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七十三章 任务代号永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大漠黄沙漫天飞舞着,远离了繁华的都市,风光秀美的山河,在一片死亡之海中,几个人影显得格外的单薄,他们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爹,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家呢?”少女问,“孩子,那里不是你家,你的家在东边,那是天下最强大的帝国,大夏帝国,那里幅员辽阔,国富民强,那里是你和爹娘的家。”“娘,已经几十年了,那他们还记得我们吗?”少女转头问,“不,他们不会记得,我们慕容家的人是不能为外人所知的。”“那为什么一定要回家呢?”“因为我们是大夏帝国慕容家的人。”……

慕容秋雪猛的醒了过来,刚才差点掉到马下,从山谷出来后,秦中鹰立即找到一个村落买了2匹马,“小心点。”秦中鹰关切的说,慕容秋雪回头给了他看了一个毫无表情的脸。“慕容家到底是什么来头?”秦中鹰问。慕容秋雪没有回答,只说了句,“反正慕容家已经不存在了,你那么关心他做什么?”“慕容姑娘。”秦中鹰郑重其事的说,“你是个机关暗器无一不精的高手,而且来历不明,如果我对你的来头一无所知的话恐怕没办法带你回北凉,而且就算你不告诉我,只要知道了慕容家这个名称我自己也能查到。”慕容秋雪摇了摇头,“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慕容家是自从大夏帝国开国就存在的家族,他们原来是隐藏在山间的一支非常擅长山地作战的小民族,归顺大夏后被皇帝收为麾下,他们最早的主要任务是侦察,后来扩大到军事以外的用途,包括监视,暗杀,偷听等,很像你们的暗骑营,但是后来则完全脱离了军事系统,成为直属于皇帝陛下的秘密军队,专门负责监视国内众多大臣的行踪和军队的一举一动,那时慕容家可是遍布天下的呢,可以是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说不定你的身边就有慕容家的人随时盯着你看呢。”慕容秋雪的笑容中露出一股杀气,秦中鹰顿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是自从我回来以后,慕容家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综,虽然我曾经一度多方查找,却始终一无所获,从最后的消息看,慕容家似乎在夏都兵变中站到了天河王军这边,后来就再没有任何消息了,恐怕是天河王兵败后被血洗了吧,剩下的害怕就躲了起来,毕竟慕容家的仇家遍布天下。”“你的家族被毁了你还能这么无动于衷?”秦中鹰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不是我的家族。”慕容秋雪冷冷的说,“从血缘上讲,慕容家吸收大量可造之才,训练完成后重新给他们起慕容家的名字,从从属上讲,我根本不是直属的慕容家手下,我只是慕容家外派密探的后代而已,这些需要长期外派的慕容家密探,都是夫妻同往,等他们的孩子降生,由父母训练成密探,继续为慕容家在外效力,他们管这种任务叫永恒的使命,意思是可能需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来执行的,如果没有达到目的就一代一代的继续下去,永远不会停止,而我们这些慕容家密探的后代又有个代号,叫彩蝶,从出生就带有父母的记忆,并且不断把记忆代代相传,但是最终要迁徙回家的。”“是什么任务需要你们做出如此的牺牲?”秦中鹰惊奇的问。“什么任务?”慕容秋雪冷笑一声,“或许时间太久远,我忘记了,总之,除了这个姓以外,慕容家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当牺牲了整整两代人所换来的东西,而迎接他们的只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已经不能称为国家的国家,我确实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也不想再为谁卖命,今后的日子,我只为自己而活。”“我必须报告王爷,或许他能让你们的付出有所回报。”“那我只有杀了你才行。”慕容秋雪的脸色一沉,“北凉王爷恐怕是最痛恨我们慕容家的了,就是为了能够有一支跟慕容家抗衡的军队才建立了暗骑营,而且据我所知,北凉一带的慕容家密探在夏都兵变后全部被处决了,大张旗鼓的,能这么做的恐怕只有北凉王爷了。”“王爷为什么要害你们慕容家的人?”“一个军事统帅是不会允许一支能够威胁自己,不受自己控制的军队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行动,慕容家投靠天河王的消息恐怕早就传开了,更何况害得北凉王不能回都城,只能在外带兵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家,早年北凉王跟慕容家的矛盾,导致慕容家说了王爷的坏话,所以两家结仇已久。”“你就不怕我把你交给王爷?”“那也证明大名鼎鼎的秦中鹰不过如此,慕容秋雪只怪自己有眼无珠。”“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回北凉城呢?”“因为我想证实一下我没有看错人。”慕容秋雪看着秦中鹰说。

2人很快来到一个岔路口,慕容秋雪停了下来,秦中鹰看了看周围,不象有埋伏的感觉,“为什么停下来?”“往西是北凉城,往南是新田,你不想回家看看吗?”“你怎么知道我家在新田?”秦中鹰大惊。“你不会认为我只是碰巧姓慕容吧。”慕容秋雪摇了摇头,“你离家6年了都不回家,这样好吗?”秦中鹰低下了头叹了口气,“如果现在没有被追杀,我当然想回去,但是现在很可能还有杀手在追杀我,我不能把他们引到我爹娘那里去。”秦中鹰看了看慕容秋雪,心想,最主要不能把你引过去,太危险了,到现在为止,秦中鹰对慕容秋雪的话依然不敢完全相信,对方是个可怕的女人,如果不多几个心眼,自己很有可能步高俊的后尘。慕容秋雪象看穿了秦中鹰一样也摇了摇头,发出不屑的笑声,径直向北凉城的方向走去。

曾经面对无数真诚的人带上假面具,愚弄他们的信任,而现在却摘下面具面对一个即使被自己救过也处处怀疑自己,提防自己的人真诚相对,这是为什么,慕容秋雪自己也不清楚。不过她只知道一点,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其他人所没有的气质,这种气质吸引着她。

“大人,刚才跟那里的村民确认了,有一个跟秦大人一模一样的人带着一个女人来这里买了两匹马和一些粮食,往北凉城的方向去了。”士兵向南宫盛报告,南宫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了,他长长吁了口气,“秦中鹰啊秦中鹰,真有你小子的,一边狙杀追击你的人,一边还抱得美人归。”南宫盛刚说完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全心投入搜索当中,所有的包袱都被放开后自然疲劳感一起压了上来……

“星月帝国的一切一切,必须牢牢的记在脑子里。”沙漠寂静的夜色中,一个憔悴的中年人躺在地上对身旁的少女说,“你爷爷奶奶当初和几个慕容家的高手潜入星月帝国,企图了解帝国的一切,他们用了整整一生的时间,将星月帝国的风土人情,军事,外交,科技,地理,历史,王族全部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些是大夏帝国西征的必要资料,把这些带回大夏帝国,找慕容家的当家,或者直接找皇帝陛下,把这些资料交给他们。”少女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不要哭,慕容家的人,无论怎样都不能哭,即使亲人就死在眼前,也不能哭,只有你的任务,永恒的任务……”中年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夏帝国,慕容家是谁称帝谁当家,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要返回大夏去,告诉他们,慕容家执行永恒任务的队已经被发现,全军覆没,你是最后一个了,这是用我们3代人的一生所换来的。”中年人的眼睛也湿润了,“我要去见你娘亲了,我们在异国他乡整整2代人了,终于能够回家了,终于……”中年人的眼睛慢慢的合上了……

慕容秋雪再次从梦中惊醒,没有注意,她的脸上早已经布满了泪痕,一条手巾被递了过来,秦中鹰正冷冷的看着他,慕容秋雪接过手巾,轻轻的擦拭了一下脸,那张看起来可怜的脸瞬间变得刚毅执着。“你在看什么?”她冷冷的问秦中鹰,“看你如何变脸,是不是慕容家的人都有你这么出色的变脸技巧啊。”“再胡说我就杀了你。”秋雪的袖箭已经露了出来。秦中鹰笑了,“你恐怕只有睡着的时候才能变成真正的你吧,不过说实话,你睡觉的样子比较好看。”“嗖”的一声,一支袖箭已经从秦中鹰的脸旁飞过,钉在后面的树上。秦中鹰战战兢兢的回头一看,“不打搅你休息了,我也去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快滚。”慕容秋雪面无表情的说,“对了,我是听见你哭才来看你的。”秦中鹰头也不回的说,“慕容家的人不会哭。”慕容秋雪回答,“你不早就不是慕容家的人了吗,只是偶然姓慕容而已。”秦中鹰回过了头……

力尽千辛万苦回到北凉领地的慕容秋雪立即用所学过的暗号在北凉城做了记号,等待着接头对象的到来,但是整整3天没有人回应她,后来听说扬武城集中了大量军队,她猜想慕容家的人可能随军去了,于是赶往扬武城做了同样的记号。傍晚时分,一个老人缓缓的走了过来跟她接头,告诉她她所憧憬的帝国已经四分五裂,慕容家的名册被人从夏都泄露出来,大部分慕容家的人已经遭遇不测,只有少数编外人员才得以幸免,其中,在北凉的慕容家密探被全部公开处决,没有人想起慕容家曾经的功劳,也没有人会在意他们中大多数还在为了夏帝国的未来而在不为人之的地方拼命,那些憎恶他们的人只记得慕容家那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监视和侦察,排除异己以及投靠天河王的行为,于是,慕容家悲剧的遭到了杀戮,所有在册的人员全部被杀,剩下的幸存者得到的最后命令是潜伏,永远的潜伏下去。听到这个消息的慕容秋雪并没有悲伤,慕容家的人除了自己的父母和眼前的老人她一个也没有见过,只是在幻想中的东西被证实了早已不存在而已,而自己似乎也从漫长的任务中解脱了出来,一股自由的感觉在心理萌发,但是同时也有一种强烈的孤独感,同时她所面对的问题是自己已经走投无路,老人看出了她的忧虑,告诉她自己曾经在一处隐秘的山谷深处采集草药,并且在那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木屋,后来年纪大了,不能走那么远的山路,如果实在没地方去,可以在山谷里暂住,那里有很多比较罕见的花草药材可以暂时维持生计。

过了多久呢?慕容秋雪想,几个月,半年,一个人居住在山谷里,每天和花草做伴,这样的生活悠闲清雅,但是就这么孤独一生吗?她心里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在扬武城的那一幕,飞虎营的士兵和凌风等人只是她所见过的无数普通人而已,惟独秦中鹰不同,手段凌厉,心思缜密,而且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说不清的味道,那是一个密探所最熟悉—主公的味道从一个士兵身上散发出来,或许是天意,自己居然能在隐居的山谷里偶然救下这个人。

“慕容小姐,如果你继续睡下去,我就不管你自己回北凉了。”秦中鹰看着熟睡的慕容秋雪说。慕容秋雪没有睁眼脸上浮现出笑容,“其实你早就可以抛下我自己走的。”“如果想抛下你,说不定我下次就会喝跟高俊一样的东西了,好容易捡了条命回来,得珍惜啊。”秦中鹰笑了,“再说我答应赔偿你的损失,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你打算怎么赔偿我呢?”慕容秋雪睁开了眼睛。“你想要什么尽管提,虽然我是个穷光蛋,每年的俸禄都要寄回家,手头的钱请客都勉强,但是既然我可以轻易弄到100万两黄金,还有什么弄不到的呢?”“先给我所房子吧,你害的我损失了自己的木屋。”“房子嘛。”秦中鹰想了一下,“好说。”2人上马快速向北凉城方向前进。

“我睡了多久了?”南宫盛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是哪里?”“南宫大人。”一个士兵急忙行礼,“大人睡了6个时辰了,现在我们还秦大人他们买马的村子里。”“那等什么,赶紧出发。”南宫盛一下子跳了起来,“敌人很可能还有残余的力量,秦大人虽然暂时逃脱了,但是敌人很可能会继续追杀他,现在立即动身接应秦大人。”“是。”士兵急忙行礼,“还有。”南宫盛突然想起来什么,“传我的命令下去,接到秦大人后,除了我,其他人必须距离秦大人10步以外,任何敢于靠近者,格杀勿论。”“啊。”士兵们面面相觑,“明白了没有?”南宫盛提高了语气。“是。”士兵们有些不可思议的回答。

一坐巍峨雄壮的城市出现在秦中鹰和慕容秋雪面前,南北两侧是高大连绵的群山,山上星落密布着无数的岗亭,那些都是北凉军的观察哨,虽然大部分已经废弃了,但是仍然能够感觉到这里军事气氛的浓厚。“终于回来了。”秦中鹰转头看了看慕容秋雪,“姑娘,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绷着脸,其实你笑起来很漂亮的,这么美丽的姑娘成天这种表情的话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慕容秋雪转头看了他一眼,“是吗?”秦中鹰点了点头,慕容秋雪随即从包袱里拿出那条面纱和斗笠,戴在头上,“这样就不会有人看见了。”秦中鹰低头叹了口气,“当我没说过什么好了。”慕容秋雪突然一扬马鞭,“我不想让别人见到我,你自己去面见你要见的人好了,我会先去城里的盛世酒楼等你的,记住,今天一定要来接我,一个人来,我身上可没带钱,如果你不来的话,我这里能致人死的药有七七四十九种,让人生不如死的药有九九八十一种,到时候我可以让你自己选择。”慕容秋雪一甩马鞭,飞快的向北凉城跑去,秦中鹰呆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被慕容家的女人缠上,真是不得了,不愧是传说中的慕容家,看来这个女人确实没有跟自己隐瞒什么,秦中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