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为什么一个日本兵就可以镇住中国的一个县?”说起

有人问为什么中国的汉奸特别多?某曰如果真有那么多汉奸,中国早亡国N次了;绝大多数伪军应该说是地方自卫军,他们周旋于当时的各种政治势力间,以保一方平安为主旨,当然不排除有一些部队有自己的政治意图或经济利益,但真正投入倭人怀抱,以倭人利益为判断的部队只能是少数。由于他们的政治或经济目的与国民政府,甚至与其后的政府相冲突,成为异己,进而成就了汉奸的名声(清算汉奸时扩大化以排斥异己)。

有人问为什么一个日本兵就可以镇住中国的一个县?某曰这充分说明任何高明的说教都必然是苍白无力的。因为任何说教都是强调人民应该怎么怎么(爱国),人民应该有什么什么(气节),但所有的说教都忽视了人民的思考。为什么人民不得不组成国家,为什么人民愿意拿出自己辛苦劳动的部分成果供养国家的各种机构?因为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能自由地生活,富足地生活,安定地生活。为了自由、富足和安定,人民希望建立国家,建立政府,接受约束,接受赋税,一旦国家或者政府不能为人民提供必要的自由、富足和安定,人民就希望有强人出来挑战国家和政府,即使这个强人是外国(族)人。而说教者总是回避人民的这些要求,或者将其作为一种施舍,以误导国家、政府的政策以及人民的思想,在总结历史教训或者应对危机时,要么将矛头直指中国的传统文化,要么继续禁锢人的思想以求统一认识。当然,必须承认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在客观上为说教者提供了基础,从而实现说教者希望的极端克制和极端服从,但历史一再证实,这种局面是短暂的,结果亦是悲惨的、破坏性的。任谁亦无法改变人的天性!或许有人会说,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加强国家归属和爱国教育,难道能自外乎?某以为,从国家、政府的角度,这种说教似乎不可避免,是不二选择,但从人民的角度,这种说教要么是无效的,是消费资源,要么是多余的,比如归属感和认同感亦是人的天性,与身俱来,强调亦就这样,不强调还是这样。当然,说教会对小众,特别是士有束缚,使之要么自愿成为鹰犬、吹鼓手,要么在守道还是守节间进退失据,苦闷彷徨。

某注意到近几年我国有两个倾向:一是崇洋媚外,特别在经济领域、学术领域;二是狭隘的汉族主义,集中于网络草根中间。前者越来越削弱、隐晦,后者越来越显著、激愤,特别是以宋元交替和明清交替为由头,肆意张扬。初,某以为是历史纠缠,华夷之辩,一些看了几本洋书就以为掌握真相的不惭之徒生事耳,后才发现绝大多数参与者(主帖或跟帖者)实际上没有什么中国历史学识,宋辽金元明清六部史(稿)几乎没有读过,更谈不上认真、用心,并且主帖多数是转帖(以某判断还是来自同一篇母体)。这些帖子表面上以颂扬宋、明来树立汉民族盲目的优越感,完全不理会宋明文化及他成就不仅是纵向传承而且是横向吸收的结果,亦不理会宋、明的僵死和堕落,一味强调中国亡国论、汉族灭种论,肆意刺激汉族人民的感情,弹压汉民族人民的自尊心,假借元、清的一些政策失误,疯狂诋毁或抹黑蒙古族人民、满族人民对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贡献,这种路人皆知又低能的恶意挑拨手段大概是拜民进党深绿文宣所赐。毋庸讳言,雅尔塔会议后米利坚削夺了中国海上的利益,苏俄削夺了中国陆地上的利益,加之我们自身曲曲折折的摸索和挣扎,我们无力改变,但并不等于我们忘记了追求;我们的国家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我们已经上路,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我们的步伐。我们绝不能让一些莫名其妙的、狭隘恶毒的民族主义将我国的历史随意分裂,绝不容许破坏多少痛苦经验,多少代有识人士艰辛执着,多少勇气负出换来的民族和解、民族归属、民族团结;我们要像盯住钱袋子一样盯住国家的一举一动,要鞭策他们(真心实意的、切切实实的表达总比问“有用吗”强),要他们放弃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等的侥幸(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不是,从来就不是摆脱被侵略、被蹂躏事变的武器,亦不是历史的创伤应该留给后来者的教训),踏实工作,诚恳践行(新三民论等理念);我们要尽可能地敞开胸怀,尊重生活在这遍土地上的人们,不管他是第57、58、59……个民族。只要我们大多数人能上下一心,我们就一定能打破强加在我们国家身上的不平等和秩序。

本文内容于 2008-1-2 11:12:42 被高山空谷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