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安保工作真是绝了:揭秘中国潜水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身着重潜服的潜水员正在下潜。潜水分重潜和轻潜,20米以上为轻潜,20米以下为重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身着轻潜服的潜水员执行完任务,正在出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峰会顺利结束后,队员们在东方明珠下的合影。“大战”过后,小伙子们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本报记者 潘婷 通讯员 谭依娜 李建生


在刚刚落幕的上海特奥会上,来自各国的选手齐聚上海,享受着比赛的精彩和相聚的喜悦。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的你肯定想不到:比赛正式开始之前,有一群人为了保证这次盛会的安全,把上海所有码头和港口的水底“摸”了个遍。其实,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了。2001年的APEC会议和去年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他们的身影都曾经出现在上海大大小小的码头上。


不久前,记者在海军东海舰队某防救船大队见到了这群神秘的人。这群常年和水打交道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水下的世界,是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神奇?带着好奇,记者开始了对这群“水鬼”的采访。


“十六铺码头水下的钢筋把我的潜水服划破了好几条口子”


22岁的李凯,1米83的个子,身板笔挺,穿上藏蓝色的海军军装,十足的一个帅小伙儿。被问到问题,他经常以一脸灿烂的笑容来回答记者。


2004年,在家乡浙江奉化读完高中的李凯决定报名参军。经过了从县里到市里整整6次的体检后,身体素质极好的他接到了青岛潜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成了奉化每5年才可能出一个的潜水员。


坐在去青岛的火车上,李凯对这个学校和未来的生活一片茫然。他脑子里一直重复着临走时父亲的那句话,“不求你争光,但不能丢人。”


在学院,第一次戴上9公斤重的头盔,挂上25公斤重的压铅,登上15公斤的铜鞋,套上厚重的胶皮上衣和裤子,李凯从来没觉得“走一步路要花那么大的力气”。


2005年”五一”后的一天,李凯和他的同学被带到学院的游泳池边。这个标准游泳池,最深处是7.4米。而李凯他们要做的,就是穿上那身“盔甲”,沿着游泳池的梯子爬下去,适应水下的环境。


在游泳池里训练了将近两个月后,李凯和他的同学准备“爬码头”了。


7月的青岛,风光秀丽。学校的大客车把他们带到青岛港的码头边。这一次,等待他的是真真切切的黄海。


码头的水深12米。什么事都要争个先的李凯要求第一个下水。可走到水边,看着面前的茫茫黄海,他“忽然觉得有点怕”。


李凯努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沿着梯子一步步往下走。


“越来越黑,越来越冷。”几分钟后,他的脚碰到了海底的淤泥。他慢慢地趴下,按照下水前老师的要求,在淤泥上爬行了十几分钟,然后才沿着梯子爬上去。


有了这第一次的“下海”经历,李凯心里踏实多了。


一个月后,李凯被分到了现在的部队。


第一次在东海下水,李凯才发现,“在青岛下水简直就是享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