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缔结军事同盟,必将中国推向深渊 

近来,有一种声音不绝入耳,希望中国以盟主的身份把“上合”组织由只具有发展经济和反恐职能的地区性合作组织,进一步的整合、发展成军事联盟,甚至主张把非洲国家,以及巴基斯坦、伊朗、朝鲜一并纳入军事联盟。产生这种声音的根源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误导,一是“上合组织”各成员国“频繁”的举行联合军演,而这些军演都有中国的背景;二 是去年11月初在北京成功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而如此规模的峰会在世界尚属首次,且是由北京一手策划;再有就是“六方会谈”历来离不开北京的主导,而且由于这个主导,使朝核问题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进而使中国一贯坚持的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主张成为国际间解决纷争的标准模式,产生了积极而广泛的国际影响力。

而所有的这些论调都是建立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之下,那就是中国经济在经过长时间的高速发展之后,如今的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可谓蒸蒸日上,地缘政治利益的膨胀性威慑,更是随着中国的战略崛起而锋芒毕露,进而形成一种难以抗拒的放射性;期间更是伴随着国内外知名评论家在舆论上的赞誉,从军事、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全方位地塑造美好憧憬的气氛,使中国仿佛一夜之间找到了汉唐盛世的美好感觉。


但是,在现阶段,中国真的很需要缔结一个完全不符合自身利益的,以及与本国外交政策相违背的军事同盟吗?


首先定义军事同盟的概念,所谓军事同盟,指的是相互之间必须共同遵守同一个军事性质条约,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地区或组织组成的联合体。在这里,最主要的几个关键词首先是条约,其次是国家、地区或组织,再者是必须共同遵守。比如北约组织和华约组织,建立联盟的基础分别是1949 年4月4日签订的《 北大西洋条约》和1955年5月14日签订的《华沙条约》。


既然是军事条约,涵盖的内容就必不可免的要包括建立维护缔约国战略利益和安全的军事联盟或军事同盟;提供军事援助;建立和使用军事基地;结束战争状态或武装冲突;裁军和限制军备以及编纂战争法规和惯例等。当然,所有的这些也不一定都是以条约的形式出现,还有很多形式比如:公约、专约、协定、和约、宣言和议定书等。


认真解读上述的有关军事同盟的游戏规则,在现阶段,几乎没有一条能够促使当前的中国去对号入座。中国独立自主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政策不支持中国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更不允许他国在中国建立军事基地。即使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对敌斗争形势和国际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前苏联开出了极其诱人的条件,希望在中国的东南沿海一带建立雷达基地,“帮助” 中国监视美蒋空中力量和租用旅顺口“帮助”中国建立海军基地,就连这样的条件,都被毛泽东同志一口回绝了,唯一的理由就是:在新中国的土地上,决不允许驻扎外国军队的一兵一卒,这是中华民族最根本的感情之所在,最根本的利益之所在。


仅此一条,就足以否定中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缔结军事同盟的任何前提条件。更何况中国目前,和任何国家或地区没有任何战争状态或武装冲突。至于台湾以及类似的地区,那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更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进行干涉,无论是恶意还是好意,进一步说,就算有哪个国家愿意在台海战事中提供军事援助,中国只能是领其情而谢其意。

中国的事情要由中国自己来办。

不可否认,军事联盟的存在,肯定有其存在的目的、理由和意义。是中国对军事联盟的认识不足吗?完全不是。


军事联盟存在的基础,先决条件也是必备条件之一就是必须要有明确的敌对军事力量的存在,笼统的说就是敌对势力的存在。正是因为这个游戏规则,北约组织在华约组织解体后,在很长一段时间一度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出于多方面的利益,为了使北约的存在符合游戏规则,把恐怖主义定位为正在危害国家安全的敌对势力,进而发动了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这看起来似乎很滑稽,似乎有用牛刀杀鸡之嫌,但存在的理由就是有了,当然,在这个理由的背后肯定有着假想敌,但假的就是“假”的,只可意会,不可说。比如美日军演,明摆着假想敌针对中国,但就是要再三声明不针对第三国。说起敌对势力,就当前的国际形势和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而言,会有很多人自然而然的把美国和日本甚至包括印度在内与敌对势力划等号,仅此一点,就很容易的导致认识上的偏差,这也是产生缔结军事同盟论调的第一关键因素,甚至是唯一因素。前面说过,目前的中国,在现阶段和任何国家或地区没有任何战争状态或武装冲突,而且,中国也将长期致力于避免战争和冲突。至于美国、日本、甚至印度等,在现阶段,注意,是现阶段,中国与这些国家或地区在国际关系中的定位,是竞争、合作以及战略伙伴关系,是有着正常外交关系的双方,而不是敌对双方,哪怕是暗中角力和对抗。即使是在双边关系上有着各种各样的摩擦或分歧,有的矛盾甚至非常尖锐或对立,仍然不能称之为敌对势力。这就是为什么中美之间之所以互称对方是负责任的大国原因之一。


这里需要特别解释说明的是,此处所说的敌对势力指的是国家与国家的状态,而非某一个国家内客观存在的反华、排华等极右势力,这些极右势力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本国的对华政策,乃至产生消极影响,甚至一度占据上风,但其终究很难代表主流。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日本的右翼固然狂妄叫嚣,但是要说有能力终结与中国的外交关系,继而发动整个日本与中国全面进入战争状态,似乎还有不自量力之嫌,且不说日本国内的正常思维不允许,就是他的后台老板――美国也不会袖手旁观。道理很简单,日本果真走到了这样的地步,就已经触动了美国的根本利益和全球利益。果真到了这一地步,日本也就不再是美国所能够随意左右的日本了。美国,会坐视日本走的这么远吗?


仅就目前而言,没有了这些让中国缔结军事同盟的根本要素,那么,如果中国一意孤行,缔结军事同盟,那么,这个有中国主导的军事同盟又将剑指何方?果真如此,岂不是授人以柄,给人以“中国威胁论”的口实吗,反过来岂不是把自己推向了整个世界的对立面,推向了美国以及西方世界,包括日本的对立面了吗!


在现阶段,中国不寻求缔结军事同盟,实在是彰显了中国的大智慧。

反之,仍是现阶段,如果一味的追求缔结军事同盟,那必是一种浮躁的表现,是冒进之举,是极不明智的选择。给中国带来的损害将是不可估量,将是无可挽回。


因为,自新中国成立之初至目前,中国始终都是向全世界宣称:中国的强大不会给任何国家造成威胁,中国过去不称霸,现在也不会称霸,将来永远不称霸。中国的这些宣示,不仅是面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表明,中国将坚定不移的走和平发展的道路(此前,有一段时期使用的是“和平崛起”,但就是这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改为现在的“和平发展”),更多的是向一贯支持中国、热爱中国、相信中国的第三世界友好国家明确表示:中国过去是你们的朋友,现在是你们的朋友,将来永远是你们的朋友,中国将一如既往的站在第三世界国家的一边。如此,让那些和中国有着一样曾经被压迫、被奴役,或者正在被奴役、被压迫,以及有着相似历史遭遇、悲惨命运的国家和民族看到希望,感受到关怀,汲取力量,并且一如既往的、坚定不移的支持中国的发展和民族复兴大业。


但是,如果中国在现阶段就开始寻求缔结军事同盟,无疑是背叛了自己的承诺,就会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包括俄罗斯,感受到扩张的威胁。更重要的是会在最短的时期内,迅速失去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的信任和支持,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转而投向临近的西方势力寻求庇护,而不是意想中的加入中国同盟。


果真到那时,中国的民族复兴大业将毁于一旦。


所以,在现阶段,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坚定不移的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不寻求缔结军事同盟,不强加于人,也不受制于人,实在是中国最明智的决策,深层次的彰显了一个有着深厚历史底蕴的民族的宏大智慧。


但是,中国是不是就永远不会寻求缔结军事同盟呢?这里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不可能忽略,忽略了这个因素,同样会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这就是美国因素。因为,在中美之间,在中西方之间,虽然在现阶段,为了各自的利益需要,表现在层面上是战略伙伴关系,实质就是相互利用。在现阶段,任何一方都不会愚蠢到明示对方为敌人的地步。而中国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最根本的对立仍然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对立,是两种不同制度的对立,也是不可调和的阶级对立。

中国是一个对联盟战略和联盟技巧有着无可比拟的深刻理解力的国家。远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割据,近到争取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战争,军事联盟和反联盟的战略思想以及远交近攻的战略顺序思想,在经历了全人类绝无仅有的数千年的战争磨砺后,早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因此,在中国总体对外战略构想中,战略同盟、军事同盟同样是一种选择,但决不是现在。而这种选择能否实现,更多的取决于中国感受到的外部挑战和压力。这期间的变数,实在是要取决于中美何时走向全面彻底的对立这个未知的变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敌不变,我不变。如果现在急于缔结军事同盟,不是步入辉煌,而是走向深渊。


那么,究竟有哪些变数会导致中美走向全面彻底的对立,中国又需要怎样的战略、军事联盟,都是值得进一步深入探究的课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