着游击队剩下的三十二名游击队员:“同志们,我们是会山游击队剩下的火种!今夜就要在会山右峰点燃!”

三十二名队员,默默地看着队长。他们没有一个人用嘴说话,都用瞪圆的黑亮大眼,蹦得如同待发的弓弦的身子,表达着自己早就要爆发的决心。


这一刻,会山右峰五村也沸腾了起来。

每个人都希望有自己的快乐,会佛村的惠大山已经很久没有快乐过了。

自从他的在会山中学读书的弟弟因为参加反对美国鬼子的示威游行被杀死后,他就没有快乐过了。

因为他的父亲、兄弟和他都想找美国人报仇。

不报仇还好,报仇就有更多的不快乐跟上了他。

他的父亲、兄弟,还有弟弟也是他的好朋友们,都象肉包子打狗一样,一去不回来了。

当然是死了。

越来越不快乐,仇恨也越来越深。

直到那群美军的帮凶,黄道日的混混们,天天骚扰他和他的邻居。并且天天撩拨他:“不服气,反抗啊!”“你狗日的有没有血性,还是不是男人?”“老子一个人可以弄你一个村,你们是猪一样的畜生!”

他实在受不了,真的象疯狗一样的红了眼,眼睛发着直,要跳起来了。

乡邻们有痛苦得嚎叫了。

也有那害怕的,象秋风中发抖的猫眯,流起了眼泪:“哦,活人难啦!”

他和嚎叫的乡亲们都受不了了啊!

甚至有人拿起了刀要拼命。

黄道日那狗日的混混,对把他们的刀当成了面条。

是的,无数支枪的面前,一把刀真的比不上一把面条。

黄道日拿枪指着拿刀人:“来呀,小子!”

拿刀人扑上去,他甚至懒得开枪,也懒得发火。只是笑着跳开:“来呀!来呀!”

直到拿刀人累得筋疲力尽,口吐白沫!

他才又用枪把一条真正的疯狗打成筛子!

告诉村民们:“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愤怒不断的燃烧,反抗是那样的羞辱。

苍天啦!我们怎么去和有枪有大炮有飞机的美国鬼子拼命?

在那一个月夜,终于有人来了。

那是一些半夜蒙面而来的汉子。

他们说,他们不是传说中的侠客,就是侠客靠一个人也斗不过飞机和大炮。

他们说,他们是越南共产党,他们要大家团结起来,把鬼子赶出会山去。

从此,每个夜晚,家家的男人,就有了新的事情做。

他们学打枪,学埋地雷,甚至把每家每户都组成一个战斗单位。屋内挖起了防炮洞,村外山冈上挖起了防空洞、藏粮洞和藏牛洞。

后来甚至建起了民兵,而且给每个村民制定了各自的战斗岗位。

混混就是混混,他们似乎根本不在乎村民在干什么,他们晚上要喝酒。

特别是黄道日做了右峰五村的联防司令,组织村庄防共队。那防共队,几乎是睁着眼挑的就是五村的民兵。还发了枪。

大家都哈哈笑:“狗日混混就是混混!又傻又蠢!”

要不是那夜半的蒙面黑衣人不准他们动手,他们早已经要收拾这些狗日的混混了。

只怕,早就想一试身手的村民都动起来了。

这个夜蒙面黑衣人来得特别早。

黄道日的混混队伍又在下午开走了。

村子里还剩下的,就是村长们和治安官带的伪警察们。

这些伪警察早就夹起了尾巴,因为那混混们专门喜欢打伪警察们玩。不是和老百姓那种逗,而是纯粹地打,打得断手断脚,甚至要命。据说是这些混混们做混混时,和警察就经常打架,现在有黄道日这混混头儿伸腰,还有他们的好日子过吗?

所以,黑衣蒙面人要组织的暴动的主要目标就是治安官和警察了。

惠大山真的很兴奋,他现在是会佛村的民兵队长。他手里有五条枪,三十个民兵。

何况跟着蒙面人来的还有会山游击队小队长武元奎带的三名游击队员。

在暴动开始之前,蒙面黑衣人应惠大山的要求见到了蒙面人的真实面目,那一刻,他惊呆了:“是你,黄道日的混混!”

蒙面黑衣人说:“我们就是要激发你们的血性!”

惠大山跳了起来:“原来你们也是和我们一起的!哈哈,我们的力量这么强大!我们还怕什么呢?我们还怕什么呢?”

他再次象一条欢快地狗。

黑衣蒙面人轻声道:“因为我们的秘密任务,你不得暴露我们的身份!”


会仙村的村长早就是一个共产党员,民兵也就是黄道日搞的联防队就掌握在他手里。

黄道日来,等于是给他提供了一个保护伞。

现在整个会仙村要求参加会山游击队的青年就是二十人。

胡客家的“会山右峰暴动”的指挥部就设在这里。

天一黑,会仙村的全体村民男女老幼都出动了,切断了治安官的电话,把警察所围了个水泄不通。上千支火把燃烧着,只等胡客家一声暴动令下,警察们不投降,就把警察所,连房子带人烧成瓦泥。


河边村是会山右峰的中心村,胡客家单独联系的地下党员有五个在这个村子里。

这里有南越军队的一个守备小队在里面,有一警察署,还有属于美军管制的商场。

黄道日作为五村联防司令,几乎经常要来视察一下,也派了二排长黎强(化名黄山)带了一个班的混混驻在里面。

但是因为和胡客家联系的地下共产党员不熟悉,所以,工作起来很是费力。

黎春本就是抗击法国军队时的一个游击队长,有着充分的地方工作经验。这也是老虎指示黄道日派他到河边村的原因。

黎春打着扩充混混队伍的旗号,把河边村有血性的汉子强迫抓入军队进行野蛮军事训练。

暗地里让一个特别游击队战士混入里面,策动他们好好训练,争取成为一支打击美国鬼子的军队。

所以,这一支有着八十人的黄道日的联防军成为了这次行动的主力。

照老虎的分析,要等其余四个村暴动后,集中力量围攻河边村。

有了这五个地下党员组织群众的配合,方案改为:由会仙村村长报信,引诱警备小队出村。联防队消灭警察署。

会山游击队除了在四个村的十几个人,剩下的十几个人在河边村外,布置消灭警备小队的阵地。


而其余两个村,右峰村和七名村,早就和会佛村一样,准备妥当了。


九点正,胡客家慢慢地站起来,一句很平静的话语从他那有着深深皱纹的嘴里冒出:“暴动开始!”

立刻三发红色信号弹从会仙村升起,向着漆黑的夜空升腾而起,直冲云霄。红亮的光芒,在漆黑的天空,长久的不肯散去。

霎时间,会佛村、会仙村、右峰村、七名村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枪声把宁静的夜晚打破了。

火把把漆黑的夜晚照亮了!

几个警察当然敌不过上千的村民,战斗很快的结束了。一切和老虎预想的一样。


真正的战斗也并不象想象的那么艰难。

由于黄道日给胡客家留下了足够的弹药。

那个从河边村出来的道路上,其实就是一个火药桶。

四个村的民兵涌来,比胡客家原来游击队最红火的时候人还多。

一个警备小队,几十个人,平常也就是吓唬老百姓。

被炸弹炸晕,又被众人瓜分了。


会山右峰的枪炮声,惊动了会山城。

黄道日的混混侦察队员,就在酒会外面把杨克尔的探子打了个满地找牙,然后一步步地走进来报告。

会山右峰五村发现枪声、地雷声,还有火光。

凯阅上校吃了一惊。

接着,警察总署来报告:“右峰五村的电话全部被截断了!”

黄道日叫声:“来呀,给我马上去查!”

可是,混混们一个见了酒那还记得其他,早就一个个灌得醉醺醺的。

这酒是凯阅上校请了,酒也是他劝的,他就是有火也发不出,挥挥手,叫警察署去察看。

黄道日只是冷笑,瘪瘪嘴。

这黑灯瞎火,警察们一个个胆小如鼠,出得城便一个个着了道儿。

谁?

原来是老虎的人在外面等着呢!

全部出动的特别游击队在左峰的队员,占据了城外的各种地形。

警察是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两个杀一双。

直到那混混们全部睡着了。也不见一个警察回来。


天亮了,却见那被杀死的警察探子,摆在出城的路上。上面有一个条子:美军走狗的下场!落款是:老虎。

最嚣张的是,老虎他们离去时,一个个向会山或打炮或扔手榴弹。

然后大摇大摆地朝会山左峰而去。

美军出动直升机和装甲战车,拼命追赶。

可是,这些特别游击队员以个人为单位,一百多人,几乎象一百多支部队把会山城外到处布满。

可是直升机要追他,又马上不见了。仿佛融入了那草、树里面。

甚至还有一辆装甲战车着了地雷的道儿,摊在了路上。

凯阅上校亲自出来了。

但是,这些特别游击队员又是属兔子的了。

转眼就出现在左峰的丛林里。

凯阅上校不由叹口气:“老虎入林啦!”

黄道日侧目道:“要揪出老虎,就让我去会山左峰!”

凯阅上校皱皱眉:“昨夜你右峰方向出事,你应该回去看看。”

黄道日顿时笑起来:“我可不要当那吓唬老百姓的联防司令!哥哥我也算得个英雄,怎么也要去吓唬吓唬老虎才合适!昨天你叫我把部队带出来了,又承诺要让我和杨克尔换!我就绝不回去!我只要和那老虎干!”

杨克尔盯住他,冷笑不止:“你以为老虎那么好干?”

黄道日笑翻了:“好干不好干,老子都干过一回了。在右峰老子就是没把他消灭,也撵到你这边来了!你有本事,这么久连屁都没放一个,有本事又撵到右峰啊!”

杨克尔一窒:“你!”

黄道日却不再理他,只是对凯阅道:“你给我半个月时间,我若不把老虎消灭或撵走!愿意杀头!”

凯阅上校吃惊地见那黄道日一把拉开了衣服,从头到胸部全部油光发亮,凶悍异常。

凯阅上校不由哈哈大笑:“好!杨克尔,我现在把左峰右峰并为一个司令部!你来做司令。”再指住黄道日:“你喜欢打打杀杀,我就命令你为特别侦缉队队长,这会山左峰右峰,只要你喜欢,就由你去了!”

杨克尔还想说什么,但那黄道日已抢了先:“好啊!我今日便带兄弟进入左峰,我就不信这丛林只认老虎,难道不认我黄道日!”

吼罢,怪笑着,摇头晃脑地要走。

凯阅上校却拦住了他:“来!我还有话给你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